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06
评分: +29+x

项目编号:SCP-CN-140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06收容在设有3级门禁权限的3m×3m×3m混凝土收容室里的半透明玻璃罩中。未经允许,禁止任何人员观察或接触SCP-CN-1406。进入SCP-CN-1406收容室的人员应随身携带且在工作期间佩戴SCR1

SCP-CN-1406的表面需放置一个能长时间工作的追踪装置,以便收容程序的执行。如收容失效,处于SCP-CN-1406收容间附近区域的人员需立即从离自己最近的应急物品箱中取出SCR并佩戴,以防与SCP-CN-1406进行视觉接触,随后在原地等待机械特遣队的到来或尝试自行逃离该区域。

对于已经与SCP-CN-1406进行视觉接触的人员,应立即将其送至观察室并接受不少于10天的心理疏导。疏导时应尝试使对方意识到自己的孩童时期并不是完美的。如有需要,可以使用记忆删除药品将其孩童时期与“高兴”、“快乐”等正面情绪相关的记忆删除或植入虚假的含有大量负面情绪的记忆。当人员不再表现出想要触碰SCP-CN-1406的冲动后,可以视情况将其定为恢复正常。人员被确认恢复正常后,应尽可能为其制造带有正面情绪的记忆,使其意识到“当下是美好的”。

如人员价值低于抢救价值,可立即将其处决。

若人员已经触碰了SCP-CN-1406,需立即将项目收回,并将人员带至观察室以确保人员不会再次接触SCP-CN-1406。如果在回收过程中遭到触碰者的抵抗,允许将其处决。

更新:根据道德委员会要求,触碰到SCP-CN-1406的人员应尽快带至医学观察室进行安乐死,随后将项目回收。回收程序应使用AI控制的机器人执行,非必要情况下,程序不得由人员执行。收容站点内员工需经过基金会心理测试,特殊背景员工需每周五接受站点心理医师的检查。非必要情况下该类人员不应接近项目收容室。

描述:SCP-CN-1406为一不定形物体,无固定重量。当人员观察SCP-CN-1406时,对象会认为SCP-CN-1406为自己幼年时期最喜爱的玩具,并产生想要触碰SCP-CN-1406的强烈欲望。如被影响人员7天内未再次与SCP-CN-1406进行视觉接触,异常反应将会逐渐减弱,最终在人员与SCP-CN-1406进行视觉接触约10天后消失2

人员接触到SCP-CN-1406后,对象的年龄、记忆、体格、智力等都会逐步转变到其童幼年某一时刻3的状态,随后将不再发生变化。

content

Dr.Lee在触碰到SCP-CN-1406之后被命令将自己所看到的SCP-CN-1406形象画下

人员在触碰SCP-CN-1406后会邀请未受到项目影响的人员与自己一起使用项目,并告诉受邀请人员自己眼中SCP-CN-1406的样子。在受到触碰者的引导后,受邀者眼中的SCP-CN-1406的形象会变得与触碰者相同。值得注意的是,受邀者视觉和触觉接触SCP-CN-1406均不会触发其的异常性质。

如受邀者不接受触碰者的引导,即判断其拒绝了触碰者的邀请。若受邀者拒绝触碰者,触碰者将表现出异常的低落情绪,并会询问拒绝原因。当受邀者的理由充分时,触碰者会表现出理解,并要求下次受邀者与自己一起使用SCP-CN-1406;若受邀者理由不充分,触碰者会表现出轻微的愤怒情绪4或哭泣,受邀者同意后此现象消失。

目前的实验数据表明触碰者表现出的情绪强度与受到拒绝的次数成正比。如果触碰者被拒次数超过10~145次,触碰者将会变现出抑郁、少语、反应迟钝等异常现象,且这种现象貌似是不可逆转的,同意其邀请并不会改善其状况。

当多人同时观察到SCP-CN-1406时,受影响对象会互相争夺SCP-CN-1406,对象常描述此过程是“愉快且令人兴奋的”。如在争夺过程中,有受影响对象受伤或意外死亡,其他对象会停止打斗,表现出不知所措、后悔、对受伤或死亡人员的强烈歉意,并进入3~5天的缓和期。期间受伤或死亡人员的伤口会逐渐治愈,最终在缓和期结束时痊愈或恢复生命体征,且其他参与打斗事件的人员将不再发生争执。随后受影响的所有人员会表现出对受伤或死亡人员回归的欢迎,并请求对象的原谅。听到肯定回答后,受影响者均表现出快乐与兴奋,并表示“此类事件不会再发生”,争夺事件将不再发生。当所有人员变回自己孩童时的状态后,受影响人员似乎仍会保留部分相关记忆6

