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21

by NDHeckfire

1730warning_translated.png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421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ches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首席研究员 指派特遣队
临时站点-820 Tiera Uriarte主管 Ulises Velazquez博士 MTF Twilight-23(“下行上效”)

特殊收容措施:1当前,根据智利总统府、全球超自然联盟(GOC)与SCP基金会于最初设计的BREAKNECK协议,对SCP-6421恰当的、全面的收容已经得到控制。

根据该协议的指导方针,任何想要进入智利国界的个人(目前未受到SCP-6421-A的认知危害影响的)都必须接受III级模因接种程序,该程序伪装为新实施的认知行为测试调查。

MTF Twilight-23的特工人员将在具有SCP-6421-A实例多发性的区域以及/或是地点进行巡查。每个人员都需装备一副标配的扰频护目镜2,以减轻SCP-6421-A的影响。实例一经发现,须立即将其取下并且焚毁。

根据GOC在协议中的规定,若受到SCP-6421-A认知危害影响的人类对象数量在任何时候超过智利的当前人口(目前为17574003人)3,或SCP-6421现象已经开始出现在智利以外的国家,所有相关党派都应正确实施8469-绿色奥克塔维斯程序(更多信息请见附录6421.5)。

poster.jpg

SCP-6421-A的一个实例。

描述:SCP-6421指一种于2017年开始出现的异常现象,该现象影响了主要位于或当前位于智利的多种广告牌以及海报。这些受到影响的广告牌和海报编为SCP-6421-A实例,它们描绘的通常是漫威漫画虚构角色蜘蛛侠作为智利共和国现任总统的照片或艺术作品。

SCP-6421-A实例含有认知危害性质,任何直接目视它们的人类对象都会坚信蜘蛛侠就是智利共和国的现任总统,以及通常会无视所有与此情况相反的声明或是证据。

已经证明A级记忆删除能够有效缓解SCP-6421-A的影响。然而,必须动用大量的记忆删除才能够完成,因此受试者出现偏头痛、脑溢血、以及永久性脑损伤的可能性非常高。

受SCP-6421-A认知危害影响较长(通常为3至4天)的受试者被注意到会经受急剧的行为变化。长期观察这些受试者之后表明,行为变化包括有:

  • 更多地去参与旨在提升智利居民爱国主义精神的仪式以及/或是活动,
  • 对围绕智利的国家以及政府事务兴趣增长,
  • 变得特别遵守智利境内任一政府机构通过的任何法律、法规、或是国家条令。

