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74
评分: +43+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074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以下内容需要任何人牢记: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

机动特遣队-涡轮-23“踢牙老奶奶”负责随时在新浪微博上监控SCP-CN-1074的显现,并在显现后第一时间删帖。应在新浪微博的服务器所在地安置不少于15台肖恩拉博夫级模因标识器,标记出所有暴露于SCP-CN-1074-02的人类个体,并及时采取各类非异常方式消除影响。如果情况失控,可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批准下使用异常方式进行压制。

虽然SCP-CN-1074-02带来的影响看似微不足道,但确实会对收容工作造成困扰,故而相关人士必须牢记以下内容: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这可以有效抵消掉SCP-CN-1074-02的异常影响。无论SCP-CN-1074-02造成的影响多么轻微,都必须消除其影响,以避免造成恶性蝴蝶效应。

目前还未找到彻底收容SCP-CN-1074的手段。在更为积极的收容手段出现之前,为避免不可预知的情况发生,应当维持其正常运行1,并保障保守的消极收容措施持续运作。

描述:以下内容需要任何人牢记: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

SCP-CN-1074是一个依附于新浪微博账号“@█████2(定义为SCP-CN-1074-01)”存在的概念性实体。SCP-CN-1074是纯粹的概念性存在,不依附于新浪微博的服务器或任何物理介质,仅仅依附于SCP-CN-1074-01这一概念之中。因彻底销毁新浪微博的服务器或SCP-CN-1074-01,有可能引起潜在的收容失效,故而在彻底查明SCP-CN-1074的性质之前,应当维持当前保守的特殊收容措施。

当有账号在SCP-CN-1074-01的评论区中回复“无内鬼”三个汉字3时,将会激活SCP-CN-1074的异常属性。SCP-CN-1074将会用不同的账号在该条评论下回复一张参数不固定的、JPG格式的图片,并配文“无内鬼,来点鬼图”4

SCP-CN-1074发布的图片内容并不固定,但在每一件被观测到的异常显现中,其内容是关于某件谣言或传说的“图片证据(定义为SCP-CN-1074-02)”(详见附录1)。任何暴露于SCP-CN-1074-02的人类个体都会相信SCP-CN-1074-02的内容是真实无误、绝对可信的。这种影响并不具备持续的异常性,被影响的观点和印象可以依靠非异常方式扭转。以更为通俗的方式来解释的话,可以说SCP-CN-1074-02只不过是一些格外可信的谣言,其本身异常效应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以下内容需要任何人牢记: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

目前认为SCP-CN-1074有一定可能性拥有相当程度的智能,但基金会对概念性实体的研究尚不完善,难以进一步确认其智慧程度、目的性和智慧运作方式。更多关于SCP-CN-1074之本质的资讯,请查阅附录25

附录1:部分SCP-CN-1074-02之内容
(已统一遮蔽时间标记,如需查看请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
以下内容需要任何人牢记: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
时间 SCP-CN-1074-02编号 SCP-CN-1074-02内容 备注
已编辑 0006 在中国歌手███的演唱会的观众席上,POI-1074-01一边微笑一边使用绿色的激光笔照射███的眼睛。
已编辑 0142 POI-1074-01在袭击一位老年妇女。
已编辑 1011 一位僧侣在一间寺庙中打坐,可从建筑物外观推测出寺庙为五台山的南山寺。僧侣的五官近似于多年前去世的香港电影演员███。 本次显现是在SCP-CN-1074-02的1010次显现中,首次出现与POI-1074-01无关的内容。此后出现的SCP-CN-1074-02个体大多与POI-1074-01无关。尚待查明这一情况的原因。
已编辑 2004 监狱囚室内,一名黑人倒在地上,根据法医学家判断很可能已经死亡。可以推测地点为南非罗本岛监狱,死者为纳尔逊·曼德拉。墙上的日历可辨认为1984年5月某日。 推测此SCP-CN-1074-02个体呈现了“曼德拉效应”这一概念的由来——既很多人认为纳尔逊曼德拉在20世纪80年代死于罗本岛监狱,而实际上他死于2013年。这是SCP-CN-1074-02首次呈现中国境外的谣言和传说。
已编辑 2021 中国电影演员███与中国歌手███在旅馆房间内[数据删除]。 在此次显现的三个月后,SCP-CN-1074-02所显示的内容被证明是真实的。然而,其所呈现的内容本身并未发生过,基金会在该旅馆房间内并没有检查出任何[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足以证明其二人并未[数据删除]。这可能说明在SCP-CN-1074实际上并没有判断信息真伪的能力,只能依照“个人判断”来分辨谣言与否。这次显现并非是SCP-CN-1074-02呈现了正确的事件,而是SCP-CN-1074误以为其是错误的。
已编辑 2212 一张用日语书写的饭店菜单,内容是食用年轻女子粪便的“金粒餐”。菜单中巨细靡遗地介绍了各个档次与价位的金粒餐制作方法,用煽动性的语言描绘了这种“高级料理”的尊贵之处。 根据日本分部社会语言学家牧野美太郎推测,菜单的语言特征符合泡沫经济时代福冈县出身的东京都移民。参见:牧野美太郎.SCP-CN-1074-02-2212の社会言語学的考察[J].異常言語学,2018,5:33-45.