在幼年时期受到过虐待的人员在触碰到SCP-CN-1406后,将会拥有一段被描述为“温馨”“甜蜜”的记忆,其会覆盖于对象的受虐记忆7,受虐者将拒绝承认自己遭受过虐待并坚信异常记忆属于自己。如果强行将受虐记忆唤醒,在唤醒过程中对象潜意识会表现出对唤醒的强烈抵触,目前已知技术的使用均无法达到目的。

如未受虐人员与受虐对象同时观察到SCP-CN-1406,未受虐待人员会主动将SCP-CN-1406分享给受虐者,并邀请其他人员8陪伴对象娱乐。当询问其原因时,未受虐人员通常会委婉的拒绝回答,并声称“这是做朋友应该做的事情”9


附录:实验记录

附录:事故记录

附录:CN-1406-A-1

    • _

    前言:原基金会二级研究员李██在项目初期研究中受其异常性质影响,Site-CN-82-α依规对其进行收容研究。20██/12/30,Dr.Lee于其收容间消失,推测为项目未知性质影响。目前所有关于其资料均受程度不等的损坏,以下为现存的记录资料。


    访谈记录-01

    时间: 20██/07/13

    Dr.Tang:你好,李██。

    Dr.Lee:你好,唐博士。

    Dr.Tang:我很抱歉必须要以这个身份来和你见面,你是我的前辈,但这是必要的,希望你配合。

    Dr.Lee:没什么,没什么,你我总会有呆在这的一天不是么?

    Dr.Tang:那么我们开始了。SCP-CN-1406收容室附近的摄像头拍到了你进入收容室的过程。你从观察室出来后一直在磨磨蹭蹭的,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你周围的人走光后你才踱进了收容室。你为什么要进入项目收容室?实验过程中是否出现了什么问题?

    Dr.Lee:对于第一个问题,我只能说,它对我有特别的吸引力。

    Dr.Tang:请详细说明。

    Dr.Lee:那时我基本和寻常一样,观察那些D级变成小孩,记录实验数据。奇怪的是,当那个D级慢慢的开始啊啊地说话时,我突然感到有种被注视的感觉。从项目所处的方向那里好像有种热量在传递给我,好像要把我的胸膛融化一样。不过那种感觉并不难受,而是非常温暖,这是一种亲切的感觉,冲淡了实验室平常的冷峻感。我感到出奇的安心,我想我甚至不必戴着我的SCR了,不过我还是克制住了这种想法。

    Dr.Tang:你的想法是对的,关于你在走廊上的举止,你可以详细说一下吗?

    Dr.Lee:我觉得我是被某种东西引导进了收容室,那时具体的情况我也不能记不太清了。实验结束后那种温暖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我有点失落,打算去餐厅喝杯奶茶。但是,我走出门以后一切都变模糊了,走廊的灯光变成了灰黑色,我四周的嘈杂声都一点点降到类似耳语的水平。我毫无思维的走着,只是顺从我的直觉,就像麻醉手术的时候你突然有了一点异样感一样,我的意识在我进入收容室时突然活跃了,我很用力的把门锁上,这也许是我的某种反抗?

    Dr.Tang:你做的是对的,这些信息有待研究。可否仔细描述你看到,或者你触摸到项目时你的感受?

    Dr.Lee:请容我仔细想想……抱歉,我实在不记得什么细节了。项目在我的眼前变成了一个被胶带缠住的纸箱,里面应该装了东西,之后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一直到警卫把我扯出来时我才恢复了意识。

    Dr.Tang:好的,这些信息会有专门的小组处理的,你看上去不太好,今天的访问就到此为止吧。

    Dr.Lee:谢谢,我是应该?

    Dr.Tang:机械警卫会带你去你的收容间。

    Dr.Lee:谢谢。

    记录结束

    访谈记录-02

    时间:20██年/11月/14日

    Dr.Tang:希望你休息的不错。

    Dr.Lee:谢谢,收容间的床软了点,我习惯睡硬床。不过没关系,我很久没好好睡一晚上了。

    Dr.Tang:那么我们开始吧,早上信息处理部拿了收容室的录像。一般项目的形态是看到他人所描述的样子,那个观察者死了,项目就又变成不定形状态。如你所说,项目是一个被胶带缠住的箱子。

    Dr.Lee:有什么问题吗?

    Dr.Tang:录像里你伸手接触了项目,然后你就没有动静了。但看看你现在,你没有变成小孩,甚至一点点都没变。所以我想,会不会是你身上有某种特性?你觉得呢?

