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43
评分: +114+x
blank.png



项目编号: SCP-CN-1143

项目等级: Euclid Keter(假定)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一半径10千米的隔离区以SCP-CN-1143为中心被建立,对外宣称为极危(CR级)濒危物种普氏原羚(Procapra przewalskii)栖息地并在主要出口加以看守,以防止无关人员进入。总长度约63km的光学阻断隔离带已被建立以防止可能的偶然目击事件。隔离带周围应设置多套小型的电子脉冲装置,以防止未经授权的无人机靠近。Site-CN-██负责由上方远程监护此项目,并对任何可能发生的异常事件做出快速反应。

由于SCP-CN-1143-1自身的性质,在对SCP-CN-1143进行监控时对其进行适量关注即可,不需对其赋予额外关注。

SCP-CN-1143-2理论上无法被收容1。其被收容于SCP-CN-1143附近临时建造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中,收容间内仅需配备一把木质座椅2。该收容间同样由Site-CN-██负责。

(事故CN-1143-ACC-1后更新)
SCP-CN-1143及其影响范围中的所有事物已于事故中被炸毁;残留的废墟中尚未搜索到SCP-CN-1143-2的任何遗骸。SCP-CN-1143-1疑似脱离收容范围。

目前MTF-CN-Ilsa-07 “冷刃” 被派遣于世界范围内协助搜捕SCP-CN-1143-1,并被命令同时注意可能存在的其他SCP-CN-1143实体。

描述:SCP-CN-1143为位于中国新疆的一座森林中心的一棵异常梣树(Fraxinus)。其异常性质影响范围约30公顷,该范围内包含了203棵非异常杨树。SCP-CN-1143的异常性质主要体现在该项目的异常植物学构造以及一栖息于SCP-CN-1143上的异常鸟类个体(即SCP-CN-1143-1)。

年轮检测表明,SCP-CN-1143(后称“实体”)大致出现于公元534年。结合已归档的异常事件记录报告以及对实体周围的休谟场检测结果判断,其初次出现时具有完全的逆模因性质,该性质使得项目在最初的约500年内并未留下任何被观测的记录。由于后续对于该项目的目击记录的不断增加,可以推定该逆模因性质随着实体的生长逐渐消退,并于2016年完全消失。同年基金会发现该项目并将其收容。

SCP-CN-1143高约120米,切面半径约为三米。该实体似乎并没有新陈代谢,同时有能力在不进行光合作用的情况下保持每半年1.78米左右的生长速率。SCP-CN-1143拥有极强的再生性,在自身质量失去不超过70%的情况下,其有能力在两(2)个小时内恢复所有损伤。

该实体的繁殖方式为自体受粉,但后续并未在其任何果实中检测到种子类结构;其花粉及果实在被灵长类生物接触或服用时,能够刺激这(些)个体的脑细胞活动,该刺激行为通常(60%-70%几率)会导致被影响个体的智商提高,少数(约30%几率)情况下被影响个体将死亡;解剖结果显示死亡个体死因为心跳骤停,但无法找到骤停原因。非灵长类生物将不被影响。当处于该刺激行为的影响下时(无论死亡与否),被影响个体的右眼将于两年内逐步萎缩而失去功能。

SCP-CN-1143不具有发达的根系,取而代之的是九条具有相同切面半径(30cm)的须状根。根须本身以每年0.8米的速率朝地核处缓慢生长,并无视其成长路径上任何物质的物理性质。根须将不定时分泌出一种由未知成分构成的粘液,目前尚未可知其分泌粘液的目的;目前所有接触到粘液的智能生命体均已死亡,解剖显示被影响个体的大脑均已晶体化,推测这些晶化脑本应具有与SCP-CN-████相同的性质3。任何植物接触该种粘液或被其浸润的土壤后,其将以自身植物种群正常生长速率的四倍速度生长。

在一次对项目的例行检查中,发现该实体下方存在有一处巨型石质洞穴。对该洞穴的探索过程中发现,实体九条根须中的六条呈爪状束缚着洞穴中一只类爬行生物个体(编号为SCP-CN-1143-A),该个体具有活跃生命体征、拥有自我意识,初步断定其怀有敌意。其余三条根须分泌的粘液在地下形成了三眼泉水,对泉水的接触导致了探索小队全体人员的死亡。

该个体的外形特征与鬣蜥(Physignathus)相仿。其体长约4.7米,重约129千克;其皮肤韧性十足,并具有铁碳合金构成的爪牙。个体于多数时间内的行为为啮咬束缚住自身的六根根须,少数时间静止不动,推测其于该段时间内休眠;由于SCP-CN-1143的再生性,通常情况下根须能在个体休眠时间内恢复完好。(相关实验及探索记录已被另外归档)。

