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308
评分: +37+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308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XFGpWntzwAIhZTM.jpg

收容中SCP-CN-1308个体的抽象素描

特殊收容措施: 查看旧版收容措施

处于收容中的SCP-CN-1308个体已被移交至基金会澳洲分部,针对该个体的收容措施请参阅此文件

SCP-CN-1308的已知野外栖息地应继续被掩盖为澳洲鸸鹋的野生栖息地。已于该栖息地边界处设置多处岗哨,以防止意图偷猎鸸鹋的平民入内。三支空中监控装置应被用于随时关注SCP-CN-1308群体的常规作息、数量变化以及集体行为,一旦发现异常事件应立即作出反应。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应逐步将项目档案归档后移交至澳洲分部以达成交接,当前剩余未归档文件为:「2」份。

描述: SCP-CN-1308是一只异常个体。项目本身具有235条人类手臂以及两条人类腿部;尚未观测到除此二者外的其他结构。项目的基因组成为约41%的人类基因、12%的鸸鹋基因、16%的黑猩猩(Pan troglodytes)基因、29%的避役(Chamaeleonidae)基因以及2%的未知基因。

当前确认SCP-CN-1308具有认知危害。具体而言,当SCP-CN-1308被视觉概念上类似鸸鹋羽毛1的絮状物包裹,且其仅有一条手臂暴露于絮状物以外时,目击到该项目的人类个体会将其认知为一头澳洲鸸鹋(Dromaius novaehollandiae)。

SCP-CN-1308可以通过其充当“头部”的手臂进食及啼叫。其饮食规律以及食谱与非异常鸸鹋无异。当前尚未观测到个体排泄,被项目进食的物体去向亦为未知。

当前认定SCP-CN-1308具有智能。其展现出了对于现代英语交流的理解能力、以不同长度的啼叫声形成的摩尔斯电码与研究人员交流的能力2、以书写回应研究人员提问的能力、按要求绘画的能力以及在实验人员提供的世界地图上清晰地标示自身先前所在栖息地的能力3。同时,尽管项目并没有可被观测到的视觉器官,其有能力阅读研究人员书写的现代英语句段,并对此做出反应。

发现: SCP-CN-1308被发现于2020年2月24日,于中国天津和平区的一处街道上,当时有附近居民报告称“大街上有一只鸵鸟在游荡”。由于该地点附近的动物园及类似设施均未饲养过鸵鸟,该信息引起了当时正在休假的基金会研究员Dr. Saboria的注意。在追踪SCP-CN-1308的过程中,该人员意外发现项目被树枝挂掉的三根羽毛为茅草制成;此外,当Dr. Saboria被游荡的SCP-CN-1308个体发现后,后者快速接近前者并以其“头部”摩擦了前者的脸颊4。SCP-CN-1308“头部”展现出的异常触感使Dr. Saboria确定了项目的异常性,并以三串葡萄为诱饵将之收容。



待归档文件:会议记录T4C-MET-1

vZtLKobP86qTGUj.jpg

会议记录T4C-MET-1


日期:2020年3月3日

笔记: 此为Dr. Kcorena主导的,仿O5议会模式成立的“临时4级议会”的首次会议。此次会议共有七人参加,均为曾担任过项目负责人的四级人员。


[记录开始]

T4-1:咳咳。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Dr. Kcorena,现在这个项目的主管。会议记录,在座的每位人员面前都有一个编号,以编号记录每个人的发言就好。我这里有编号与身份的对应名单。

会议记录:明白。

T4-1:好的。那么各位,这个项目遇到了一些问题。具体的记录各位的桌子上已经有一份了,各位可以快速浏览一下。简单地说,这个项目是一个可以被人认知成鸸鹋的、具有智能的人手怪。它被捕捉鸸鹋的人运到中国后逃到了街上,被收容后给我们在地图上画出了它原来的种群聚集地。澳洲方面也证实了在它示意的地点的确存在一个大型鸸鹋栖息地,经辨认后证明那一大群“鸸鹋”都是这种个体。这是那个地点的低空监控,各位看一下,红框圈起来的地方就是项目标示的地点。

