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08

评分: +56+x

kedleston-hall-2645721_960_720.jpg

SCP-CN-1208的树干部分。

项目编号:SCP-CN-120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SCP-CN-1208的周围建立起隔离栏,且对外宣称为私人花园;基金会守卫将对擅闯的平民进行劝阻和记忆删除。

项目的上部已被雨棚保护,以防进一步腐坏。需定期对SCP-CN-1208进行杀虫,并检查树干状况。应保持对SCP-CN-1208的摄像监控,一旦发现有物品从项目上生成,应在其生成完毕后回收、归档并研究。若生成物具有异常性质,应进行相应的编号与收容。

为避免可能的意外,不得使任何物品或人员进入SCP-CN-1208之中。

描述:SCP-CN-1208为一株已死亡的二球悬铃木(Platanus acerifolia Willd.),高约20米,树干部分中空,原因未知。对项目不同部分的取样显示其与普通的二球悬铃木无异,且项目仍在以正常速度腐坏。

所有进入SCP-CN-1208之树洞的物品皆会消失。此外,每隔一段不等的时间,会有物品从SCP-CN-1208的枝条上生成。在一次生成过程中,项目的某一枝条上会首先出现一直径约2~3厘米的鼓包,此后鼓包缓慢生长、变形,直到完全转变为目标物体。目前为止,已记录到生成了以下物品:

  • 信件(12次)
  • 日常常见的物件(4次)
  • 具异常性质的物件(3次)
  • 小型野生动物,已死亡(2次)
  • 人类男性,已死亡(1次)

附录:SCP-CN-1208之信件与生成物品

注:自██/06/18起,SCP-CN-1208开始生成信件。这些信件往往以类似树叶生长的方式自树干末端生成,完毕后落至地面。部分信件的内容被记录如下。

信件内容:
今天,我亲眼看到一只野兔跃入树洞后消失。我不知野兔去了哪里,但我突发奇想,将我的心事也写在字条上丢进树洞,期望它们能和野兔一样消失。
当然,存在那么一点可能,细微的可能,会有人看到我的字条——那么我会禁不住好奇,你参加过“大会”吗?你是如何在“大会”上脱颖而出的呢?
你迷茫过吗?有没有想过人们庸庸碌碌,参会、交配、繁殖,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你也不知道答案,那就忘了我说的话吧。

注:考虑到可能有平民发现异常的存在,且为确认进入SCP-CN-1208树洞的物品之去向,一台GPS定位设备被投入树洞之中。设备的信号立刻丢失,且至今未被寻获。然而,从SCP-CN-1208生成的下一封信件提及了该GPS设备。

信件内容:
是树本身回应了我的呼唤。我没有想到,但冥冥之中我应该知道。
你在枝干上长出了奇异的装置——虽然我无法理解它是做什么的,但没有哪个手艺人会看不出它构造之精密、布局之巧妙。或许你是想告诉我,虽然这世上还有许多我想不通的东西,但它们皆有自己的道理,应当得到欣赏和尊重,是吗?
你的礼物,我会留下的。你的启示,我会好好思考的。

信件内容:
导师和父亲希望我多花些时间学习如何制作饰品,这或许能让我在“大会”上更受欢迎。但我想多做些工具,毕竟这才是手艺的意义所在。他们允许我今年如此发展,但如果在这次的“大会”上没有取得成功,就必须改变自己走的路了。
可是,现在我连工具都做不好。这把拆信刀越看问题越多,以至于让我自己羞愧难当;所以,我将它丢给了你,希望你能使我的缺漏与羞愧一并消失。

物品:一把刀柄雕刻精美的银制小刀,被通过皮带绑在一根树枝上。
备注:起初未发现异常,直到D-3142不慎用其将手割伤;此后小刀仅能在被D-3142握持时达到切割效果,其他人则无法使用之。小刀后被编号为SCP-CN-1208-A。

信件内容:
距离“大会”还有三天。也许我该练习风度和仪表了,但我全无心思,只是躲在无人问津的森林里读诗歌。是逃避吗?也许不该这样下去了,如果我在“大会”上没有好好表现,父亲和导师会失望的。
这本书,我就交给你保管了。我会努力练习的。不知道树会不会读书?

物品:一本深蓝色封皮的精装书本,被打开并书页朝下,搭在一根枝条上。
备注:书本为一后现代风格诗集,内容以哀伤抒情、歌颂孤独为主,语言晦涩,难以被读懂。

信件内容:
“大会”就要开始了,我却在竹的家中找到了迷药。我偷出了其中的一份,想作为举报材料——但父亲告诉我,即使他制造了迷药并带去“大会”,那也只是在按照规则展示自己的工作特色而已。再者说,迷药不违反“不得使用暴力”的原则,充其量只是擦边球。我的举报将没有任何效果。
我只能将证据丢给了你,顺带将它销毁了。亲爱的树洞,也许别人不理解,但你一定会明白我的不平。

物品:一瓶乙醚,约50ml,生成完毕后从树枝掉落至地面。
备注:无异常。

信件内容:
亲爱的树洞,“大会”结束了。
没有女士青睐我的摊位。有人驻足观看了,但没有一个人留下来。竹却能大大发挥他的专精,让他的猎物失去行动能力,就像一只趴在网中央的恶心的大蜘蛛。我对此愤怒却毫无办法,难道我真的只会酸别人吗?
在我小时候,我会听着母亲的摇篮曲入睡。我已对她全无印象,但仍记得那些歌。我将我对女性歌喉的全部印象和想象注入这只高脚杯中,让它成为我最为得意的展品之一。
可是,大会已经结束,这高脚杯对我来说也变得毫无意义了,不过是一件伤心之物。亲爱的树洞,我希望你喜欢它,希望你告诉我我还是一个有所作为的手艺人,而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物品:一个在装盛液体并摇晃时会发出轻柔女性歌声的高脚杯,倒挂在两根枝条的交叉处。
备注:已被编号为SCP-CN-1208-B。

信件内容:
今天,我造出了我的第一个银手镯。父亲和导师很满意,说这样坚持下去,一定能在“大会”上取得成绩。
我讨厌“大会”,讨厌那种逼仄的氛围,流动的人堆,还有摊位后面迷乱的灯光,那些灯光刺得我眼睛好疼。但你告诉我要尊重规则,即使我还不懂——我必须为大会做准备,我必须得到欢迎和喜爱。
这是我转变之路的第一件作品,我将它送给你,亲爱的树洞。无论你喜欢与否,我都希望你将它收下。

物品:一个带有鸟类花纹的手镯,套在一根较细的树枝上。手镯会在佩戴者挥手时发出悦耳的鸣叫。
备注:已被编号为SCP-CN-1208-C。

信件内容:
我想念我的诗集。我不知道,它会不会重新从树梢上长出来。
“让那歌喉最响亮的鸟雀,
飞上独立的凤树的枝头,
宣布讣告,把哀乐演奏……”
1

物品:无。

信件内容:
亲爱的树洞,你不回应我。但我知道你在听,因为我交给你的东西,你都带走了。
那些人们,他们可曾像我一样迷茫过或者还在迷茫吗?我渴望的是另一种东西,可是哪里也找不到。你那里会有答案吗?
在过去,你听到的只是我的只言片语。而现在,我要将我全部的身心和全部的想法都交给你。无人理解我,我也不理解任何人;但这样你便能彻底地理解我了。
我来找你了。

物品:一具成年男性尸体,以缢死的姿势悬挂在一根树枝上。其身份不能与任何已知人员相匹配。
备注:无。

此为最后一封信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