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7
评分: +48+x

项目编号:SCP-CN-100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007完整档案当前已面向全基金会公开。若遇到紧急情况,不排除基金会选择主动揭开帷幕,将该份档案向全人类公开的可能性。

SCP-CN-1007的到来将势必将导致一场“破碎面纱”场景的发生,并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彻底终结。为应对之,基金会当前已与全球各国政府建立全面合作,并在SCP-CN-1007与地球的距离缩短至30万千米之内时,动用全球最为尖端的军事力量,尽可能地改变其运行轨道;必要时,基金会亦会考虑动用部分非Thaumiel等级异常的力量,以将项目彻底摧毁。

基金会深空部已经和NASA旗下的各大天文观测团队秘密共享了部分尖端科技和低威胁度异常,从而对SCP-CN-1007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测,并实时记录其运行轨道,运行速度等重要参数。这些参数将会直接由监督者议会接收,以便其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对当前局势的判断。

描述:SCP-CN-1007曾经为一奥尔特云天体,直径约1600千米,自从1983/2/27被基金会发现以来,其一直以一偏心率约为0.4的椭圆轨道绕日稳定运行,据计算其公转周期约为3800年。1988/4/18,基金会给予其永久编号1983MH。

1992/7/12,Area-CN-07的一个研究团队发现1983MH从原轨道中脱离,并以约每秒50公里的速度朝着太阳系內部高速运行。尽管该站点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对1983MH及其周围的宇宙空间进行了最为精密的观测和推理,但始终未能探索出其突然大幅度变更运行轨道的外部原因。1992/11/10,基金会方面认定该天体的转向是自发的,并推测其本质上是一种当下未被探明的异常生命体,随后将其正式编为一个异常项目,分配之以编号SCP-CN-1007。

1995/8/8,在经历了将近三年的观测和记录之后,Area-CN-07主站点所部属的超级计算机完成了对项目未来运行轨迹的规划,并得出结论:在没有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其将于北京时间2037/8/26凌晨4:22与地球相撞。在相关的数据记录被上传至全球各大站点的终端之后,也得出了同样的计算结果;尽管各部门对于具体撞击时间的结论略有误差,但是项目与地球将会相撞的结果被认为会是一起确定事件。

后续模拟表明,若是上述撞击事件最终发生,对于全球生态系统的打击将会是史无前例且毁灭性的;没有任何已知的生命体能够在该起事件之中幸存下来。

尽管基金会方面在向帷幕之外隐瞒SCP-CN-1007的存在,以防出现群众恐慌这一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自2000年以来,不断有民间天文爱好者通过自己的观测发现了项目,并将这一消息在网路上传播开;其中影响最为广大的一次为2012年,大量与小行星撞击地球相关的传言在全世界网络范围内流行,最终导致NASA官方不得不出面澄清。事后,基金会网络安全部门将这一事件定性为都市传说,从而起到消除公众疑心的作用。

现如今,互联网上通常将SCP-CN-1007以苏美尔神话中的神明尼比鲁(Nibiru)命名,并将其归为玛雅文明预言的一部分。

crash

网络艺术家对尼比鲁小行星撞击地球场景的假想图。

附录CN-1007.1

2012/8/1,在O5-12的提案与推动下,监督者议会正式批准了“偏航”计划,其旨在将一定数量的苏联制RDS-220“沙皇”核弹通过基金会制载物火箭,安装至SCP-CN-1007之上并引爆,通过核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能量改变其轨道。计算表明,最佳的引爆时间为2028/3/27,此时项目正运行至木星附近。该计划的实施有一定概率能够使SCP-CN-1007偏离当前轨道而被木星吸引,成为它的一颗新卫星;或是借由引力弹弓效应被直接甩出太阳系。基金会因而与俄罗斯联邦政府正式建立合作,并且成功地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完成了对“沙皇”核弹的量产。

2027/9/8,基金会与NASA联合发射了载有18枚“沙皇”核弹的无人宇宙飞船“响箭14号”,以执行“偏航”计划。该飞船在预定的日期登陆了SCP-CN-1007,并成功引爆了18枚核弹中的13枚,这对SCP-CN-1007的运行轨道产生了0.027°的偏移。尽管成功爆炸的核弹数量达到了事先的预期,但是由于其中的2枚核弹引爆时间比其余的核弹延迟了4秒的时间,导致核弹爆炸产生的能量未能叠加至最大值。因此尽管SCP-CN-1007偏移了轨道,但是并未达成预定的效果。

行动结束后3日,基金会方面发现SCP-CN-1007自行调整了其运行轨迹,完全恢复至了计划实施前的情况。这一变动宣告了“偏航”计划的彻底失败。

附录CN-1007.2

2028/7/1,O5-1以“向公众继续隐瞒SCP-CN-1007存在的可行性已经不大,联合全人类的力量抗击SCP-CN-1007之降临才是当下更好的选择”为由提出了主动掀开帷幕的想法,该提案最终以7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这也意味着一起“破碎面纱”事件已经正式发生。翌日,联合国与基金会代表于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共同召开紧急会议,并号召全人类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将全部的精力投入至阻止SCP-CN-1007撞击地球的目标之上。这一号召得到了在场所有代表的支持。

