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775
Item#: 6775
Level3
Containment Class:
keter
Secondary Class:
{$secondary-class}
Disruption Class:
ekhi
Risk Class:
danger

jean.jpg

Jean J. Laurent的唯一已知照片,首个有记录SCP-6775-1个体的领导者。

特殊收容措施: 全部已知SCP-6775-1个体将被监控,若判断其已接近胜选到不可接受的程度,将使用一切必要手段消灭之。优先选择后续引起怀疑最小的行动方案,但如果不具可行性,批准对SCP-6775-1个体中的关键角色展开集中刺杀。

如有SCP-6775-1个体达成胜选,所在城镇、城市或国家将被视为已经损失。

描述: SCP-6775是一种定义松散的政治哲学,它有多种名号,其中大部分仅仅包含一个字母“E”,或使用围绕该字母的名称。

SCP-6775似乎是以一种“独奇主义”的概念为焦点,它的确切含义不尽一致,但大部分包含将资源和劳力志愿集中到社会中某个单一点上。整体来说,若这种独一点得到了排他性的关注—诸如商业性奢侈品产业,或是让全部人口中看似为随机的某一部分获得个人进步—并不会产生很大的利益。除了主要目标外,SCP-6775的其他组成部分大多不可实施、相互矛盾,乃至于完全荒诞无理—且似乎时常发生变化,时间可能经过数年,也可能只经过一次对话。

尽管基金会在尽力SCP-6775的全部痕迹抹去,拥护该哲学的新团体依然在世界范围内独立出现—在此编为SCP-6775-1个体。个体间对SCP-6775的诠释多种多样,但总会试图尽一切机会竞选公职。

在此期间,SCP-6775-1以外的人会对SCP-6775哲学做出特定反应,可能表明其感知遭到异常性改变。人员从不会自动赞成并追随SCP-6775哲学,但依然在此哲学自洽性根本无从支持的程度上予以严肃对待。也因此,如果SCP-6775-1个体的成员尤其具备魅力,它们仍有接近真正胜选的危险性。

当前尚不知晓SCP-6775-1个体成功获取公职后会发生何事。


附录6775-1 ( 既往SCP-6775-1个体)

下面是对既往SCP-6775-1个体的记录,用以说明此类团体间的共通点及差异。所有已记录个体都已停止活动,要么是被基金会解散,要么是在落选后自然崩溃。

SCP-6775-1-1

团体名称: E
(大致)建立时间: 1974年
领导者: Jean J. Laurent
竞选公职: 法国总统President of France

主要政策: “E”的基础竞选承诺是将国家财富独一集中到巴黎市的“关键发展”上。另外还承诺了其他次要政策,包括:

  • 对法国公民征收“自私税”,公民每有一个人际关系就要增高10%。
  • 拆除埃菲尔铁塔,称这样公众的注意就会转移到法国教育系统上。
  • 公开处决前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尽管蓬皮杜已在任期内去世。

备注: 确信最初的“E”团体主要是一个围绕其领袖Jean J. Laurent的个人邪教,他与众多成员公开存在性关系。对在“E”组织成立前的Mr. Laurent仅有极少记录留存,其中表明他曾是一名名气不高的巴黎小提琴家。在于1974年选举中失败后,确信Mr. Laurent离开该国,就此下落不明。所有其他党派成员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因多种无关原因死亡。

SCP-6775-1-9

团体名称: 芝卡哥1为制定E之故集合会
(大致)建立时间: 1989年
领导者: Harry Norton
竞选公职: 美国芝加哥市市长

主要政策: 芝卡哥为制定E之故集合会的竞选承诺是打击“芝卡哥”民众之中的“道德败坏”及“性举重”,但从未详细提到它们要采取何种方式。在被问及这些措施时,它们会转而列出一些完全无关的政策,包括:

  • 拆除并弃用“芝卡哥”下水道系统,让劳工可以专注于建造纽约克莱斯勒大厦的1比1复制品。在采访者询问此后的废弃物要如何处理时,Mr. Norton愤怒地指控对方为赤匪,并结束了采访。
  • 对犯罪头目阿方斯·加布里埃尔·卡彭进行死后赦免,Mr. Norton坚持称他“在一生中从未逃税”。
  • 将《“芝卡哥”太阳报》私有化,因为它已经运营了“超过十年”,因此是全市唯一有价值的出版物。所有其他报纸将全部非法。

