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98
bathroom.jpg

SCP-6698内部

项目编号: SCP-6698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Waelt一家曾经居住的住房已被编为临时站点-229。已建造装置防止通往SCP-6698内部的门在测试期间外关闭。因现场侦测到大量灵性能量,灵性现象部已被指派进行SCP-6698研究。

描述: SCP-6698是Waelt家住房二楼的卫生间(包括房间门),对破坏活动表现出完全的不受影响。它的主要异常会在SCP-6698的门被关闭时显现。

如在有人身处其中时关门,它将因不明原因被封堵锁死,造成该对象无法离开。此后,一起事件将造成对象消失,门会在该事件完成后解锁。对此异常的确切性质所知甚少。

SCP-6698在近期由Waelt住房的住户上报后被发现,六岁的Jack Waelt在进入此二楼卫生间后突然失踪。住户听到他呼救,而后是巨大的爬动声。随后,他们听到有类似于卫生间下水道破碎的声音,还有落入某种“硬脆[且]潮湿”表面的声音,而后Waelt的尖叫便被隔绝并停止。他的家人尝试提供救助,但他们在当时可利用的任何方式都无法打开卫生间门。在跑动声响消退后,房门终于被解锁,但并未发现他本人,水槽也未发现有任何损坏痕迹。此事故被基金会注意后,其家人被记忆删除,对其家属和当地新闻媒体实施了掩盖故事C1243F(“离家出走”)。Waelt住所被基金会空壳公司收购。

SCP-6698的源头、以及它获得异常性质的方式仍然不明,灵性现象部正在开展调查。不过,居民称在其出现异常性质的前一夜,Jack Waelt曾表示为杀死“浴室里一只超他妈大的蟑螂”而感到恶心。

附录6698.1: 下面是对SCP-6698首次测试的抄录记录。在浴室墙壁上安装了一台录像机,将D-22542送入其中。

视频记录抄录


D-22542进入SCP-6698,门被特工Balskey关闭。

特工Balskey: 好。现在,你能否试图从内侧开门?试试砸开它,还有其他一切你能试的办法。

D-22542: 好。

D-22542撞门试图将其砸开,但门和铰页依然没有被攻击损坏。

D-22542: 我做不到。门锁和铰页都完好,这卫生间铰页顽强到过分了。

特工Balskey: 行,如同预期。让我试试从外面来。

Balskey特工试图用丙烷火炬破开门锁,无效。对铰页进行相同尝试后再次失败。

D-22542: 现在你们没法把我弄出去了?

特工Balskey: 等等。我们会去找技术员来。你·就留在里面然后…然后留心各种情况。

D-22542: 好,赶快。

Balskey特工走下楼。

D-22542: 该死,我就交代在这了也不意外。我大概要饿死在这里还是怎么。这里的套路就是这样了吧,这门要锁到我死为止?人生真如婊。

D-22542坐在马桶座位上叹息。他以手掩面呻吟着,如此保持不动了一会儿。

几分钟后,D-22542注意到有一只Periplaneta americana1从浴室下水道里爬出。在找到路后,它停留不动,开始清理触须。2

D-22542: [皱眉] 这蟑螂真是好大一只。

突然,蟑螂向着D-22542的脚爬了过来。他惊讶地大喊一声,踩死了蟑螂。

D-22542: 去你妈的。[住口后打颤] 噢。主。小垃圾冲我跑过来,就跟你还有个遗愿一样…

D-22542脱下鞋子,在水槽处冲洗。正在进行此活动时,又有一只蟑螂从同一个下水道中钻出。它向着第一只个体的尸体跑去,开始啃食之。更多个体陆续爬出,同样朝着尸体爬去。当D-22542洗完回头看时,他在惊吓中哇了一声,看着蟑螂爬满尸体。

D-22542: 我去你个天爷…怎么有这么多。都和头一只一样大… [干呕]

在D-22542身后,又有一只蟑螂从下水道爬出,跳到了地板上。蟑螂拂过他的赤脚,让他受惊并大喊脏话。

D-22542: [尖叫] 操!

更多个体开始从下水道爬出,D-22542退回到马桶座。

D-22542: [大喊] 喂!嘿!你能不能过来这边,求你!赶快!有一大堆蟑螂在这里啊哥们…嘿!

D-22542爬上马桶座,看着蟑螂个体,呼喊Balskey特工帮忙“放[他]出去”。Balskey特工听到后跑上楼。

特工Balskey: 嘿,嘿!怎么回事?你在这喊—[看向摄像机镜头] 噢。怕蟑螂?

D-22542: 听着哥们!没时间开玩笑,这些东西真他妈太大了。那狗屁技术员人在哪?开门!

