SCP-6266

thumbnail.jpg

红灯,绿灯

2/6266 LEVEL 2/6266
CLASSIFIED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266
Safe

Lights.jpg

SCP-6266

特殊收容措施:SCP-6266当前被放置在Site-94的东路上。道路对3级以下的所有人员封锁,授权人员被允许利用SCP-6266以便将异常物品运送到其他基金会站点。

描述:SCP-6266是一个标准的VCRSS交通信号灯,其带有的黄灯已无作用。当车辆在SCP-6266显示绿灯时横穿其下方,该车辆及其内容物将在一阵明亮的白色闪光后瞬间移动至驾驶员所预期的位置。

测试记录:SCP-6266的研究负责人是Michael Sefiraph博士。大多数测试都是由他进行的。

人员:研究员Michael Sefiraph

期望目的地: Site-19.

测试记录:Sefiraph博士等待绿灯亮起,然后开车到SCP-6266下。随后,Sefiraph博士和他的车被报告出现于Site-19的停车场,没有发现其它异常。


人员:D-8812

期望目的地:Site-94 的停车场同时携带电池和另一个VCRSS信号灯。

测试记录:D-8812在项目的绿灯亮起时从SCP-6266下方驶过,然后出现在Site-94的停车场。突然,车内的信号灯个体开始增多,直到汽车被信号灯完全掩埋。Sefiraph 博士注意到情况的危险,从 Site-94带来一个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这导致除了原有的信号灯之外所有的信号灯都消失了。D-8812及时逃离了车辆。所述信号灯随后被收容。


人员:D-8812

期望目的地:三波特兰 假定被驾驶员忽略;见下文。

测试记录:D-8812被要求在SCP-6266下行驶时考虑前往三波特兰。在被传送后,D-8821和他的车被传送到了100米外的另一条相同的公路上。然后他试图碾压Site-94的研究人员,但没有成功。随后,机动特遣队在现场通过枪击使汽车失灵,导致汽车停下。D-8812已被押送至Site-94的牢房中。

结束语:我现在明白只有普通员工才能对这个异常进行测试,或者,也应该由我们找到的值得信赖的D级人员进行测试。— Dr.Sefiraph


人员:Dr.Abbett

期望的目的地:Site-22的停车场 携带GPS。

测试记录:Dr.Abbett在绿灯亮起时开车驶过SCP-6266,随后在Site-22停车场的空位内出现。GPS记录到,Abbett博士以未知方式开车穿过格陵兰岛,越过北极,并行驶到了位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Site-22。

结束语:这真的很有趣。人们最初认为,车辆和乘客会立即传送到预期的目的地。然而,该测试可能表明目标车辆是按照常规方式行驶到达目的地,尽管这与事件的瞬时性质相矛盾。— Dr. Sefiraph

好吧,这很酷,但是,嗯……我现在他妈的怎么回去?— Dr.Abbett


人员:Dr.Felix OU

期望的目的地:Eurtec 的街道,同时携带可移动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测试记录:Dr.Felix OU在SCP-6266的绿灯亮时开车驶过。结果被认为是不确定的,因为Dr.Felix OU的汽车开始悬浮和旋转,然后爆炸并从现实中消失。Dr.Felix OU的相机记录了他躺在废品场的一张破损沙发上;该位置目前未知。

结束语:它变得越来越怪异……—Dr. Sefiraph


人员:D-8812

期望的目的地:未知。

测试记录:D-8812在Site-94发生收容突破后逃离了他的牢房。他后来偷走了Dr.Perk的汽车钥匙,并通过测试得到了关于SCP-6266的知识,随后逃跑并在SCP-6266下行驶,汽车消失。D-8812的当前位置未知。


人员:Dr.Anna Perk

期望的目的地:D-8812 的位置。

测试记录:Dr.Anna Perk和一辆基金会测试车被传送到法国马赛。到达后,通过汽车撞击杀死了D-8812。


人员:Dr.Eric Charles

期望的目的地:未知。

测试记录: 在Site-94内举行的生日派对后,发现Dr. Charles酒后驾车并四处游荡。他在Site-94周围开了三圈。第四圈时,SCP-6266的灯变成了绿色,Dr.Charles的车在其下方行驶后被传送。随后Dr. Charles被发现于酒精康复中心。由于汽车在传送后无法使用,Dr. Charles搭朋友的车回家。

结束语: 与大家的看法相反,这其实是一次有意的测试。我只是想看看受酒精影响的人使用SCP-6266会发生什么。多亏了我,现在我们知道了。——Dr. Charles


人员:Gallus gallus domesticus(家养鸡)

期望的目的地:未知。

测试记录:鸡被放置在可通过GPS追踪的无人遥控车上。汽车被SCP-6266的研究小组控制。绿灯过后,车子在异常下翻滚,并瞬移。这辆车随后在一个鸡舍里被发现。汽车撞上鸡舍,导致几只鸡从鸡舍里逃了出来,没有一只鸡受伤。Site-94向鸡舍的主人赔偿了所有损失。

结束语:我必须说,这只鸡在试图拯救他的兄弟。这既有趣又令人印象深刻。— Dr. Sefiraph


人员: Coeus.aic1

期望的目的地: 未知2

测试记录:Coeus.aic驾驶汽车并在异常下通过,但没有发生传送。Coeus.aic的人造身体失去活动能力。Coeus.aic在存储卡中消失。Coeus.aic的当前状态未知。

结束语: 好的,嗯,更新:在 Site-94自助餐厅的微波炉中发现了Coeus.aic意识。它似乎很喜欢它的新家。我们现在有一个会说话的微波炉,太棒了。— Dr.Sefiraph


人员:研究员Michael Sefiraph

期望的目的地: 回到过去。

测试记录:Dr.Sefiraph成功被传送。然而Dr.Sefiraph和他的车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Dr.Sefiraph很快就被认定为失踪。几天后,一幅新出土的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0年前的史前艺术绘画已被发现。其可能与对SCP-6266的测试有关。艺术品被发现时在场的所有考古学家都被实施了C级记忆删除。

结束语:对SCP-6266的进一步测试现在被否决以避免任何形式的时间悖论 — Delta-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