备注: “芝卡哥为制定E之故集合会”目前是已记录到最失败的SCP-6775-1。一般而言,暴露于它们政策的人员并不一定会感到奇怪,但团体领袖Harry Norton举止刻薄且直率,疏远了投票基础—最终造成败选。

选举两天后,Harry Norton的妻子报告称他下落不明。一周后,警方发现Mr. Norton断裂的头颅、躯干、左腿、右腿和外阴散落在芝加哥市政厅地下室各处。芝卡哥为制定E之故集合会的其他所有成员在此后立即失踪,从此再未出现。

SCP-6775-1-21

团体名称: “E有必要”党
(大致)建立时间: 2012年
领导者: “Ueda Gorou”
竞选公职: 日本佐贺县县长
主要政策: “E有必要”党只通过网站和各种网络广告竞选,对其政策的唯一可掌握的信息仅限其具体发布于网络的内容,无法展开进一步询问。其政策主要包含:

  • 实施一种“指定人类”法。据此,每户人家要为其家庭选出一名“指定人类”。家庭内的所有工薪、工作福利和奖学金都要以“指定人类”为受益方。
  • 拆除东京铁塔。对此没有给出理由2
  • 让佐贺县内生育双胞胎非法化,理由则是“额外子女的自私心”。

备注: 尽管它们竞选策略反常、且与选民基础间毫无接触,“E有必要”党依然在选举中出现了胜选危险性,基金会特工及网络爬虫及时采取措施予以了阻止。

在输掉选举后,“E有必要”党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段52分8秒的音频,内容为连续不断的歇斯底里哭泣。网站在五分钟后关停。

SCP-6775-1-22

团体名称: E制定党
(大致)建立时间: 2019年
领导者: Edgar Carlisle
竞选公职: 英国巴斯市议会成员

主要政策: E制定党的绝大部分政策围绕建筑政策及巴斯内的住房,大多为限制性。具体包括:

  • 严禁在一户房屋内拥有超过6个房间。Mr. Carlisle还表示如果上任将会把许可房间数量每年减少一。
  • 对所有窗户建造相关供应增税75%。
  • 对所有“自私”的门发布公开悬赏。

备注: E制定党是目前比较值得顾虑的SCP-6775-1之一,在成功刺杀Mr. Carlisle并将其替换前,它已经吸引到了极大关注。这被归因为此个体与许多前代不同,愿意参与媒体活动。作为一则示例,下面是《巴斯回音》记者Maria Lane对E执行党领袖Edgar Carlisle的采访。



<开始记录>

Mrs. Lane: 所以,最近关于“E”有很多神秘气氛。很多的好奇,很多的关注…但也有很多的惶恐—也许,警惕是一个更好的说法。说你之前从未担任公职没错吧?

Mr. Carlisle: (点头) 在我—唔—此次选举前,我受雇担任屠夫,是。

Mrs. Lane: 那这可是个大机会,你会这么说么?从屠夫走向潜在的议员。有很多的人…我想象很多人在顾虑你有没有这份角色需要的经验。

(Mr. Carlisle摇头。)

Mr. Carlisle: 这是…不,我觉得不能同意这一点,其实。我要说它们其实是非常相似的职位。

Mrs. Lane: 那这要怎么讲呢?

Mr. Carlisle: 在两个方面,不,在两个工作中,抱歉—你都要专注于切除肥肉。你需要摆脱你不需要的东西,这样你才能专注于你真正需要的东西,将会给你实惠的东西。而我—而我觉得我提议拆除大本钟就完美反映了这点。

Mrs. Lane: 这是为何?

Mr. Carlisle: 因为人们在关心像那样的东西而不是真正要紧的东西。现在—我不是阴谋论者,我不会坐在这里鬼扯什么新世界秩序或者光照会或者其他任何废话。我要说的的是百事控制了英国百分之十三的煤炭产业3。我就是认为有人需要弄明白—有些人需要弄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许多人有权担忧。

Mrs. Lane: 这确实是许多人都有的顾虑,而我肯定他们也感激你能关注于此。

Mr. Carlisle: (大笑) 我现在正关注着所有事情—这就是轻重缓急的意义所在。

<记录结束>


附录6775-2 (事故6775-1)

于11/07/2020,基金会注意到John Bellerman—南达科他州未被承认的微国家“绿泉”之创立者—在其绿泉国官方网站上做出几条更新,宣布这一微国家的法律将从19/07/2020实施若干修改。内容包括:

