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264
评分: +20+x

ROAD2.jpg

SCP-CN-1264发生地之一。

项目编号:SCP-CN-126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的收容工作将交由Area-CN-07-ε负责。当世界范围内检测到SCP-CN-1264发生时,应封锁区域直到异常效应解除。所有经历过SCP-CN-1264的人员须接受心理评估与记忆删除。

描述:SCP-CN-1264是一种不定期发生于任意地区街道的认知异常。异常发生时将会出现以下情况:

  • 异常发生前一天曾经过发生地的人员自愿重新回到发生地。
  • 发生地将会出现一具小型动物尸体。
  • 人员会尝试做重复的事情。
  • 发生地出现不定期而频繁的降雨。

上述异常一般会持续4~17天,其对受异常影响人员带来的心理影响一般是难以逆转的。任何关于项目的描述都会携带一定程度的认知危害,其中文本记录受影响最小。



文件:CN-1264-发生记录
文本记录


日期:2020-03-27至2020-03-30

发生地:广东省广州市华贵路幸福二巷


[记录开始]

第一天。

所有的人都走在上班的路上,赶着去搭地铁或公交。穿过巷子,雨水从一排排横檐上的沟槽滑落,滴在了一个女人的头发上。她抹了抹,但没有抬起头,穿着高跟鞋发出“咣咣”的声音,尖锐的鞋跟插在了一只死猫的身旁,并碰到了那根尾巴。她没有发觉,继续前进。

几个皮肤黝黑的人在住宅的门前打牌,有说有笑。

一个年轻的男人在石质的路面上骑着自行车,始终看着前方,未曾望四周一眼,却碾到了猫的尸体,险些翻车。


第二天。

常青藤从墙上的缝隙中爬出,拦住了即将落地的雨水。

女人换了一套衣服,走在了相同的路上。皮肤黝黑的人在那地面上洒下了洗洁精,说着和第一天相同的笑话,清扫着路面。女人没有绕路,而是从一旁逼仄的路面走了过去,踩在了萦绕着苍蝇的死猫上。

男人继续骑着单车淌过了湿滑的石面,却因为前方洗洁精的湿滑而打滑,车身反侧,但男人反映了过来,用脚撑着,踩在了黝黑的人的扫把上,保持了平衡。男人没有看向黝黑的人,只是重新骑上单车而去;黝黑的人也没有理会男人,继续说着相同的笑话。


第三天,下着一场小雨。

雨水打在常青藤上,弹飞在了空中,落下成了雨幕。

女人撑着伞走过相同的路。

黝黑的人在家里看电视,说着相同的笑话。

男人骑着相同的单车,相同地跌倒。

一切相同,除了猫的尸体已经被雨水泡烂成了软泥。


第四天。

软泥被自行车车轮碾成了尘土。

[记录结束]


文件:CN-1264-访谈记录
文本记录


日期:2020-03-31

采访者:(研究员)王明晖

受访者:(群众)谭飞


[记录开始]

王明晖:好的,咱们开始了。谭生,在重复着过相同日子时,你有什么感受?

谭飞:(沉默)享受的爱恋。

王明晖:为什么?

谭飞:博士,你有感受过孤独吗?

王明晖:感受过的,小时候搬到城里的时候……所以这和我们的话题有什么联系吗?

谭飞:如果你曾陷入过那个街道其中,博士——你会明白的,这难以再挣脱。

王明晖:是因为熟悉吗?

谭飞:(沉默)没错。孤独总是会伴着不定感而涌来,就和漂泊在江上的游子一样,总会渴望落根的家。

王明晖:所以你才会享受这种生活。

谭飞:是的。(沉默)比起死在太阳下,我更希望被雨水溺死。

[记录结束]


文件:CN-1264-事件记录
文本记录


2020-4-1,基金会得知谭飞失踪在自己的住宅中。

基金会调查了住宅中的所有物品,有价值物品中仅发现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内容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正抱着一个孩童,而谭飞正笑着站在他们身后,并抱着他们。

经验证,这张照片本身是上个世纪谭飞的父母在谭飞三岁所摄,但在摄像后的三个月,谭飞父母皆因意外死亡,谭飞被寄养至姥姥家中。照片没有被现代技术修改过的痕迹。

照片背后用油性笔写下了以下字句:“我爱上了过去,无需治愈。”

尚不明晰事件是否由SCP-CN-1264未发现的异常性质引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