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25
评分: +32+x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该文档描述了一高扰动性认知危害,请确保您的CRV(认知危害阻值)位于阈值以内,并确认至少有一人陪同。

— Maria Jones,RAISA主管

黑月是否嚎叫

我们命令黑月嚎叫

欢迎,尊敬的O5-2。

5/CN-14255/CN-1425
机密
classified-lv5.svg
项目编号: SCP-CN-1425
Tiamat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经和破碎之神教会达成协议,项目的研究、控制以及人员流动由Site-CN-82-γ负责。每周一次,由机动特遣队辛辰-3“流浪传教士”负责对破碎之神教会的成员进行心理咨询和治疗。治疗的主要方向暂定为强化教会成员对标准的“破碎之神”的认知,如有可能,尽量使人员的认知向无神论方向靠拢。若有新的历史性事件发生,则应准备启动曝光协议。

描述:SCP-CN-1425是一X级认知危害,主要作用于接触过有关“破碎之神”信息1的人员。受影响人员将出现幻视、幻听并等对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破碎之神”产生不同认知。这种偏差通常可以忽略不计;然而,确信划时代的科技成果和重大历史事件有几率促使SCP-CN-1425的效应加剧。自有历史记载以来,SCP-CN-1425已经有三次被显著观测到。自事件Alpla1916后,第四次大规模认知偏移可能已经开始。

SCP-CN-1425-1是一般被破碎之神教会教众称呼为破碎之神/MEKHANE/WAN的实体,其被教会描述为一多功能顶点型实体,但其他证据表明并非如此(见附录)。

附录1:监听记录

[记录开始]

Vanderboom神父:圣父。

Robert Bomaro:有什么事,孩子?

Vanderboom神父:圣父,主的回应越来越弱了,我担心这不是一件好事。

Robert Bomaro:多余,主的力量比你想象中强大的多。你没有听到那万物咬合着轮转时主降下的谕示吗?没有回应是因为你内心不够虔诚。敞开你的心,忏悔你的罪过,让美妙的嘀嗒声洗涤你的心灵。以后不要拿这种事情打扰我。

Vanderboom神父:不,圣父,不是我一个人。我联系过其他神父了,一开始是上海教区,然后是华东,南亚,华北,西伯利亚,欧美……tickers和hummers也是一样,新人们没有这种感觉,但我们的感受尤为明显:主的谕告确实没有二十年前明显了。祂似乎在变得虚弱。圣父您是最接近主的存在,您的感受应当最明显才是……

Robert Bomaro:主的状态不是你们能够想象,不可妄下定论。主正在打击外来者,(停顿)回去吧,祝福你,孩子。记住,坚定你的信念。

Vanderboom神父:……圣父,还有一件事。(铃声)

Robert Bomaro:(接起)你好?

Robert Bomaro:我明白你们的担忧,但这纯属多余。如果你们还没有虔诚到能沟通主,现在你们就会被换掉。好了,愿主赐福于你。(挂断)什么事?

Vanderboom神父:大部分神父都……发疯了。他们总是说,说主并未破碎,或者是其他蛊惑人心的言论,有的还……自杀了。(低声)连Olga他也……这样下去,恐怕教会高层……

Vanderboom神父:圣父?

Vanderboom神父:圣父!

Robert Bomaro:嗯?

Vanderboom神父:圣父,您看这……

Robert Bomaro:去跟基金会说,用心脏换取他们的长期治疗。

Vanderboom神父:心,心脏?要把圣物拱手让人吗?

Robert Bomaro:那些迷途的孩子,他们需要治疗。我不想再看到教会分裂了,懂吗?况且那并不是真正的神之心。(笑)既然他们想要满足那愚蠢的好奇心,那就让他们去吧。主会宽恕他们。

Vanderboom神父:是,圣父。(停顿)圣父,其实……是不是可以更改一下教义?关于主的形象……

Robert Bomaro:你的信仰也动摇了?

