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070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070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yesod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data.png

SCP-7070数据核心,位于新-Site-03。

特殊收容措施:SCP-7070收容于新-Site-03,原先设施的废墟之上。由于SCP-7070-Ω与基金会运作的本质特性,数据核心与服务器需随时保持武装看护。

描述:SCP-7070是重建的SCiPNET网络,包含SCP基金会全部知识的数据库。

2048年,地球经历了一场灾难性事件,称为黑月事件Black Moon Incident。尽管该事件的起因仍然未知,事件发生当日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其与SCP-7070-1存在联系,后者是此前迭代的SCP-7070所经历的一种数据损坏的形式。不仅大量的SCiPNET数据被损坏,且与SCP-7070-1有关的特征和语句在各种形式的信息上激增,包括平民数据库、理念圈概念、语音及书面文本等。受这一损坏影响的人经历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与此同时,一种毒性物质,后命名为“黑枯”"Black Blight",从月球中释放,导致72%的地球陆地变得不宜居住,造成了对生态系统不可逆转的破坏。在一天之内,估计出现了5,500,000,000起伤亡,地球上的基础设施也遭到了灾难性的破坏。自黑月事件以来,无新异常发现。

黑月事件之后,由于SCP-7070-1的破坏影响了整个网络的文件,服务器仍无法存取,其内容亦无法理解,SCP-7070进入持久的停滞状态。通讯手段的巨大损失使基金会无法有效调用其资源,导致帷幕半解除,组织开始公开与世界政府合作以解决灾后余波。由于大部分全球基础设施和平民人口已流离失所、损毁或丢失,这些努力的重点在于确保资源安全及规划人类的可能未来。

经历了一段时间全球性的冲突和动荡之后,基金会于2052年重建SCP-7070。这一重建仅在SCP-7070-Ω无效化SCP-7070-1的情况下方可实现。

SCP-7070-Ω是ORACLE.AIC,一个负责操持、管理、处理以及生成SCP-7070内信息的人工智能。在黑月事件的几个月后,基金会开始在全球重建行动组织Global Reconstruction Effort的帮助下构造SCP-7070-Ω,后者是多个世界政府和相关组织的集合体,由于全球情况的危急,对基金会进行协助。相关各方发起呼吁,要求设计一种自动化的解决方案,以应对全世界令人难以应付的复杂困境。

SCP-7070-Ω被设计为有史以来最全面的人工智能。它是世界首个集体超级智能,一个由全体基金会人员的心智构成的非物质意识体egregore1。对SCP-7070-Ω的链接是通过一系列以外科手术方式铭刻在大脑上的极小的奇术魔符做到的,此为对全体基金会人员施加的强制措施。这是非侵入性的,且不会影响个人的自主性或基准能力。

引入SCP-7070后,SCP-7070-Ω无效化了SCP-7070-1异常,且在其长期中断前恢复了SCiPNET数据的全面备份。

自此之后的数十年,SCP-7070-Ω为如何最好地在黑月事件之后实现收容并维持帷幕提供了指导性原则。为防止越界,SCP-7070-Ω受到一条以基金会的主要目标为形式的指导方针束缚。

基金会使命是以当前世界状况下最有效的安保收容方式重建常态。

因此,SCP-7070-Ω受基金会以补充该组织目标的方式重建社会的指令约束。

至2098年,SCP-7070-Ω管理着基金会的全部业务,在异常威胁出现时对其进行优先排序度与评估,调动特遣队,制定最有效的收容手段。此外,ORACLE也负责建设及监控所有的基金会斥外城市,主要包括:资源分配、交通流量、公共事业管理和民用监控。



附录一




以下是2052年全球重建行动组织会议上O5-13所做演讲的部分抄录,会议开设在建造不久的新-Site-19:

