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364
评分: +57+x



Padlock4.png

注:以下文档仅作为参考。

因研究进度,文档须由研究团队进行进一步编辑。在编辑工作完成前文档暂时锁定。

如果您希望编辑此文档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或模因研究部前台。

—— Maria Jones,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主任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364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calling.png

SCP-CN-1364所携带模因片段(-014)的分形成像,已去除危害。


特殊收容措施:模因研究部与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部负责维持帷幕外现有关于人类恐惧来源及功能化定义的理论,并尽量减缓神经成像技术的发展。作为辅助收容措施,由特制卫星阵列定期扫描受SCP-CN-1364影响人类,计划控制行动。

模因研究部协同下属站点Site-CN-200对项目性质进行研究,进行临床观察和开发反制技术。Site-CN-200人员数量应保持在最小限度内1。所有驻站人员须每二周接受一次精神扫描,结果明显偏离接受标准的人员将接受思想提纯程序2,随后仍旧出现受项目明显影响迹象的人员则须纳入站点的隔离监控下。

描述:SCP-CN-1364是一种能够推动人类恐惧心理形成,并通过受影响个体(下称宿主)对恐惧的表达传播的模因危害。该模因将导致宿主潜意识中形成的条件性恐惧反射更容易被激起,从而影响到精神和行为上的决策,这些被影响的决策通常将表现为对特定条件的3恐惧反应。已确定SCP-CN-1364可通过人类感知与其他模因交互,将其整合入自身。SCP-CN-1364通过宿主对恐惧的表达传播,现已知全球有约0.0016%的人口被项目感染。

现已发现SCP-CN-1364携带了多种基金会所记录到的模因的片段,但功能变为辅助项目效应。此外还发现了其他极具危险性的模因片段,在未对项目构造构成进行拆分的情况下不会造成影响,但暴露于其下可能导致伤亡(见附录-CN-1364.3)。此外还发现了多个特别关注模因异常的残余片段信息编码,出现了与项目的同化迹象,根据这些模因已被认为无效化或近乎无效化,可以证明项目对其他模因的整合。

附录-CN-1364.1:相关实验以及采访记录

在研究初期曾对SCP-CN-1364进行过一系列实验,包括使人员接种项目样本。在接种后,人员出现具个人性且夸张化的恐惧反应,精神状态恶化至不再配合观察,各自的潜意识成像4均显示与其恐惧反应相关的场景,成像结果与人员恐惧的准确度偏差均不超过30%。以下为部分实验记录:

实验记录-0001:


受试人员:D-2467

模因类别:经过初步削弱的SCP-CN-1364样本5

后续影响:对象开始拒绝靠近建筑内外边缘,且处于昏暗环境内时急性应激反应增加,比如急躁,尖叫和拒绝合作。

潜意识成像结果:对象身处无人的中心商业区中央,时间是正午时分,周围是错落排列着的写字楼,居民房,百货大楼等高于五十米的建筑。对象漫无目的地走动,动作机械,在经过一片大楼投射下的阴影时绊倒。观察到阴影中央突然塌陷,卡住对象的右腿。对象尝试拔出右腿,数次无果后取出半截,截面无出血且极其平滑。对象面露惊异,但无痛苦神色。环境迅速变暗,画面颜色变得黑白。对象倒在地上,五官缩进面部内直至消失,用腿推着身体缓慢移动,但周围的建筑开始笔直倒塌,对象随即陷入地下,黑屏2秒,随后显示空无一物的地面,下方更深处一直传出大量咀嚼和吞咽声。画面结束。

偏差系数:26%

实验记录-0004:


受试人员:D-2876

模因类别:经过初步削弱的SCP-CN-1364样本,以及危害中和型模因媒介-12。

后续影响:对象表现出对夜晚的恐惧,但随后观察证实对象真正的恐惧对象是夜空——特别是晴朗夜空,在接种情况下对象已无法直视夜空。此外,对象还表现出严重恐高,仅凭暗示便可激起强烈的不良生理反应。

潜意识成像结果:对象于黄昏时行走在一条延伸至群山间的公路上,不时四下环顾。随后五小时皆为对象前进的画面,但对照场景远近比例表明对象始终没有实质前进距离。环境时间从傍晚转至深夜,对象并未表现出疲态,仅多次寒战,可能表示环境偏冷。随后,对象突然愣住,抬头向山顶望去。类似于木星的巨型球状物自山后方迅速升起,迅速占据了对象视野。对象边叫喊边掉头狂奔。周围环境瞬间解体,公路同地面崩解,上升至天空,对象在扭曲的环境音中被卷向红斑。画面结束。

偏差系数:19%

实验一名接种人员的反应引起了特别注意,其接种记录如下:

实验记录-0024:


受试人员:研究员Axwell Shore

模因类别:经过初步削弱的SCP-CN-1364样本,以及危害中和型模因媒介-25。

后续影响:对象表现出对站点工作环境的恐惧,开始变得躁狂,拒绝同站点人员合作,在进行初次采访时企图对人员实施暴力并逃离站点。对象立即被制服,送入隔离观察下,在观察中对象出现轻度躁郁症,但情况基本稳定。

