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65
评分: +76+x

pexels-photo-4108480.jpg

SCP-CN-1465-A

项目编号:SCP-CN-146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65-A及其内部的员工应被严密监控。目前Site-CN-33已成立了特殊专案小组#1465以对SCP-CN-1465-B及其可能拥有的异常性质进行调查。SCP-CN-1465不得向公众泄露,违者将被直接处决。

描述:SCP-CN-1465是发生在上海市徐汇区[已编辑]医院(下称SCP-CN-1465-A)的异常现象,具体表现为异常偏高的重症患者(脚注:包含绝症晚期,极为严重的外伤或内伤等)治愈成功率。经基金会调查,SCP-CN-1465主要发生在年龄介于18岁至48岁,且有父辈或祖辈家属陪同的青壮年患者(下称SCP-CN-1465-B)身上,即便是在SCP-CN-1465-B已经因其病症而濒临死亡,现代医学已对其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在SCP-CN-1465-A内工作的医护人员依旧有能力维持住SCP-CN-1465-B的生命,并最终成功医治其病症,且这一事件的发生概率高达65%至75%。基金会目前怀疑SCP-CN-1465-A内部的医护人员为现实扭曲者,并通过奇术的方式达成上述效果。

附录CN-1465-1:SCP-CN-1465-B具体信息列表(节选)

编号 简单资料 病症 结果
SCP-CN-1465-B-8 25岁,男,由其父陪同 因大规模工地事故导致的全身粉碎性骨折 存活
SCP-CN-1465-B-25 19岁,女,由其祖父陪同 因车祸导致的脾脏,肾脏,胃等多处内脏破损,进而引发全面器官衰竭 存活
SCP-CN-1465-B-34 43岁,男,由其母陪同 因长期吸烟导致的晚期肺癌 存活
SCP-CN-1465-B-53 22岁,女,由其父母陪同 先天性心脏病 死亡(手术失败)
SCP-CN-1465-B-78 38岁,男,由其父母陪同 在安装避雷针时被闪电劈中 存活
SCP-CN-1465-B-117 30岁,女,由其祖母陪同 [数据删除] 存活

附录CN-1465-2:访谈记录

采访者:外勤特工Chelsea Campbell

受访者:护士庞██,SCP-CN-1465-B-78,刘█(SCP-CN-1465-B-78的母亲)

<访谈开始>

特工Campbell:您好,我是███电视台的记者,请问能够进行一些采访吗?

庞██:好的好的,你问吧。
特工Campbell:我听说贵院对于重症患者的治愈率似乎很高啊,请问你们有什么诀窍吗?

庞██:你是说这个啊……哦,说真的这肯定算是一个爆点吧,咱们院现在可是人满为患。

特工Campbell:那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如果你们能够公开你们的方法的话,相信对全国的医疗水平都是一个质的飞跃。

庞██:嗨,我们哪来那么高的医疗水平啊。我跟你说,有的时候奇迹真的可以发生。

特工Campbell:我想,你们所谓“奇迹”的发生概率也太高了吧。我也可以理解你们不想公开自行研发的药物,但是你们也得从国家层面考虑下啊。再说了,我们记者行业吗,你懂的……

庞██:啊,这不是徐██1和刘大姐吗,我得招待下他们,不好意思稍等下啊。

刘█:我可得好好感谢感谢你们院啊,我还以为我儿子算是没救了,没想到居然恢复得那么好,连后遗症都没有。呐,这是咱们带的锦旗,想送给梁大夫的,“妙手回春”。

庞██:梁主任暂时有事在忙,我先替他帮你们保管好了。哦,记者小姐,他们是手术亲历者,你干脆问下他们吧,毕竟他们是手术亲历者,我先把锦旗给梁主任送去了。

特工Campbell:哎,等下……

庞██携带着锦旗离开。

特工Campbell:徐先生你好,我是XX电视台的记者。请问你对手术的过程有印象吗?

SCP-CN-1465-B-78:我哪有啥印象啊,我全程没有任何知觉。

特工Campbell:好的,那么请问徐先生,你在手术后有任何不适的地方吗?

