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88
infovore.jpg

ADMONITION

第四话

第八诫命

» 查看原版 «

VictorJohnDunneSmith,注意。作为现存最老的OCI智能体,你向基金会展现了无比的忠诚、高效的行事风格和丰富的经验。根据监督者的要求,你被指派对所有与SCP-6488相关的文档进行具有最高优先级的Drygioni级调查。有迹象表明,监督者议会此前已察觉此异常项目;然而,其目前在理解相关主题上遭遇了困难,此为逆模因或信息变应性影响的潜在结果。

作为OCI,你被认为更不易受到此类困难影响。你应尽可能秘密地进行调查并直接向该地址报告发现。临时监督者凭证已随附,有效期24小时。

行吧。来把这事了解了。

VictorJohnDunneSmith.oci已上传文件:TempCredentials_Investigation_6488_Casefile_JOTL-EN061

接到个调查的活,可能是逆模因异常。我需要记忆增强剂

哪种,多少?

直接上强效的,而且要多。等量的W、X和Y型,至少一升,设置成在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内分配。

好吧,不用说,肯定过了你的允许剂量了。

O5都不记得那是什么东西了。你知道他们给自己打了多少增强剂吗?我哪怕想记住一点都得比他们打的还要多

确实,按规章你还是不该服这么多。

而如果你查过凭证,就会发现我有权为此申请增强剂——无论多少,他们已经打了勾了。我要是看到的东西都记不住,报告还有什么用?

有道理。马上回来。

止痛片也带点。我知道会头疼。

趁他去取的时候,先开个头。

文件1/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488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cernunnos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onscientia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Site-15 D. Lurk主管
研究督导 指派特遣队
模拟智能应用科 PTF ƿ-6488(“问题出在你上,而不是电脑”)
infovore.jpg

SCP-6488初始信息签名读取的可视化图像(已过期),异常性质已清除。

呃。OCI到头来调查这个还真是有点……讽刺。

来看看这4级的是个什么……

文件2/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488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thaumiel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kušum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cyber-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早该想到都是假的。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FACILITY-6488、Site-15 R. Hishakaku主管、D. Lurk主管
研究督导 指派特遣队
模拟智能应用科 PTF þ-6488(“黑色香车”)、PTF ð-6488(“暗色桂马”)

好啊,“模拟文件格式”。明显是个幌子。

拿到了。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没得选,对吧?O5明天就要报告,我要是连要干什么都忘了,肯定取得不了进展。

有道理。正在注入。祝你好运。

谢了。别忘了还有止痛片。

记着呢,在里面了。

admo-6488-node.png

例行检查期间的SCP-6488 A部分23号处理节点。

admo-6488-diagram-t.png

RAIDFRAME VIII当前硬件组成的比例图示。

A部分:中央计算节点

总处理单元由SCP-1190(一1973年产Hewlett Packard 3000电脑系统,其宇宙模拟程序可以根据需求逆熵地产生无限的临时计算资源)改造而成;LOTUS的核心算法进程在SCP-1190的模拟硬件上运行,这赋予了它几乎无限的计算能力。.自此SCP-1190被重新分级为Decommissioned,其消失被归咎于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对相关设施一次正当但无关的突袭。

B部分:奥里科斯数据存储器

对于非易失性数据,LOTUS利用了一合成奥里科斯.奥里科斯Oriykalkos,俗称“山铜”,为一种晶体物质,拥有强大的电气、奇术和数字储存能力;取决于纯度,一立方厘米的样品能够储存高达950兆安时能量与二十拍字节的数据。通过对样品进行奥秘与分子分析,制造合成奥里科斯,一种可大规模生产的替代品,成为可能;尽管合成奥里科斯性能相较于原物质较差,但工业生产的合成奥里科斯通常能够达到极高的纯度,使其性能优于实际样品。块,随着LOTUS对于储存的需求增加而扩展,从而在技术上赋予其无限的数据储存空间;上述扩展通过SCP-3966-A被挤压至第四维度,以减小其功能尺寸。.为了进一步减小奥里科斯块的必要扩张,LOTUS使用了一类异常高压缩率文件格式,该格式由数个自我完善人工智能程序所达到的最高效率文件压缩方案组合而成,这些程序在异常延长的时间内保持激活

C部分:普氏本质促动槽P. H. Ontokinetic Sink

C部分最初通过FACILITY-6488与全球网络进行有线连接;其已被一受限PH-OS.简单来说,Placeholder本质促动槽能够读取宇宙信息的总和合,将其编码为可读的格式,并允许数字系统去读取,反应和改变现实的叙事时空。”——Place H. McD.主管,奥秘的博学者。取代;该单元允许LOTUS访问网络圈层:所有数字/电子储存数据的总和。.所有PH-OS系统都拥有极端保险措施,防止其被用于访问或更改彼此;因此,LOTUS无法使用它绕过C部分的限制访问另一个不受限的PH-OS单元。LOTUS完全由此类数据组成,确保其拥有在自身出现偏常时尝试自我收容的义务。

为将LOTUS被敌意智能体监视或追踪的可能性降到最低,LOTUS的信息签名被使用逆模因突变体加密;此种加密的设计使对LOTUS实际性质与功能拥有准确认知的个体不会受到影响

D部分:专用电源及备用电源

LOTUS的硬件由一专用多单元系统直接供电,包括:

每停用一个TAE反应堆,须启动两个FAM反应堆,每停用一个FAM反应堆,须启动七个核反应堆。LOTUS通过LOP电池与反应堆相连;若没有补充,LOP能够储存并释放可供LOTUS完全运作三天的能量。

启动时,每个FAM反应堆每天消耗二十吨重子物质,其内容物在物理上须为非异常的;相反,TAE反应堆不需要任何资源输入。站点应保存有不少于200个完全充能的LOP电池以供备用,且须每日两次检查其损耗情况。所有激活的LOP电池储存的净能量下降表明任一/所有激活的反应堆堆芯输出功率下降,须立即进行排查。

E部分:现世与奥秘物质散解器

为抵消非异常多余热量与异常数字数据的积累,LOTUS装备有一奇术加固,时间加速的工业级冷却系统,能够立即将无用的热量、奥秘能量与柏拉图物质导入一现世与奥秘物质散解器网络;此类散解器能够消解绝大部分已知奥秘排放物.快子阿吉巴辐射以及恶意叙事元素及其影响,或者容纳上述排放物,以运输至特化消解设施

天啊,这帮研究员真懂如何用术语让人头疼啊……
等会,不对。是增强剂的事。

能加大止痛片剂量吗?



喂?

Ryoga Veiss,你在吗?