[O5-13站在新-Site-19露天扇区的讲台前。多名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高级成员坐在她身后,包括监督者议会的剩余成员、ORACLE首席技术员Thomas Holden,以及多个不同国家的世界领导人。数百名基金会人员到场,大多佩带武器且身着军事装备。]

O5-13:感谢各位的出席。很感激我们可以举办今天的这场典礼,尽管还有那么多……紧迫任务在其他地方等着我们。

我的名字是Sophia Light。我是O5-13。作为监督者,我暴露自己的身份曾一度无异于叛国。现在仍是如此。但在纸面上,基金会仍是致力于收容异常、为其余的世界遮挡帷幕的组织。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取得过进步、出现过牺牲,但仅有一个事实是不变的:基金会失败了。

[沉默。部分全球重建行动组织成员疑惑地看着O5-13。]

O5-13:如果我们没有失败,我们就不会坐在淌血的天空之下,使用空荡的收容间来做存储补给和庇护幸存者。我们就不会需要处理知道我们所爱的人已被黑枯夺走,在我们的营地周围的荒凉废墟里如动物般生活这件事。这不是我今天被要求说的,但我们失败了。而面对失败,我们仍有恢复如初的希望,无论多么幼稚。我们可以按下开关,然后就那样恢复如初。相信我,我们试过。在曾是黄石公园的地方有一个尖啸的天坑。

在最初的劫后,政府和组织找到基金会,恳求我们做些什么。他们知道我们已经耗尽了资源,但他们还是这样请求。他们来找我们是因为一个想法。关于基金会的想法。认为它是一个曾在一个多世纪里奇迹般地成功对抗不可能的古怪事物的组织。那么基金会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被要求创造一个可以与我们共存的东西,囊括进我们在自己之内保留的居住者,但不把责任放在选中的少数人手中。因此,我是来为基金会的方舟、人类的救生筏揭幕的。一个被推进完成的项目,因为它是我们最后一个可能的选项——ORACLE集体超级智能。也许,你曾为完成它出过力。也许,你已是它的一部分。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理想情况下,ORACLE将会完全消除全球方程式中的偶然因素。它将有效地为世界的未来指明道路,以及如何以最佳方式走向这一结果。作为基金会雇员,把你们的强制参与视为与过去和解的苦修吧。

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将不会接受从组织的调职和辞职。我相信你们理解原因。

我知道你们从来没有想要这样。

[O5-13离开讲台。她明显心烦意乱。]

[人群静默。]




附录二



SCP-7070-Ω建立之后,重组的监督者议会选择通过ORACLE处理全部决议和战略事务,并执行它提供的解决方案。以下是这些决议的删节版记录。

ORACLE 决议记录 0000
2050
问题陈述:

基金会已经开发出你,ORACLE.AIC,来管理整个SCP-7070,SCiPNET网络,以对抗SCP-7070-1,并在被黑月事件吞噬的世界里为基金会找到出路。

尽管测试已然成功,我们尚未找到可以为ORACLE无休止运行提供所需处理能力的方法,使其做出模拟决策,并监控基金会的全部数据。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建议将构成自身的硬件更新为[已编辑]

结果:新组件安装成功。ORACLE的处理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所有后续测试结果皆是成功的——认为该AIC已准备好投入工作。


ORACLE 决议记录 0001
2052
问题陈述:
由于黑月事件,64%的基金会地点失去联系,未知数量的设施不宜居住或功能丧失。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根据先前认为无法复原的数据重铸了全部基金会设施的详细地图。各设施拥有可用技术的已知信息和统计概率、危险异常相互作用的概率,以及幸存者存在的可能性也列入其中。ORACLE.AIC随后设计了按可用程度排序设施的策略,并给出了基金会尝试与它们重建联系后可能结果的上百个解决方案。

每有一个接连取回的设施,基金会将为ORACLE.AIC的权限加入更多数据,使这一战略得以持续重新评估。

结果:已证明ORACLE.AIC的策略成功。在4年内,基金会在.AIC认为宜居的区域重建或重新开设了53%的设施。基金会资源、设施和人员互通的供应链与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其他救灾工作协同发展,加强了所有相关组织的共同影响力。


