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2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20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flapper

SCP-720-1的游戏内形象,曾与基金会人员进行沟通。

项目等级:Electronic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两份SCP-720软件被分别保存在两个存储设备中。其中一份SCP-720软件已被授权用于实验,另一份软件作为备份。每年须对SCP-720的存储设备进行例行检查,确保存储介质未老化且其中软件可读取。研究人员只有获得书面授权后才能运行SCP-720。

潜伏于加利福尼亚州公路巡警内的基金会特工须密切关注托马斯·季卡迪失踪悬案,并回收公路巡警或其他官方机构在调查此案中获取的线索。

描述:SCP-720是一个ICRDTA1程序。该程序可在任何装有只读内存器的计算机系统上运行。

SCP-720内包含一个视频计算机系统2游戏。在游戏中,玩家需操控一名角色(归类为SCP-720-1)通过9个关卡,并最终战胜堕落天使路西法。9个关卡分别用幼稚的美术手法展现了但丁·阿利吉耶里笔下的9层地狱。SCP-720-1的头部和腿部等部位3可装备不同的物品,游戏内部分关卡必须利用特定装备才可通过。

在部分情况下,SCP-720-14曾试图与玩家沟通,或做出一些疑似展现自身智能的行为。但由于SCP-720不支持音频输入,上述行为均为单向沟通。SCP-720-1的语音台词属于“意识流”风格,主流理论认为SCP-720-1的台词是其内心独白。

回收记录:基金会自旧金山市南部的哈尔顿电玩城5回收了若干台与78号组织6有关的游戏主机后,在其中一台SWEAT(一个站立式美国冒险模拟游戏)主机的投币口内发现了一张SD存储卡,其中存有SCP-720。SCP-720在靠近押运车辆的光驱时展现了异常性质并被立刻收容,基金会人员随后在笔记本电脑上对其进行了实验。


附件720/1:补充文件


SCP-720被收容一周后,Site-28收到了一封信件,信件内容是SCP-720外包装盒的扫描图。来信上没有退信地址、指纹或邮戳。寄信人的身份目前仍在调查中。

booklet

点击放大

随信未收到SCP-720的游戏手册,但扫描图上印有三幅游戏画面截图。同时,截图中出现的游戏场景7和敌人8直至第四次游玩实验之前都从未出现过。

随信还寄来了两张纸片和一份剪报,纸片上写满了凌乱、潦草的游戏笔记。纸片和剪报的内容记录如下:

如何通关

皇冠。荆棘/非荆棘,黄金花环,火炮,直升机头部。

E4-7关卡中,从攀爬者身上能获得溜冰达人的熔岩之靴。

欢愉者之靴;是新道具?从谁哪里获得?报告 #:必须呼叫营区
T <3 A

我想你。我很抱歉我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我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感受。
最主要的是,我没有告诉你,我很抱歉。

我才是王——他不是:等等我是旺9吗?到底谁知到——我比须完城这段配音

你太上头了托马斯,你在上头,你在下头,你在里头,你转头看看看看看看吧

动态肢体弱化器,成功安装——第一___完成

是不是需要一个微型曲棍球刀片才能打败沉默侠?——是不是在第三层能找到?已经找过了冰雪关卡,之后再看一下

有计划了。跳跃之前要记得装备上第二步完成——已经做好了,印章也画好了——变形测试过了wii,行了,还需要喘几口气

6x-23=17 -> 6x=40 -> 3x=20,x=20/3,每个地点都是如此。是不是应该取整为6?应该取整为6。不应该有二分之三这种
成吧,他们留下了不少
所以,我估计应该还是可以的

成了
结束了


以下为随信寄送剪报。报纸文字已经出现褪色,可能是因日晒、纸张老化或接触了某种未知液体所致。


旧金山霧角報

传 递 你 的 声 音

旧金山市 2月11日 每份售价1元 - 概不退款


托马斯·季卡迪到底去哪儿了?


证人失踪令受害者家庭心碎
法院表示审判结果恐现变故


撰文 / 伯顿·斯宾塞-古斯特


旧金山市讯 - 下月即将庭审的儿童失踪案再现疑云。案件的关键目击证人,23岁的程序员托马斯·季卡迪在突然辞职一天后离奇失踪。司法部门未能追寻其下落,对其公寓的搜查亦未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我悲痛欲绝,也失望至极。”案件其中一名失踪的6岁女孩,杰西卡·霍尔特的母亲对媒体对此表示。“实话实说,我真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失望。警察竟然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替他们感到羞耻。”此前,斯科特梅耶警长曾表示,季卡迪收到过不明身份者寄出的恐吓信,因此季卡迪居住的公寓已经受到警方保护。一名警方发言人表示,不能排除季卡迪被谋杀的可能性。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季卡迪前同事表示,季卡迪此前工作的某电玩厅正是该案大多数受害儿童失踪的场所。该同事还表示,电玩厅的老板在知道季卡迪计划向警方作证后,也多次向季卡迪施压。