T4-1:就我个人而言,我是支持把这个项目运回去和其群体一同收容的。一方面,我们在这边收容着这一只,那一大群在澳洲,但项目本身还是我们负责。那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拿不到第一手消息,送过去的话就可以与澳洲分部全权交接。另一方面就是节省资源,在这边看着这一只毫无必要,不如送过去把资源都放在收容那一群上。但是Saboria,也就是T4-2说我无权自己做这个决定,但我又觉得这种事情没必要上报O5。

T4-1:所以你们就在这里了。各位都曾担任某个项目负责人,即使是在四级人员里也属于高层次的人物。今天的会议是仿O5议会式,因为是临时四级议会Temporary Level 4 Council因此代号以T4为首。大家先发言,后投票,最后以投票结果决定这只异常个体的去留。那么,会议开始。

T4-2:该我发言了。一号已经阐述过他的理由,那么我来阐述一下我反对他的理由。首先,尽管澳洲方面报告称那个种群“如同正常鸸鹋一般生活着”,我们不知道将这个个体送回去后会不会引发什么群聚异常——这种例子以前不是没有过。那个栖息地中的鸸鹋一共有三百多头,如果真的引发了什么群聚异常,不是他自己能担当得起的。

T4-7:你们刚刚说这个东西具有智能?看记录这东西的智能还不小。

T4-1:是。

T4-7:那我是不是可以假设它的族群也拥有和它同等的智能?记录上显示这东西没有视觉器官,那你们搞清楚它是怎么“感知”事物的了吗?在交流记录2中,它为什么能够准确说出自己栖息地的地点坐标?它能自如使用画笔,对地图也有一定了解,那为什么它会对这些东西这么了解?真有这么简单?

T4-3:嗯,我说一下。七号刚刚提出了这么多问题,但似乎忽略了记录上那句“澳洲方面表示该栖息地中的鸸鹋群体由1998年开始定居于此,且直至2020年为止,种群中的个体数量未有显著变化”。也就是说,这群个体即使的确存在群聚异常,该触发的也早就触发了。“个体数量未有显著变化”也证明个体的繁殖率或者存活率不高,就算它们有什么超感知能力,或者严重一些,就算它们创造了什么文明,就凭三百多头这东西,我觉得大可放心。

T4-7:问题在于它们现在知道基金会的存在了。而且你怎么知道只有澳洲有这东西?看记录上它对地图的熟悉程度,我合理怀疑这东西遍布世界各地,同时各个族群之间有能力保持联系。一号,有关于项目的认知危害,你们试过“鸸鹋”以外的其他形象吗?

T4-1:试过,但都失败了。那些实验记录都被归档了;我们也曾怀疑过它的认知危害不止能让人把它认知成鸸鹋,但我们不知道怎么触发其他的。最后这项试验无疾而终了,毕竟没有硬证据证明它能被认知为鸸鹋以外的动物。

T4-5:那么我明白了。七号的意思是,在其他地方可能会存在伪装成其他陆生动物的项目群体,而这些群体之间应该均有联系,不然不会对地球大陆板块形状有这么清晰的认识。那么,我支持七号的观点。

T4-3:如果收容中的项目个体只是一个个例呢?假如它所提到的群体里,只有它一个是具有如此完备的智能以及对地图的知识呢?我以前负责的项目,怎么说,基本都是这样的。

T4-6:有这个可能,但我们一般不做此假设。不能以小概率事件来揣度异常个体,这和你以前负责的项目不一样,三号。

T4-3:那如果,我们不把它放回去,只把这个个体移交给澳洲分部呢?这样一号阐述的两个理由之一就被解决了。

T4-7:这个提案听起来不错。

T4-2:我也没问题。

T4-1:那么就投票吧,会议记录,麻烦帮忙当个裁判。

会议记录:好。

提案: 将当前收容中的SCP-CN-1308及其项目档案移交至澳洲分部,并对其指出的群体所在地进行收容及严格监控。
票数:5:2 同意

T4-1:那么此次会议到此结束,我会尽快与澳洲方面联系。“临时4级成员议会”就此解散,感谢大家的参与。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