SCP-CN-1465-B-78:完全没有。

刘█:(挤到镜头前)我儿子比较腼腆,还是我来回答吧。

特工Campbell:哦,好的。能否请问下你们术后的生活?

刘█:还能怎么样,还是老样子啊。我跟你说,咱儿子本来是重度烧伤的,全身98%啊。结果不仅活下来了,甚至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这儿的大夫真是绝了,我听说这已经不是第一起案例了。

特工Campbell:是啊……至少得有上百例了吧。

刘█:那这家医院可真的是配得上它这个名声。这里的医生每个人都应该发个妙手回春的锦旗。

特工Campbell:虽然这句话可能有点冒犯,但是……你不觉得这种现象有点不正常吗?

刘█:我哪管那么多,我只要我的儿子好好的就行。不过说到不正常,有一点我倒是一直没想通:我儿子回家后,咱家养的大黑都对他冷冰冰的,以前老亲热了。

SCP-CN-1465-B-78:(显得很尴尬)行了,妈。这种事情说出来多不好意思啊。高兴归高兴,家里的事情还是别说太多。我们还得亲自去给梁大夫道个谢呢。

特工Campbell:好的,多谢两位的配合,祝两位将来一切顺利。

刘█:多谢,多谢。

<访谈结束>

附录CN-1465-3:访谈记录

受访者:院长唐██(下称PoI-8314)

采访者:外勤特工Chelsea Campbell

<记录开始,背景为SCP-CN-1465-A第8层的一间储藏室>

特工Campbell:总算把锁打开了……这里边大概有什么东西吧。

镜头朝向储藏室内部,特工Campbell打开了手电筒,将其指向一个巨大的,竖直放置的纸箱。

特工Campbell:好高……都比我整个人还高了。还是过会再来处理这个吧。

镜头转移,特工Campbell弯腰捡起了一份掉落在地上的文件,并用手电筒照亮了上面的文字。

特工Campbell:一张照片……标题是“有关仿真机器人如何模拟体温的研究课题结果”,还有一个标志。好像是安德森机器人……先记下来,看第二张吧。

[有关上述文件具体信息的内容已编辑,需要4/CN1465级权限解锁]

特工Campbell:我靠,完全看不懂……不管,先拍下来再说。这课题应该到此就结束了吧,怎么后面还有?先继续看吧。(翻页声)这是一份患者病情报告单?

[有关上述患者具体信息的内容已编辑,需要4/CN1465级权限解锁]

特工Campbell:都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救活?还有之前那个仿生机器人体温的研究课题……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实验?

特工Campbell将镜头指向地面,发现了大量的电线和有待组装的零件。

特工Campbell:妈的……这储藏室连个灯都没有,还把这么多东西随地乱放,不怕摔倒吗?!

特工Campbell试图在有限的空间内转身离开,但是她的右臂在试图保持平衡的过程中击打到了竖放的巨型纸箱。纸箱倒下后打开,里面的人头滚了出来,每一个人头的最下端脖颈处都有电线露出;这些人头只有大概的形状,但没有头发和五官。

特工Campbell:这……什么鬼?!

记录到门口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特工Campbell迅速掏出手枪,对准门口。

门打开了,PoI-8314走进储藏间,但似乎并没有对特工Campbell的存在表现出任何情绪波动。

PoI-8314:你好,小姐。想必你已经看过这件储藏室里面的东西了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摊开双手)别紧张,我没带武器,我这辈子都没碰过枪支。请把你手里的枪放下吧。

特工Campbell缓缓放下举起枪的手。

特工Campbell:既然这样,那么我想我们就不必拐弯抹角了,院长。我之前已经问过贵院的员工们了,可他们一直都在试图转移话题,我想他们也知道这一切,但是他们不说;所以现在轮到您了。说吧,这件储藏室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这些文件,零件,还有这些长电线的人头,到底都是些什么?你们对那些病患做了什么才能做到如今的治愈率?