以下内容需要任何人牢记:SCP-CN-1074-02的内容是完全捏造的,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可信,都是完全捏造的。

附录2:机动特遣队-涡轮-23“踢牙老奶奶”的总指挥周若辉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寄件者自称为一名“反大麻玩家”,并对SCP-CN-1074的出现负有责任,希望对基金会的收容伸出援手。因为使用了多层代理服务器,基金会无法查明邮件来源。以下是他的信件原文(已修正一些影响阅读的网络用语,可在资料1074-08中查阅无修正原文):

各位,你们在负责的这个东西我们也一直在盯。这东西是我们群里的一个小傻逼搞的。他学了点异常知识以后就拼了命的想做出点什么来赢得我们的尊重,但是一直在失败。因为他是个小傻逼,你明白我意思吧。

然后这个玩意儿是他头一回成功,我们也都觉得挺好玩。███迫害器,喜闻乐见。根据他自己的说法,这是个活的概念,可以监测出网上关于███的梗,就是那种“偷刷饭卡的人找到了,@█████”。一旦它监测到了那些梗,“无内鬼”三个字就可以作为概念触媒来达成具现化,也就是那些捏造的惟妙惟肖的梗图,打老奶奶之类的。

然后我帮忙做了一些模因上的小操作,让大家都相信这个死妈图是真的。导致现在闹出了事情还他妈有我的责任,还要我来负责联系你们,因为那个小傻逼他妈的跑路了。我真是大善人,普通人早把这种烂人卖给你们了,但我不会,爷不做二五仔。

反正事情后来就变得不好笑了,你懂我意思吧?

它开始不玩███的梗了,开始玩各种各样的梗,而且又引起了你们的注意,搞得我们很慌。你们了解我们的,我们只想稍微幽那么一默,并不打算惹麻烦,也不打算引起你们所谓的收容失效。

于是我们想让那个逼崽子去维护一下,结果丫跑路了,留下一堆散碎的文件。这些文件你们自己去整理,能还原出这个东西的运行原理。但根据我的社会经验,你们这种大企业的管理层一般都是一群傻逼文科生,所以我用傻逼文科生也能懂的方式给你们解释一下。

这个逼崽子相当于一个很烂的程序员,特别烂。想达成我们原本想要达成的效果,只需要在这个概念性实体中编入一些概念弦,用来监测和捕获相关概念,编织那些梗图,接着设定一个触媒,等到触媒被触发(也就是“无内鬼”),它就会显现。很简单,对吧?猴子都能搞懂。我们直到他跑路之前,都以为他是这么干的。

但这个傻逼还不如猴子,他就是搞不懂。于是他给爷整了个骚操作,把概念弦引到了时间轴上,直接捕获其它宇宙中与这个概念有关的真实图片。没人搞得懂多宇宙概念性实体的运作模式,我问过我在蛇之手的朋友,他们也弄不懂。相当于核聚变谁都能搞出来,但是表层世界这么多年都搞不出可控核聚变。懂了吗?傻逼文科生们?

所以为了支撑这个多宇宙概念性实体的运作,你们猜这傻逼干了什么?都给我逗笑了。他直接赋予了这个东西自我维护的能力。他他妈的让一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类能维护的东西可以自我修复和升级,太牛逼了。等我找到他,我就把他的鸡巴剁下来,缝到他那张口欲期滞留的巨婴脸上,然后再把尿道连接上去,让他这辈子都只能用脸撒尿。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无论其他宇宙中一件事多么真实,在这个世界中都是假的。都没发生过。可能有一万个宇宙,███都打了老奶奶,但这件事在这个宇宙中就只是个黑屁。概念性实体是很单线的东西,没办法理解这个简单的道理,只会认为自己在不断将与这个世界的现实不兼容的东西转移到这个现实中来。

那么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它会用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来维持住自己的概念稳定——修正本宇宙的时间轴。

让概念弦接续在时间轴上可以有效与其他宇宙发生关联,一些麦克斯韦宗的神秘主义教派也是用这种方式灵修的6。这很正常,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状况,因为概念性实体往往不能做出物理性的影响。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可以自我升级的多宇宙概念性实体,它如果顺着时间轴逆流而上,修正我们所在的宇宙,也就是“改变过去”,来贴合那个“███确实打过老奶奶”的宇宙,那么这件事可就一点都不好笑了。

我已经隔空看到你们有些人嗤之以鼻的表情了:一个小傻逼物理学家造出了一颗可以毁灭已知宇宙的核弹?你疯了吗?

我没疯,我们的宇宙真得很脆弱。这一直是一个简单可行的搞乱整个宇宙的方法,只是一直没人发现罢了。而我们群这位小傻逼,堪称是毁灭世界领域的哥伦布。

说真的,我们也在对这个东西做独立研究,有什么进展我会再联系你们。追捕那个小逼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如果有一天你们分部门口的电线杆子上绑着一个脸上长着鸡巴的傻逼,那就是他了。随便审,枪毙都行。我真他妈越想越生气。

另:不要试图追查我们,我们只是想帮忙。追查我我就去你老家把你祖坟刨了,再把你妈杀了填进去。

祝各位新年牛逼。2020年1月。(文科生不傻逼,也很重要。我刚刚说着玩的,谁生气谁傻逼。)

获得书面许可的研究员可在资料1074-08中查阅电子邮件中所提及的SCP-CN-1074研发笔记原件。

备注:鉴于基金会在2020年1月1日第二次发现了POI-1074-01的尸体(但其本人依然正常存活),文件中提及的收容失效风险可以被验证,故而O5议会正在商讨将SCP-CN-1074的收容等级提升至Keter、扰动等级提升至Amid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