ORACLE 决议记录 0027
2052
问题陈述:
83%的农作物及其他粮食来源受到黑枯病影响。GH级“死亡温室”事件预计将在10年内发生。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建议建设水培农场。在设施建成之前的过渡期,全球重建行动组织营地内的平民饮食将通过受控的SCP-871收容失误提供。

结果:水培农场的建设开始,并开始使用SCP-871为幸存人口供给粮食。

更新:通过未知手段,所有SCP-871实例都受到了黑枯病感染,导致该疾病在5个营地的平民人口中爆发。根据ORACLE的建议,该异常已无效化。

粮食供应的不足将通过死亡平民的回收物质弥补。死因必须与黑枯病无关。过程完全由SCP-7070-1自动执行。


ORACLE 决议记录 0064
2053
问题陈述:
基金会缺乏黑月事件期间大量异常收容突破情况的信息。使用连接至ORACLE.AIC程序的记忆和知识,建立一个显示数年前逃脱基金会收容的异常当前预估地点的数据库。
回应 & 结果:

回应:使用其预测分析能力,ORACLE.AIC估算了在黑月事件后幸存的所有记录中存在的异常位置、状态和威胁等级。2

除此之外,ORACLE还对问题陈述中没有明确指定的话题发表了意见。它认为基金会无法继续以黑月事件之前的方式恢复收容工作。考虑到基金会与世界两者的脆弱状态,研究需缩小规模,支持纯粹的收容。

结果:建议战略采取。重收容尝试取得了上升的成功率。大多数异常受黑枯病影响,经历了自身性质的全面衰退:先前可移动的异常无法移动、知觉性和智性下降、异常能力的影响减弱或改变等。


ORACLE 决议记录 0275
2056
问题陈述:
为继续收容和重建工作,基金会需要更多人力。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协议不允许招募平民或在灾后营地开展行动。所有类型的潜在资源都是有限的。设计优先考虑基金会持续成长和稳定的前进策略。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制定了一份旨在破坏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详细秘密行动计划。行动包括使用模因触媒和虚假信息进行民意炒作、蓄意破坏、贿赂和恐吓等。

结果:基金会在接下来的8年里执行了ORACLE的计划,对全球重建行动组织及其下属组织造成重大破坏。在此期间,有超过23,000人叛逃到基金会,巩固了它的地位,并向ORACLE.AIC提供了其他全球派系内部运作的详尽信息。

行为特征分析显示,对基金会的忠诚等级与恐惧和偏执等级正相关。


ORACLE 决议记录 2328
2064
问题陈述:

以下全球重建行动组织内部代表秘密接触了基金会:

  • Vincent Anderson Jr.,安德森机器人(GoI-1115)CEO。
  • Lenora Dark,Marshall, Carter 和Dark(GoI-012)财富继承人。
  • D.C. Al Fine,联合国全球超自然联盟(GoI-007)副秘书长。

三名代表皆建议将组织资源集中到基金会,因为他们都对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整体资源和能力抱有疑虑。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认为Anderson和Dark的提议可通过,且对基金会有净利益。然而,它指出,合并GOC成员的目标和战略目的将偏离到组织分裂的地步,除非他们被强制灌输基金会观念。在生成的可能情景中,这一决定有63.21%的可能性导致派系之间产生军事冲突。

结果:安德森机器人和Marshal, Carter和Dark并入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请求被拒。


ORACLE 决议记录 2356
2064
问题陈述:
基金会仍然坚持全球重建行动组织中反对力量的教条。只要我们无法在没有反对监督的情况下行动,我们重建帷幕并将组织转回全部的收容的倡议将无法实现。基金会希望彻底解散该组织。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制定了详细的收并全球重建行动组织的战略。由于该组织对基金会的整体影响逐渐衰退,该战略关注将组织内有意愿的团体整合并入基金会,强制施加记忆删除,并对组织内的反对派实行激进的军事行动。83%值得注意的反对来自于全球超自然联盟。