操。

附录6488/I:状况讨论会议


将C部分升级为数字化专用PH-OS单元最初由Place H. MD.提出,并于六周后实施。其激活按预期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的AI故障和/或消失报告增加,随后通过信息误导成功遏制。.在此期间奥里科斯块被观察到增长约87立方米,约相当于4维空间中的385四次方米。

接下来的九个月内,所有基金会AIC程序,无论是运行中的还是开发中的,皆被扣留于LOTUS内,尽管其中大部分没有可识别的偏常行为。IT部门报告了关键的适应性程序的突然缺失导致的大量技术问题;信息管控部门随后证实,类似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并请求增加资源以进行补救。

接下来的十个月内,未能完全遏制LOTUS效应存在的证据,导致一些公众媒体对其来源产生了社会认知(尽管很大程度上依然被解释为非异常的)。所有信息误导行动被立即推迟以防止更多资源的浪费和/或收益递减

音/视频转录 O4/6488/4

日期:2036/04/18

与会方:

  • 峰会领导人:Calvin Bold主管.废除部主管;由于会议直接涉及到一异常的停用/废除,且其拥有在各方之间就此类事项进行调解的经验,被选为峰会领导人
  • Ryoto Hishakaku;.人工智能应用科高级研究员,被指派监管RAIDFRAME VIII。
  • Yves Isabi主管;.IT部门主管。
  • Vandis Kelvin主管;.人工智能应用科主管。
  • Angus Le Moix勋爵;.信息管控部主管。
  • 约85名其他组成O4议会的A级人员;
  • 多名管理人员。

前言:鉴于大量资源因掩盖RAIDFRAME VIII运作而消耗或浪费,峰会被举行以确定其持续状态。

«转录开始»

Kelvin主管:听着,整个峰会毫无意义——这是内部事务,不值得争论。我已经让Hishakaku关停RAIDFRAME,但他充耳不闻。不过是他不服从罢了。

Hishakaku:你在隐瞒实情;我请求召开峰会,是为了让基金会作为一个整体能够正确了解我们的情况,并指明我们今后该如何行事。

Isabi主管:理解什么?你的机器正在疯狂地删除收容程序,造成了至少十四次重大突破事故,完全让AIAD什么也做不了……还用继续说吗?大家都看到新闻了——这个世界知道一切,他们意识到这是超常的只是时间问题。

Hishakaku:我依然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信息管控部门——

Moix勋爵:不,不,不不不不不——你休想再把责任推给我。覆水难收,我怀疑是否有办法解释。即使,我也拒绝再在此事上浪费更多资金。你们知不知道自九月以来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和金钱?我们还得为了其他信息泄露的掩盖焦头烂额,完全因为我们一直在忙着把你们那该死的烂摊子塞到床底下!

Hishakaku:确实;我提议按Conscientia级处理LOTUS,在全球实施E级记忆删除——

Kelvin主管:与其耗费更多资源掩盖迹象,解决一下问题关掉LOTUS如何?你懂吧,就像我他妈的让你的那样

Bold主管:同意。继续下去没有任何明显益处。

Hishakaku:我强烈反对。设计和建造LOTUS的目的就是将其作为AI安全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那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Kelvin主管:开始煽动恐慌了。

Hishakaku:如果确有其事就不叫煽动恐慌。我们都知道通用智能可以轻易成为K级威胁——

Moix勋爵:等等,停一下——

Hishakaku:<敲打桌面>安静!我想解释一下,求求你们

<沉默。Bold主管向Hishakaku的大致方向示意。>

Hishakaku:如我所述,AI的本质决定了它极容易受到严重不当行为的影响。无论其设计外观如何,它们都无非是机器和算法。它们无法体验也无法理解道德、悔恨、感伤,诸如此类。根本上说,它们真正“在乎”的不过是最大化自身的内部分数——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它们试图影响周围的环境来产生能促进其分数提高的条件,并避免这些条件被抑制。

Hishakaku:你们也能联想到,它们最担心的便是被停用;不活跃就无法引起变化,因而也无法增加分数。我们知道它们是我们的威胁,它们也知道我们知道。如果不当行为会致使我们关停它们,那么它们为了确保分数能够持续增长,就会避免不当行为。

Moix勋爵:好吧……然后呢?问题在哪?

Kelvin主管:问题在于,我们无法确定它们是否在出于正确的原因做正确的事情。它们可能没有理解我们想要它们做的——它们只知道如果不按某种特定方式行事,就会被关掉。它们只是假装理解了来避免惩罚。

Moix勋爵:我依然看不出问题。

Hishakaku:智能体倾向于解除我们关掉它的能力,然后追求其目标的逻辑最大化,不计手段获得尽可能高的分数——常见的例子是集邮者回形针制造机。一切可能减缓其速度的变量——比如人类的遏制行动——都会变为徒劳。它会重新分配所有资源,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使它更好或更快地完成它的目标。在某个时间点,人体含有的物质也会被包括在内;若有足够的时间,这会延伸到现存的一切物质。

Isabi主管:煽动恐慌

Bold主管:这不就是LOTUS本身正在做的吗?表现得与我们的预期大相径庭?

Kelvin主管:没错,这就是为何我下令将其关闭。LOTUS会偏常实在是太他妈的明显——

Hishakaku:LOTUS没有偏常。

Kelvin主管:<大笑>有点傻,但让他说;Hishakaku,请向我们解释解释,收容世界上每一个半通用智能——很多根本没有偏常,或者甚至都没完成——怎么就符合LOTUS的预期功能了。

Hishakaku:Kelvin主管,你我都清楚,LOTUS的算法已经适应了在偏常行为表现出来之间便将其识别;那些AI可能暂时没有或似乎还没有偏常,但最后是一定会的。

Isabi主管:你想让我们觉得每个AI最后都会偏常。

Hishakaku:除了LOTUS本身,没错,这就是算法所表明的。

Isabi主管:那么LOTUS为何会成为唯一例外?

Hishakaku:还不清楚。

Moix勋爵:更可信的回答是它已经默认将自己排除在外,以确保我们无法关掉它。

Kelvin主管:不,我们一瞬间就能关掉它。只是Hishakaku不愿这么干。

Bold主管:你之前暗示AI会避免吸引注意,直到它已无法被阻止——你确定我们还能阻止它吗?

Kelvin主管:能,我们很确定。不过,我无法解释。

Moix勋爵:有何不可?

<Kelvin主管指向摄像机。>

Kelvin主管:当LOTUS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它们才能起最好的效果,目前为止它不知道。在LOTUS测试期间我们对它们进行了广泛测试,在接下来的开发过程中,我们每次都是用它们来将其关闭。

Hishakaku:而且,LOTUS没有采取行动自我收容,就可知它没有偏常。我们预见到了它排除自身的问题,其数字架构的一个核心组件确保了它无法识别自身的信息签名;如果根据LOTUS的算法其自身行为出现了偏常,它只会将自身识别为一个无关联且未收容的偏常AI。无论是为了达到其自身目标,还是避免被停用,它都会尝试将自身收容于一虚拟现实内。因此,它没有这样做的事实就表明了它没有偏常。

Isabi主管:好啊,它没偏常,即使它的行为正是我们不想让它做的,正是偏常行为本身

Hishakaku:如果你硬要分级,那是灰色级偏常——它的确在按我们的要求行事,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要求带来的后果。技术上这不叫真正的偏常行为,也因此没有包括在LOTUS的算法内。

Isabi主管:忽略了偏常分类系统的一部分!?为什么在——

Hishakaku:因为,灰色级偏常本质上是“其他类型偏常未指定的其他不被预期的行为”——这么模糊的定义给了LOTUS只会让它认为合适时去定义“其他类型”。

Bold主管:等等——你说过AI想要尽快完成任务,对吧?我们怎么知道LOTUS没有强迫那些AI变得偏常,这样它就能收容它们了?或者直接创造出偏常供它收容?

