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023
评分: +28+x

根据监督者议会命令
以下文件描述了一威胁极大且有很大概率直接导致一次XK/WK/SK级末日情景的异常,另外对造成的其影响极难进行抹除,为4/CN-023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CN-02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023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IMG_20201112_235200.jpg

SCP-CN-023收容间外部隔间通道,应注意此处绿色发光体为Observer-Ñ探测装置1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首席研究员 指派特遣队
Site-CN-10 Dr. Darry Dr. Pansen MTF Observer-05“圣水”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已知的SCP-CN-023被分为两个批次,第一批次被收容于Site-CN-10模因生化部M-45-Δ收容区内,第二批次SCP-CN-023被收容于Site-CN-10的特殊危险性异常A-479研究部内。

M-45-Δ收容区主要由里外4层保护翼区组成,其4层翼区均按照《基金会Keter级异常标准收容区构造书》进行设计建造,但在原有基础上将其改造为负压型。由于SCP-CN-023的可动性,其每层的压差被设置为一个标准大气压(项目所处收容间除外),研究人员在进入收容区内需穿戴恒压服以防止长时间工作所造成的损伤。

SCP-CN-023所处收容室内配备供水及供暖系统以供应项目的基本需求,供水系统通过连续5个切断系统与基金会主输水系统连接,当发生收容失效时,切断系统会在0.5s内切断SCP-CN-023供水系统与基金会主输水系统的连接,同时基金会供水系统会立刻限制流量使水充满水管,达到防止SCP-CN-023突破收容的目的。由于项目的异常性质,研究人员应定期服用靶向性记忆删除药剂。

应每两个月投放D级人员供第一批次项目进行繁殖,投放的D级人员应使用基金会标准押送装置进行押送以防止D级人员对收容工作的影响,在投放D级人员后及时封锁SCP-CN-023收容区,对其内部进行全面检查以防止突破收容,在人工难以检查的地方允许使用高温处理,在投放的D级人员被SCP-CN-023食用后,多余的残渣应当被回收,其收容间下方的回收室会打开使尸体落入,随后冲水淹没尸体并驱逐试图突破收容的SCP-CN-023。第一批次SCP-CN-023主要用于对项目的行为及在不损伤项目的情况下对其异常性质的研究。

第二批次项目均无效化(死亡),但不排除其自身存在病毒等危险物质,故该批次个体需在-45℃下保存。在需单次调取4个以上异常个体时,需像Site-CN-10站点主管提交相关申请报告,报告上需详细注明调取目的,实验开始时间及结束时间,实验结束后个体销毁方式等。在第二批次SCP-CN-023需要转移时应按照《基金会高危研究性异常转移条例》进行转移至最近站点。

目前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项目存在的异常性质,完全收容该项目是“不现实”的。目前被认为最可行,且正在实施的解决方案为:由临时组建的MTF Observer-05“圣水”,在世界范围内出售带轻微记忆增强功能的防虫用品。另外所有地区的基金会站点内的敏感事务调查部应时刻关注可能关于SCP-CN-023的消息,在出现情况时及时汇报所属站点的主管人员。

IMG_20201112_234719.jpg

SCP-CN-023头部,使用Alpha-Ø扫描装置扫描。

描述:经Site-CN-10生化部多次对其基因组测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SCP-CN-023与双翅目寄蝇科人肤蝇(Dermatobia hominis )亚种类似,属于该物种衍生物。

项目的异常性质在于:不同于一般的人肤蝇,多数成年的SCP-CN-023个体直接将卵产于人体背部。同时,所有SCP-CN-023均具有部分逆模因性质,当其处于繁殖期或正处于产卵阶段时,其逆模因性质将会显现出来。另外,在项目产卵后,宿主通常只在肾上腺素或去甲肾上腺素水平处于高位时对寄生活动“有所查觉”。

除去上述两种情况外,SCP-CN-023通常可以被人类直接观察并察觉到其存在。

其中宿主症候包括但不限于:

  • 背部发热或发冷
  • 背部皮肤蚁走感
  • 背部无名疼痛
  • 背部有轻微压迫或拉伸感

常伴随有皮上丘形小粒、突起、不明小型肿块等,上述症候常误诊为周围神经炎,红疹等。

目前项目已知分布范围包括:南美洲及澳洲大部分地区、北美洲中部及南部、亚洲东部及东南部部分地区。但多数已处于收容状态。

附录CN-023.1
通话记录


内部通话记录

参与者:

  • 洛宇博士
  • Dr. Pansen

洛宇博士:关于对SCP-CN-023进行实验的请求我已经递交给Darry了。

Dr. Pansen:挺好的,但是我仍然持反对意见,这个异常太危险了。

洛宇博士:但咱们需要了解它们,假设现在有个人给你下了通牒,要在2个月内干掉你,你会怎么做?