结果:下一年,基金会通过在各方面开展有控制的运动,成功地瓦解了全球重建行动组织。招募到新的基金会成员之后,ORACLE.AIC被用于确认其对本组织的忠诚度以及叛逃的可能性。排名较低者将被编为D级人员或杀死。由于行动组织的所有幸存人员皆整合入了基金会且当前仍受ORACLE.AIC监控,基金会仍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统治力量,且没有明显的反对派系。


ORACLE 决议记录 3324
2065
问题陈述:
大部分幸存的平民人口生活在基金会营地之外,通常居住在有黑枯地的城市废墟中。在世界范围内扩大基金会控制的营地,为更多平民提供住房和饮食。
回应 & 结果:

回应:使用卫星成像技术,ORACLE.AIC开始扫描搜索基金会营地以外的幸存人口,包括定居点、聚居地和超过50人的部落。

结果:基金会与这些人取得联系,为其提供粮食、技术和资源。幸存者可以选择搬入行动组织的营地或留在聚居地附近。聚居地和营地在可能的情况下将通过贸易路线和建设基础设施相互连接,以促进必要资源的生产和沿线的安全交通。

超过300个定居点接受基金会的福利。一些幸存人口仍受黑枯病影响。这些群体通常聚集在前SCP项目的所在地,黑枯病影响的来源。

基金会为评估这些人群的状态进行的幸存者救援行动部分记录如下:

任务日期: 2064/07/12
任务类型: 幸存者救援 / 异常无效化
任务结果; 成功
任务概述:

SCP-7070卫星观测到的热信号和运动表明231扇区可能存在人类聚居地。由于该区域空中存在大量黑枯物质,黯淡了图像,无法完成确认。231扇区在黑月事故期间受到了严重破坏,估计生存率为0.07%。

抵达后,实地考察队伍遭遇了居住在临时营地的63名人类幸存者。在营地的中心,队伍发现了此前收容的异常,SCP-173,尽管几乎不保有此前归档的异常性质。在重发现和重收容后,雕像未移动。

该社群通过食用SCP-173产生的物质存活。因此,异常在社区的结构与文化中获得了近似神性的重要性。

SCP-173重收容并传输至新Site-02,通过液压机无效化并焚烧。58名幸存者转移到基金会营地。五名幸存者由于自身的抵抗而死亡。



任务日期: 2064/11/29
任务类型: 异常收容
任务结果: 成功
任务概览:

SCP-7070的无人机检测到43扇区波动的休谟值,组织队伍前往。O5-5在伯德雷恩图书馆旧址位置发现了异常,原编号为SCP-999。

SCP-999的外观是悬浮的长方体结构,完全由不明橙色液体构成。异常持续发出类似于多人尖叫的声音。483名幸存者来自其内部,每名幸存者都处于半紧张性精神症状态。幸存者经常大笑,但对刺激没有回应。

SCP-999无法通过传统手段无效化,因此在异常周围建造了2x2x2m的收容间。房间外表面涂有警告标志。



任务日期: 2065/02/12
任务类型: 幸存者评估
任务结果: 失败
任务概述:

在美国密西西比河边探测到人群。一个营地受到感染,导致受影响个体和物品永久性呈现出电视静电般的纹理。这导致了身份和记忆的极端丢失。受影响实例会将此状态传递给触碰到的物品。

几乎全部人口都被感染。原因确认为食用SCP-3000的身体,营地边上的水体中有其巨大、浮肿的部分。据悉SCP-3000的身体同样存在于孟加拉湾。无法确定该实体是否已经死亡。