尽管有捕风捉影的嫌疑,但此前确有新闻报道声称,季卡迪工作的电玩厅涉嫌进行非法可卡因交易。季卡迪本人已测试证实未服用可卡因,但季卡迪的同事们尚未接受测试,特别是诺……

附件720/1:事故记录


记录1

<记录开始>

程序正常启动,但游戏的标题“归巢雏鸟——让阿卡迪亚在地狱里烧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胫骨连结水平低。”字样。SCP-720-1对这一变化做出了反应,并在文本框中表示“哦,天啊。”进入游戏后的第一关卡是血色森林,而不是往常以海滩为主要景观的游戏教学关卡。SCP-720-1装备有荆棘皇冠,尽管这一头部装备在第四关“泽尔特瓦”之前都无法获得。此后的游戏进程正常推进,但没有出现任何敌人,同时SCP-720-1的行动速度大大降低。

menu

SCP-720-1的初始装备界面

SCP-720-1成功找到了通向下一关卡扎拉苏斯特拉的三把钥匙。该关卡没有变化,SCP-720-1正常地完成了这一关卡。但在本关卡完成时,一个小型文本框向SCP-720-1提出了一个问题(如右图所示)。工作人员回答“通关游戏”,此后文本框消失并加载出游戏的世界地图。之后游戏本应进入第三关不羁海盗,但SCP-720-1进入了一个盒子,并下坠至埋骨之地。此时SCP-720-1的物品栏中出现了两种新的头部装备和双腿,且这些装备均未在此前游玩测试中出现过。

question

对话框下面有一个输入回答的横线

在击败了怨恨之王10之后,SCP-720-1回到了正常的世界地图。在前进至下一个关卡吾之故乡之前,SCP-720-1和工作人员再一次被问及同样的问题。这一次工作人员回答“毁灭阿卡迪亚。”SCP-720-1发出了暗哑的哭声,此后游戏崩溃。此后,只要工作人员在游戏中提及78号组织,SCP-720-1就会获得额外生命值并表示“感谢你的仁慈”。这一方法也成了游戏中主要的回复手段。但反复提及阿卡迪亚似乎会导致SCP-720-1精神紧张。


记录2


当SCP-720重新启动后,工作人员发现玩家不再操控SCP-720-1,而是操控一个叫做“蒂莫西·维纳”的手里拿着气球的小男孩。游戏中唯一的关卡是案发现场,关卡的场景看起来像一个电玩厅内部。蒂莫西基本没有战斗能力,游戏的内容也变成了利用他手中的气球飞越并摆脱骷髅型的敌人。所有的敌人看起来都是骷髅或鬼魂,但一共只有大约40个敌人,分为3组。一般而言游戏的每个关卡中平均分布着近100个敌人,主流观点认为这一关卡场景过小,导致敌人数目减少。

timmy

蒂莫西

关卡的最后没有强敌战也没有谜题,反而展示了一段粗糙的过场动画。动画中,蒂莫西从口袋中拿出一元硬币并将其投入至一个看起来像舞蹈革命11的电玩机中。蒂莫西开始游玩跳舞机,并随后传来一阵笑声。屏幕切为全黑。画面重新出现时,地面上有一团看似蒂莫西尸体的肉块(该场景与游戏中蒂莫西被敌人抓住的死亡场景类似)。蒂莫西的灵魂随后被吸入电玩机中,且蒂莫西的灵魂没有双腿。

过场动画后,工作人员能够重新操控SCP-720-1并进入吾之故乡关卡。在SCP-720-1能够行动之前,游戏再次弹出文本框并提出与之前同样的问题。此次工作人员无法在文本框中输入任何回复。约30秒后,“跑快点”三个字出现在文本框的回复栏内。文本框随即消失,SCP-720-1的头上出现了一小团火焰。主流观点认为,这团火焰代表了游戏画面顶部出现的一个新的能力值:宽恕。每当SCP-720-1装备新的双腿或者头部装备时,“宽恕”值都会下降。“宽恕”值在完成关卡后不会回复。SCP-720-1完成了这一关卡并击败了最终强敌贪-欲GR-33D。SCP-720-1通过装备新的双腿、降低“宽恕”值,成功地使贪-欲GR-33D解体。SCP-720-1之后进入了下一关卡比肩并行

coke

溜冰场中的SCP-720-1

在这一关卡中,SCP-720-1进入了吾之故乡关卡背景中的建筑物溜冰场。这一关卡在此前的游玩测试中从未出现过,也不包含任何敌人或陷阱。在关卡的最后,SCP-720-1面临一个选择:SCP-720-1可以选择走入一扇门并进入下一关卡,或者“吸入”地图中放置的一撮白色粉末。白色粉末一侧的墙上有一个不断传来大笑的洞穴。研究人员选择了从门离开且未存档,因此第二种选择可能导致的后果未知。