Dr. Pansen:我或许会想办法把他杀了,但也得看对方是谁。

洛宇博士:这就是问题所在,想防止SCP-CN-023收容失效,就得全面了解它,不放过任何可能存在的细节。

Dr. Pansen:我不反对你说的这点,但你忘了SCP-CN-023刚从Site-81移交过来时的事了吗?

洛宇博士:当然记得,差点小范围收容失效了。当时搞的人心惶惶的。

Dr. Pansen:这足以说明问题,直到现在敏感事务调查部的那群人还在排查那些可能未被处决的个体。

洛宇博士:你说的确实没错,但在那之后Site-81那边就再也没来过信了。

Dr. Pansen:这和他们又没关系,咱们在这,他们又不在,咱们注意点就好了。

洛宇博士:总之我已经提交了对SCP-CN-023进行实验的申请,等结果吧,他要是没批我也说不了什么。

Dr. Pansen:先看看吧,但批了后得对这个异常的收容措施进行大幅修改了。

洛宇博士:对,所以这些活还是我的。

Dr. Pansen:还有就是生化部前两天因为新站成立需要人手被调走了几个人,现在有些人手紧缺。

洛宇博士:Darry那边通知说再过3周新的人可能就来了,所以等等吧。

Dr. Pansen:啊,行吧,也不知道原来那批人被调到Area-CN-15以后怎么样了,总之如果这两天申请被批了后先从别的部门要点人吧,这人手实在不足以支撑咱们做实验。

洛宇博士:好的,我会照办的。


在洛宇博士提交对SCP-CN-023进行实验的申请3天后,Dr. Darry批准了申请,2018年6月14日,SCP-CN-023实验项目宣告正式开始。


附录CN-023.2
内部人员日记节选


2019/10/17


生化部缺人手了,我被临时调来管CN023。事实上,在16年那次几乎震惊全基金会的收容失效发生后,我们的收容措施就完善很多了,近几年来都没啥大事故发生。这倒也激励了我,不像身边的那些人一样,他们来好像就是来混口饭吃,不像我真正想要把这门工作当回事。

我被分到一群也是临时调过来的人中,谁也不熟所以没啥交集。实验大概会在3天后开始,最近不会太忙,所以想办法写点东西,可能会对研究有用。


2019/10/19


我去看了CN023,它们就和普通的苍蝇差不多,但看上去有些模糊?马赛克样子?有和环境相衬的保护色?肯定是些认知危害什么的。我知道了这些东西的确是苍蝇(更准确来说是人肤蝇)的衍生生物,而且有哪些性质,但我总觉得这些东西不对劲,有什么比已知性质更加不对劲的地方,什么更深的东西。我还不敢确定。总之明天要开始实验,希望别出乱子。


2019/11/3


实验开始了一阵子了,没什么问题。

我依旧对CN023有所怀疑,反正这东西绝非善类。工作组那边有个叫刘艳的听到我的想法后觉得我应该去申请一记安慰剂处方,她算什么。


2019/11/7


实验很顺利,我也没了多少顾虑。在有空的时候我尝试社交,我发现和刘艳有些可谈的,希望能和她处好关系,不过处对象就不用了。

我们都喜欢些荒谬文学,而且都因为工作繁忙没啥时间再读。我有些偏现实主义,所以…这可能是我过去一直寡寡欲欢的原因?反正是刘艳分析的。她让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算了,还是少记些个人私事吧。工作要紧。


2019/11/10


我和刘艳还算谈得来,关系在一步步变好。实验依旧顺利,我大可以放心咯。


2019/11/17


实验远比想象中的无聊,或者说是记录的过程无聊,这应该就是文职的常规规程,好在进程还算顺利。不过有个能说话的就好得多。

再来说SCP-CN-023,目前除了处理起来及其棘手外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当然就此不提。这边安全的很,不必有多担心(可能就是这让实验变得无聊了)。实验顾问对我说过一句话,在此记下:“当你真正面对你要研究的对象时,你曾经坚信的一切论调都可能被推翻。不要想它,否则你会被它从心理层面上吞掉。”

听上去挺绕,但我晓得是啥意思。我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2019/12/13


上周刘艳死了,是第19次事故,第6次收容失效。

她在收容室那边而我什么也做不了,也许这就是文职统计的幸运和罪过。坦白来说,我们已经不知所措了——更多的是无所适从,自从开始实验工程之后就一直事故不断,现在都开始死人。我没有话可说。我们只是把隔音罩降下然后喷洒杀虫剂接着把她的尸体冲进下面腐臭的舱室让她烂在里面或者再被冲到下水道,连她的惨叫或者其他什么声音都没听见一声。