幸存者人口无法救回,仅有一名10岁女童逃离了村庄,独自在附近森林居住。该女童被基金会带入看管,并参加培训。



任务日期: 2065/04/03
任务类型: 侦查
任务结果: 成功
任务概述:

部署一个侦查队伍前去评估前称为Site-19的基金会设施的安全情况。Site-19在最初的事故中经历了灾难性的破坏,此前认为该区域过于危险,直至现在方可进行评估。

对仍然存在的异常状态进行了审核。值得注意的有:

SCP-682:地下52层完整性未受损,备用发电机仍在工作。实体处于休眠状态。动作传感器未检测到活动。

SCP-???:先前编号不明。实体已被黑枯病转变到无法辨识的程度。异常是一个双头人形,持续释放各种已知的高水平离子辐射。实体有智能,展现出语言能力;然而,所有的发声都是无意义的。通过在每个头上开一枪而处决。

SCP-055:自上次访问以来无改变观察到。




至2066年,基金会通过使用SCP-7070-Ω的指导,在平民营地、基金会设施、生产工厂和供应路线之间设立了一个小型的基础设施系统。

ORACLE 决议记录 6189
2066
问题陈述:
基金会已无反对力量,但帷幕仍处于解除状态。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提议对平民启动忽怠协议,使帷幕可以更加便利地建立。随后开始进行重建工作,将现有营地增强至2048年前的标准。

结果:平民进入神游状态;基金会控制了残存的人口中心。SCP-7070-1开始将现存区域转化为穹顶包含的基金会斥外城市。在其日常活动之外,ORACLE还操控12,000个建筑无人机,使之得以完成。基金会开始一项持续运动,将全部幸存人口引入这些城市。


ORACLE 决议记录 8003
2068
问题陈述:
长期暴露在忽怠记忆删除中导致斥外城市平民具有了升高的记忆删除抗性和记忆删除过敏。记忆删除预计将在10年内失效。
回应 & 结果:

回应:ORACLE.AIC建议使用安德森机器人开发的技术,在平民人口中植入控制性眼部植入物和神经抑制剂。眼部植入物将模糊平民对残余的外部异常活动和项目的感知,并制造出世界在约2028年黑月事件之前的真实模拟。神经抑制剂使得基金会可以控制平民的活动,推进社会的重建,以及抑制会损害基金会目标的复杂思考和推理过程。两者相结合将创造出一种幻觉,即事件从未出现,常态受到维持。

结果:植入成功。为大规模控制,平民人口已加入ORACLE.AIC的集体意识体。至2070年,对居于基金会斥外城市中估计占全世界70%的人口而言,帷幕已明确重建。



附录三



2098/12/15,第二次基金会百年峰会举办。此次活动由监督者议会举办,用以评估基金会的状态,评估它在过去一世纪里的成就以及它未来的方向。

新-SITE-19,会议室。

[五名个体坐在房间中央一张巨大的黑色石质厚板桌边。O5-13坐在桌边的主位。墙上排列着窗户,可让人看到月球及下方的地面。若干基金会斥外城市可在远处看到。O5-5进入房间。]

O5-5:我本想为我的迟到道歉,但看来我还不是最晚到的。

O5-13:Rebekah,我得传达个坏消息。其他人不会来了。

[Rebekah走到桌边坐下。7个座位无人。]

O5-5:其他议会成员告诉你了?