记录3


溜冰场关卡类似,游戏的下一个关卡安息坟场没有任何敌人。不同的是,这一关卡在首次游玩测试时就存在。这一关卡场景类似坟场或墓穴,研究人员试图操控SCP-720-1进入此关卡,但SCP-720-1拒绝了。此时游戏播放了一段SCP-720-1面向屏幕的简短过场动画(附后)。

过场动画结束后,研究人员操控SCP-720-1进入关卡并继续游戏。这一关卡被分为多个细碎章节,每个章节中SCP-720-1都要检视一座墓碑并读出上面的墓志铭。唯一可辨识的墓志铭是“因天使之尘,离别世间”。SCP-720-1在墓场中继续前进,在临近关卡出口时,游戏再次播放过场动画。在过场动画中,SCP-720-1坐在一个办公室隔间里,但很快动画便切换至疑似SCP-720-1的第一视角。

hands

过场动画中SCP-720-1的视角

SCP-720-1正在敲击键盘,随后一个肢体极度扭曲的人影拍了拍SCP-720-1的肩膀。人影头顶上方的白色文字显示此人的用户名是“N.B.”。“N.B.”没有五官,他的脸是一个粗糙且倒置的阿卡迪亚标识。“N.B.”要求SCP-720-1跟着他离开,SCP-720-1的视角开始颤抖。两人离开办公室后,进入了一个包装流水线工厂,场景的正中地面上画有一个大型圆圈。研究人员注意到,圆圈是用红色液体画成,同时笔记本电脑的扩音器开始散发硫磺和漂白粉的味道。此后,一个没有固定形态的巨大红色躯体从天而降,SCP-720-1开始尖叫。SCP-720-1周围被带着兜帽的人物环绕,他低头看着自己和人类一致的双手,同时发现自己没有双腿。此时,红色躯体的胸腔中开始涌出骨骼,并组成了双手、双脚和十字架。红色躯体无声地向着SCP-720-1前进,用自己的骨骼举起了SCP-720-1并将其扔出了窗外。最后,SCP-720-1回到了办公室场景并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浑身颤抖。一个外貌与蒂莫西极度相似的小男孩胆怯地躲在远处的角落中。

SCP-720-1仍在止不住地颤抖。此时“N.B.”进入了办公室并吃掉了小男孩,他的头顶上出现了敌人生命血条,并显示敌人名称为“路西法”,暗示“N.B.”才是游戏的最终敌人。没有固定形态的巨大红色躯体再次从“N.B.”的背部跃出,并与SCP-720-1进行了“交流”。这段对话似乎并非游戏脚本,因为SCP-720-1的回应中出现了“呃”、“啊”等语气填充词。

SCP-720-1:滚开。滚开。消失。

NB:你是来赎罪的。所以你必须赎罪。

SCP-720-1:我不是来赎罪的。我是来摧毁和复仇的。

NB:这里没有那些东西托马斯。我真诚地抱歉。

SCP-720-1:把你的可卡因塞到你屁眼里去吧。我将释放我全身全灵的愤怒。

NB:勇敢。但是你勇敢的过头了,托马斯。

SCP-720-1:你,呃,你只不过是个蠕虫而已。我会击败你。

NB:托马斯。我不是蠕虫。但这里确实有一只蠕虫,那就是你,托马斯。托马斯他们去了哪里,托马斯?他们去了哪里?每当你装备一个物品,我都能听到他们的身体在燃烧,托马斯。

SCP-720-1:滚开,恶魔。这里没有蠕虫。滚开。

NB:你就是蠕虫托马斯。那个操纵你的人难道不知道你装备的双腿来自哪里吗?

SCP-720-1:我在这里犯下的罪孽,你无权定夺。但我仍然忏悔。我忏悔,并放逐你。滚开。消失。我已经获得了光芒,因此我放逐你。消失。阿卡迪亚的邪恶魔鬼。

NB:这里没有那些东西托马斯。我并不抱歉。

[NB向着无法移动的SCP-720-1走去。]

运行SCP-720的计算机忽然升温至约204摄氏度,使得所有研究人员均处于极度高温状态。尽管笔记本电脑的光驱已因过度使用而停止工作,但后附音频仍然持续播放了约5分钟。SCP-720实验终止,SCP-720被从笔记本电脑的光驱中取出。

4个月后,研究人员在远程操控、过热防护等新的保护措施下,经许可再次对SCP-720进行了实验,但SCP-720无法启动。研究人员多次试图启动SCP-720,但在笔记本电脑半径2米范围内忽然出现了可观数量的玄武岩、花岗岩和硫磺,同时Site-28内部在一瞬间出现了极为强烈的塔尔塔洛共振能12。SCP-720-1的现况无法确认。

研究人员决定不再对SCP-720进行实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