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900-D

项目编号: 6900
等级5
最高机密
项目等级:
Decommissioned
Replaces "SECONDARY CLASS:" text
令人伤心的是,影子阴谋集团又在幕后操纵,阻止我赢得SCP-6000竞赛。
Replaces "DISRUPTION CLASS:" text
Disruption class
Replaces "RISK CLASS:" text
Risk class
Item#: {$item-number}
Level5
Containment Class:
{$container-class}
Secondary Class:
{$secondary-class}
Disruption Class:
{$disruption-class}
Risk Class:
{$risk-class}

Pine%20Tree%20Grove.jpg

SCP-6900被收容的松林某处。

特殊收容措施:SCP-6900被收容在超维度空间,可从Site-19高安全性保险库进入。此空间包含一片49英尺大小的树林,完全由苏格兰松组成,如此以迷惑外界防止真正的SCP-6900身份暴露。SCP-6900的位置和具体收容措施限5/6900-Alpha级人员了解。

描述:SCP-6900是一棵苏格兰松(Pinus sylvestris)。外形上与其他同种树难以分别。

SCP-6900上长出的雌性松果具有多种异常效应。尽管非异常苏格兰松的种鳞不能食用,项目的种鳞却可食用且营养丰富,测试对象称其口味极佳。食用这些种鳞可以显著改善整体身体健康,消除疲劳和虚弱,治愈或显著缓解大多数疾病。SCP-6900锥体的茎完全由钻石制成,并被一层薄薄的树皮包围。

SCP-6900本身对维护或照料它1的人有异常影响。在SCP-6900约10公里半径范围内,受影响的个体的力量、灵巧度、技能和心理健康都会大大增强。


附录6900.1


Site-19的主管Barnes和机动特遣队Delta-12的Riley Parr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讨论对SCP-6900收容的一显著威胁。

与会者:

  • Adam Barnes主管:Site-19主管
  • Julia Vaughn博士:SCP-6900首席研究员
  • Riley Parr队长:机动特遣队Delta-12(“燃尽彼屋Burning Down The House”)2队长
  • Carter Shalamov博士:Site-19 HMCL3
  • Calvin Bold主管:废除部the Decommissioning Department主管
  • Quinn Roscoe探长:Site-19首席调查员Chief of Investigation

Barnes:好的,让我们开始记录。感谢各位到场。

Shalamov: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备忘录里没怎么说具体。

Parr:恐怕确实不该说太多。这事涉及一些最近的漏洞,在我们确定这些漏洞的程度之前,我们不能冒信息流出的风险。

Roscoe:我以为咱是聚在一起过辣椒之夜呢。

[沉默片刻。Shalamov叹了口气。]

Roscoe:行吧,我错了。没想到你们都讨厌抖机灵。

Barnes:好了好了,在各位面前的是SCP-6900现今版本的文件。如果你花一点时间阅读它……

[在场人员打开文件,通读SCP-6900。]

Bold:够短的。

Vaughn:没什么好说的。至于这次会议,主管,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呢?如果关乎6900,那么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

Parr:这不是关于6900本身,而是关于——嗯,Adam,你来讲吧。讲讲开端。

Barnes:[点头]对。两周前,Site-19保密数据库遭到破坏,破坏者能够访问各权限级别的所有文件。特别的是他们下载了所有与SCP-6900相关的信息——不仅仅是标准文件,还有收容规范、报告、测试日志、笔记等。当然了,我们通知了Vaughn和其他所有相关人员,所以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知道这事了。

Bold:说得不错。你查到是谁黑进去的了吗?

Barnes:查到了。我们一开始不想谈这个,是因为虽然我们能够部分确定他们的活动,但我们不知道他们看到的全部内容,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再干一票。我们不希望“黑进数据库”这事儿流行起来。

Shalamov:[敲敲下颚mandible]4那么谁是入侵者?

Barnes:[清嗓子]Parr,愿意的话就你来吧。

[Parr拿出遥控器打开会议室的投影仪。]

Parr:这是Giaco Capo博士,你们可能听过他“游戏大师Game Master”的名号。他是星辰之屋的前成员。

[与会者明显感到不适。]

Bold:抱歉,我该知道这是什么吗?

Parr:你怎么会不——噢我忘了你还挺新的。星辰之屋是一个古老的利益集团,十二年前停止活跃。他们主要是对异常组织进行大规模抢劫,曾对基金会的一些目标下手,还有GOC、MC&D,基本上有有价值东西的组织他们都抢。我的部队Delta-12被分配了去打击他们,直到他们停止活动。我们不大知道他们为什么解散,最完善的推断是他们分裂了之类的。之后,星辰之屋的所有成员都销声匿迹了。

Vaughn:啊,那是不是说游戏大师是独自行动的?