SCP-CN-1143-1筑巢于SCP-CN-1143的树冠处。个体的异常性质在于其变形性:当其飞行或于树间行动时,其呈现矛隼(Falco rusticolus)的外观;当其于地面行动时,其将呈现一家养公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的外观。该个体呈现的另一异常性质为,其无法离开当前SCP-CN-1143的影响范围;当其试图飞出该空间范围时,其将因未知原因被传送回位于树冠处其自身搭建的巢穴,当前未知该异常性质为-1个体本身具有,或为其受到SCP-CN-1143限制的结果。该个体热衷于吞食任何形式的尸体,例如在SCP-CN-1143的影响范围中死亡的基金会人员;但其对于活体生物不具有明显敌意。

于每年的二月二十四日以及八月二日,一起“塞纳”事件将发生于SCP-CN-1143的影响范围内。届时SCP-CN-1143周围生长的203棵杨树将于四十分钟内逐渐枯萎直至倒塌;在所有杨树皆尽倒塌之后,SCP-CN-1143-1个体将飞至SCP-CN-1143的距离地面约五十米的枝头并高声啼叫。通常约三至五分钟后,一道闪电将形成于SCP-CN-1143的上空并劈向其树冠。电流通常并不会对SCP-CN-1143造成任何损伤4;其将被导向SCP-CN-1143-A并对个体造成严重的伤害,这通常会导致-A个体停止行动一至两(2)个小时。该过程5将持续大约十分钟,而后SCP-CN-1143的根须将分泌大量黏液,这将导致SCP-CN-1143影响范围内的所有杨树快速生长。至此,“塞纳”事件结束。

(2016/11/24 更新: )
附录 1:
于SCP-CN-1143-A所在的洞穴附近发现一地下空洞,空洞的内部壁面与地面被液态汞覆盖;在洞内充满空气约十分钟后,覆盖壁面以及地面的汞自行脱落并组成一人形(SCP-CN-1143-2)。洞内包含一具人类骸骨,检测显示其死亡时间约为1980年。骸骨身旁放有两张破碎的、但物理结构较为完好的绢布,绢布上书有卢恩字母组成的信息。该信息已被翻译为现代中文并显示于下方。

诸神的黄昏至今,已经过了数千年有余。作为阿萨神族的最后一员,身为索尔之子以及曼尼的监管者,我却只能在此浑噩度日。在离开了世界之树后,我才明白我们曾自命不凡的力量是多么渺小……要完成我们的夙愿,重振阿萨神族往日的荣光,希望又是多么渺茫。

幸好,在世界的废墟中,世界树之种仍旧存在。我找了一处最适合其生长的地方,悉心呵护; 尽管尼德霍格6依旧存在,但其宿敌维德佛尔尼尔7也栖息于此。预计仅剩一百余年,世界树就将成熟,而其种则可飘散覆盖整个世界,那样,即使这棵世界树不幸再次殉难,葬于毒龙之手,不朽的神鹰也将保护其他树苗周全。而世界树成熟之时……即是阿萨神族再度崛起之日。

没关系,真到了最后时刻,还有曼尼呢。当树根到达这里,氧气抚摸他的身体时,他便会被重新激活。

只要那孩子还站在大地上,他就是不败的。

斯露德8

该信息被发现后,该项目由于其未来可能造成的SK级支配地位转换情景被假定为Keter;暂不对当前收容措施进行变动。

SCP-CN-1143-2为一液态汞构成的智能生命体。其有能力变换自身身体的结构,以及展现出了通过将构成自身的液态汞覆盖于其他物质上以将其转换为汞的能力;目前已知唯一一种其无法转换的物质为聚乙烯塑料。目前构成SCP-CN-1143-2躯体结构的汞始终为液态,不受极端环境9影响且不可摧毁。SCP-CN-1143-2个体本身的行动能力及异常性质亦不受极端环境的影响。被-2个体由其他物质转换的汞具有与其相同的异常性质,且可附着于-2个体的躯体结构并与之融为一体。理论上SCP-CN-1143-2可无限增生。

其自称“曼尼”,为“阿萨神族为确保自身再度复兴而做的最后一道保险”。其被发现后自愿被收容,唯一的要求为能随时看到SCP-CN-1143。该要求由于其可能存在的威胁被批准。

附录2:事故CN-1143-ACC-1

在2017年的一起“塞纳”事件中,SCP-CN-1143-A发生异动,并最终自我毁灭。在此事故中SCP-CN-1143被无效化。所有画面均为Site-CN-██附近的巡航卫星及高空作业无人机记录。

事故时间:2017年八月二日。

事故记录:

于十一时二十九分,SCP-CN-1143影响范围内全部203棵杨树以极快的速度于一分钟内全部枯萎并倒塌,内部基金会人员注意到该异常现象并试图联系Site-CN-██,四级人员Dr. Corena指示项目内部人员做好应对及撤离准备。