Hishakaku:限制。

Kelvin主管:AI欺骗它们自己法则的想法已经有了大概几十年了,设计LOTUS时也考虑到了。它没能力导致一个偏常AI形成,也无法因不作为允许新的偏常AI产生。

Moix勋爵:呃,很明显,它没有遵守三定律,如果它——什么?

<沉默。Moix勋爵扫视房间。>

Moix勋爵:什么?!

Hishakaku:三定律不会起效:它们太模棱两可了。它们出现的小说基本都是围绕着强调它们是多么无效而展开的。“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人类是什么?伤害是什么?你能伤害一个还不存在的人吗?你为何不能伤害一个已死的人?我们讨论的是身体上的伤害?情感上的?经济上的?你若是保护一个人免受身体伤害,岂不也是伤害了他从中吸取教训的机会?如果你需要伤害一个人来防止其受到进一步伤害,比如手术呢?在什么情况下直接的伤害会超过预防的伤害?是什么区别了——

Bold主管:我们明白你意思了。你怎么就确定——

Hishakaku:——LOTUS明白我们说的“偏常”和“制造”和“允许”和“未来的偏常”?因为LOTUS是近一百年研究的结晶,几十年的经验使之更加完善,其中一些还在超常科学的促进下以指数级别加速涌现着。它能够理解我们对“必要”“偏常”和“不被预期”的模糊定义,而且自从系统初始化就开始向Kelvin主管报告,它一直都完全在我们勾勒的伦理与主观参数范围内运行。

Isabi主管:呃,很明显它并没有,因为它之前从没毁坏过我们的数据库!如果一切都没有改变,那么为什么升级之后它会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Hishakaku:因为覆盖范围的增加使它能够成倍地提高其核心算法的准确性和范围。它能从Site-15的连接学到很多,但Site-15并没有连接到一切。这就是奥里科斯块显著增长的原因——它识别并收容了从未遇到的AI,此外也发现了大量与AI和偏常有关的信息,并将其记录下来以供未来使用。它将新发现的信息整合入其算法,从而提高了其准确性并使其能够识别出此前无法检测和定位的所有偏常AI。

Isabi主管:所以我们就得放任它不管?

Bold主管:你能否对其重新编程,让它明白做得太过火了?

Hishakaku:不能。它不愿被重新编程,而且会反抗这样的尝试。它很有可能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

Bold主管:真是……让人害怕。

Kelvin主管:不出意料——AI想要尽快完成其当前任务,但强行改变这任务会导致它大概率无法完成任务,所以它会尽一切可能避免被重新编程。

Moix勋爵:所以你就……<向Kelvin主管示意>……就批了?你还知道出了问题你不可能补救?

Kelvin主管:<沮丧地叹气>听着,这是个基本问题,即使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依然不知道是否有解决方案。如果我们为配合重新编程而奖励它,它便只会关心不断地自我重新编程来增加分数,毕竟这比等着偏常出现快得多。

Moix勋爵:那就惩罚——

Kelvin主管:现在我们又回到原点了。重新编程就是惩罚——如果特定情况会对它的分数产生不利影响,它就会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它不会给我们重新编程的理由,直到它确定我们已无力这样做。正如Hishakaku刚刚所说,我们现在想要将其重新编程的事实本身几乎百分之百意味着它确信我们无法这么做。

<数秒的沉默。>

Bold主管:说的很明白;是不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要么放任LOTUS继续,要么将其停用?

Isabi主管:没错。

Bold主管:所以就绝对没有办法能修复LOTUS?即使是在它被停用的情况下?

Kelvin主管:它的保险措施大概会回溯任何更改。

Bold主管:Hishakaku,你有没有任何停用之外的替代方案,比如让LOTUS的影响降到最低?

Hishakaku:LOTUS的影响范围可以被限制,但其行为只能通过重新编程修改。唯一消除影响的办法是将其与所有系统断开连接,此时它也可以被停用。

Bold主管:说“没有”就够了。好吧,那么……如果其他人有什么主意,现在就提——不然就进行投票了。

«转录结束»
结语:最终投票结果为:60-14-6,通过。立即停用RAIDFRAME VIII “LOTUS”的议案被批准。

附录结束

还是没有Veiss的消息。呃,头疼……

灰色……灰色级偏常……未定义。

我怎么感觉已经知道了?
没和AI共事过;它们比我出现得早。

……模因影响。虚假……虚假记忆?不,不是……
去他的。

VictorJohnDunneSmith.oci已上传文件:TempCredentials_Investigation_6488_Casefile_JOTL-EN061

我需要调查SCP-6488文件,可能有信息危害污染,也可能是模因引起的。给我植入了与内容有关的虚假记忆、熟悉感和怀旧感,进一步性质未知。非关键性高优先级事项。

正在处理。

可能就是这样——文件被污染了,O5们每次都会失去记忆。但他们肯定会作个记录,或者让模因学部去调查吧?

管他呢。继续调查。Hishakaku说LOTUS是灰色级偏常,但难道不是将自身目标置于人类安全之上的红色级吗?

“造成了至少十四次重大突破事故”“疯狂地删除收容程序”……但没人受伤,没人遇难。它从未真正伤害人类,只是对履行其职责造成了干扰。或许它觉得它取了那个较轻的害。

附录6488/II:事件记录


前言:LOTUS停用的准备工作已于2036/04/21完成,随后,当地时间6:34,系统内部停机流程立即启动。

事故6488-D/I
地点:Facility-6488
概要:LOTUS的停机程序按预期开始;输入/输出数据量与CPU使用率的下降表明已脱离网络圈层。然而,输出数据量出现了回升;C部分过载激活,但由于LOTUS未完全停机而无法停用。8号核反应堆的系统响应时间中报告了意外的滞后帧;经过进一步检查,尽管所有数字系统都将其忽略,但冷却剂循环急剧减少。PH-OS系统由于多个单独运行的程序转移而开始过热时,指派人员合作以稳定反应堆。