Parr:不——不完全是这样。他黑进19站两天后,我们收到情报说他可能正在与另一名唤作“警长Sheriff”的星辰之屋成员合作。

Roscoe:那又如何?他想做什么?

Parr:两件事。一来,他们像是想对SCP-6900下手;但……二来,我觉得他们是想重组星辰之屋。

[与会者接连哀呼。]

Barnes:我们还不确定这事到了什么程度,不过我们正在标记所有可能的成员,这些信息会被提供给各位。最好是我们能保护好自身和SCP-6900。

[Parr清了清嗓子。]

Barnes:除非事情到了最糟的地步,当然了。

Roscoe:这话是什么意思?

Parr:Barnes担心阻止这事会损失资源和人力,尤其是一旦情况危及生命安全时。个人觉得为了消灭星辰之屋,这点风险值。

Barnes:我会协助提议摧毁星辰之屋或6900,尤其是如果他们一直来夺项目的话。

Bold: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

Barnes:我们想确保所有有关部门的人都在这,也包括主管你的。

Bold:如果我们没能力防止某个项目被敌人夺去,要处决它是有一套特定程序的。不过你这么描述星辰之屋,听着好像里面没多少成员。

Parr:说得很准确,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已准备好应对全面的收容突破和入侵,但星辰之屋很棘手;他们的所有成员都会躲避抓捕,而且很成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6900——作为诱饵。

Vaughn:等等!从来没人跟我商量过这些!6900是我的项目,我可不准你们就这么来炸了它!

Parr:Vaughn,这可比一棵松树重要多了。而且我们还不完全确定要不要摧毁它。

Vaughn:可是——!

Parr:够了[敲桌子]你没我那么了解他们。他们很危险,我们得趁这个机会摆脱他们。

[短暂的沉默。]

Bold:行,散会后我会考虑你的要求。

Barnes:最后一件事。[指向Roscoe]此期间我要你仔仔细细调查一番。我们不能忽略任何可疑的点。

Roscoe:得嘞。

Parr:那行,咱一起“燃尽”那屋子。


附录6900.2


卷宗727-6900

此文件包含Gol-727(“星辰之屋”)近期针对SCP-6900的活动,具体即所有已知同PoI-727-1(“游戏大师”)有联络的成员的信息。无5/6900-Beta级权限不得访问。


附录6900.3


[地点在Site-19的北翼。巴别塔短暂显形,数名在场人员进入警戒状态。两名特工向实体开火,但其遁形了。北翼立即断电,后备发电机开始工作。警铃大作,但灯仍熄灭。]

对讲机:警告。北翼被入侵。断电。请等候人员应答。

[出现枪声。数名人员大喊起来。]

大厨:都不要动!

[持续数分钟的枪声,之后灯光亮起。可见地上有警长和大厨的尸体。电脑系统报告一敌对对象已被削除。]

Gateway.jpg

SCP-6900收容区域的通道。

[地点在SCP-6900的超维度收容单元。通道打开,游戏大师和四十走进。游戏大师抽出一可旋转的指示器。]

游戏大师:祝我好运?

[四十翻了个白眼。游戏大师旋转指示器并沿所指方向移动。数分钟后,他再次旋转指示器并沿所指方向移动。直至停在SCP-6900处前其重复了八次此流程。]

游戏大师:33就在这儿了,铲起来!

[游戏大师和四十开始从项目上收集树枝和松果。]

Parr:好呀,好呀,好呀Well, well, well

游戏大师:我刚还在想这儿打个well肯定很漂亮!34你这眼睛挺毒的,这么一片美景里还能看到我们,Parr。

[一侦查无人机从松林中出现,里面传出Parr队长的声音。游戏大师和四十一并转头看它。]

Parr:你还是这么可爱啊。四十,你也好啊。

四十:Parr。

游戏大师:我很高兴他们还召来你也参加这次行动,Parr。要不是你想方设法破坏星辰之屋的话,重建它可就大不相同了。

[游戏大师和四十开始走回通道。]

Parr:事实上,我是自告奋勇的。

游戏大师:你也想我们了,我很开心,宝。[他眨了下眼睛。]

Parr:说的什么玩意儿!不,当然没,你觉得我你们了?

游戏大师:我意思是,过去这十二年你大概很无聊吧。是十二年吗?十二年,是的吧。

四十:而且,你一直通过无人机看着我们。

Parr:那是有充分理由的。你俩刚把自己困在这了。

游戏大师:是了,如果我们没一早料到这茬的话还真是呢。

四十:巴别准备好了没?