也许我们最后也会落得和她一样的地步,变成消耗品,把最后的那点安慰剂吃完再去赴死。我们有过万千种信念和理想,要看住我们关住的那些妖魔鬼怪,都是那些方针——收容,控制,保护把我们的精神给麻醉,而我们最终只是消耗品,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啥的东西。或许我们会比预期的死的更快。

我已然厌倦了这一切,我决定辞职。有时无知是福。


附录CN-023.3
实验记录


%E7%9B%91%E7%9D%A3%E8%80%85%E8%AE%AE%E4%BC%9A1.png

实验编号:CN-023-B11

负责团队:SCP-CN-023收容及研究团队

实验日期:2020/1/7

实验目的:

验证SCP-CN-023异常性质以及是否存在其它我们尚不知晓的细节。

使用材料:

  • SCP-CN-023活体5只
  • 至少4名D级人员
  • 不小于三个标准量的HL-45药剂
  • Æ-1A5型抹杀喷射型药剂

使用HL-45药剂来验证该药剂对SCP-CN-023的抹杀程度,如不出现意外情况,SCP-CN-023会被直接抹杀,而抹杀后的个体会被归类至第二批次,同时编入实验死亡个体组内,用于以后对HL型药剂对研发。

除此之外,验证SCP-CN-023对人体的次要影响,使用标准对照,对照参考实验CN-023-A17中的D-18796,而实验组的D级人员应注射远少于标准量的HL-45,以达到SCP-CN-023会对该D级人员进行攻击但不致死的目的,按照预测,该实验会验证SCP-CN-023寄生拥有毒性的假设。

所有调取的SCP-CN-023个体以及消耗的D级人员均会被火化处理,参与实验的翼区会高温消毒,参与实验的人员会被隔离3天以排除自身携带项目个体的可能。

实验过程:

 实验过程依据站点主管要求已删除  

实验结果:

 实验结果依据站点主管要求已删除  


由以下管理员负授权:

Darry
Site-CN-10站点主管Dr. Darry

Pansen
SCP-CN-023收容团队主任Dr. Pansen


附录CN-023.4
站点通知


= 全站点通知 =

Site-CN-10

近日SCP-CN-023发生小范围收容失效,故做此通知。


2020年3月15日下午3时,SCP-CN-023收容与研究团队开始了实验编号为“CN-023-B12”的实验,在进行至实验处理阶段时由于研究人员陈晓旭的处理不当,造成M-45-Δ收容区第二层保护翼区失去保护功能,进而使当时正处于第二保护翼区的SCP-CN-023全部收容失效,当时根据Observer-Ñ探测装置关闭前捕捉到的最后一帧图像,14只SCP-CN-023全部收容失效。

随后正处于M-45-Δ的研究人员拉响警报,宣布SCP-CN-023收容失效,处于M-45-Δ收容区的人员被立即就地隔离,但处于第二保护翼区的研究人员因暴露于SCP-CN-023全部死亡。随后MTF Observer-05“圣水”出动,通过便携式Alpha-Ø扫描装置快速确定了脱离收容SCP-CN-023个体的位置,但因再次收容被认为是几乎不可能,故将全部14只SCP-CN-023个体予以处决。至此,在收容失效37分钟后,SCP-CN-023收容失效宣布平息。

在事件结束后,基金会研究裁决部随即向站点主管Dr. Darry递交了暂停有关SCP-CN-023实验的申请,随后其会议裁决于转天举行,并予以通过,暂停关于SCP-CN-023的一切实验(投票结果予以公开,详细投票统计见通知末尾)。曾经负责SCP-CN-023研究的成员目前已被调往个部门接手新的工作,基金会人事裁决部已对造成此次收容失效的人员进行裁决,出于对项目危害程度的考虑,仅做警告。

望站点内人员提起重视,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防止收容失效的惨剧再次发生。

投票结果如下:

接受暂停SCP-CN-023相关实验提案的投票

支持:

Dr. Darry / Maximilian Lenz / 林旭博士 / 吴普生博士 / J. Cimmerian / E. Wilder / 陈洛博士 / Dr. Chaoz

反对:

洛宇博士 / Dr. Pansen

提案通过


由以下管理员授权:

Darry
Site-CN-10站点主管Dr. Darry

Maximilian Lenz
基金会研究裁决部Maximilian Lenz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