特工Balskey: 抱歉抱歉。那家伙人还没到,大概是睡过头了。你现在得先应付下。

D-22542: 该死![失望地大喊,抱怨后呻吟。]

特工Balskey: 我很遗憾,但如果你必须要忍耐,我也会陪着你的。

D-22542: 你在想什么鬼事,陪着我?我是个D级。我迟早有天要被弄死的。

特工Balskey: 拜托…你这不还没死么。

D-22542: 会的,很快了。如果你们不来开门我就得在这饿死。

特工Balskey: 拜托…我们又不知道它是不是打不开…尚未。

D-22542: 那要是它就打不开呢?下句话不准拿“拜托”开头。

特工Balskey: 拜托—

D-22542: 你是聋子吗Balskey?

特工Balskey: 好了好了。冷静。尽量想乐观一些,你应该经常这样想一想。

D-22542: [叹气] 别在那继续当婊子好不好,伙计。

特工Balskey: 好了这可就不太妥当…

D-22542: [啧一声] 抱歉。就是这些蟑螂真的很让人躁动。

特工Balskey: 没事的。

D-22542看着蟑螂。他在马桶座上多次转身,看着它们进食。

特工Balskey: 它们有多大?三?四?

D-22542: [观察个体]至少有五厘米。也许是六。

特工Balskey: 你觉得它们是异常的一部分?

D-22542: 我没看出它们有啥古怪的。我看到过大个的蟑螂,这可能就,里面有几个…

特工Balskey: 但它们数量有多少呢?就感觉有点…怪。

D-22542开始剧烈出汗。

交流过去两分钟,蟑螂们已经吃完了尸体上暴露的全部肉质。而后它们全体同时转向了D-22542,令他惊呼出声。此时注意到浴缸中填满了从下水道内涌出的油状黑色物质。浴缸内大约有五分之一被填满,一大群蟑螂开始从中向外涌出,从浴缸中跳起又落在地板上。它们开始彼此堆叠在一起。

D-22542: [惊呼] 神日鬼妈!该死,操,操这狗玩意儿![D-22542开始哭叫,反复大喊脏话,而后开始猛烈地过度换气。]

特工Balskey: 噢天—

D-22542: 快他妈开门!求你了哥们,求你了!

特工Balskey特工看到视频后在恐惧中瘫住,没有做出反应。

D-22542: [大喊] Balskey!你他妈在不在?

蟑螂个体试图爬上马桶,但全都在半途滑了下去。蟑螂大群开始爬上墙壁。D-22542试图阻止此种行为,把还握着的鞋子丢向墙壁。鞋子没有产生多大效果,也淹没在了蟑螂大群之中。几十只蟑螂做出反应,开始向D-22542飞去并落在他身上。他尖叫着试图将其赶走。

其中绝大部分被打落,但仍有持续不断的涌流爬上天花板,移动到了他正上方位置。许多个体在此过程中把镜头遮挡。而后它们掉落在了D-22542身上,他尖叫着狂乱挥手,引起更多蟑螂飞动。 其中一些爬到了他的头发上,试图进入他的口腔中。其中一只成功爬入,被他一口吐出后堵住嘴。D-22542踩上了掉落在马桶上的一只蟑螂,滑了一跤。他跌入了蟑螂池之中。在他被淹没的过程中,超过十余只个体攀爬过来钻入他的口内。D-22542发出 捂嘴咳嗽声。他将其中许多只咳了出来,但绝大部分已经进入到了他的食管内,还有更多个体陆续向他口中挤入,较小的个体则钻入了他的鼻腔。Balskey特工看着这幅场面开始呕吐。

此时,D-22542已被不断增长的蟑螂浪潮淹没,只有手还举着。很快手开始抽搐也被拉扯到浪潮下淹没。确信D-22542现已死于窒息。

在他死亡后,几乎所有个体立即开始向浴缸内的液体中撤退,液体现已填满到边缘。他的部分尸体明显已被啃食,在皮肤下可见巨大、蠕动的突起。他的胃部明显在扭动,似乎要极为猛烈地爆开。在所有尸体外的个体都进入浴缸后,一具人形尸体从浴缸中爬出,其外形上处于三期腐烂状态,与Jack Waelt有部分相似之处,巨量的蟑螂在此过程中从其头骨、胸腔内部涌出落下。该人形不自然地走向D-22542,而后抓住他的腿,把尸体拖进了浴缸中。许多蟑螂在此过程中从D-22542的嘴里爬出。在完全没入液体中后,它开始降入下水道内,与所有被D-22542杀死的所有个体残骸一并消失无踪。此事件无任何痕迹残留,门随之解锁。Balskey特工打开门站在门框处,她的衬衫上有呕吐痕迹。她再次呕吐起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