游戏大师:最好是这样。

[游戏大师和四十在出口处停住。]

游戏大师:下面是剧透:我们要拿着这些部分和其他星辰之屋的人一块儿离开Site-19,你们不会伤到我们一根毫毛。

Parr: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

游戏大师:我在这个站呆了好多年了,里外摸得透透的。我比你还清楚基金会这块。这儿是我的主场。

四十:巴别耽搁这么久做什么呢?

Parr:那好吧,看来是时候揭晓答案了。

游戏大师:你在说什么?

[一块屏幕从无人机上移下。其展示了Site-19的一道走廊,可见警长和大厨的尸体。]

四十:这是什么?

游戏大师:不可能,这不可能,不会的,不,不,你撒谎。

Parr:真没这个必要,而且我们也抓到巴别了。接着等他们出现啊。

游戏大师:太荒谬了,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

Parr:你在开玩笑吧?你们的计划漏洞百出,简化一下就是“你们分散警卫的注意力,我们去偷树”。

四十:嗯,但一切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树的这些部分,你们很难找回它们或者杀死我们。

Parr:你大可以这么说,但我可没打算让你们活下去。你俩很强大,但你们绝不可能阻止这一切。运气再好也没任何用。

游戏大师:我不信。这是在做梦。

Parr:当然不是!我赢了!听见没?我了!

[Parr离开无人机的通讯系统。451协议开始执行流程,产热设备在全区激活。]

游戏大师:不。

四十:[弯腰]我很抱歉。

游戏大师:不,应该是我道歉。[一滴眼泪从其脸上滑下。]我们内斗是我的错,促成了那事是我的错,我们解散了是我的错。大家都回来了,我太激动了,是我太大意……

[四十拥抱了游戏大师。火焰吞噬了摄像机。]

[地点在Site-19的监控中心Central Surveillance Hub。主屏幕展示了SCP-6900收容单元的情况。Parr从通讯器断开连接。]

Shalamov:这一切真有必要吗?

Parr:没有。但感觉很好。

[在场人员观看收容区域内的松林燃烧,可见Vaughn博士在哭泣,一段时间后她离开了房间。]

Barnes:你应该庆幸这方案奏效了。我不想失去这一切,如果这事没能成——

Parr:不。我——我们赢了。星辰之屋一直都是个威胁,既然现在他们这么唯一一次试着重组都被我们扼杀了,其他前成员也只好销声匿迹。

[Parr转身对另一名人员微笑。]

Parr:多谢你,谢谢你们所有人。

Roscoe:我和你一样想干掉星辰之屋——我们干得漂亮。

Parr:做得特别好。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们根本摸不清他们的计划。我特别感谢你选择信任我。

Roscoe:是啊……

[451协议终止,清晰可见收容区域情况。可见整片松林已被摧毁。监视单元开始在全区搜索生命迹象。数分钟后,收到阴性结果。]

SCP-6900-D和星辰之屋被正式宣布已消灭。


附录6900.4


召开了第二次会议。与会者为部分在GoI-727捣毁活动中的人员。

与会者:

  • Adam Barnes主管:Site-19主管
  • Julia Vaughn博士:SCP-6900首席研究员
  • Riley Parr队长:机动特遣队Delta-12(“燃尽彼屋”)队长
  • Quinn Roscoe探长:Site-19首席调查员

Parr:那么,这次会议又是做什么的?

Vaughn:哦,我觉得你应该清楚。

Parr:为了酬谢大家?为了庆祝?我可是协助阻止了最危险的犯罪帮派再起啊。

Vaughn:拉倒吧,你还真装作是你们帮了我们一个忙呢。别假装说你不是为了私人恩怨。

Parr:啊,当然是私人恩怨了,你觉得不是吗?星辰之屋活跃的时候可是我们的大麻烦,我试了很多次,很多次去拿下他们。当他们准备东山再起的时候,也只有我一个人拒绝你们那套“适可而止”的想法。所以当然了,不用谢啊。我可是帮了你们一个大忙。

Barnes:我觉得这儿的麻烦可不止星辰之屋一个呢。

Parr:啊哟,别吧。你们还因为我毁了一棵怀恨在心?

Roscoe:除了那个,还有比如把我们的人置于危险境地啊,未受权使用记忆删除啊,行贿啊,腐败啊等等吧。

Parr: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

Vaughn:我跟你说了我会跟上级提这事的,我真就这么做了。Roscoe和EC35调查你这事很久了,自从那个小小事故之后。我们可抓到了不少你的把柄。

Roscoe:如果你想违背协定又巧妙脱身,还是删掉所有证据为妙,个人电脑上的也不例外。

Parr:你去了——!