  • 将这一微国家的名称从绿泉变更为“E之堡”。
  • 执行共同生活制—作为起步,所有公民被要求居住在同一房屋内,但他期待随时间推进所有人都要居住在同一房间内。
  • 彻底禁止生殖,因为“我们没法处理我们的废物!”
  • 彻底禁止进出该国的全部旅行。

由于绿泉面积极小、易于收容,基金会决定允许其实施新法律,观察SCP-6775-1个体在得到公职后的结果。20/07/2020,一队研究员及特工被派往绿泉以观察上述结果。

此次探索的唯一幸存者—Dr. Robert Twine,在失去联络两小时后被发现游荡在微国家区域外,没有受伤。在被带入基金会监管后,他通过呕吐物写出以下供述。

我没法完全确定要怎么描述我的经历。那是一段非常迷糊的经历,你们要明白。

错乱感在我们来到边界时开始。我读过文件,我知道这个微国家由三座房屋及其各自家庭组成,但在我看的地方我只看到了一座房子。它也不是一座普通的房子—是不同建筑风格的杂烩。就好像有人把整个地方拆散开来,然后又重新缝合在一起。空气甚至也是如此。我们中的某人一下车,就开始犯恶心,是个士兵小伙,因为实在是太坏了。

我们进入房间,去调查。一开始所有人都很安静。那是一段非常迷糊的经历,你们要明白。没有人知道要期待什么。在我们穿过头两座厨房后,很明显这绝不是一座常规的宅地。

主要的注意是起居室—像个迪斯科球一样在天花板附近打转。我得知有十二个人住在这里,100%正确。我看到他们被挤在一起,像个球一样飘在空中,就和石头块聚在一起形成我们的地球,全都是被压扁还有挤碎一样。他们在我们的注视和评论下一直开裂。十三人变成了一体,就是如此。我觉得这会儿我们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在我的搭档完事后,我成了团队里剩下的那个人,并示意他应该接电话。他和我说的也差不多,而我必须同意并为我的自私而道歉。那是一段非常迷糊的经历,你们要明白。

我应了电话。呼叫者是分不出来的那种—有些元音拖长了,有些含混了,就是如此。我给他说的也如此。

“你好?”我说。
“你好?”
“你好?”
“你好?”
“你好?”

我在它这么说的时候低头看电话然后—那是一段非常迷糊的经历,你们要明白—我意识到我是在和我自己的皮肤说话。这让我好一阵惊吓,当我给自己的电话说话时候说的也如此。这样的自私不是我以前会发生的事情。我必须承认也如此。但我很高兴我的皮肤能有些用,我说的也如此,然后我仔细听了恢复,让我好一阵惊吓。那是一段非常迷糊的经历,你们要明白,但我很高兴所有人终于都在一起了。所有人终于在一起了。

然后我就在家里醒了过来。

我投他们一票!

绿泉周边区域在此事故后已被完全隔离。此后不久实施了当前收容措施。


附录6775-3 (采访6775-2)

事故6775-1让研究员产生极大担忧,认为此种哲学有可能在现任官员间出现,因而根本不再需要以SCP-6775-1来达成胜选。为进一步了解SCP-6775-1个体的心理状态、以预测此种发展,对相关材料展开了广泛搜查。

在此期间,从《巴斯回音》的媒体档案中发现了一段未使用片段,来自2019年Maria Lane对Edgar Carlisle的采访。其内容如下:

<开始记录>

Mrs. Lane: 感谢你。现在—在我们结尾前—我就是想问下。这个“E”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Mr. Carlisle不安分地在椅子上扭动。)

Mr. Carlisle: 好吧,这就,嗯…

Mrs. Lane: 这只是个人的好奇。如果这不方便,那…

Mr. Carlisle: 不,不,没事,绝对的。这个“E”…好了,我其实一直对数字命理学有兴趣。这是个非常有启发性的概念,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由外在于我们的力量掌控。这种理念提供了很多自由—这是,这是与我真正相关的东西,即便它并不真正适用于我—但,但即便是这么说,我个人也手淫过很多,而这是一种类似的—遗弃感,我觉得是。这就是我对“E”要说的全部内容。就是那种,团体的,差不多是,精神。

(Mrs. Lane点头。)

Mrs. Lane: 感谢你。感谢你提供了这次对话机会,能够如此深入到你们的想法中。真的非常有趣。

Mr. Carlisle: (大笑) 完全不必担心。我肯定我会再看到所有人都在里面的,来选举日吧。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