根据估算,已有逾2.3%的全球人口受到SCP-6421-A的认知危害影响。

附录6421.1:实验记录

实验6421-01
日期:03/12/2018
主持人员:Ulises Velazquez博士与Marcelo Parrilla初级研究员

目的:进一步研究与探索SCP-6421-A在特定标准下对人类对象的影响,也希望能够发现SCP-6421-A影响的极限。

措施:一个SCP-6421-A实例被暴露给一名个体(D-2844),此人对漫威漫画的蜘蛛侠以及智利都有着基本了解。

观察:恰如预料,现在D-2844坚信蜘蛛侠就是智利现任总统这一事实。

结论:N/A


实验6421-02
日期:03/12/2018
主持人员:Ulises Velazquez博士与Marcelo Parrilla初级研究员

目的:进一步研究与探索SCP-6421-A在特定标准下对人类对象的影响,也希望能够发现SCP-6421-A影响的极限。

措施:一个SCP-6421-A实例被暴露给一名个体(D-7277),此人先前对智利这一国家毫无了解,但对漫威漫画的蜘蛛侠有着基本认识。

观察:D-7277目前坚信蜘蛛侠是坐落于南美洲的某一小国的现任总统。

分析:当给予D-7277一份南美洲的地图并要求其展示他上述所提及国家的当前位置时,他失败了。

结论:SCP-6421-A似乎只能影响受试者对此荒谬事件的感知,而不能影响受试者当前对此荒谬事件的认识。见下一实验。


实验6421-03
日期:04/12/2018
主持人员:Ulises Velazquez博士与Marcelo Parrilla初级研究员

目的:进一步研究与探索SCP-6421-A在特定标准下对人类对象的影响,也希望能够发现SCP-6421-A影响的极限。

措施:一个SCP-6421-A实例被暴露给一名个体(D-5887),此人先前对漫威系列毫无了解,但对智利这一国家有着基本认识。

观察:尽管受试者缺乏认识,但D-5887目前坚信蜘蛛侠就是智利现任总统。当D-5887被要求描述蜘蛛侠时,他能够给出蜘蛛侠的基本描述和经典背景故事。

分析:当要求D-5887说出来自漫威系列的其他虚构角色时,他失败了。

结论:SCP-6421-A似乎能够改变受试者对蜘蛛侠的当前认识。这看起来直接与先前实验相互矛盾。


实验6421-04
日期:04/12/2018
主持人员:Ulises Velazquez博士与Marcelo Parrilla初级研究员

目的:进一步研究与探索SCP-6421-A在特定标准下对人类对象的影响,也希望能够发现SCP-6421-A影响的极限。

措施:一个SCP-6421-A实例被暴露给一名个体(D-4837),此人先前没有任何关于漫威系列和智利这一国家的认识。

观察:尽管受试者缺乏认识,但D-4837目前坚信蜘蛛侠就是南美洲某一小国的现任总统。

结论:该实验似乎表明SCP-6421-A能够改变受试者对蜘蛛侠的当前认知,但不能影响受试者有关智利的知识。

附录6421.2:采访记录

以下是为了正确研究SCP-6421的认知危害对人类对象的思维影响而组织的采访。

受访者:Ramiro Beltram,一位目前居住于智利圣地亚哥的成年男性。

采访者:Dr.Ulises Velazquez

前言:该采访翻译自西班牙语。


<记录开始>

Dr.Velazquez:——好,我们可以正式开始了。我的名字是Ulises Velazquez博士,我正和我们的采访对象Ramiro Beltram在一起。感谢你自愿参与这次采访,Beltram先生。

Mr.Beltram:噢,挺好的。我乐意帮忙。

Dr.Velazquez:那么,我们只是想询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尽你所能的回答。

Mr.Beltram:好的。

Dr.Velazquez:好。(停顿)那么,第一个问题;你相信蜘蛛侠就是贵国现任总统这件事吗?

Mr.Beltram:嗯,对啊,很明显。大伙儿都知道。

Dr.Velazquez:就是说,蜘蛛侠?漫威漫画那位?

Mr.Beltram:对,就那个蜘蛛侠。

Dr.Velazquez:你确定吗?

Mr.Beltram:自信地说,确定。

Dr.Velazquez:所以你相信一家漫画公司为了娱乐而创造出的一位虚构超级英雄角色正在管理你的国家?

Mr.Beltram:啊,你没必要说的这么蠢。

Dr.Velazquez:你、你说“蠢”是什么意思?它听起来“蠢”的唯一原因是你怎么能真的相信如此荒唐的一个概念!

Mr.Beltram:嘿!就因为我们两个的政治观念不一致可不是让你这么粗鲁的理由,好吗?

Dr.Velazquez:政治观念不一致?你说什么呢?蜘蛛侠不是真的!他是虚构出来的

Mr.Beltram:虚构和现实世界的政治又没关系。那里的一切都有关于勇敢、承诺还有真正意义上的正义。无论那是不是虚构的,我们这些市民都可以忽略掉,因为这不重要。

Dr.Velazquez:……行,所以你在说是否虚构并不相关?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达斯·维达完全有可能被人民正当的推选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

Mr.Beltram:当然不啊!达斯·维达又不是真的。再说了,哪个脑子正常的会先投票给他?

(无声记录。)

Dr.Velazquez:你个狗杂——

<记录结束>


结束语:对受SCP-6421-A认知危害影响的不同个体组织了其他采访,得到些许与先前采访类似的结果。

附录6421.3:发现

2017年5月4日,基金会特工Brionna Torres正在她为时两周的假期之内前往智利圣地亚哥探望她的母亲以及妹妹。在此之前,Torres特工的母亲和妹妹都已受到SCP-6421-A实例的影响,而Torres特工不知情。

Torres特工注意到她的妹妹正在绘画,画面中的蜘蛛侠身着一套西装,画的下方还标有“Presidenta de Chile4的字样。当Torres特工问及此画的含义时,她的妹妹非常困惑地看着她。

Torres特工随后向母亲询问了相关情况,但她同样对Torres特工的问题感到疑惑。根据基金会特工条例-274H5,Torres特工立即向临时站点-820的工作人员汇报了她的情况,两位基金会现场探员随后被派往调查。

上述探员、即现场分析师Aurkena Crespo与Marcos Rana报告称他们首先采访了与Torres特工的母亲生活密切的多位个体,而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对蜘蛛侠是智利总统的看法一致。探员们首先报告说,这一可能的异常现象或许是一种模因性荒谬认知传播。探员们随后联系了多位训练有素的基金会模因专家,以进一步调查情况。

2017年5月26日,多名基金会人员报告称受到了“模因传播”的影响。得知此事后,模因隔离站点-HF645立即在距离智利圣地亚哥约10公里的地方建立。在此期间,监督者议会将当前情况分类为第III阶段常态威胁。多项无效化的努力正在进行。

