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81
评分: +51+x

项目编号:SCP-CN-108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已与全球主要鸟类科研机构达成合作协议,获取相关记录,并要求其对此异常保持缄默。相关掩盖解释已发布于全球各大鸟类网络论坛,一旦发现异常样本有任何形式的记录流出,存档并联系发布者或管理员将其删除。

描述:SCP-CN-1081是一种鸟类形态学异常现象,表现于鸟翼的体表正羽部位,部分羽小钩1无法与邻近羽小支连接,继而因不规则反光,在鸟类体表产生明显的斑点或纹路。

被观测到SCP-CN-1081现象的鸟类个体将被记录为SCP-CN-1081-1。该异常不因鸟类自身的梳理行为或外力干预而消失,但会随自然代谢活动而逐渐衰退,通常持续时间为3-5年。已确认该异常具有微弱的传播性,可随生殖遗传至子代,也有极小概率(1.4%)因生活区重叠而传播至不同种群的个体。

在留存记录的17██个样本中,84%为具有迁徙行为的鸟类,种属无明显规律,推测该异常对于鸟纲下全部种属均具有传播性。

该异常于2009年首次确认后,项目研究员L收集并检查了大量过往资料。当前发现的最早记录来自安徽省██市[已编辑]研究所,该所于1973年对该异常现象进行了短期专题观测,现已将全部研究原件及3具标本统一移交至Site-CN-91。同时,遗存资料中包括了一系列由该研究所的候鸟小组编撰,于60年代初期陆续发表、基于简易野外标记的信息编码系统,破译人员将SCP-CN-1081-1携带的斑纹与该系统进行对照,发现二者存在极高的相似性。由此,SCP-CN-1081得以部分解读。

可解明信息主要为精度不定的地磁场数据,92%的个体可据此获得某一具体地点(误差10km以内);另有11%的个体携带了少量水文数据。极少数个体以摩斯电码携带中文拼音,当前共发现5例。已将此信息与鸟类环志资料库交叉对比,推测该类地磁场及水文数据来自个体迁徙活动中的重要栖息地。

附录一:部分SCP-CN-1081-1的记录

鸟种 观测年份 观测地 可解明信息(已转译) 备注
白鹤 (Grus leucogeranus) 1973 菜子湖,中国安庆 一地点,位于中国岳阳
灰雁 (Anser anser) 1977 鄱阳湖,中国九江 一地点,位于哈萨克斯坦
青脚鹬 (Tringa nebularia) 1982 贝加尔湖,俄罗斯 一地点,位于爱沙尼亚;该地河流汛期长短
黑嘴鸥 (Larus saundersi) 1990 南麂列岛湿地,中国温州 一地点,位于中国盘锦
白鹳 (Ciconia ciconia) 1994 哈力根湿地,德国 一地点,位于马里 未解明斑纹中疑似出现摩斯电码
大天鹅 (Cygnus cygnus) 1999 格伦维伊国家公园,爱尔兰 一地点,位于冰岛
斑头雁 (Anser indicus) 2003 青海湖,中国西宁 一地点,位于印度
苍鹭 (Ardea cinerea) 2006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坦桑尼亚 一地点,位于斯里兰卡
北极燕鸥 (Sterna paradisaea) 2008 圣卢西亚湿地,南非 一地点,位于格陵兰岛 另有中文短句“忘记我。”

对发现SCP-CN-1081-1的时间、地点的分析显示,SCP-CN-1081或存在两种主要传播路径:

  • 辐射扩散式,大致以安徽省██市为中心,慢速向外扩散,推测主要原因为生活区重叠,部分候鸟又将其延环中亚、环东亚-澳大利亚等迁徙路线传播至沿途族群。
  • 单线传播式,以短期内SCP-CN-1081-1数量剧增为标志,将其编号为SCP-CN-1081-A现象。最早被记录的该现象发生于1976年,发生地自东亚起始,依次途径东北亚、北亚、北欧、东欧、中亚、西亚、北非、东非、南非的主要候鸟栖息地,历时二十余年。自2006年起,未再观测到SCP-CN-1081-A现象。

当前,观测到SCP-CN-1081-1个体的地点主要位于亚洲(42%)、欧洲(31%)、非洲(19%)和大洋洲(7%)。

2019年4月,首次发现位于南美洲的SCP-CN-1081-1个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