2033/4/29,在经过五年的研究开发之后,基金会中国分部的研究团队完成了高能同步轨道电磁炮的研制;同年7月6日,由Area-CN-07主持研制的超大型运载火箭“响箭18号”将其安置于绕地同步轨道之上。

高能同步轨道电磁炮
HECOR,2033/4/23


……

尽管有着“高能同步轨道电磁炮”这个正式且官方的称呼,但中国分部的员工们更喜欢称其为“金乌”系统。

这个名字的来源是中国古代传统神话中的神鸟。神话中说,红日中央有一只黑色的三足乌鸦,侍奉西王母。就如同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赫利俄斯一样,中国人将金乌视作太阳的象征,它驾驭着日车从传说中的灵地扶桑升起,划过九州,为大地带来光明与生命。将HECOR的民间代号定为“金乌”,是因为它的运作原理和太阳有着莫大的关系。

HECOR虽然有着“电磁炮”这个在军事领域中相当常见而显得有些平平无奇的称呼,但实际上它是通过奇术本质促动引擎驱动。早在HECOR这一概念被提出来的时候,设计团队就声称,它的能量来源是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太阳能。要知道,数据表明太阳一天时间释放出来的能量就可供人类文明使用20亿年之久。中国分部的70余名奇术师共同设计了一种能够高效地利用太阳能的奇术驱动阵列,这也就是HECOR的底层运作逻辑了。

……

在解决了奇术阵列的问题之后,剩余的部分就简单了。根据电磁炮的工作原理——用电磁系统中电磁场产生的安培力来对金属炮弹进行加速,使其达到打击目标所需的动能——加以联想和拓展,就是HECOR最引以为傲的高强度打击能力的来源了。

在此基础上,我们的设计师还利用了透镜的聚焦原理,在最大化轨道炮蓄积起的能量之余,将其集中至一点,从而最大化HECOR所积蓄的太阳能被释放时的作用效果——用通俗的话来说,能量如此之大的太阳能,其所爆发出的光和热可以在一瞬间融化你所能想象到的最坚硬,最稳定的物质。

在基金会的授意下,2034/2/18,基金会定制了“淬火”计划,将HECOR以最大功率直接作用于SCP-CN-1007表面,促使其改变轨迹抑或是将其直接摧毁。计划预定于2034/7/4正式实行。

北京时间7/4上午10:52,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一场高能级太阳风暴爆发。在接下来的8分钟内,大量电磁辐射、高能带电粒子流的侵袭导致了地球磁场在接下来的数日内持续紊乱,造成了全球大面积停电。与此同时,原本预定正常工作的HECOR亦因此而准星失灵,其打出的一发高功率奇术太阳能等离子流最终与SCP-CN-1007擦肩而过。事后调查表明,SCP-CN-1007向太阳方向释放了一种当前以人类文明的水准无法探明的粒子,其导致太阳表面产生了大量耀斑和巨大的黑子群,直接导致了新一轮的太阳活动提前出现。

本次事故导致HECOR系统的核心运算功能受到重大打击,在接下来的数年内无法正常使用。

附录CN-1007.3

关于“淬火”计划失败后,人类文明现状的研究报告
节选,2034/7/9


相比起“淬火”计划的失败,其对于人类文明在心理层面上的打击才是基金会与各国政府真正需要去解决的。

SCP-CN-1007展现出的超自然力量让一部分人对于抗击的信心被彻底摧毁,这可能是导致当今社会上“躺平主义”盛行的主要原因。这一处世态度在帷幕掀开之前,21世纪初的中国曾经有过盛行的阶段,其主张放弃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而是选择过一种简单平凡的生活——高强度的生活压力以及同类竞争使得高品质生活在科技逐渐发达的电子信息时代反而更加难以追求,相比之下,人们更倾向于在精神上偏安一隅,这比起前者显然更加容易达成。

这个逻辑放到当下也是行得通的,但是其所导致的后果也更加严峻——社会中有相当一部分群体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即将被SCP-CN-1007毁灭的未来,在彻底放弃了生理层次的需求之后,精神层次的满足成为了人们生存的唯一目的,这直接导致了当下社会的现状:数量不在少数的人类放弃了正常的工作而选择罢工,长居家中拒绝外出,这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停摆;甚至一部分尖端知识分子也开始逐渐认同躺平主义,这势必将导致我们当下的科技研发进度受到影响。

对精神层次的追求还容易导致大量反逻辑的思想盛行,这引起的社会现状要比躺平主义更加严重:宗教恐怖主义开始在21世纪的当下流行起来,其直接证据便是SCP-CN-1007信徒的出现。他们坚信项目是来对人类文明进行“优化”和“升华”的,并且对抗击派持坚决的反对态度;事实上,基金会已经收到了数十起由这些组织发起的恐怖袭击案件报告。若是放任这一派别发展起来,它们对抗击派的负面影响绝对会是深远且难以估量的。