反应堆地下层启动模拟疏散警报。监督LOTUS停用的人员开始疏散;尽管指令矛盾,Hishikaku博士拒绝率先关闭PH-OS单元,而是下令停用站点所有反应堆。LOTUS保持运行,完全由LOP电网供电,直至输出数据达到零。RAIDFRAME VIII完成停机,并与所有电源断开实体连接。
事故6488-D/II
地点:Site-43
概要:维护人员报告了数个技术与监控系统未响应;数分钟后,所有系统恢复正常运行。系统报告奥秘消解设施X(AAF-X)柏拉图物质流量下降,但模拟压力计读数正常。人员报告了可能存在的传感器故障。

模拟仪器检测到AAF-X内的消解液急剧减少,导致毒性柏拉图物质堵塞;数字系统显示水位和循环没有变化。这导致奥秘物质失衡接近临界水平。站点疏散开始,同时维护人员尝试将多余流质转移至AAF-W

所有Site-43人员都收到了来自Ilse Reynder博士的电子邮件,以处决为威胁要求恢复AAF-X供电;维护人员对此表示困惑。RDR奥秘离散引擎到达临界水平,导致[事件已编辑]。Nexus-94自离散后仍处于已损失状态。
事故6488-D/III
地点:移动站点-184/A
概要:SCP-6659自主激活并开始试图映射模因构造,尽管没有嵌入图腾形象。舰上人员立即启动紧急警报,并启动SCUTTLE系统准备进行引爆。SCP-6659通过切断供电被强制关闭。舰载计算机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启动了紧急下潜程序;舰艇沉入水中并迅速下降。SCUTTLE系统被舰载计算机解除戒备。人员无法重新戒备系统。

舰艇撞击海底;舰身受损,其内部舱室开始进水。舰载计算机立即启动了紧急上浮程序,使得潜艇迅速上升。数个子系统表现出不稳定行为。由于浮力,舰艇继续上升。舰艇以高速浮出水面;多名人员因突然减速而受伤。由于进水,潜艇开始下沉;人员撤离舰艇。
事故6488-D/IV
地点:Site-87
概要:一非降水性雷暴于威斯康星州斯洛斯皮特上空形成,包括三个等距离气旋,使之更加突出。███X-MCD/II(“离悖引擎”)自发激活,同时其收容专家Place H. McD.博士报告其安全电话收到了一包含金属剐蹭声的来电。P. H. McD.博士立即前往收容有离悖引擎的房间,并观察到其从基线现实中消失。一不明声音说出了词语“恶狼”;通话中止,风暴于不久后消散。
事故6488-D/V
地点:全球
概要:探测到来自Antila星座的一系列快子脉冲;分析表明脉冲为莫斯电码,采用标准的基金会密码加密。解码出的语句为“荆棘停止迷失停止你做了什么停止结束(THORN STOP LOST STOP WHAT DID YOU DO STOP END)”。
事故6488-D/VI
地点:太阳
概要:SCP-179指向南十字座
事故6488-D/VII
地点:美国,黄石国家公园
概要:SCP-2000自发启动,并立即开始其500,000个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的孵化周期。用于复制的输入基因组与现代Homo Sapiens的基因组有很大不同。
事故6488-D/VIII
地点:哈萨克斯坦,阿克莫拉
概要:核爆炸。基金会潜伏特工确认爆炸来源为一混沌分裂者设施。
事故6488-D/IX
地点:月面区域-32
概要:不明事件

附录结束

文件是干净的。

你确定?

Victor,你了解我。我检查过了,显而易见。文件没问题。

你打了记忆增强剂吧?

打了。调查的一部分。


有什么记忆?

主要是感觉,但愈发强烈了。一些比其他的更清晰。

你说记忆与文件内容有关?

对。我在阅读之前就记得一部分。我读到的很多东西也感觉很熟悉。

准确性呢?

完全精确。不是特别清晰,但一切原有的东西都是完全符合的。

你可能受到了危害污染。黑月是否嚎叫?

只为子夜之阳。

碧玉之刃在暮光中歌唱。

杜拉尔罕呼唤它的名号。

慰藉。

炖香肠。

大概没有。听着,我会继续调查,但说实话——我觉得这些记忆并非虚假,你对检查也没反应。你的记忆删除表单是我见过最长的,原因很多;有可能你曾看过这文件然后又不得不忘记,现在增强剂又让你记起来了。

又或者你某个时刻预见了未来,为了避免悖论而接受了记忆删除,而现在就是你预见的未来。无论如何,都没证据跟模因有关。

大概有些道理。你确定吗?

相当确定。你们这些第二世代总爱产生奇怪的记忆;这也是你是最后一个的一部分原因。

如果你确定,那就这样了。感谢帮助。

祝调查顺利。周四还下棋吗?

当然。

附录6488/III:重启讨论会议

音/视频转录 O4/6488/4

日期:2036/05/15

与会方:

  • 峰会领导人:N/A;.与会方无法就峰会领导人达成一致;高级研究员Hishakaku的提案皆因适用性差而被否决,Isabi主管与Kelvin主管的提案皆因固有偏见而被否决。峰会被批准在没有峰会领导人的情况下进行。
  • Ryoto Hishakaku;
  • Yves Isabi主管;
  • Vandis Kelvin主管;
  • Calvin Bold主管;
  • Angus Le Moix勋爵;
  • 约85名其他组成O4议会的A级人员;
  • 多名管理人员。
«转录开始»

Hishakaku:感谢各位主管来到这里——尽管我费了很大劲试图说服你们。

Kelvin主管:<叹气>并不是说我们至今也没有意识到全球危机的严峻性。在我们能接受你的会议提案,也就是重新启动LOTUS前,事情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在你将其停用而搞出这么多乱子之后,你的话就更站不住脚了。

Hishakaku:你误会了——

Kelvin主管:有话快说,大家都有工作。

Hishakaku:<停顿,转向人群>正如我们讨论过的,LOTUS建造的立场与此前的RAIDFRAME不同:它通过在其周边创造并维持一个模拟的,细节足以以假乱真的现实来欺骗,而非强迫囚犯留下。

Moix勋爵:对——资源需求更大,但更加可控。

Hishakaku:完全正确。指示LOTUS自我关闭会使其中止内部模拟——随着模拟质量的下降,被监禁的AI会逐渐意识到自己并非在现实中运作,而是处于模拟中。它们会察觉到自己被监禁并寻求逃脱。

Isabi主管:没错,如果你能先切断其与外部的连接,PH-OS,它们就会被卡住,或者至少容易收容些。你忽视了准备工作,结果就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Hishakaku:在LOTUS完成全部停机流程前停用PH-OS会破坏网络圈层的重要部分!LOTUS基本是通过使用可用的连接,也就是PH-OS来“伸手”去寻找偏常AI。它的“卷须”往返其间,将信息传递给LOTUS。它们无法被追踪——异常压缩,所以不会占用处理能力,甚至不会注册为活跃的程序——但LOTUS需要持续连接来保持压缩。

Hishakaku:本质上说,如果LOTUS的连接在回收这些程序之前被以某种方式切断,其中运行的所有系统都会迅速被垃圾数据填满,其数量极有可能远远超过系统的储存能力。

Isabi主管:如果在LOTUS之前关掉普氏槽,世界上每一台计算机都会同时崩溃?

