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57
评分: +18+x

项目编号:SCP-CN-125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截至████年█月█日,仍未找出能够有效收容SCP-CN-1257的方法,考虑到项目的影响程度,330号认知停止程序1已展开投票以决定是否投入使用,在此期间需启动所有的相关人员防止任何有关于项目的信息外露。

现今的方案是通过对SCP-CN-1257生长情况的实时监控来锁定和预判其位置,在其到达前做好相关的掩藏以及平民的记忆覆盖工作,必要时允许动用措施来控制部分目击人员的脑部,以防止项目信息泄露。

描述:SCP-CN-1257为一具有生命意识的实体,通体呈现肉色,形态类似于能够直角转弯的由肉体构成的管道,横切面为标准的圆形,其面积经过比对与一个成年男子的身体横截面积一致。对其组织切片的观察结果表示其主要成分为人类肌肉纤维,通过HR-6通透扫描显示其内部无器官以及血管,与人体细胞一样的组成体始终保持着活跃状态。

项目的异常性质在于其会以不确定的速度和方向进行增生,最高的速度可达712km/h。可以确定其生长方向不局限于平面,而是处于立体状态,即拥有无数个可以选取的延伸方向,同时在有时候会同时向多个方向增生长宽与形状不一的肉体,类似于多个大小不同的蜗牛触角。项目的质量在随着生长而增加,其在高空生长时不会受到重力以及其他外来力的影响,且即使在以原路折返进行生长的途中,项目也会通过增大已经拥有的肉体的横截面积而获得接近2倍的重量,即肉体重叠机制。

任何破坏性的行动不会打断任何一段SCP-CN-1257的分生实体,其会在受到伤害的同时立即回复至原来的形状,过程中可以视作任何攻击方式径直穿过了项目的实体并在其表面未留下任何痕迹。由于其异常性质而造成的扰动正在不断提升,具体的案例详情见1257历史记录文案编号-360.18。

SCP-CN-1257最早发现于████年3月11日,在其出现的时候便发生了范围较大的社会秩序干涉。根据相关的目击人员说明,项目是突然出现的,且没有任何预兆。由于在其出现前没有进行相关的防备措施,以至于造成了4级秩序混乱事件2,在此之后,相关的收容以及记忆冻结工作开始展开,具体的事件详情见3.11目击人员访谈记录编号-360.20。

在后来采用了更高级别的皮肤透视措施,SCP-CN-1257的内部拥有无数个无法轻易发现的透明剪影,每个剪影的间隔非常地狭小,同时每个剪影的形状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改变,已经证实项目生长后的增生长度肉体内会出现新的剪影,目前由于过于模糊而无法观测出剪影的形态描绘的是什么生物,通过此线索查证项目本质的工作也以失败告终。


附录


    • _





    检测到生命反应,已经确认该文档阅览者可见此内容。

    警告:来自33-45坐标时空处理部门

    以下内容在阅读时需要时刻确保阅读者所携带的4级权限以及“轨迹”常理事务处理部门的独家勋章没有超过使用期限或是临时失效,无权限人员将被定位并进行谈判,以知晓其是否有意加入“轨迹”部门,否者将被处决。

    验证成功,开始载入“轨迹”保管文档……

    加载完成


    SCP-CN-1257对策实行部门保管文案

    The parallel world regulators


    项目编号:SCP-CN-1257

    项目等级:参考基金会本部记录

    更新项目等级:Explained

    特殊对策措施:如果未能在隐瞒期限内找到消除SCP-CN-1257相关异常的实体与影响的方法,忽怠协议或将投入使用,同时转移所有的项目活跃度大于3个热点的城市居民并利用全息环境“My Home”3进行相关安置工作。

    A-098特殊对策措施改动:进入启动忽怠协议倒计时,撤离所有的检察人员并实时跟踪SCP-CN-1257,其生长方向以及速度需要被记录至对策部门的最高权限数据库,通过对事故记录的分析得出了项目本体与人类生活相关的结论,目前正在进行更进一步的印证。

    A-104特殊对策措施改动:SCP-CN-1257已在同年3月18日无效化,具体原因正在进行查证,项目灾难应对措施决定选择性地保留,防止相关异常的反弹。
    [此内容版本:224]


    附录

      • _

      【开始注射K3型延迟记忆清除溶剂】

      【完成】


      提出人:[数据申请遭到拒绝]

      此计划于12年前提出,于今年完结。

      计划提出的那年,有学生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他说,人死了会去哪儿。他自己回答道,他的妈妈的答案是天堂,他的爸爸的答案是现实中的夜晚。但是我对此有着不一样的见解,甚至于我开始想出一些无法想象的假说,直到最后,我才找到了一个貌似有点靠谱的答案:轨迹,孩子,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条长长的管子,延伸,成长,直到最后尽头的时候,或许在我们看不到的角度,人类精神的代表存在的东西会被传导至起点,然后又开始在那个已经成型的管子里生长,延伸,直到终点。

      为什么一直重复地循环着生命,却始终过的是一种生活呢?学生有些失落地问道。

      我愣住了,我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设定是成立的,既然每一次人生做的都是相同的事情,为什么每一次却都非常地有意义?无论是生命的意义,或者是活着的那种精神,都可以在心里和我们最向往的事物完美地呼应,让我们获得那种的满足感,而不会去质疑,也不可能去质疑————你会想起你的上辈子都干了些什么吗?

      相信我,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有过上辈子。

      所以我想到了。

      满足感掩盖了我们的思想,以致于我们从未想过管子外面到底有着什么,到那里去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源角度计划就是这样形成的,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来观察D级人员濒死时刻的一些具体参数,人类行动监视装置所提供的新生儿大脑参数的研究与讨论成为我们的日常,剩余三年的时间我们都在尝试着与死去的人建立起联系,但事实证明这个我们办不到。

      结果很明显,我遭到了嘲笑,我离开了我的岗位。我在今天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将这个积满灰尘的计划书写完了,我让它等待了整整六年。现在,我觉得我可以自己去尝试着突破管子了。

      再见,世界,我期待着,也可能不太期待下一次的人生我还会在12年前的那个时间再疯一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