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2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525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等待分级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treesss

SCP-6525事件发生后摄制的照片。异常已影响了90%的图示区域。

特殊收容措施:SCP-6525的收容尚不可能。O5关于SCP-6525的投票正在进行中。

描述:SCP-6525是一首先由O5-5报告的CK级现实重构事件。全球多名个体报告了相似的经历,并一致声称SCP-6525发生在1998年05月25日。

截至完稿,SCP-6525对基准现实的影响尚未完全了解,但据信其显著改变了自然和科学规则。

附件:SCP-6525计划

SCP-6525出现数日后,O5-5发起了SCP-6525计划(命名为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计划被O5全票通过。SCP-6525计划停摆了基金会所有非必要的活动并从多个部门招募了人员,如时间异常部和现实现象部Reality Phenomena Division

以下是计划提案摘要。

附录:O5-5音频记录1

鉴于O5-5对SCP-6525的经历和其在君士坦丁堡计划中的工作,O5议会为其分配了Site 93的心理医师Gabrielle Lobachevsky。以下是一系列O5-5的个人记录,为治疗的一部分且依O5-5的要求上传。尽管记录无关紧要,O5-5上传记录的要求仍被批准以提高其士气。

视频记录一


日期:1998年6月2日

备注:以下记录是一系列O5-5创建的日常记录的第一段,记录于其在██████████, ██████的住所。


[记录开始]

记录开始,O5-5坐在桃花心木桌前。暖光明亮但并未影响观察。可见多种家具和装饰。O5-5叹息,可见其瘫坐在其座椅上。

O5-5:“O5议会说我得找个心理医师。”O5-5把一只手放在头上,向后捋了捋他的头发,避免与镜头的眼神接触。“6525计划才开始几天啊,就说我要看心理医师?”

O5-5身体前倾,双手交错紧握,凝视摄像机镜头。

O5-5:“我主要不是担心6525的事,是他妈的——”他低语道,看向一边,“家庭的事。”

O5-5:“我是说——操!”他的声音提高了,“本来我才20岁,正在整BBQ,突然就——”

O5-5:“我该捋捋前情是不?Gabrielle说我可以不谈这些,但不管怎么说我都得把这些传到主文档里。这贱人真烦。可能如果他们觉得我正常了,就会放过我不来烦我吧。”

O5-5:“好吧,这么说,一切都起于25号。我本来在整一个不错的BBQ,但我这傻逼忘记拿钳子了。”他安静了一会儿,用手托住下巴,然后往下看了看接着说道,“差不多就是那时候发生的这事。大概两点吧,突然四处都是——恶心的黄色,从丑陋的蓝天里浮现的,然后……然后,老天爷啊,绿了,块块都是绿的。”

O5-5:“我的脸也是,当时突然——突然老成现在这鬼样了。”

O5-5:“但就像我说的,最糟的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孩子:“爸爸,你在跟谁说话?”

突然,O5-5猛地一推座椅,转身面向女童声的源头。他向下看,怒火中烧。O5-5:“小鬼,我没跟你说别来这边?”

小孩:沉默。

O5-5:“我说了,滚!”门重重关上之前可听见抽泣声。O5-5呻吟了一声,将椅子转向2摄像机,“喏,那就是最糟的部分。”

O5-5:“很明显,我现在有家室喽。”他用手揉了揉脸,“操蛋啊!”

O5-5:“等等,小孩,回来!”他离开画面,可听见他与孩子交谈数分钟。

约4分钟未听见任何声音,然后摄像机自动停录。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九


日期:1998年6月22日

备注:此时,君士坦丁堡计划正遭遇研究调查方面的瓶颈。O5-5因此情绪爆发,他被强制休了两天假。


[记录开始]

记录开始时,O5-5对着摄像机趴倒在桌上。可见其疲惫的神态。

O5-5:“这计划啥也搞不出来。”他叹了一口气,更深地陷进椅子里,“我们主要有时间异常、过速生长和现实扭转三个理论,可能是任何一种,还可能是三者并存。”他愤怒地击打桌子,“他妈的,这团队没指望了。Seven还说他们是什么‘精英中的精英’。”

“这段时间里我还搞清楚了我妻子叫Mavis。小孩叫,呃,John、Jared、Hailey跟Raya。如果这真是时间方面的玩意儿,不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话,我老婆真是跟我做了不少爱啊。”

O5-5:“说实话,他们全是一帮怪胎……我花了不少时间了解他们。我写下了他们的生日,呃,还找了些特殊日子的录像和照片,这样就更能弄清他们的性格特点——欸我去,”远处可听见脚步声,然后传来敲门声,“嗯?”

门开了,Mavis █████:“昨晚的事真对不起,我知道你工作遇到困难——”

O5-5:“呃,啊,没事的。你——还好么?如履薄冰的样子。”

Mavis █████:“我没事,███。只是——请下来吃晚饭吧。”Mavis出现在画面中,向下看着O5-5;她抓住O5-5的手,“孩子们觉得被冷落了。你能不能——”

O5-5:“好的好的,我就下来。要不我们一起看个电影啥的?”

Mavis █████:“他们肯定很开心。”

O5-5:“呃,是啊,但也是为了我们。今天——今天毕竟是我们的纪念日啊!”

Mavis █████微笑道“你没忘。”

O5-5轻声笑了,起身用手抬起摄像机。一系列调整后,可见摄像机在其旁,O5-5:“当然了,我怎么会忘记我们的——大日子呢?我得简单拾掇一下,你先去吧。小孩说不定已经把电视弄坏了啥的。”

Mavis █████:“……好的。”他们相视一笑,然后Mavis离开画面。

安静了数秒,之后O5-5长叹一声。O5-5:“天哪,太他妈难了。我就希望团队能快些弄通些什么吧。”他关闭了记录设备。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廿一


日期:1998年6月28日

备注:


[记录开始]

O5-5:“这事非常重要。你不考虑考虑全世——咱——咱们的幸福吗?”记录发生在一布置精致的厨房中。可见O5-5和Mavis █████的腿部。

Mavis █████:“幸福?那孩子们呢?你还不如离开这儿,反正都没两样!”

O5-5:“哈,说不定我马上就——”

Raya的声音从远处传来,Raya:“爸爸——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O5-5:“我——呃,我——”

O5-5:“我——很抱歉,Mavis。”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廿七


日期:1998年7月28日

备注:君士坦丁堡计划已完成,预估成功率为94.67%的SCP-6525解决方案已制定。


[记录开始]

O5-5:O5-5:“好吧,”O5-5闭上眼睛,渴求地呼出一口气。他坐在原来那张桃花心木桌前,“Raya上个月问我——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O5-5:“我——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O5-5:“SCP-6525定于明天无效化。”

O5-5:“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头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了解。了解这些人。”

O5-5:“了解他们确实烦得要死,但是——听不见Raya迪士尼歌曲的日子、踩不到Jared乐高的日子,还有Hailey的那些青少年喜欢的傻逼歌曲,还有John……唉,呃,John没啥特别的,不过总有一天会有的。”

O5-5:“我——我能忍耐这些——绿色。还有树啊,‘太阳’啊,‘蔬菜’啊。”

O5-5:“可能改变也没那么糟糕。”


[记录结束]

附录: O5最终投票

O5投票表决 1998年7月9日 6525/04/0-0

提案:取消君士坦丁堡计划,将SCP-6525归于常态。- O5-5

赞成4
反对7
弃权2

结果: 否决。SCP-6525的无效化进程将在4小时后按计划执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