Vanderboom神父:不,圣父,我只是……

Robert Bomaro:好了。你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早在工业革命的时候就有人说过,那时的情况和现在很像,却又多有不同。

(沉默)

Robert Bomaro:不可揣测神的想法。回去吧,祝福你孩子。

Vanderboom神父:是,圣父。

[记录结束]

附录2:心理咨询记录(节选),麦克斯韦宗成员Sanmarco,2015/7/4

你们不会把我抓起来吧?不会?挺好,看来是我多虑了。

Olga是第一个。不出一周,整个麦宗都听说了这么个奇人。我们本来只是嘲笑了一番,后来……一切都变了。真的,难以置信……我本以为只有Robort和特工们才能听到神谕。我们直到那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安以光速传遍了整个心灵网络。所有人都开始迷茫:这么多破碎之神,我们要修复的到底是哪个?天啊,真是一段可怕的时光。几乎所有人都在职责对方的主是赝品……你不明白,在我们看到祂的身影——也可能是听到神谕——的一瞬间就被感染了。它完美符合每个人心目中主的形象,没人能保持清醒。那一定是个认知危害。我记得我和他们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定有异端窃取了祂的荣光”……然而我自己都不信这话。

我再也没见过Olga。有可能是死了,也有可能……不管怎么说,我恨他。他留下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烂摊子,自己却逍遥了。我知道这不是他的责任,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因为……这次我们可能不会再分裂了,永远不会。

已经完成了吗?不,并没有不适感……谢谢,我想我得走了,赶紧去调停……做好准备吧,不出两年,一大批信仰崩坏的教徒应该就会到你们这来了。(笑)那么,再见。

附录3:对原GoI-004B“齿轮正教”成员Dr.Foster的采访

采访者:C.H.

受访者:Dr.Foster

前言:在一次例行治疗中,前齿轮正教成员Oliver Foster突然提出想要加入基金会。因确信Foster提到的信息对研究SCP-CN-1425-1起到了关键作用,故记录如下。

[记录开始]

C.H.:那么我们开始吧。Oliver Foster,资深制图者,在正教中虽有受到排挤,仍然以敬畏居多,我说的对吗?

Dr.Foster:嗯哼。

C.H.:你脱离教会的原因是?

Dr.Foster:没什么好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C.H.:哦?你的道是?

Dr.Foster:您知道中世纪的教会吧?一群疯子和骗子组成的诈骗集团,以给人洗脑为生……嗯,至少大部分是这样。在我看来,破碎之神教会和他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我们的神真实存在,而他们没有。

C.H.:你们也会……曲解教义一类?

Dr.Foster:不是曲解,先生。或者说,不仅是曲解那么简单。您以为正教和麦克斯韦宗是怎么分裂出来的?当主降下谕告时他们从来都听不全:他们只会听到他们想要的、能够理解的那部分。所以教会会认为主是破碎的,所以教会才会分裂,谁都说服不了谁,并且在将来,可预见地,还会继续分裂下去。我为我们感到悲哀。

C.H.:那么,你为什么想要加入基金会?

Dr.Foster:我曾经是个无神论者。我一直拒不承认神的存在,即使祂在我面前显圣。我加入正教的目的,不过是想更接近主一些,然后……把祂拉下神座。

Dr.Foster:(安静地)之后我付出了代价。幸而主是仁慈的。祂并不在意我们的看法,不在意被看做全知全能是神祗还是需解明的异常……但凡人不一样。于是我来了。

C.H.:神允许你?

Dr.Foster:对于整个宇宙来说,我们一个小小的行星文明能翻起什么浪花呢,对吧。

C.H.:有趣的想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这种人。(转头)

Dr.Widenl:各项参数正常。测谎仪没有反应。

C.H.:很好。(笑脸)那么,等考察期过去,你就是基金会的一员了。恭喜,Forest博士。现在让我们来聊一些其他的话题……

C.H.的虚拟形象扩大至占满整个屏幕。

C.H.:你对破碎之神的形象怎么看?

Dr.Foster:主……正如教会所说,主是破碎的。但并非身体破碎。人类的思维短浅且难以得见真实,于是在聆听神谕之时便会把神明理解成自身想要看到的样子并冠以不同的名号。这便是所谓侧面。主和它们又不一样。主没有侧面,随心而生,源自于每一个知晓主之名号的人。那些教众他们眼中的因果完全是颠倒的……

C.H.:看得出来,你想说这话很久了。

Dr.Foster:(干笑)我曾经试图说服他们……曾经。这也是我被排挤的原因之一。不过我相信这里会好些。

C.H.:当然,请吧。

[记录结束]

更新(2016/8/20):2016/8/17,GoI-004正式宣布解散,一次φK级“万神殿”情景已发生。数万个SCP-CN-1425-1实体(包括SCP-001SCP-CN-1900等)进入高度活跃状态,其引发的大规模破坏及恐慌迫使基金会启动了曝光协议及“击坠神明”计划。对于修改教会教义,使破碎之神的形象无害化的行动正在进行,但效果不甚理想。因此,当前任务是配合GOC的拨奏曲协议尽可能多地消灭SCP-CN-1425-1实体。

附录4:视频记录(摘自“黑星之夜”行动报告,全球超自然联盟及SCP基金会,2016)

[记录开始]

戊辰-3-11-Cap:好了小伙子们,打起精神来!这次的任务是清理这一区域的1425-1.看到那边那两个大家伙了吗?