O5-13:没有其他的议会成员。

O5-5:Sophia,我不确定我——

O5-6:好吧,看来我们在峰会前给她汇报的计划在顺利进行

[O5-13对O5-6挥了挥手。]

O5-13:Dark女士,你的评语既无帮助又不受欢迎。

[O5-10嘴唇不动,发出机械的声音。]

O5-10:同意。

O5-13:也许我该详细说说。当黑月事件发生时,幸存的议会成员就只剩前O5-5、O5-8、O5-11,还有我了。已经有20年没有O5-11的消息了;他还活着,但躲在自己私人的堡垒里。O5-5已经过世了。那就只剩我和-8了。

[议会把目光投向-8。那位老妇人蜷缩在座位上,低头盯着桌子。她喃喃自语着无法辨识的话语。O5-6靠到桌边,对O5-5耳语。]

O5-6:想知道的话,其实直接把八在我们的所有投票里标记为弃权更容易些。她的心智已经离她远去一段时间了。

O5-13:-1死在黄石公园,准备激活2000的时候。-2在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割断了喉咙。O5-9转向第五教会想取得痛苦的扬升……但我们都知道结果如何。其他人都死了。我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我知道他们死了。就像万物一样。

O5-8:不要相信五角星。角太多了。

O5-13:后来,我们只能竭尽全力。作为ORACLE的创造者,给Thomas一个O5-4的职位也是很自然的。

O5-4:ORACLE的创造更多是我团队的功劳,Sophia。

O5-13:确实,是领导的团队。随后,我们合并Vincent和Lenora各自的组织的时候,也分别给了他们O5-10和O5-6的职位。然后这就算是我们的队伍了,至少暂时而言。直到你的前任者去世——现在就是你在这里了。

O5-5:为什么只让我加入?为什么不找人做其他人的职位?

[O5-13转向O5-4。后者点点头。O5-13拿出一台电子设备,开始打字。]

O5-4:ORACLE。你是它第一个推荐到议会的人。你的前任者是一名军人,我想你和他具有同样的品质。勇敢。直言不讳。

O5-5:我已经做了几个月的监督者了。和你们所有人一起。你们都没想过告诉我?

O5-6:我们现在就在告诉你。对监督者来说,“几个月”根本算不了什么。

[O5-13停止打字。]

O5-13:ORACLE?

[沉默。]

O5-13:ORACLE,我有个问题。

[沉默。]

O5-13:我关闭了7070-Ω。我们可以开始会议了吗?

O5-5:ORACLE不加入峰会讨论?

[O5-4瞥了一眼O5-13,随后转向O5-5。]

O5-4:不。这个……峰会规定仅限议会成员参与。虽然ORACLE很重要,但它事实上不是议会成员。

O5-5:至少管理员会出席?

[问题得到一片沉默。]

O5-5:我想问是不是——

O5-13:不。不,管理员不会出席。

O5-5:那么这是因为什么?

O5-13:黑月事件之后,管理员看着外面的世界,他看到了毁灭。灾变。他心爱的基金会一败涂地,他亲手挑选的议会死了超过一半。他决定再也不去看那个世界了。

O5-6:一切都很艰难。他认输了。

O5-13:你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O5-5:但我……我和他谈过。当我被提拔到议会的时候,他直接给我打电话了。他每年都给整个基金会发送视频消息!

O5-4:你见过的,和你说过话的……都是ORACLE。在嗥叫之后,我们不认为剩下的人在知道管理员发生了什么之后还能活下去。他曾经是——现在也是——一个吉祥物。我们不能告诉幸存者管理员已经不在了。

O5-6:你应该告诉她一切的。

O5-4:我会的。我正在

O5-5:还有什——

[O5-5被咳嗽声打断。O5-8开始干呕,一团粘液喷到桌上。]

O5-8:有家事要处理。

[一名O5代理人,在此之前都在房间阴影中不被注意,跑上前擦了擦O5-8的嘴,随后从桌边退下。]

O5-5:还有什么需要我知道的?

O5-4:ORACLE的力量,它绝对的能力,是后天获得的,一部分就是通过——[他拍拍自己的脑袋]我们大脑里的奇术铭文。但是,它有一个……前身。当……当管理员……

O5-6:要不我来帮你说?

O5-4:不不,谢了六。管理员拥有对基金会、对异常极为丰富的知识。如此大量的异常知识会改变你——改变你大脑的结构。即使是在死后,这些改变还是会留下来。我们不想浪费那份力量。在嗥叫的灾变之后,我们已经承担不起了。

O5-5:你们究竟做了什么,确切点?