潜意识成像结果:画面显示一空置基金会站点的走廊,站点中的警报系统被开启,走廊两边的房门均敞开着,可以看见房间内满地都是被丢弃的物品。对象进入画面,在沿着走廊奔跑,视角在对象背后开始紧跟着他。对象试图呼叫其他人员,但没有回应。在数分钟后对象到达一房间门口,门半掩着,密码锁被破坏,他上前一步去查看,身体挡住门口,几十多秒过后他转过身,神色惊恐而疑惑,双手伸向视角两旁,仿佛在拿着视角,随后影像变得与监控探头拍摄相似。对象将视角对向走廊远处,此时画面出现10秒钟的停顿,随后画面像素开始呈一定规律移动,可以听见建筑崩裂声,走廊向两端开裂,露出下方的黑暗空间。对象尖叫,但被无形力量托在空中。视角向下,可以看见下方空间中有一巨大的模糊物体,显露出密集且互相缠绕的尖端、锯齿、鼓包结构。五处大小各异的圆形红色光源从物体上出现,对向视角。画面被红光遮盖,剧烈抖动,对象尖叫和尖锐的研磨声交替响起,在持续23秒后画面结束。

偏差系数:17%

以下为临床心理医生Dr.孙桐华对Shore的采访。

受访者:研究员Axwell Shore

采访者:Dr. 孙桐华

日期:2021/6/1


[开始记录]

孙桐华:Shore,今天还好吗?

Shore:低声)我…我不怎么好。为什么这地方这么不人性化?

孙桐华:但你的情况很糟糕。我想…你还得配合我们一段时间。我需要问一下,是什么在让你恐惧?或者SCP-CN-1364让你想到了什么?

Shore短暂沉默。

Shore: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没什么具体的。我感觉…很累,很空,有东西不让我休息。

孙桐华:为何?

Shore:博士,你有多久没真正害怕过了?

孙桐华:心理上还是哲学上?

Shore:心理。

孙桐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我觉得至少基金会的这里是安全的。

Shore:打断)我不是…我相信你说的,我相信,我相信基金会足够强大到能庇护我们每个人。相信每个人都恪尽职守。

Shore望向天花板角落再回头。

孙桐华:你说的含糊不清。

Shore:我之前没有感受过大难临头的滋味,博士。他们不会关心我的感受,但是…

孙桐华:我了解你的意思。细分到个人,谁也无力承担基金会的所为。

Shore:是这样,但是…

Shore身体颤抖,他长呼出一口气。

Shore:但是我想我能说清楚了,恐惧对于我来说是那些未知和现状。我小时候看过那些世界未解之谜之类的地摊文学,我总会想着上面的东西是否是真的,越不敢想我越想它。我还曾恐惧过世界本身,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世界实在太大了,在两个城市间奔波都要花费几个小时,我不清楚这世界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在发生什么事,这样一来我就更加怀疑我的现状。

在基金会这我知道了我的恐惧是真实的,无处不在。你们告诉我没必要害怕。你们都信了,我也信了。但我们头顶脚下全都是数之不尽的怪物,随手就能决定上万人的性命,并且不知道在这站点随便什么地方装备的核弹是否会引爆。尽管我知道,我知道收容失效发生的几率比我被闪电劈到还小。这一切本来就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孙桐华:我恐怕你想的过多。我们很安全,而且有的是手段压制那些妖魔鬼怪,或许还能解明它们的本质。

Shore:我想我知道SCP-CN-1364带给我的是什么感受了,(停顿)它是…一种更加不同的东西,我并没法形容它,但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在无时无刻往下陷,下面是一层更加阴暗的帷幕,我的周围似乎是真空,它似乎…它似乎在包裹着我,从我的七窍进入我的身体,让我的脑袋里面充满它。

然后会有另外一个声音说“你应该看看”或者其他什么话,于是我的视野好像明亮起来,我能看见其他人头脑里那些朦胧的东西,好像是思想什么的,有些东西在那个声音前就到了那里。

双方沉默许久。

Shore:接着就是,我每一天都能感觉有重担在上方向下逐渐掉落,每一个人的头上,而我的同事们头上的重担压的更低。你不明白——我见过之前和我一样接种过项目样本的人,他甚至害怕自己喝了水就会死,而当我尝试和他说点话的时候,他居然不能确定什么是水,只是害怕那液体的本质。我说,你能明白吗?

孙桐华:它在让你恐惧现状,Shore。你脑子里有个模因,它想让你无端害怕。你总不能全相信它为你捏造的直觉。

Shore:但那又如何?我真的没法确定…你会害怕吗?

孙桐华:我只担心事实不限如此。它的本质和发展(停顿),的确令我担心。

Shore:所以你会害怕吗?