    Dr.Lee:这,抱歉,我恐怕无法解释这种情况。

    Dr.Tang:已有的实验都是这些人变成了小孩,然后记忆被删了,或者改写了,我们没办法具体知道转化期间他们遭遇了什么。可否仔细回想一下看到项目时你的感受?或者最近你有没有某些特殊感觉?身体上,心理上,任何方面的。

    Dr.Lee:很抱歉,我无法给出第一次回答时的更多信息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真的很抱歉。最近的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不工作以外。

    Dr.Tang:好吧,这是个沉重的打击,我们希望找到突破口。今天的访谈到这吧,我认为我没有更多的扩展空间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Dr.Lee:谢谢你。

    记录结束

      • _

      附加资料-01:研究员李██背景资料调查记录

      申请者:站点一级研究员Dr.Tang

      状态:已批准 部分内容已缺失


      Dr.Lee,全名李██,基金会二级研究员。

      2018/02/14,通过人员忠诚度考试加入基金会。

      2026/08/05,因工作优秀调入Site-CN-██任首席研究员。

      2030/12/30,由于精神原因主动申请降职得到批准,调为二级研究员。

      该人员在基金会工作期间表现良好,与同事相处融洽,无重大违规记录。多次奔赴收容现场进行处理,擅长高危项目,2026年/02月/19日因一次收容失效负伤,坚决拒绝调职,考虑到其已35岁,后调职进入风险等级较低的Site-CN-█工作。


      幼年调查记录

      1991/12/30,李██出生,父亲为食药监局职工,母亲无业。

      1997/06/21,升入市一小,父亲遭遇车祸失聪,母亲为百货公司员工。

      2001/08/19,父母离异,选择与父亲生活。

      2003/12/30,母亲因传染病逝世。

      2005/09/11,以全校第六名的成绩升入市第一初级中学。

      2008/09/01,以全校第三百四十二名的成绩升入市一中。

      2012/08/13,[数据丢失]

      2013/09/04,以全校第二百六十四名的成绩进入██大学

      根据与其童年接触人员的访谈记录,大多数人认为李是“一个温和,聪明,较为内敛的人。”根据采访得知,其母的离世对李影响极大,此后更多的采访者认为其更加封闭,且不善交谈。在与父亲生活后,由于缺少经济来源,主要生活费用由亲戚承担。大学期间李通过借款和勤工俭学的方式支付亲戚的抚养费用,于大学结束时还完。

    访谈记录-03

    时间:20██/██/06

    Dr.Tang:好久不见,李。三次危机收容专家奖,两次站点年度员工,因为精神原因从高危项目站点退到这当二级研究员。

    Dr Lee:你查了我的资料?

    Dr.Tang:不要脸色那么怪嘛,这是必要的程序。根据你的申请书,你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Dr.Lee:是的,你不会想看到你每天走的地方都沾过同事的血迹。

    Dr.Tang:我表示同情,最近一段时间你的看守说你房间动静很大,还不时有噪声,是和你的旧病有关吗?还是房间不太舒服?

    Dr.Lee:房间很好,只是我最近睡的不太好,总是做梦。以前的同事什么的,不太好。

    Dr.Tang:也许还有别的?比如你的父母?

    Dr.Lee:你?

    Dr.Tang:顺便说一下,外勤特工找到了那个箱子,在你中学租的出租屋楼上,我们拆开看了,里面是一些旧的玩具。

    Dr.Lee:这很好。

    Dr.Tang:所以我想问你在项目收容室时,它是否有影响到你些什么?或者,你受到的影响。

    (沉默)

    Dr.Lee:首先,我想说,我进入项目收容室时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明显的感觉。你们可以查证我这段话的真伪,我只看到了白光,只感受到了温暖。

    Dr.Lee用力咽了咽喉咙

    Dr.Lee:也许你们想听这个。

    我12岁那年,我妈走了。那时我趴在她的床前,她最后对我笑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别人在我眼前离去。

    Dr.Lee垂下头

    Dr.Lee:那是个小雪天,夹着一点点雨。天气阴沉沉的,赶来的医生把我赶出了病房,我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那里瞅着外面的大街小巷。医院总是有种消毒水的寒冷,掺杂着雨雪天的冷。我觉得我心里好像少了一些东西。有种阴影在我脑子里滋生,它告诉我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哄我开心,陪我睡觉,它让我害怕。我父亲神态疲惫地走过来,拍拍我的头,把我抱起来。他的动作很温柔,他的怀里有种温度,仿佛融化了我的胸膛,让我感觉不到冷。但那也是他唯一一次给我的温柔,很奇怪,但很好,这就够了。

    沉默

    我小时候挺穷,没有多少玩具,都是些以前剩下的,或者我自己搞到的。我也不怎么喜欢和别人玩,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自己玩那些小孩才碰的玩具。积木拆了又拼,想点故事什么的玩。后来上了高中,家里嫌那个碍事,搬家时丢了。项目变成那个时我挺惊讶的,毕竟很久没见过了。

    Dr.Tang:这些是项目影响你想到的吗?