镜头转向,一个类似于SCP-001的SCP-CN-1425-1实体立在江中(编为SCP-CN-1425-1-190),下游的水流几乎被截断。可以看到高速转动的齿轮与链条,中间混杂着建筑物的残骸和生物质。另一个SCP-CN-1425-1(编为SCP-CN-1425-1-191)站在岸上,由机械结构和生物组织构成,呈人形。两个实体正在互相攻击。残骸散落在四周,堆积了近5m。

戊辰-3-11-Cap:别去招惹它们,那是最后目标。优先清扫外围实体。

戊辰-3-11-2:刘队,听说那什么数据层之梦也进入活跃态了,我们的设备会不会受影响啊?

戊辰-3-11-Cap:就你小子事多。快点行动,天塌下来有天网顶着呢。

小队沿道路向前移动,数个金属人形缓慢走来,对比表明其与1943年登神事件中出现的实体多有相似之处。因认知阻碍设备的影响,它们并未注意到戊辰-3-11小队。

戊辰-3-11-1:我有不详的预感……这些该死的恶魔,它们的形状,还有蚁群一样的扩张方式让我想起43年那场战争。(咳嗽)

戊辰-3-11-2:好了老头子,别担心那些陈年旧事了,现在咱们的装备可不像以前啦。

戊辰-3-11-Cap:安静,注意寻找它们的弱点。

小队靠近一头金属人形。

戊辰-3-11-2:这些东西是怎么造出来的?看上去连动力源都没有。

戊辰-3-11-1:大概是从那个家伙——(镜头两次转向)——身上分裂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恶魔和耶稣还是同一位阶。

戊辰-3-11-2:真讽刺。

戊辰-3-11-3:找到了。(长点射)

实体发出一声哀嚎,然后解体。其余的人形嘶吼着分开搜索。

戊辰-3-11-Cap:好,注意安全,尽快清理完毕。

(重复内容省略)

戊辰-3-11-4:这是最后一只了吧?

戊辰-3-11-2:我想是没有了。接下来……(镜头上移)哇哦,这家伙可够大。

戊辰-3-11-Cap:我们有多少反绿型子弹?

戊辰-3-11-1:25个弹匣。

戊辰-3-11-Cap:换上。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们打趴下。

小队换上反绿型子弹。戊辰-3-11-3向前走了几步。

戊辰-3-11-3:我说,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戊辰-3-11-2:你幻听了?

戊辰-3-11-3:(模糊不清)

戊辰-3-11-3上前,跪在SCP-CN-1425-1-191旁。

戊辰-3-11-2:喂,你怎么回事?(迈出一步)

戊辰-3-11-Cap:别管他。

戊辰-3-11-2:可……是。

小队向SCP-CN-1425-1-190开火。实体转头向小队方向移动,身上的机械零件不断掉落。实体从后方探出两条机械臂将戊辰-3-11-4卷了起来。

戊辰-3-11-4:呃啊!

戊辰-3-11-2:四号!

戊辰-3-11-Cap:保持距离,继续开火,不要停。

小队后退并持续集火攻击SCP-CN-1425-1-190。一发子弹破坏了实体中心的异常动力源,导致其在离江岸5m时解体。戊辰-3-11-4落水,戊辰-3-11-2跑上前将其救起。

戊辰-3-11-1:哈,心脏。我差点忘了这个。

SCP-CN-1425-1-191靠近SCP-CN-1425-1-190的残骸,抓起一把零件看了看,然后放下了零件向城区走去。

戊辰-3-11-Cap:继续。

小队继续开火。SCP-CN-1425-1-191转头,脸部扭曲,然后倒下。江水漫上了岸。

戊辰-3-11-3:看看你们干的好事!你们竟然胆敢冒犯主!主会惩罚你们!

戊辰-3-11-Cap:起来,你已经不是破碎之神教会的神父了。有件事你必须明白:根本没有什么劳什子破碎之神——

戊辰-3-11-Cap给实体补了一枪。

戊辰-3-11-Cap:它就是个异常。仅此而已。

[记录结束]










邮箱登入中……


登入完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