孙桐华:可能。我多半了解了你的意思。

Shore:就是这样…这东西无处不在,它不想让我继续想我的事情,让我把一切的想法都归咎于恐惧,无论是担心还是烦躁还是…(沉默,摇头)为什么我就没法分清楚?

孙桐华:Shore,你需要休息。

Shore:叹气)博士,没有用的,安慰剂没有用,我觉得我并没有病,我只是内心没法排解。这台机器没法停下来。你应该知道,要面对的远比意料的要可怕要困难。

[记录结束]

附录-CN-1364.2:事故-CN1364-X10W

基于对研究员Axwell Shore的接种观察,收容团队尝试提取Shore所接种的SCP-CN-1364样本进行拆分研究。在同站点的模因学安保人员协商后,该研究方案得以进行。于2021年6月7日,样本的部分被成功提取,送往收容团队的技术工作组进行拆分。记录如下。

[开始记录]


[00:00]技术工作组将开始对样本进行标记扫描建模,结果显示样本具备一系列由模因体组成的信息回路。

[01:12]工作组开始对样本外围进行拆分,拆除了片段-012、-025、-056等起防护作用的片段,在样本内扫描到的信息片段/模因片段增多。

[01:58]在样本“前端”内部发现了危害中和型模因媒介-25的片段,出现了同化迹象。该片段被提取出。检查模因媒介-25时系统报告检查到较严重模因污染,过滤污染后的扫描结果均为充满噪点的无意义图像。

[02:25]对前端内部的扫描均显示存在有害模因片段。工作组尝试识别并解码。

[02:56]在处理一个新记录的模因片段时,该片段立刻生成大量无法破译的乱码信息,覆盖片段,阻挡了解码进程。工作组转而处理其他片段,同时监视该片段变化。

[03:34]工作组引入中和化模因,无效化了部分模因污染。收集到的成像包含大量互相叠加交叉的分形图形。中和化模因未起到作用,被项目逐渐吸收。

[04:01]检测到大量信息流进入流入前端,中和化模因在成像中变得无法观察,但依旧可以观察到其他图形。

[04:29]操作人员Dr. C. Pablo开始身冒冷汗,呼吸困难,他被换下,工作组开启了系统的半自动处理模式。发现在分形放大一定比率后观察全图会受到认知危害性质影响,系统未将其过滤。

[05:03]前端的模因片段发送出一系列高频信息,均带有高度模因污染,系统由于信息输入速度大于处理速度自动紧急锁闭。收集到的分形图像不断扭转锐化,最后变为灰黑色像素点组成的基金会图标,缓慢变形,发散,转化为扩大的人眼瞳孔图案。大部分在场人员描述听到有齿轮研磨声和惨叫声从拆分仪内传来,尽管仪器并没有音频设备。几名人员将声音形容为与Shore相似。

[05:37]安保人员发出警告,尝试格式化样本并关停拆分仪,但在到达附近时人员出现反常的恐惧感和应激反应,拒绝继续靠近。2名人员陷入昏厥。

[05:59]人眼图像开始向内回旋,不停在包含乱码的分形图和基金会图标之间切换,人员称仪器内传来的惨叫声增大。观看图像的人员出现程度不等的认知受损。研究员张晓惠强行将成像关闭,陷入恍惚状态,此前受影响的人员开始恢复认知能力。

[06:15]剩余工作组人员通过外连系统关闭成像程序,迅速离开工作场所,将情况通知站点安保部门和模因研究部门。有少数和工作组交流的人员出现类似于安保人员的症状。站点内的紧急群体记忆删除与安保模因接种协议生效。

[06:36]由于样本产生的模因危害远大于可接受标准,拆分仪自主启动格式化程序,将样本无效化。


[结束记录]

在事故后对SCP-CN-1364的控制工作被提高到A级优先级。最需注意的是,将基金会内的感染记录同帷幕外的作比较后能够发现两点偏差:一是几乎有一半的受感基金会人员在接受观察时也表现出了与事故-CN1364-X10W中受感人员相似的恐惧情感;二是受感人员所表现出的恐惧反应远比受感民众要更为夸张,也更容易激发。这被认为是组织内的工作条件造成的。

该文档的当前版本将作为参考保留,在完成进一步研究之前文档都将处于锁定状态。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令


调取以下文档需要6/CN-1364级权限。该权限不包含于常规安保协议中。

尝试在没有必要权限之下查看下文内容将导致你在基金会担任职位被解除,且你所有的教育、医疗、退休和死亡福利待遇将被取消。上交权限后你必须通过一特定模因条件筛选程序以查阅文档,你已经以此被默认为事先进行了通过程序的指导。

在未通过程序的情形下,模因接种程序将使你被就地处决。一支特定MTF将会前往你所在的位置以回收尸体,你所在单位的所有人员都将接受神经检查和记忆删除。若你尝试在未与基金会内网链接的任何电脑上查看该文档,你将被立即处决。

你已经被警告过了,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请接受筛选程序

SCP-CN-1364 — 达摩克利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