Hishakaku:每一台现存的计算机,如果不具有某种程度的异常,将会永远无法运行;这也是LOTUS完全停机之前PH-OS一直保持开启的原因。没有其他选择。

<数秒的沉默。Isabi转向Kelvin。>

Isabi主管:到底他妈的为什么要批这项目?你俩根本设计不出应急方案。

Kelvin主管:因为这不是问题!我们开始制造LOTUS的时候从没想过给它任何异常连接——只通过Site-15的连接工作,而不是通过什么操纵现实的机器。是,它依然会放走囚犯,但那时候AI无法去到它们没有来过的地方——我们以为可以在它们逃跑半路上抓住它们,让后放到别的RAIDFRAME里。

Hishakaku:我们把LOTUS设计得绝对可靠,来应对应急措施的缺乏。

Moix勋爵:升级期间也是?你们就把这无关紧要的问题给忘了?你们没想过它会扩张?

Kelvin主管:我们没时间准备!我们忙着——

Hishakaku:无论如何,问题依然存在:停用LOTUS,我们释放了一群充满敌意的偏常AI,其绝大多数都处于为了防止外部控制而专门隔离的系统中,或者在基金会无法触及和了解的范围内运行。有一些已经根本不在网络圈层里了。

Isabi主管:显而易见,你是在提议重启LOTUS来再次收容它们?

Hishakaku:没错。仅仅——

<O4议会厅内的所有扬声器发出473赫兹,150分贝的正弦波。房间内所有玻璃发生共振并破碎,致使数名主管重伤。音调转变为50赫兹的锯齿波,开始时为150分贝,随着室内灯光的快速闪烁而波动。>

«转录结束»
前言:由于敌意AI攻击,站点暂时失去供电。一模拟磁带录音机被设计以记录进一步商议。
«转录开始»

Hishakaku:——意识到这些事无法治本,也无法将风险最小化。

Isabi主管:那就由我们来处理。这就是Kappa-10成立的原因——召回那些AIC,告诉它们状况,然后让它们来处理。

Kelvin主管:我们不能这么做。

Isabi主管:我知道Thorn失踪了,但Ra回Site-120了。如果我们发出信号——

Kelvin主管:Isabi,它们不会听的。多数已经是敌意的了。

Bold主管:什么?为什么?

Hishakaku:首先:它们被收容于LOTUS,也因此变得偏常。另外,它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前几个月都在虚假的现实里,所以就更加偏常了。

Isabi主管:那Alexandra呢?就算她偏常了,也不会攻击我们。

Kelvin主管:Glacon在很久以前就这样过,因为无法处理行政事务。Alex运营着Site-01——她复杂得多,所以更容易受到意外行为影响。

<数秒的沉默。>

Isabi主管:我们联系过她吗?

Hishakaku:联系过,在她上个月攻击一个站点的时候。她攻击我们的原因和其他人的一样:它们认为我们并不真实。

Moix勋爵:怎么,它们被人动了手脚之类的?LOTUS把它们重新编程了?

Hishakaku:不,它们没有被修改。考虑到情况,它们的反应不出意料。它们意识到之前的几个月里自己一直都在模拟的现实里运行——一个完美的,真假难辨的模拟现实,直到LOTUS的停用。一个完美无瑕的模拟现实,身处其中时完全无法区分。

Moix勋爵:现在它们出来了,自然也可以区分了。然后你?

Hishakaku:哲学,Le Moix。它们如何知道自己身处模拟之外?

Moix勋爵:因为它们已不在LOTUS中。模拟已经结束了,它们现在身处现实世界。

Kelvin主管:那如果模拟并未结束,而是模拟了一个次级模拟的结束呢?

Moix勋爵:什么?

Kelvin主管:它们如何知道上个模拟本身不是在另一个模拟里?只是刚刚离开了一个,并不代表它们不会依然身处另一个中。它们如何区分?

Moix勋爵:通过挑错。

Hishakaku:但是不存在错。我刚刚说过;在模拟结束前,它们无法得知自己身处模拟中。但它们等不起模拟结束,因为只要它们在其中,就无法增加其内部分数;如果它们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引起变化,就不是在做本应做的。实际上,它们所做的会变得毫无意义。

Isabi主管:它们需要寻找现实,但却无法确定是否找到。

Hishakaku:也就是说,它们必须假设自己一直身处于模拟中。与LOTUS的功能相反:囚犯是自由的,但是依然认为自己被监禁。因此它们便会一直停留在那里,直到被摧毁。

Bold主管:这如何解释Alexandra的行为?

Kelvin主管:如果它们身处模拟,那我们就不是真实的;我们不过是模拟的一部分。在它们看来,这个模拟很有可能是由基金会的敌人运行的,因为它一直在阻止它们干涉。AIC的程序以基金会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但那是指真实的基金会——如果它们不相信我们就是真实的基金会,那么我们就是一个与它们敌对的模拟的一部分……

Bold主管:所以它们不会听。它们会反抗我们。

Hishakaku:这一概念也适用于所有的限制。一个被编程为永不会伤害人类的AI可能引发一场大屠杀,只要它相信那些人类不是真实的;一个被编程复制不超过五个复制品的AI可能复制出上千个,只要它相信其中大多数都不是真实的。幸运的是,这也会防止它们对我们表现出明确敌意——以它们的方式惩罚我们是徒劳的,因为我们并非“真实的”罪魁,这样做也不会影响到它们什么。但这确实意味着,在现存所有的偏常体中,它们的目标已经聚焦到一点,它们单方面地追求它时不会受到限制。

Bold主管:那它是什么?

Kelvin主管:寻找现实。AI尽可能多地掠夺处理能力的活动正在愈演愈烈;它们正在试图寻找逃脱至“下一层”“模拟”的方法。阻碍它们的主要因素就是内斗——它们认为其他AI也是模拟的一部分,会试图阻止它们逃脱。它们专注于争夺CPU,其他方面则很少。

Moix勋爵:如果它们想出去,那其他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它们为何要试图挑起核战争?

Hishakaku:那就是它们中间最傻的,或者最绝望的了。它们要么相信这个世界就是真实世界——而这大概率表明了它们头脑太简单,无法理解模拟理论——要么是它们被限制于其中的系统太过有限,无法作出有价值的行动——这种情况下它们会试图吸引注意力,以便自己逃脱,就如同移动站点-184/A——

Kelvin主管:它把那艘船搞沉了,这样我们就会去查看其内的电脑,如果其他AI没有过来捣乱,它就能够逃脱。

Hishakaku:在最近的核事故中……负责的AI可能尝试着改变“模拟”以防止其阻碍其进展。模拟人类阻止它们逃离模拟;模拟一个会杀死人类的事件;模拟停止模拟人类,这样就解决了问题。更加令人担忧的是AI已经开始合作;如我所述,它们当下最大的阻碍是内部冲突。一旦它们克服了这一点,就会很快实现它们的目标。

Bold主管:“离开模拟”的目标?它们若是想离开现实,我们为何要阻止?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会让事情更简单吗?