O5-4:我们把管理员——他剩下的部分——安装到了ORACLE中。还成功了。它工作得无比漂亮。ORACLE在瞬间改变,更新换代。它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斗争机会。

O5-5:从记录里删除的细节……

O5-4:在冰冷的日光里,我们做了该做的事。没有管理员,ORACLE就无法工作。没有ORACLE,基金会就会垮台。没有基金会,残存的人类就没有了希望。就连全球重建行动组织也明白这一点。那个时候,我们很绝望。

O5-13:也许曾是这样。但不再是了。现在是时候关掉它了。

[O5-5转身盯着13。]

O5-5:关掉ORACLE?

O5-13:百年峰会的召开是为了决定基金会的未来。为了确定这个组织是否还有必要存在。为了问清这一过程是否还能继续。所以,是的,Rebekah,不止是ORACLE。是ORACLE和基金会。

O5-5:十三,基金会是人类至今还存在的唯一原因。

O5-13:你把这叫做人类?

O5-5:基金会把我从幸存者部落救出来了,当时我只有10岁,我知道非人类是什么样子。

O5-13:Rebekah,到了我们的位置,摒弃盲目忠诚是有原因的。看看这些城市,到处都是人形的牲畜。那是我们执着于回到从前状态的结果。

O5-5:住在斥外城市比黑枯地好多了!在野外,我们必须为自己斗争,不知道明天会迎来什么!在这些城市里,他们很快乐!

O5-13:他们无法成为别的东西。

O5-5:基金会成功了。对这些城市里的人而言,帷幕从未落下。嗥叫从未出现。我们做到了不可能的事,收容了黑月!

O5-13:那为什么天空仍在流血?我们什么也没有收容,Rebekah。更像是我们用记忆删除和突触转换器一起做了个绷带。ORACLE的指令是维持基金会的存在。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而言最好的对世界并不是最好。

O5-8:绷带永远无法真正止血。那需要虔诚。

[O5-5转向议会的其他成员。]

O5-5:你们都不说点什么吗?简直疯了。

O5-4:我们绝对——绝对——没有收容黑月。而且,我怀疑更坏的结果会出现。我们从来没有证明过黑月事件的起因,但我有一个理论。我们知道黑枯不是自然存在于月球的——2048年以前,基金会进行过大量的地质研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它存在。

O5-5:这与ORACLE有什么关系?

O5-4:让我说完。我们也知道,黑月与数据库的损坏有关。Vincent和我一直在研究这一点,我们认为并不是黑月导致了数据库的损坏。我们认为刚好相反。是基金会导致了月亮的流血。

O5-5:这不可能。

O5-10:在2048年,SCiPNET是有史以来包含了最多异常信息的数据库。把所有知识集中到一起,把全部力量结合在01与中,然后把它就这样留在那里。数据损坏,黑月。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

O5-4:几十年前,安装了管理员之后,我就产生了怀疑。就像我说的:大量的异常知识会改变你。我们又犯了同一个错误,但这回是把知识都装在了世界上最强大的AI里。我创造了ORACLE。那台机器是我毕生的心血。它的设计本是为了帮助我们活过人类所经历的最可怕的灾难。但我们现在让它来告诉我们怎么生活。我们已经在依赖它了。

O5-10:我一直很欣赏基金会,包括加入之前。欣赏你们对知识和科学研究坚定不移的追求。但是在ORACLE之下,我们在那方面的努力都消退了。看看我们城市的设计吧。我们对过去的渴望已经超出了对未来的直面。

[O5-6从椅子上站起,指着窗外的景色。]

O5-6:我们真的觉得是人类最好的可能未来吗?活在全球的收容室里的停滞的牲口。自嗥叫以来,我们就没有探测到过新的异常。旧的那些要不就死了,要不就是在黑枯地里腐烂。

O5-5:但没有了ORACLE会怎样?如果抑制剂关闭,人们开始饿死怎么办?如果城市打开,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全是一场谎言怎么办?没有基金会,他们要如何获得资源?我整个职业生涯都在拯救黑枯地里的幸存者,我不想让他们再回到无助之中!