    Dr.Lee:也许算是,这些内容我只梦到过几个片段,但我很容易记起全部。

    Dr.Tang:所以项目使你想起过去的事?

    Dr.Lee:我觉得确实有这种效果。

    Dr.Tang:好的,你可以去休息了。

    (记录结束)

      • _

      附加资料-02:事故报告

      前言:20██/██/06,Dr.Lee在回到收容室后出现焦虑,躁动,情绪失控等症状,导致Dr.Lee头部,眼部受伤。当晚看守人员吴██,张██因失职调至其他岗位,扣除当月奖金。Dr.Lee转至医疗收容室接受治疗。


      访谈记录

      Dr.Yun:李博士,您好。按照项目主管要求,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这是强制命令,希望您可以配合。

      Dr.Lee:当然,请说吧。

      Dr.Yun:您知道的。

      Dr Lee:我保证我所回答的均为真实情况。

      Dr.Yun:感谢配合,请说说当晚的情况。

      Dr.Lee:当晚访谈结束后,我被机械警卫带到收容室。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一个人靠在椅子上想事情。但我的脑子好像失控了一样,不断的浮现过去。首先是最近几个月的事,然后更远,我在别的站点就职的时候,我的一些日常,参加的行动,倒在地上的尸体,这些东西像照片一样出现在我眼前。

      Dr.Yun:您陷在回忆里了,对吗?根据您的病历,您的药有按时吃吗?

      Dr.Lee:不,不,我不是旧病复发,这感觉不一样。我没有控制我的脑子,明白吗?它们仿佛是……有规律一样,而且非常真实。就像一条记忆河,慢慢地在我面前流过。一日,一周,一月,周而复始。我的现在,到我刚上班,大学,高中……啊不。

      Dr.Lee捂住头部,表现出痛苦

      Dr.Lee:抱歉,我在目睹这一切时记得很清楚,但和你说的时候我没办法更仔细。回忆涌上来个不停,但我好像失去了我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没办法,拼命地想停住这种感觉,我用尽全力往墙上怼了一下,没想到用力过猛。

      Dr.Yun:可以理解,您可否说一下最远的记忆是哪里呢?

      Dr.Lee:请让我想想……是……不,应该是小学,呃,应该是小学。我大概可以确认出现的最远的是这个。

      Dr.Yun:谢谢配合,愿您早日康复。

      Dr.Lee:应尽之责。

      记录结束

    访谈记录-04

    时间:20██/██/13

    Dr.Tang:好久不见,李,你感觉恢复的怎么样?

    Dr.Lee:多谢关心,恢复的还好。

    Dr.Tang:我得向你道歉,这是我的错。

    Dr.Lee:(微笑)没有什么,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情绪问题导致的,请开始吧。

    Dr.Tang:那么我们聊点轻松的吧,我们的话题似乎一直都围绕着过去这个东西。有句话怎么说?时间没有现在。人们聊起过去时都感慨万千。

    Dr.Lee:是啊。

    Dr.Tang:听说你以前是站点应急处理组组长,身手很好,不过下手太狠,把同事都吓着了,惹得站点里人皆畏之。

    Dr.Lee:过奖了,只是莽夫而已,外加有点运气。

    Dr.Tang:可惜你后来不干了,如果升到管理层,前途无量啊。

    Dr.Lee干笑两声

    Dr Lee:您知道,就像我第一次告诉您的那样,我经历了太多次小组大换血,我不想碰那些功劳,我的功劳都是战友的尸体垒起来的

    沉默

    Dr.Lee:啊,抱歉,我可能把话题聊死了。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我挺好,生或死也无所谓了,但我很清静,我没有什么现实的事要烦恼,除了偶尔的幻觉。

    Dr.Tang:并不,只是我听了你的话想到了挺多,经历了这些,恐怕这样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好的归宿?

    Dr.Lee:兴许如此呢?

    Dr.Tang: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记录结束

实验记录CN-1406-2

访谈记录-03

20██/04/11更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