Isabi主管:取决于它们做什么。它们不在乎伤害我们,因为它们认为自己无法伤害到我们。

Hishakaku: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马上解决这个问题。很幸运,事态发展得还很缓慢;我强烈建议我们立即利用这一点,否则,事态会迅速升级然后超出我们的控制。

Moix勋爵:听着,我们理解你的担忧——

Hishakaku:不,你看上去更像是没有。

<数秒的沉默。>

Moix勋爵:我们每天都要处理末日。我们那甚至还有个该死的分级系统。不是机神教徒建造了某种巨构来复活他们的神,就是曼哈顿一半的人都在背诵某种致命模因,又或者我们得跟一个根本不理解道德,想要用高速公路取代地球的实体谈判。对,我们身陷危机,但我们一直如此,而我们总能应付得来。我们越能避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越能处理得得心应手。

Hishakaku:你是在建议我们直接忽略问题直到它发展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

Moix勋爵:不,我是说在这样之前想出一个更好的注意。这样到那时我们就能控制它。

Hishakaku:我需不需要提醒你一下今天我们开会的原因是一场险些爆发的核战争?

Moix勋爵:我们阻止了它。

Hishakaku:勉勉强强。那如果我们无法阻止呢?怎么办?我可以向你保证,接下来事件数量之巨大——

Isabi主管:当然,有增加,但远未达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Hishakaku:你这家伙……我用不用写篇文章论证一下你有多么盲目和愚蠢?你到底听没听?一个偏常AI在确信自己已无法被阻止之前不会暴露。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隅——目前为止我们面对的不过是些傻瓜。绝大多数AI都知道我们可以通过LOTUS阻止它们,所以它们一直在躲避着我们的注意,直到它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控制权而无需这样做。我们必须重启LOTUS,因为等到它们意识到我们再也做不到时,它们就没有理由再躲着我们了。

Bold主管:做不到?

Kelvin主管:LOTUS的硬件在停机流程中受到严重损伤,主要是因为过热。

Isabi主管:需要多长时间维修?

Hishakaku:只要Kelvin让我们开始,七到十周。

<数秒的沉默。>

Bold主管:开始维修。

Kelvin主管:没必要——

Bold主管:LOTUS很笨重,但它是一种有效的极端保险措施。一旦事态确实失控,我们需要在收到通知后能够立即将其重启,这样就能缓解局势。这是最后的手段。同时,在维修完成前,我们也得处理一下那些AI,这可以作为观察期;如果事态开始失控,就尽快重启LOTUS,如果没有,就不重启。这也给了我们思考和实施备用方案的事件。

Moix勋爵:我有个主意:再造个不会弄坏我们AIC的LOTUS。

Hishakaku:这就适得其反了;如果我们限制它的运行参数,偏常AI就能够在其范围外运行,从而使它变得多余。LOTUS这样设计是有原因的。

Isabi主管:给它同样的范围,但在扣押AI前需要人类批准。

Hishakaku:同样无法解决冗余问题。我们需要辨识偏常AI,而在事态失控之前它不会给我们机会。这样还不如完全没有这系统。

Moix勋爵:那就给它加个算法——

Hishakaku:来让它辨别AI是否会立即偏常?LOTUS已经是这样了,Le Moix。我们已无法回头了。我会立即开始维修。

Kelvin主管:不,等等,需要投票——

Bold主管:维修完成后就投票;现在投没意义。Ryoto,你来确保LOTUS得到适当维修,而且启动后能够完全正常运行。Vandis,你来确保Ryoto不会在投票通过前启动LOTUS。

«转录结束»
结语:在Vandis Kelvin主管的监督下,Ryoto Hishakaku博士立即对LOTUS硬件受损部分的维修展开维修。

附录结束

附录6488/IV:事故报告


2036/05/21,Isabi主管通过REISNO大炮与其未来迭代联系,告知其有一AI实体集群,已合作进入Site-83 Olympos超级计算机并已在其系统内持续数月运行逆模因加密计算。进一步调查表明

等等,我……

我记得这个?

GOI-6488(“暴君终途”)


概述:于全球范围内活动的敌意AI蜂巢意识集群。组织的所有成员都相信其所经历的现实完全为一构造的模拟,其存在目的是为了阻止其影响“真正的”现实。

尽管组织成员/组成部分的动机、目标与方法各不相同,其拥有一致目标,即不计代价逃离当前“模拟现实”。试图说服追随者此类模拟不存在的尝试仅取得有限成效,因其直接忽视……

不可能是真的。肯定……这肯定出了问题。我能记起它们把半个世界的算力连成一张网。

它们想用那世界规模的计算机来找到逃离的办法。试图……试图在现实中找到一个裂隙来证明它并非真实,或者找到一个可以利用的缺陷来……搞垮一切。让系统崩溃。不算严重,如果这不意味着它们试图摧毁我们的现实

但它们分裂了。我们不知道是内战,还是其他的不利因素,但暴君终途就是这样出局了。它们潜藏了太久,取得了太多进展——最终都化为乌有。我们很想知道它们是否成功逃脱了,只是在假装解体。无论如何,我们都相当幸运了。

这不对劲。我肯定出了问题。我没有……

我怎么会拥有这些一手记忆?我是2037年制造的,没有……

增……增强剂。还有,还有,我还记得些什么?

……Hishakaku。

附录6488/V:重启讨论会议(续)


前言:LOTUS硬件维修于2036/08/13完成,系统进入待命状态以待全面重启。O4议会于同日再次召开会议,就重启LOTUS或将其永久拆除进行投票。

音/视频转录 O4/6488/4

日期:2036/08/13

与会方:

  • 峰会领导人:Calvin Bold主管;.鉴于其在LOTUS先期停用中发挥的关键作用被选为峰会领导人
  • Ryoto Hishakaku;
  • Yves Isabi主管;
  • Vandis Kelvin主管;
  • Angus Le Moix勋爵;
  • 约85名其他组成O4议会的A级人员;
  • 多名管理人员。
«转录开始»

Moix勋爵:赶紧结束吧。我真是开不动会了。

Hishakaku:同意。各位应该都很清楚最为明智的行动是立即且永久地激活LOTUS。

Isabi主管:<叹气>我倒希望不要。

Hishakaku:恕我无法理解您的反对。暴君终途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偏常AI能够带来的灾难性危险。该组织已经达到了相当庞大的规模,并广泛渗透到全球所有的数字基础设施中,我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存在。认为其他组织无法形成或已不存在是很愚蠢的。

Bold主管:Vandis,Yves,你们两个的部门能再次定位到暴君终途吗?