十一时三十分,SCP-CN-1143-1个体落于SCP-CN-1143枝头上并开始啼叫;啼叫时长为往常三倍有余。此时乌云开始在SCP-CN-1143上方聚集;结束啼叫后,-1径直飞向-A所在处。

十一时三十一分,闪电形成、落下并击毁了树冠。SCP-CN-1143-A受到伤害后并未停止行动,该个体发出前所未有的怒吼,并开始从口中释放火焰,灼烧SCP-CN-1143根须以及其躯干。-A个体自身开始快速膨胀;在此过程中-1个体多次向-A身躯俯冲并使用其喙部冲击个体皮肤。此时,SCP-CN-1143-2突破收容并以高速向-A个体移动。通过录像回放可发现-2个体将其行进路线上的大部分物质,包括地面,以极快的速度转化为了汞并将之附着于自身。

十一时三十三分,SCP-CN-1143失去了可观测质量的30%,-A个体爬出洞穴。此时个体已膨胀至约15米长,其身体素质,例如皮肤硬度,出现大幅强化。Dr. Corena报告项目负责人Dr. Saboria并要求其指示内部人员撤离SCP-CN-1143范围,该请求因未知原因被其驳回。-2个体在此时到达-A个体所在地点,其将自身化为液态并包裹住SCP-CN-1143-A的皮肤,10但随后重新转换为人形、改变了自身手臂的形态并开始连续攻击SCP-CN-1143-A个体的皮肤。-A个体使用其爪反击,但由于-2个体不可摧毁的性质二者开始僵持;值得注意的是-2个体在此时开始将其所在地域的地面快速转化为液态汞,后续分析其目的为通过用转化后的汞包裹-A个体以为自身创造有利条件。

十一时三十六分,SCP-CN-1143失去了可观测质量的50%。观测到被-2个体转化后的液态汞没过了-A个体的腿部。一对翼以未知方式在SCP-CN-1143-A背部实体化并张开;-A个体随即脱离地面。个体开始在天空中盘旋,其皮肤表面逐渐生长出密集而尖利的棘刺状结构;-A个体随后开始以-1个体为目标释放火焰并试图不断冲撞-1个体。-1个体发出凄厉的嘶鸣,推测其由于-A个体的攻击而受到了高额的伤害;但在此过程中-1个体始终不停地使用喙部冲击-A个体的眼睛。SCP-CN-1143-2个体开始吸收地面转化为的汞并用以延长自身的腿部及手臂长度。

十一时四十分,SCP-CN-1143失去了可观测质量的约60%。-2个体成长到了足够的高度并触碰到了-1个体。-2个体随即将自身转化为液态汞并附着在了-1个体的身体表面,并使得-1个体最后一次冲击-A个体的尝试将-A个体的眼部啄破。-A个体当即爆炸。爆炸造成的冲击波撕裂了SCP-CN-1143的剩余可观测质量并在其曾经的影响范围中波及,摧毁了该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包括SCP-CN-1143实体的残骸以及内部所有的基金会人员。SCP-CN-1143-1个体在画面中消失,-2个体以液态汞的形态回到地面并开始在地面上大范围延展自身11

十一时四十二分,-2个体在仍在燃烧的废墟上重新组成人形。个体在接下来的三分钟内停止了一切行动,随后以未知方式发出了高频率的尖啸1213。尖啸持续了约十分钟,随后逐渐失真并掺杂杂音;在啸声中能检测到相对低频的、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14。尖啸出现失真约一分钟后,-2个体的人形裂为数枚碎块;该破裂过程不同于已观测到的任何一例-2个体的形态转换过程。至此,事故CN-1143-ACC-1结束。

后续:对-A个体爆炸后残留废墟的检测结果中并不包含1143-1的尸骸。对录像结果的进一步分析后发现,于事件当天十一时四十一分(即-A个体爆炸的一分钟后),一高速移动的物体冲出了-A个体爆炸所产生的浓烟。逐帧分析后发现该物体即为SCP-CN-1143-1。当时其口中衔有一发光物体,外形类似椭圆形种子。推测为附录1中所提到的“世界树之种”。由于SCP-CN-1143-1个体被认定脱离收容范围,及其可能造成的严重影响,今后将与世界范围内的基金会总部及分部一同搜索-1个体。值得注意的是后续的发掘并未发现-2个体的遗骸,对周围空气的检测证明了气态汞的存在,推测-2个体已被自主无效化。

结果:Dr. Saboria由于其在此次事件中的指挥失误所造成的人员损失被处罚。其被降级为2级基金会人员,并被定向消除脑中3级及4级机密情报的有关记忆。Dr. Corena由于未造成任何直接损失而未被处罚。SCP-1143-A个体所造成的爆炸被掩盖为自然保护区内的生物研究所爆炸。

事故CN-1143-ACC-1后,项目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