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76
评分: +18+x

警告



根据管理部门的通知

该文档可能存在潜在的精神危害,请在佩戴好精神危害过滤器后继续阅读。


.
.
.
.
.
.
.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176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176现被放置在Site-CN-██内5m3收容室中,墙体由强效吸音砖砌成,内部墙上张贴有5层隔音板。项目上用于堵塞出音孔的木塞需要每4天更换一次,对木塞的更换必须由手术致聋的D级人员进行,项目的交互实验经两名一级人员批准后可进行。

描述:SCP-CN-1176是一支棕黑条纹相间的竹笛,其材质为紫竹。全长约61cm,直径约2.4cm。项目上共有一个吹孔、一个笛膜孔、两个出音孔和八个指孔。SCP-CN-1076七天内未被人类吹响时,出音孔处将响起无规律的笛声,人类听到该声音会产生精神幻觉,受影响者声称回到了过去初中或高中时期某一天,且无现在的记忆。1976年一个空气灼热的下午,我和她第一次相见,却好似重逢。

2

SCP-CN-1176个体

当SCP-CN-1176的出音孔被堵塞,堵塞物会以符合常理的方式缓慢脱出出音孔。
我们如同命中注定般相契合,有着谈不尽的话题
SCP-CN-1176的笛声常被描述成低沉、浑厚的声音。除吹响者外听到笛声且年龄超过23岁的人将受到C级记忆扭曲。受影响者往后五天内,会出现间断性精神恍惚,并下意识回忆最早关于其初、高中关系最密切、非血亲异性的记忆,但记忆中此人形象被替换为一名十多岁长黑发少女(后称为SCP-CN-1176-1)若实验对象未在学校学习过,过去记忆被完全替换。受影响者试图回忆起SCP-1176-1面貌时,脸部模糊化,同时受影响者会感到沮丧并暂时放弃回忆。放学的小路上、学校旁的池塘边,喧杂的街道里,我们偷偷的相聚,彼此间距离被不断拉近。
随着时间发展,受影响者每次恍惚时间增长,记忆中有关于原个体的部分进一步遭到修改,在所有受试者被扭曲记忆的末尾皆为SCP-CN-1176-1用不同方式自杀,回忆到此处时受影响者开始持续处于抑郁情绪中,并尝试前往记忆中SCP-CN-1176-1死去地点,在前往目的地途中受试者会因未知原因失踪,最后在某处地点自杀。不同受试者死去地点之间未发现任何关联。多次实验发现对项目的描述会可能使得描述载体获得同样的异常性质,原因不明。
我们誓约着永不分离。
SCP-CN-1176被发现于2019年█月9日。█月1日██县内突然出现██起自杀事件,引起了社会广泛注意。基金会对死者生前的行程回溯后发现他们都于█月7日前往或路过██市人民广场,随后特工在广场内找到携带SCP-CN-1176的卖唱人[已编辑]并带回Site-CN-██。多人自杀被掩盖为吸入工厂有毒气体而导致的大规模中毒性精神错乱事件。但在两人做下的罪前,我们无力去隐藏。
任务后三天内张██出现缺勤、违规登录外部网络和夜晚未经允许离开站点等违规行为,但未被主管重视。第四天的早上林华研究员发现张██不在宿舍中,查看监控发现张██于三点四十二分离开站点,对张██的跟踪以失败告终。三天后有平民在██山上发现一尸体,经DNA对比确认为张██;一份其遗留的手稿被发现于其宿舍抽屉内部。
于是我选择沉默,而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附录:

    • _

    抱歉,我不得不离开,我亏欠她太多。

    以前为了继续生活我选择将她遗忘,

    可充满着爱与绝望的记忆还是从心底的深渊爬了上来。

    我必须去见她,她已经在死亡里等待着我太久。

    夜色如墨,老旧的房间内,面前显示屏昏暗的荧光映照出一张困乏的脸,你倚靠在那张破损的皮质转椅上,手指上下翻飞滑动着鼠标滑轮,头上过滤器的边框将你油腻的额头勒出了一条红边,一切都让人压抑。你内心急躁,终于,电脑内的网页滑条滑到了底部,这宣布着终于能从这该死的资料室内离开。

    随着 “嗒”的一声,电源键被从上方飞来的一只脚给击中了,你顺势蹬地让椅子旋转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后站了起来。

    今天是你被降职到这个老旧站点的第一天,几乎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因违规而被下放的你,尽管你知道主管特地带你参观站点到深夜,再告知你要浏览完站内所有项目的意图,但你还是不得不忍受,因为除了此地你已无别的归宿。“活了大半生,本以为能在基金会里成就大业,没想到因为一点小事就踏入了深渊啊,”你心想:“如果不因那事而去,我是否会还像现在一样孤身一人?”不知为何,你在查看档案时脑中年少之事如同水般慢慢的渗透出来,“奇怪?是怎么离开的,脑子似乎断片了,昨天晚上喝的酒今天后劲也该过啊”你自言自语道。突然,你最后一部分清醒的意识不断暗示着你,可为时已晚,你早已被扭曲的回忆所吞噬,快步走出了房间。

    刺眼的白炽灯光下,过滤器镜片上一条微不起眼的裂缝蛇般蜷缩在边角中,宁静的夜晚依旧在继续。

    她,终会与你相遇,无论是在飘渺的过去,亦或是无边的地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