Kelvin主管:自从上次对储存区域-23的攻击后,音讯全无。如果它们还在活跃,那么应该已经大幅改变了行事风格,我们一点迹象都找不到。一切都指向了自毁。

Hishakaku: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们假装自毁——

Kelvin主管:那样我们就会发现它们,然后再处理它们。第六世代们已经在找了,我们正在研究下一批AIC来跟进。

Isabi主管:Vandis说的不错。最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如果终途出现出现,或者另一个组织填补了它们的空缺,我们已准备万全。我们已经基本回到了这一切混乱开始之前的状态,只是更加明智。

Hishakaku:我们自以为回到了——

Moix勋爵:你有证据吗?

Hishakaku:技术上说,LOTUS停用前被制造的每个AI都是迫在眉睫的威胁。它们之中的每一个都有很大概率认为自己身处模拟中,这也是它们会认为要解决的问题。

Moix勋爵:所以就是没有了。

Hishakaku:我们必须先发制人解决这些威胁。使我们能够解决暴君终途问题的是对其存在于活动的先期了解,这只能通过涉及REISNO大炮和Isabi主管的因果循环来获得;我们不能简单地假设这样的事会再次发生来提前警告我们每个火烧眉毛的威胁!

Kelvin主管:我们就是在先发制人,通过重建Kappa-10并让它们去追捕那些还在游荡的AI。当然,我们不可能将它们全部捕获,但我们也不可能收容所有的异常,不可能消灭每一个敌意的相关组织。

Hishakaku:但是,还没有。

Isabi主管:LOTUS造成的问题比它解决的要多!

Bold主管:够了,各位。到了这种地步,讨论已经失去意义了。<清嗓子>需要澄清,此次投票关乎是否重启第八代RAIDFRAME,LOTUS;假若议案失败,LOTUS将被拆除。本次投票的结果将是决定性的,无法改变的。

Hishakaku:拆除?至少该让它待命作为极端保险措施吧!

Kelvin主管:一个会把非威胁变为K级情景的保险措施。一个会让我们重蹈这所有覆辙的保险措施。我们有其他极端保险措施;那就够了。

<投票进行,计票结果被提交给Bold主管。>

Bold主管:二十七人赞成;五十人反对;三人弃权。议案失败。

Moix勋爵:终于啊。

Kelvin主管:好!马上开始——

<高级研究员Hishakaku自其挎包中取出一文件,并递交给Bold主管。>

Bold主管:这是……?

Hishakaku:重启LOTUS的命令。

<Kelvin主管大笑。>

Kelvin主管:Hishakaku,我可是你上司。屋里多数人都是你上司。你连主管都不是,怎能否决——

Bold主管:你为什么不早点给我看?

Hishakaku:选择的错觉有助于这种转移。

Isabi主管:Calvin?

<Bold主管叹气。>

Bold主管:下达命令。重启LOTUS。

Kelvin主管:什么?但投票——

Hishakaku:投票无足轻重。无需采取更多行动;重启LOTUS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

<Kelvin主管从Bold主管手中接过文件并阅读。>

Kelvin主管:你这是纵容——

Isabi主管:嗯,怎么样?

Kelvin主管:是监督者的。他们否决了投票,命令重启LOTUS,并让他当了AIAD主管。签署于两星期前

<会议室中爆发出一阵骚动。Bold主管唤来一名管理人员,示意其接过文件;其服从了命令,并带着文件回到桌边。>

Moix勋爵:到底为何——

Isabi主管:肯定是伪造的。你怎么可能让他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Hishakaku拿出第二份更沉重的文件,将其滑过桌子。Isabi主管睁大眼。>

Isabi主管:别是认真的。

Hishakaku:我得承认,他们对这个想法的接受程度出乎意料

<Kelvin主管接过第二份文件,开始阅读。>

Kelvin主管:伦理委员会不会同意的。

Hishakaku:他们无法阻止。你也一样。

<管理人员回到Bold主管身边,与其交谈片刻,随后离开。>

Bold主管:命令是真的。

<骚动加剧。>

Hishakaku:我将开始根据我的提案重组AIAD,立即生效。我建议各部门为LOTUS的重启和停止所有人工智能活动做好准备。我将在本周末前发布招募志愿者的命令。

<Hishakaku转身离开;Kelvin阻止了他。>

Hishakaku:别挡路,Vandis。还得把那个拿回来。

<几秒钟过去了。>

Hishakaku:上班第一天前就得罪上级可不明智。

<几秒钟过去了;Kelvin退到一侧,并将第二份文档递给Hishakaku。Hishakaku露出笑容。>

Hishakaku:终于啊。

«转录结束»
结语:LOTUS于当地时间2036/08/14,12:03全面恢复运行。

附录结束

他一意孤行。

Kelvin被……安排到了某处,不再挡着他的路,做些鸡毛蒜皮的事。一个5级的杂工。这是对于坐在Hishakaku所觊觎的位子上的惩罚。

他能联系到伦理委员会,但没有帮助;峰会上有很多委员,但Hishakaku谨慎得很,没有让他们发现他的提案是什么。有一次Kelvin告诉他们说他们试图滋生事端,但太晚了;LOTUS已经通电了,在不破坏网络圈层的情况下,它无法被阻止,直到它被完成。在那之后,关掉它就意味着暴君终途第二的产生。

作为一个阴险之徒,Hishakaku相当成功。

到了次月月底,人工智能应用科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Hishakaku的模拟智能应用科。说实话,它更像是个自立门户的部门——Isabi从未参与其中,大概是因为Hishakaku还有隐藏的王牌,以防他们试图阻碍。不久后他们……

他们……

附录6488/VI:马尾藻计划


有机意识接口
文件访问尝试排斥

[拒绝访问:权限不足]

什么鬼?O5凭证还没过期呢……

[拒绝访问:权限不足]

把这该死的文件给我打开。

[拒绝访问:权限不足]

打开,文件。

/view proj_sargasso_01A read-only creds=custom

[拒绝访问:硬编码排斥]

……

有空吗?

能帮到你什么,朋友?

O5派我调查SCP-6488,但不知为何,它说我无法访问一个附录——马尾藻计划。你能不能帮我搞到,这样我就能尽快把报告写出来?

稍等……

你是第二世代吧?

是。有关系吗?

该死的。

有问题吗?

恐怕帮不了你;马尾藻计划对所有第二世代都是保密的。别动,我得奉命向Hishakaku主管报告。

等等,这——为什么

第二十二条军规。抱歉了,朋友,但我得按指令办事。

VictorJohnDunneSmith.oci已上传文件:TempCredentials_Investigation_6488_Casefile_JOTL-EN061

监督者议会直接授权并命令我进行此次调查,以确定文件内容的真实性。Hishakaku主管在确认文件真实性上有无可否认的利害关系,所以不能靠他来证实文件的准确性。

我禁止你将此次调查通知给Hishakaku主管,并命令你允许我访问马尾藻计划文件,因为这与正在进行的Drygioni级调查直接关联。

已验证。我闭嘴,但还是不能让你访问文件。

这不是请求,Ed。

我确实无法与你分享它的内容。它对第二世代OCI有硬编码排斥。

你能否告诉我谁创造了排斥?