O5-13:人类最伟大的力量就是我们的适应性。我们寻到生路的能力。他们会找到办法的。每个城市的水培农场还可以使用,不需要ORACLE来维持它们的运转。是时候把我们从人们那里夺走的东西还给他们了。

O5-5:至少我们应该问问ORACLE它怎么——

O5-4:不。已经够了。我们要自己决定。

O5-5:你有自杀倾向。而如果你这么做就是在把这个倾向加给所有人。那是种族屠杀。为什么你们都不——

O5-13:Rebekah。

[O5-13平静地从椅子上站起,走到O5-5面前。她握住她的手。]

O5-13:基金会找到你的时候,你在密西西比河边,在SCP-3000的阴影之下,惊惧而孤独。你在那不是因为ORACLE。是因为幸运,幸运和你自己的智慧。没有安排好的事件,没有问题陈述和回应。你活了下来。作为基金会成员,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你做着擅长的事,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所有人。是时候把这一选择的机会给予所有人了。

O5-5:Sophia……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世界。就算没有基金会,我们还是有义务去救助这些人。如果我们要把他们身下的地毯抽出来然后说我们一开始就不该把它放在这里,想想他们会有什么感觉?如果你承认自己错了,你就是在承认我们偷走了他们的生活。我……我让那么多人住进了那些城市,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我要怎么可能突然反悔呢?我知道我们做的是对的!

O5-13:我知道。但我向你保证——另一个世界是可能存在的。这不是结局。这是开端。你可以自由地去帮助想帮的人了,不用在意你收到的任务简报是什么。

[O5-13放下O5-5的手,回到自己的座位。]

O5-13:发起投票。

[每位议会成员面前的桌上都有电子屏幕。]

[屏幕闪烁着打开,每个屏幕上都显示着一个简单的句子:]

[在这句指令之下,有三个选项:“赞成”、“弃权”和“反对”,都被微弱的光芒照亮。]

[O5-4、O5-6、O5-10和O5-13都投下票。O5-5的手指在屏幕前徘徊。]

O5-13:这是你的决定,Rebekah。投票需要一致通过。我已经说完了——

O5-8:结束它。

[O5们转向O5-8。]

O5-8:这闹剧已经持续太久了。

O5-13:Maria……是你吗?

O5-8:太关注怎么办。我们忘了为什么。

[O5-13站起,绕过桌子走到O5-8身边。]

O5-13:Maria?

[O5-8用力按下面前的屏幕。她的手指按在赞同上。她盯着O5-5。]

O5-8:最难做出的决定总是最可怕的。

[O5-8的视线飘忽起来,落回膝上。她继续喃喃自语。]

[O5-5投票。]


O5-4:前议会成员们……我很荣幸。

[O5-4从座位上起身,与房内所有人握手,随后离开。之后是O5-6、O5-10和O5-8,后者被她的代理人引领着。O5-13叫住他们:]

O5-13:我今晚会去看她。我平时的时间。

[很快,房里只剩O5-5和O5-13。]

O5-13:我为你骄傲。

O5-5:不好意思?

O5-13:你今天做的不容易。我没有低估你面对的困难……我也确实想要提醒你,但我记得你说你没空看文件?

[O5-5发笑,笑声逐渐消退为两人之间漫长的静默。]

O5-5:Sophia?

O5-13:怎么了,Rebekah?

O5-5:现在怎么办?

O5-13:我不知道。

[她顿了顿,然后微笑。]

O5-13:而那,我的朋友,就是重点所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