现如今,即便是坐拥大量超自然力量和尖端科技的基金会,也无法通过言语和政策发布来让上述的群体恢复对人类文明的信心了。基金会现在的唯一任务,就是将所有的力量投入反物质炸弹等强力武器的研究,唯有拿出真正的成果出来,才能让人类文明的秩序得到恢复和改善。

2036/3/18,基金会与美国政府联合宣布,反物质炸弹的研究宣告成功;通过正反物质湮灭可以将相互接触的两种物质的质量全部转化为能量,其所带来的效果将会极为惊人。基金会通过一种特制的容器,利用磁悬浮原理将制作成的反物质炸弹容纳在其中。在经过半年的试验之后,基金会正式宣布反物质炸弹将会被运用于应对SCP-CN-1007的来临。这一新闻有效缓解了人类社会上躺平主义以及宗教恐怖主义盛行的情况。

2037/8/9,“响箭23号”载人航天飞船发射。该飞船搭载了2枚反物质炸弹,总重量约为220千克;舰上宇航员一共8名,其中3名为曾经具有宇航经验的NASA航天员,5名为具有丰富极端环境作业经验的基金会特工。此时SCP-CN-1007已经接近月球绕地轨道,因此从地球上看,SCP-CN-1007已经具有了大致轮廓。

“响箭23号”顺利地接近了SCP-CN-1007,并成功投放了第一枚反物质炸弹。此时,一个直径约为8千米的未命名天体被项目的引力所吸引,并且在反物质炸弹逐渐接近项目之时与之相撞。“响箭23号”被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所波及,除去主引擎和通讯系统之外的大部分功能均宣告报废,亦无法按照正常的程序投放第二枚反物质炸弹;但是SCP-CN-1007并未受到明显的波及。

爆炸后半小时,“响箭23号”关闭了与地球的全部通讯,此时部署于同步轨道上的地外天文望远镜拍摄到远端的“响箭23号”正以最大功率朝着SCP-CN-1007径直飞行,推测其目标是与之同归于尽。

此时,观察到SCP-CN-1007开始自行变轨,向着猎户座旋臂方向调整了一定的度数。这一变化最终导致“响箭23号”与项目擦肩而过;随后,在项目本身的庞大体积作用下,“响箭23号”受到引力弹弓效应影响被甩向火星方向,并就此失联。超级计算器推测其最终将于45日之后与火星发生碰撞。事后,基金会方面追授“响箭23号”全体船员基金会之星的称号。

8/23,此时的SCP-CN-1007与地球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20万千米,从地球上可以清晰地看到SCP-CN-1007的完整轮廓,甚至是地表形状;事实上在这一阶段,在晴朗且无云的白昼条件下,SCP-CN-1007已肉眼可见。全球各大机构亦准确计算出,SCP-CN-1007撞击地球的准确地点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市以南约70千米处。此时,全球已经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中,在24小时内有记录的大大小小的抢劫案,杀人案,恐怖袭击案件等共计23万余次,未能统计到的其余案件则不计其数;全球90%以上城市的基本秩序已经彻底崩溃,政府基本停摆,车祸数量难以统计。基金会方面亦有至少30%的站点秩序崩溃,大量人员擅自脱离岗位,导致了数百个高威胁等级异常突破收容。

8/24,上述情况进一步加剧。此时,SCP-CN-1007与地球之间的距离已经缩减至6万千米左右,从南半球的视角来看,项目已经能够部分遮蔽日光,并占据了将近四分之一的天空。北京时间中午12点整,基金会监督者议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广播,内容如下:

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很遗憾,没能做到力挽狂澜。从现在起,人类文明还剩下大约24小时的时间;各位,在最后的时光里,尽量多陪陪家人吧。

北京时间晚上18时,基金会方面得到报告称,全球范围内的自杀率直线上升;2个小时后,O5-12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使用手枪自尽。3个小时后,大规模停电已经覆盖了全球范围内60%的城市。此时,由于SCP-CN-1007来临导致的混乱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数亿人的伤亡。

本文档于2037/8/25早晨6点整最后一次更新。








附录CN-1007.4:更新于2037/9/20

2037/8/25上午,在即将进入两星体之间洛希极限之际,SCP-CN-1007停了下来;在接下来的1小时8分钟内,其始终保持着与地月参考系相对静止的状态。随后,项目在快速地完成了自转半周的运动后,沿着原来的轨迹方向掉头离去,其速度达到了来临时的1.5倍。在这一过程当中,其没有给地球的生态环境系统造成任何直接影响。基金会方面判定SCP-CN-1007的撞击威胁已经远去,并将其收容等级改为Safe。

翌日,观测到远离地球而去的SCP-CN-1007以电磁波为载体向着太阳的方向发射了大量智能信息。由于太阳表面的热辐射会在一些特定的频率上产生强烈共振,从而放大该频率的电磁波信号,因此Area-CN-07所属的信号塔得以完整地接收到这些讯息。这一新闻在全球范围内被公开后,导致了一定的恐慌;包括“最终审判”,“外星文明的观察”,“人类飞升”在内的猜想在民众之间大范围流行,并引发了新一轮的社会秩序动乱。

2037/9/19,基金会完成了对上述电磁信号的破译,内容如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