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46
评分: +17+x
IMG_4211.jpg

一例SCP-CN-1146实体

项目编号: SCP-CN-1146

项目等级: Safe Keter(假定)

特殊收容措施: 已被回收的SCP-CN-1146实例将被囤放于位于Site-CN-34地下三层的杂物库的一间单独的、具有18位密码锁的房间中。房间密码应由项目主管持有;任何有关该项目的实验应经由项目主管批准后进行。

研究团队应时刻关注疑似该项目的报告。若确认新的SCP-CN-1146个体出现,应立即派遣工作人员前去回收并对被影响人员施以定向记忆删除。

陷入严重负面情绪或具有抑郁症状的基金会人员可向项目主管申请以将项目用做私人用途,但每次使用后需接受严格的^@&dwuyY&^U5$%&!

描述: SCP-CN-1146是 一床 多个完全相同的、浅蓝色且具有三角形斑纹的布制正方形被子。其边长约为1.5m,重约0.5kg。构成SCP-CN-1146实例的材料结构及成分与麻布相似,但相较于非异常麻布材料更容易被摧毁,同时破坏该项目结构的行为疑将导致██████&*……%&Gwijof&*IY@(

尽管SCP-CN-1146实例具有与相同款式的非异常棉花填充被子相同的手感,但于实验中获得的项目内部填充样本显示该填充为干草、金属碎屑与驼鹿毛的混合物。

项目的异常性质表现在,当一名20岁及以上的人类个体(被称为SCP-CN-1146-1)使用SCP-CN-1146并进入快速眼动睡眠状态后,其将进入一清明梦,即SCP-CN-1146-1在此梦境中有能力控制自身的行为。该梦境相较于现实通常不具有任何异常,如无视物理定律、扭曲的建筑结构及反逻辑等现象。SCP-CN-1146-1在此梦境中的形象通常为其现实中约20岁时的形象。梦境通常起始于SCP-CN-1146-1于20岁时的卧室,随后被影响者可自由活动。梦境中的时间流速与现实一致,且SCP-CN-1146-1可以被任何常规方式从梦境中唤醒,且将具有有关该梦境的所有记忆。当SCP-CN-1146-1从梦境中被唤醒时,其进入睡眠前的所有负面情绪(如果存在)将被大幅度削弱。当-1个体再次以此种方式进入梦境时,其将出现于上一次被唤醒时所处的时间及地点。当前实验证明,通过SCP-CN-1146的异常效应影响进入梦境8次以上的SCP-CN-1146-1个体,将有约80%概率于睡梦中进入脑死亡状态;记录表明陷入严重负面情绪或处于长期抑郁状态的SCP-CN-1146-1个体脑死亡的概率相对更高,但这些个体仅占总数的一半左右。

目前已有cjkhe8i^&%例SCP-CN-1146个体处于收容之中,且该数值正以指数级sdui&*^&DY

当前怀疑hP(O*Sa8&I&*IJ

附录CN-1146-1:

文档内存在多处信息滞后或与现实不符之处。已编辑。

~███. ███

附录CN-1146-2:

    • _

    记录显示您没有5/CN-1146权限,打开文件后将被模因触媒处决,是否继续?

      • _

      记录显示您没有5/CN-1146权限,本文档内容为空且打开文件后将被模因触媒处决,是否继续?

        • _

        你不会有O5权限的,文档里什么也没有。住手吧,为这个而死不值得。

          • _

          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连正式文档都被编辑掉了,你还期望里面有什么?

            • _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 _

              非常好……欢迎你,新晋项目主管Dr. Corena。我就知道你也没被它影响。

              我是前项目主管Dr. Saboria,在你看到这个附录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因为某些“精神问题”被调到其他项目中去,或被勒令退休了。

              我确实在先前的文字中加载了模因,不过不是抹杀病毒。那个模因会强制受到这个项目影响的人员忽略这个附录,也就是说,他们不会看到这段文字,也就不会像上面那样被编辑掉了。目前我知道的唯一的未被影响人员就是你,这也是我向总部要求把你设为这个项目主管的原因。

              首先,希望你已经通读了一遍文档。那么你应该发现了那些被胡乱编辑的描述和收容措施。在解释那个之前,我得说两句题外话。

              这个项目给SCP-CN-1146-1个体们的是一个“理想世界”。不一定是他们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如大富大贵、升官进爵或家庭圆满,但这最起码给了他们一个从头再来的可能性。在我们之前进行的实验中,有超过80%的受试者,也就是-1个体,明确向我们表示过他们不愿意从梦境中再醒来,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人生是“失败的”,而我们挑选的受试对象是从普通人中随机挑选的。后续实验证明了,至少这些人确实没有再醒来,他们留在了那个梦境,成了里面的一部分。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知道这个项目的……可以说是成瘾性以及危害。但它并不是“不可拒绝”的。先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如果受试者对这些连续的清醒梦并无留恋,那么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床能改善心情的普通被子而已;但使用时间过长又是另一回事了。使用的次数越多,这个项目的成瘾性就越强;在我们先前的试验中,幸存的受试者们在使用这个项目20次以上后几乎无一幸存。而现在基金会内对这个项目的使用没有严格的监管,情况已经不受控制了。

              但这仍然不是主要问题所在。

              这个项目是于6天前被首次发现的。那个时候我们的工作人员正在追踪一起梦中突发脑死亡的案例。我们把这个异常纳入了收容,建立了收容措施。之后的两天,每天都有近30份疑似有关这个异常的报告,对其中至少15份的追查中能确定是这个异常的影响。在第三天,我们为了研究这个异常的结构,拆解了——甚至其实是非暴力地拆解了其中一个实体。仅仅是把线抽出来了一点。之后的几天,每天接到的报告和回收的项目数至少翻了九倍。到今天为止,已经有1156床被子在收容当中了,全部都有着相同的异常性质,全部是这六天内回收的。

              事情的问题在于,我怀疑这个异常是将正常的被子转换成我们现在编为SCP-CN-1146的项目的现象,但所有其他人似乎都没向那个方面想。我向上头报告过,上头不以为然;研究团队也只觉得这是个普通的被子而已,实际上就连大部分的普通民众在我们回收新出现的实体前并不认为他们的被子有异常。我尝试过修改文档,添加内容,但结果你也看到了:修改被毫无章法地编辑掉了,而我连是谁编辑的都不知道。同时,多次尝试后证明项目等级只能以最高为假定Keter的状态存在;将项目等级改为正式Keter的尝试从没有成功过。虽然现在我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现在收容中的项目实例都是被转化而成的,但不论如何,异常实体的出现速度正在变得越来越快,而且出现范围也越来越广。我只能孤身奋战,而上面对我已经越来越不信任了;直到我在离职前发现了那种模因。我把它植入了这个附录,期待它能被你看到。希望你能找出解决的办法。

              没有人能拒绝一床给他们另一个世界、又能带走他们负面情绪的被子,就算是基金会人员也一样。即使他们终究会迷失在那个幻想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