全球超自然联盟不知如何发觉了智利的情况,并尝试协助基金会人员成功将异常无效化,并向基金会提供了他们大量的超常技术装备。

然而,智利现任总统Michelle Bachelet终止了基金会与GOC的所有操作。在向Bachelet总统解释了影响圣地亚哥多位居民的异常模因现象以及无效化工作的重要性之后,她安排了一场与Jean Karlyle Aktus主管(基金会外交事务部部长)与Konstantin Mulhausen将军(GOC外交行动官)的正式讨论。

讨论结果可见附录6421.4。

附录6421.4:讨论记录

以下是对Michelle Bachelet总统最初所举行讨论的抄本,由基金会方的Aktus主管与联盟方的Mulhausen将军出席。该会议于Bachelet总统的总统私人办公室内举行。

<记录开始>

Aktus主管:——总统夫人,我们可以把这场会议记录下来么?以记下原因?

Bachelet总统:可以,当然了。只有这样才能提醒你们这些男孩记得在礼仪方面给自己上上课。例如,你们在试图隔离某些人的首都之前,要向他们征求到直接的许可。

Mulhausen将军:抱歉没有提前知会您,总统夫人,但是事发突然。

Bachelet总统:是的,我已经读了一些你们有关此事的报告。关于那个……“模因性荒谬认知传播”?

Aktus主管:那是我们Site-43的伙计们现在能够推断出来的。总的来说,传播会以某种方式改变人们对思维的感知,并向他们传达某种荒谬的概念,而这些概念会以某种方式使个体接纳它作为正常的基准现实。现在也有证据表明他们的行为也会逐渐变化,但我们目前仍在调查。

Mulhausen将军:这种传播已经影响到了圣地亚哥的大量市民,而且经过已经核实的报告显示,还有很多来自智利其他主要城市的人们也遭到了影响。

Bachelet总统:嗯,我猜这意味着它起效了。

(无声记录。)

Aktus主管:……呃,女士,您说的“起效”是什么意思?

Mulhausen将军:您是还有什么关于这个异常的信息没有告诉我们吗?

Bachelet总统:我当然有!我就是凭技术制造了“这个异常”的人。

(长久的无声记录。)

Mulhausen将军:您……制造了异常?

Bachelet总统:凭技术制造了异常。强调,是技术

Aktus主管:在、在哪儿造的?什么时候造的?怎么造的?为什么要造

Bachelet总统:哇,慢点。我是造了个异常,又不是弄了场时间旅行。

Mulhausen将军:总统夫人,您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制造了这个异常?您是否有可能是受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响?

Bachelet总统:我向你保证将军,在制造异常时,我身心健全。

Aktus主管:可——可是为什么?这没有意义啊!

Bachelet总统:让我先问两位绅士一个问题;你们最后一次听见有人诚实地、真挚地说他们愿意为自己的国家而牺牲是在什么时候?他们可以牺牲一切;他们的朋友、他们的家庭;仅仅为了他们祖国的利益?

(数秒的沉默。)

Bachelet总统:果然。没有人关心那个了。现在人们之所以这么做仅仅是因为我们说他们必须这么做。他们不再是自愿或愿意这样做。对于这颗该死的星球上的每一个人而言,自由和自主都已全然无光。爱国精神已死

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的国家不会走上这条路。一条全新的道路已经向我展示并显现了通向真正自由以及解放的真正通道。我向我自己保证,智利不会沦为不情愿之背叛的牺牲品。

Mulhausen将军:您是怎么设法做到的?您寻求了帮助吗?

Bachelet总统:我寻求了很多。我联系了一位来自伦敦的老朋友,一个叫做Penrose的。我曾在2007年把他的生意从法律纠纷之中解救了出来,所以他欠我很多。无论如何,我争取到了他的帮助,告诉了他我的困境。

他又联系了他的另一位熟人,我现在记不清楚他叫什么了。我想他好像是以一颗行星还是别的什么命的名。不管怎样,他在这些方面更是位行家。

他们解释说,让它正常运行起来的唯一方法就是人们需要去相信其他东西。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一些并不真实的东西。一些完全……虚构的东西。

Aktus主管:然后你选择了蜘蛛侠?为什么?

