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26
评分: +30+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22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所有SCP-CN-1226-A收容于基金会控制的一间特殊的收容间内。该收容间主要由外室与内室组成,内室壁由厚度为3CM的石英玻璃构成,而外室壁则为钢制,所述内室设置于外室内腔为一种独立的可密封试验区,外室与内室的间隔中形成循环流道调温区,所述内室与外室中均设置有温度感应装置及气压感应装置,同时内室内装有8台位于收容间的各个角落的监控设备1及一个位于内室顶部正中央的微型真空泵2且废气经强氧化剂和焚烧处理。在循环流道调温区内设置有温度调节组件及导流组件,其所述导流组件、温度调节组件通过一控制装置进行控制3。任何人员禁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与SCP-CN-1226接触。

收容工作必须在所有人员穿着碳纤维防护服的情况下进行。基金会已经对SCP-CN-1226所处地区进行封锁,并且对附近所有曾见过SCP-CN-1226的居民进行记忆消除。当前基金会仍在该地区中寻找并收容残留的SCP-CN-1226-A。任何人员禁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将SCP-CN-1226-A携带出该区域。

当前任何人员如果需要进入收容间,必须先穿上碳纤维防护服,同时在外室等待,直到收容间温度及气压内外一致时才可进入。在收容间内,任何人员不得有大幅度动作,以防止产生气流致使SCP-CN-1226-A四处飘逸。

sand.png

SCP-CN-1226-A(部分)

描述:SCP-CN-1226是一座沙质雕塑的所有形态的总称。该雕像由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的物质(SCP-CN-1226-A)构成。SCP-CN-1226被发现于一间破旧的地下室中,在收容过程中发现了SCP-CN-1226-A所具有的特性。实验表明SCP-CN-1226-A可将与其接触的有机物进行分解并产生新的个体成为SCP-CN-1226一部分。SCP-CN-1226-A的密度为2.32g/cm3,根据分析判断其为一种坚硬、脆性、难溶的无色透明固体。

SCP-CN-1226个体似乎存在一颗核心并且对SCP-CN-1226-A存在吸引力,当前SCP-CN-1226-A个体在因环境原因离开主体时,都会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向主体移动。因此不存在因空气流动致使SCP-CN-1226永久性损坏,但是SCP-CN-1226受到破坏后其恢复所需时间极长。在一次实验中,基金会尝试将SCP-CN-1226完全破坏,在此次实验中,基金会发现了SCP-CN-1226的内部是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以下字样。

也许一切像沙子一样被风吹散,也许已经沉默了许久,但是仍需有人来安慰这孤独的灵魂。
至少沙子曾经记录过什么。

据当前记录,SCP-CN-1226一共有四种形态,分别编为SCP-CN-1226-1,SCP-CN-1226-2,SCP-CN-1226-3,SCP-CN-1226-4。据观察SCP-CN-1226在状态1下保持48小时后会转变为状态2。状态2在保持12小时后会转变为状态3,状态3在保持24小时后转变为状态4。状态在保持6小时后变回状态1

形态1:SCP-CN-1226-1的形态为一张高约1.5米,边长2米的方桌,方桌的第三根桌角疑似受损由一叠报纸叠高,桌上放有一盘维也纳甜面包,该面包似乎有被切开的痕迹。盛放面包的盘子边缘似乎也有损坏的痕迹。初次评估约为贫苦的家庭。
SCP-CN-1226-1的面包上刻着以下文字:

这是最后一刻的幸福,这真的是幸福吗?

形态2:SCP-CN-1226-2的形态为一位躺倒的8岁人类个体,身高约1.2m,衣着短袖,短裤,凉鞋,其衣着与SCP-CN-1226-1得出的结论具有冲突,SCP-CN-1226所述家庭应该为相对节俭的家庭。其面部表情呈现出极度痛苦,同时其脚边还有一块形似SCP-CN-1226-1中方桌上的维也纳甜面包,该维也纳甜面包上存在明显的咬痕。同时该面包上刻有以下文字:

恐惧,剩下的只有恐惧

形态3:SCP-CN-1226-3的形态为一位半蹲的中年男子,其胸口有一个被单双动击锤回转型9毫米手枪造成的弹洞。同时该男子双手覆盖在伤口上方,其面部表情呈极度恐慌。同时该男子的背部刻有以下文字:

即使曝光了一切,找到了真相,又如何呢?

形态4:SCP-CN-1226-4为一块无文字的墓碑,高100cm,宽60cm,厚8cm,其种类为欧式墓碑,表面十分光滑但是有明显的裂痕。基金会多次对SCP-CN-1226-4进行观察与记录,仍未发现SCP-CN-1226-4表面存在任何文字。

于2018年12月12日,SCP-CN-1226-A的特殊性质似乎是对SCP-CN-1226进行修补,在当天基金会为SCP-CN-1226提供了一头东北民猪后,SCP-CN-1226于五分钟后由SCP-CN-1226-4变为SCP-CN-1226-1,但是与原来相比,目前SCP-CN-1226-1的桌角与盛放面包的盘子似乎发生了变化,由此基金会认为,SCP-CN-1226-A似乎可以通过对有机物的同化,从而使SCP-CN-1226-1至SCP-CN-1226-4的内容细致化。

观察日志SCP-CN-1226细致化摘要

对象:SCP-CN-1226

前言:为SCP-CN-1226提供4块三明治后等待其变化。

观察记录:与原来相比SCP-CN-1226-1的桌脚下的报纸内容更加清晰。

总结:由此基金会得以推测出当时的作案时间,与大致的范围。

观察日志SCP-CN-1226细致化摘要

对象:SCP-CN-1226

前言:为SCP-CN-1226提供了一头东北民猪后等待其变化。

观察记录:与原来相比SCP-CN-1226-2中出现了SCP-CN-1226-1的方桌,同时,桌上还放有一本课本。课本上写有其拥有者姓名,大概率是这位男孩的姓名。

总结:由此基金会找到了受害者姓名与其相关信息。

于收容两年后,SCP-CN-1226被检测出似乎存在着自我意识,并且出现了一个之前从未有过的状态,已编为SCP-CN-1226-5。SCP-CN-1226-5的出现时间与消失时间没有任何规律,但是似乎是在警告基金会将SCP-CN-1226释放。但是SCP-CN-1226仍然没有表现出试图离开收容间的行为倾向。

形态5:SCP-CN-1226-5的形态为SCP-CN-1226被关于沙质牢房当中,此状态下的SCP-CN-1226仍然保持着原有的全部特性,并按时进行形态上的转换。SCP-CN-1226-5顶端刻有以下字样。

这件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而非止步于此,你们认为你们可以安抚孤独一颗悲伤的心吗?

SCP-CN-1226似乎记录了一场谋杀案件,但基金会未找齐相关资料。当前所有有关SCP-CN-1226个体的相关资料均存放于Site-CN-10站点。

如果你真的要了解这件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