Roscoe:一报还一报嘛,答谢你上次给的那块饼干。

Barnes:更别提在这事上勾结ShalamovBold了。当然,他俩也得接受问讯。

Vaughn:所以请吧,解释一下,我很希望看你怎么找借口。

Parr:这些都是小节!你们没人在乎,直到星辰之屋变得更棘手之前你们都不会在乎这组织的!他们下个准备抢什么?500?记忆删除生产线?001提案?

Vaughn:还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解决他们!为什么451协议要摧毁6900,嗯?

Parr:像我说的那样,是为了防止——

Vaughn:防止他们有机会纯粹靠运气逃脱或者苟活下去,是啊,是啊。依我看你就是想着顺便把他们的目标摧毁了罢了。

Barnes:这是彻彻底底的严重违背协定的行为,我要亲自确保你受到纪律处分。

Roscoe:而且你所有的记录,真真假假都已传进6900数据库里了,还有相关的关于星辰之屋的文件也一起。你瞒不过去了。

Parr:行啊,行啊!降我的职,炒了我,有什么Keter任务都派给我吧,我不在乎。反正我最后做了正确的事情,而你们都不——

[对讲机响起,发出急报信号。Barnes打开对讲机。]

Barnes:做什么?

刑侦员:先生,我们是刑侦团队。我们有信息汇报。

Barnes:我很忙,去找——

刑侦员:这事很紧急,先生。是您需要的信息。

Barnes:行吧,快说!

刑侦员:我们在对大厨和警长的尸体作DNA分析。呃——配对上了。

Roscoe:他们是在吸烟吗?难以置信。

[短暂沉默。]

Roscoe:他们工作很苦的。不管咋的吧,我们不正希望配对上吗?

刑侦员:是的,但他们对不上——对不上我们先前有的他们的DNA。两人都对不上。

Vaughn:这话什么意思?

刑侦员:他们配对上了我们的两名特工。

Parr:什么?

刑侦员:还有,警长——呃,对上了Fielding特工的DNA。这儿肯定有某种装置,具体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尽量不碰它。不过我们现在随时准备着扫描它。

Vaughn:这意味着什么?

Barnes:我觉得这说明——星辰之屋还没完全燃尽。

Parr:不,不可能!

刑侦员:先生,先生!我们这儿有问题,它——

此时,特工Fielding胸膛内的装置被激活,在Site-19全区释放出强大的电磁脉冲,电力立即切断。大量后备发电机均未能成功激活。

此时探测到SCP-6900-D前收容区域的大量活动。此区域由于是超维度空间未被断电,安保摄像画面成功被恢复。

[收容区域的门打开了。两名不明身份的特工走入。]

特工1:[大喊]戒备解除!

[数秒内无事发生。突然,地面开始越发剧烈地震动,一段时间后地面上出现一道裂缝。]

[游戏大师和四十从地里出现。走出裂缝后,四十瘫倒,游戏大师接住了她。]

游戏大师:那可费了他老大劲儿。

特工2:他最好是没事。

[特工摘下面具,露出大厨和警长的脸。警长在接住四十之前怒视了游戏大师一眼,四十醒来了。]

四十:这脸可真帅。

游戏大师:看你们都没事我就开心了。巴别还在那搞破坏呢?

大厨:像我计划的那样,让他去扭转一下这边所有的神奇科技,这样他们其实是在自己阻碍自己的后备能源生效。你们呢?

游戏大师:[举起一个袋子,其中落下许多松果和树枝。]我们是黄金拍档。我真心觉得Parr啥也不知道。当然了,还是有赖于我的高超演技。

四十:这家伙演技太恐怖了。他是真的很能吹,我们该庆幸Parr被冲昏了头脑没发现。

游戏大师:嘿,就让我自矜一下功伐吧。

大厨:我们没多少时间耽误。不过我们先得——四十?

警长:是的,先得——

[警长踢了一下游戏大师的裆部。]

游戏大师:[尖叫]

[警长向四十举起双手。他们的身体开始变换,直至警长的脸变为四十,四十的脸变为警长。]

警长:感觉好多了,谢谢你。36

大厨:[向游戏大师扔了一套基金会制服]穿上它,咱还得离开这儿。

[游戏大师穿上制服。警长的诸氅变换为一件相似的制服。]

游戏大师:逃跑时间到?

大厨:[咧嘴一笑]逃跑时间到。

星辰之屋成功在断电引起的混乱中逃脱。对其当前行踪的调查正在进行。


附录6900.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