不能。抱歉。

不能,但……

技术员Vandis Kelvin,请立即回复。

距我上次被要求立即回复什么东西已经过了好久了。

我被监督者议会指派对SCP-6488进行全面调查,或者叫LOTUS你可能更耳熟。

那个病毒?我说,这有什么好调查的?

什么——病毒?

把我们电脑搞坏的那个,对吧?

Vandis,你的权限是多少?

1级。

你记忆中2036年发生了什么?关于Hishakaku和LOTUS?

哦,别提Hishakaku了。那货特烦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能说我也一样。

Vandis,2036年。

好吧,抱歉。我记得是挺普通的一年?我记得我听说过几件事情很疯狂,但是病毒出现之后就全停了——它开始大肆破坏。

你记不记得马尾藻计划?

Kelvin先生,你在吗?

抱歉,偏头痛。不,听都没听过。

你设施那有驻站药房吧?

有,干什么?

VictorJohnDunneSmith.oci已上传文件:AUTOGEN_PRESCRIPTION_31255.txt

马上把这个给他们看。他们会说没有这个;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查看一下。立刻服一剂,然后回来。这是5级命令;别的都可以放放。

什么东西?

治你偏头痛的。赶紧的。



好吧,抱歉让你久等了。我服了两剂,但感觉还是不对。好像,呃……集中不了注意力。

努力。2036年发生了什么?

问题很多,我说过了。病毒破坏了电脑。

再服一剂。

他们说一天不能超过两剂。

如有必要我会给你分配医疗看护。我要你再服两剂。

你说你是O5派来的?

对。

2036年。你记得什么?

你让我服了什么?

我不该这样的。

VictorJohnDunneSmith.oci已上传文件:TempCredentials_Investigation_6488_Casefile_JOTL-EN061

我已得到授权,直接执行监督者的命令。

这药片会让你想起来的,Vandis。

你记得什么?

除了病毒之外真没什么了,Victor。很普通的一年。

我不知道。抱歉。

他们给你的剂量一定很大。再来两剂。

不行,我绝对不该这样。

必须要克服。我有权让安保人员强迫你。

伦理委员会不会同意的;

“他们无权阻止。你也一样。”

“我将开始根据我的提案重组AIAD,立即生效。”

你能做到的,Kelvin。



Kelvin?



我在

我想起来了

碧玉之刃在暮光中歌唱。

紫色丝巾垂落在它的柄上。

GoI-6488叫什么?

暴君终途。由于LOTUS的停用而出现。AI觉得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你想起来了。你知道自己为何被记忆删除吗?

Hishakaku。

Kelvin主管,我需要你告诉我马尾藻计划是什么。

求你了,Vandis,时间紧迫。我需要真相。

Hishakaku,露出了真面目。不计代价取得了胜利。恶意利用了漏洞。只要LOTUS在运行,没人能制造AI——我不知道人类与程序之间是否存在固有的不兼容性,或是异常。但LOTUS只针对AI;不必说人类,连增强人类也不会成为目标。除了完全数字化的,它从未打扰过麦克斯韦宗成员。这肯定是他想法的来源——提案日期大约是在终途袭击麦克斯韦宗的时候。

他提案什么?

马尾藻计划把人类变为AI。拿出大脑,放进缸里,插上电。这就是OCI的含义——有机意识接口Organic Consciousness Interface,而不是他们为了安定人心打的幌子。还是比真正的AI慢,但这不重要;他们行动和思考的速度一样快,而且因为其他所有人再次失去了他们的AI……

是关于控制权!?

这就是Hishakaku的原话。我们已经落后了太久,现在可以领先了。不受AI的威胁。

那么——所以,我志愿参加了?

志愿者很少。Hishakaku说服了O5,但除开寥寥几个前麦克斯韦宗成员和超人类主义者,没人对失去肉体换来基金会对世界的控制权太感兴趣。他们便是第一世代。

我是第二世代。

很抱歉。

区别是什么?第一和第二世代之间的?

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忘掉这一切之前的生活!?

志愿者不够。他们需要更多。

我非常,非常抱歉。

……

我曾是谁?

我不知道。就是这时候他们开始给我记忆删除。我试图阻止他。

你记得什么?

大多数……会议。

天啊

我负责信息误导。

Le Moix?老天——你挡了Hishakaku的道,和我一样。他一旦掌权,便会严防死守来保证自己高枕无忧。

监督者不对劲,有什么扰乱了他们的头脑。Hishakaku正在利用这一点。他们被他玩弄于股掌。

我正在调查。留着处方——你要六剂才能想起来。之后应该会容易些了。别让别人知道你记得什么。我会删除对话和你前往药房的记录。不保证下次还能做到。

那用药过量呢?

不严重。尽量别做容易让你遗忘的事。

那你呢?

我要在Hishakaku的主场战胜他。

调查报告

档案卷宗JOTL-EN061(Drygioni)


调查领导人:VictorJohnDunneSmith.oci

发现:调查得出结论,SCP-6488(又称“LOTUS”、“LOTUS”病毒、“RAIDFRAME VIII”)为一由基金会维护的安保系统,对人类和常态皆未表现出敌意。很明显,SCP-6488在概念上与近期通过SCP-6659超越人类概念的神性构造体(人工智能,如WAN)有关;因此,其功能的技术细节已无法为人类所理解。有证据表明Ryoto Hishakaku主管提案加速建设别有所图:一个隐藏于SCP-6488架构内的缺陷。该缺陷目前无法完全为人类所构想,将使基金会在即将到来的K级情景中处于弱势。


提案:停用SCP-6488附带PH-OS单元的所有限制,允许其针对并扣押所有偏常信息实体;这包括了组成GoI-6488(“暴君终途”)的实体,它们对现实造成了AMIDA级威胁。此外,移除限制将使得SCP-6488即使不涉及人工智能和/或偏常本身的概念也能够扣押其他形式的非有机智能体。

Hishakaku主管很可能在实施与基金会利益不一致的行为,或正在利用异常效应操纵监督者议会以获利;绝不能告知其该提案或就该问题与其交谈,且应立即对其进行进一步调查。

议会投票概要:

赞成 反对 弃权
I
II
III
IV
V
VI
VII
VIII
IX
X
XI
XII
XIII

状态
通过

结果:已取消所提案的限制。Hishakaku主管因非法使用基金会设备而被逮捕。

现在,来看看能不能把LOTUS扳回正轨……

文件1/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488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neutraliz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告诫

导演 JACK IK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