Bachelet总统:为什么不?他是一位伟大与真正领袖的典范。他有着为他人去冒生命危险的勇气,还承诺不会因为自身的不幸而停止拯救生命,并且在打击犯罪方面拥有着真正意义上的正义。

他就像是在告诉一位领袖应当如何正确行事。没错,在他一生的这些年岁里,他都在与苦痛战斗。伴侣身死、家人被杀,然而,他始终都在坚持并且坚信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

Aktus主管:……嗯,我明白了……

Mulhausen将军:可是总统夫人,您在联合国理事会内的位置会发生什么呢?这势必会引起一些政治纠纷以及问题。您不能让一个虚构角色来代表您自己还有智利共和国。

Bachelet总统:别忘了,将军,我依然是智利实际上的总统。我会通过正常方式以标准程序来代表自己。

Mulhausen将军: ……当然了。我会把这个新发现带回给适当的心智部门。

Aktus主管 :我想我也应该把这些告诉给监督者们,大概该听听他们会怎么说。我必须承认,这个情况非常……不同以及复杂,甚至对基金会而言也是如此。

Bachelet总统:我相信O5们以及108议会能够理解。

Mulhausen将军:好的,总统女士,感谢您代表我们双方妥善安排了这场讨论。在下现在告辞。

Aktus主管:不过,总统女士,我还有一个疑问;您是如何散播这种异常的?您是有“零号病人”6吗?是“零号病人”吗?

Bachelet总统:轻笑)你还觉得这是种“模因传播”吗?

Aktus主管:嗯……

Bachelet总统:你是否注意到广告牌有哪里不一样了,主管?

Aktus主管:噢。

<记录结束>

在这场讨论之后,SCP-6421被实际地发现,并在Bachelet总统、Aktus主管与Mulhausen将军的建议指导方针下迅速设计了BREAKNECK协议。协议之后向GOC108议会提出,并随后获准。

后来,它也被向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简略提出,结果如下:

O5议会提案总结

提案:
“批准BREAKNECK协议中提出的所有适当指导方针、章程、需求、规范、合同以及范围,以缓和SCP-6421对常态造成的风险。”(Dir.Aktus)

议会投票总结

赞成 否决 弃权
O5-01
O5-02
O5-03
O5-04
O5-05
O5-06
O5-07
O5-08
O5-09
O5-10
O5-11
O5-12
O5-13

状态
批准

笔记:
该协议的部分指导方针已经过编辑并相应地进行了适当更新,以并入8469-绿色奥克塔维斯程序。

附录6421.5:8469-绿色奥克塔维斯程序

地点:临时站点-820

日期:2017年8月22日

出席人员:基金会方的Jean Karlyle Aktus主管与GOC方的Konstantin Mulhausen将军


<记录开始>

Mulhausen将军:我已经很久没来过一座真正的基金会站点了。不过,有很多东西都变了。没能见证到这个组织的成长真糟。

Aktus主管:是吗?那我想知道这是谁的错呢?

Mulhausen将军:不要因为我而弄砸这一切,Jean。

Aktus主管:天哪,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们真的让你在天杀的联盟里有了份该死的工作,甚至是在你对葡萄牙的那些村民做了那些之后,你这个残忍无情的王八蛋。要是当时有委员会,你的屁股里早就塞满铅了。

Mulhausen将军:我已经变了,Jean。我不同……以往。

Aktus主管:别扯废话,Mulhausen。你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我安排这场讨论吗?

Mulhausen将军:我想要聊聊SCP-6421的当前程序。你我二人都清楚,协议的创建并不足以限制住异常本身。总有那么一天,它会以这样或是那样的方式影响到其他国家,然后我们就会接手更严重的问题。

Aktus主管:所以,你是有什么计划么?

Mulhausen将军:事实上,我有。

Mulhausen将军从外套里取出一份文档文件夹,递给Aktus主管。Aktus主管接过并慢慢打开,随后仔细阅读。

Aktus主管:你在筹划做一种……逆模因?

Mulhausen将军:不走运的是,GOC没有合适的资源来创造一种能起作用的逆模因,但我相信逆模因部的Wheeler是完全能胜任的。

Aktus主管:基金会有逆模因部吗?

Mulhausen将军:逆模因具有反认知危害的特点,可以让任何感知到它的人忘记漫威系列中蜘蛛侠的整体存在。如果SCP-6421收容失效,我们会把逆模因部署到地球上的每一所政府、新闻团体还有异常机构。

等到这项工作完成,逆模因就会被安装在自我记忆消除感知触媒之中,所以它将会摧毁自己,使得仅剩108议会以及监督者们还能记得蜘蛛侠。

Aktus主管:好吧,要是那可以实现,那电影呢?游戏呢?商品呢?

Mulhausen将军:逆模因能解决,我确定。

Aktus主管:你考虑清楚了,是吗?

Mulhausen将军:我一直都这样,Jean。

Aktus主管:清嗓)我注意到你好像还没给这个取名字。

Mulhausen将军:对,我还在想。

Aktus主管:嗯,既然这是一次最终要完全摧毁蜘蛛侠的尝试,那就叫“绿色奥克塔维斯”如何?

Mulhausen将军:嘿,不错啊。

<记录结束>

截至2017年9月2日,由Mulhausen将军提议的逆模因已由基金会逆模因部成功制造。它目前存储于临时站点-820的安全加密文件服务器内,仅限GOC108议会与监督者议会访问。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