PoI-8314沉默了几秒钟,随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PoI-8314:你很幸运,我能够保证在我们的秘密被你得知的同时,它不会向公众泄露。你现在一副记者的装扮,但你却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打开了这扇门。我猜到你的身份了,你不是什么电台记者,你是SCP基金会的,对吧。

特工Campbell:你怎么……?

PoI-8314:我对我们的水平还是有信心的,我敢保证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什么异常。媒体想炒作的不过是我们的高治愈率,公众关心的不过是他们的家人会不会获救。只有你们——基金会——会对此感到好奇还会如此穷追不舍,而由于你们这个组织的特殊性质,你们不会将这个秘密公开的。

特工Campbell:……说吧,你的秘密是什么,还有你是怎么猜到我的身份的。

PoI-8314从口袋里掏出一张25mm*35mm的照片,示意给特工Campbell看。

PoI-8314:看到这张照片没有?记住它。

PoI-8314越过特工Campbell,拆开了位于储藏室最深处角落里一个平放的纸箱,它的里面显露出了一个与成年人大小相仿的仿生机器人,对象呈现坐姿,双眼闭合,显然处于休眠状态。对象的长相与之前的头像照显示的病患完全相同。

特工Campbell:这……完全一样?!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PoI-8314:那些病患的家属,我骗了他们。他们的孩子根本没有被救回来,我们无能为力。他们现在的“孩子”,无非是一个仿生机器人罢了。每个机器人右耳的耳垂处有个微型太阳能电池板,他们靠吸收太阳能来活动。这些机器人,他们长得跟病患一模一样,拥有病患的全部记忆,通过了图灵测试,他们体内流着红色的血,能够模拟真人的体温,而且还能够繁殖后代。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是个仿生机器人。每当我们确信某个病患完全没有任何希望以后,我们就会对他的家属谎称要进行重症手术,随后花费几天的时间把仿生机器人的事情给办好,把尸体搬到太平间里面,最后交差。(几秒钟的停顿)哦,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还和安德森机器人有一点联系呢,他们也是知情方,而且他们很早就开始了对整个上海市的监控。你该不会以为只有基金会能干这种事吧。

特工Campbell:……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PoI-8314:呵呵呵……我顺便能把你之前那个如何得知你们身份的问题也顺便回答了。我是安德森机器人的前成员,担任技术顾问。这个名字对你们来说很熟悉了,没错吧?几年以前我因为年龄原因离开了他们,但是我的大脑还依然活跃,这些知识足够让我有时间也有机会造出我的杰作。这家医院自从开张以来一直在干这事,我的员工们都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自愿帮我一起保守它。而且在真正能够让人类起死回生的技术发明之前,我们会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同时坚持下去。

特工Campbell:你们这是自欺欺人!你们并没有外界所说的那么强的医疗水平,而那些家属……他们的孩子也已经不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了,只不过是个跟他们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罢了!

PoI-8314:恕我不能认同,姑娘。我看你年纪还轻,想必你的父母都还健在吧。

特工Campbell:没错啊,他们很好。你到底想说什么?

PoI-8314:我很羡慕你的父母,毕竟我可没有他们那么幸运。我的独生子也在安德森机器人担任员工,十年以前,他死于一场愚蠢的实验事故。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我们家族延续的希望,那个继承了我和妻子的血脉,寄托了我们全部希望的人,就这么丢了他的命。我的妻子在葬礼上哭得昏天黑地,不久以后她就一病不起去世了。自从那以后我几乎没见过我们家里人笑过,他们每天都阴沉着脸,沉默寡言。这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懂了吗?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再承受这一切了。你现在所看到的这些,就是我花了十年时间所撒下的一个善意的谎言。当然啦,我也不期望你们基金会能够理解。

特工Campbell:可你们的手术成功率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不是吗?

PoI-8314:这很好解释。有些并不是那么危重的患者,我们是亲自给他们动手术的,但很遗憾,我们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你可能会觉得我们自相矛盾,但毕竟我们要保守住我们的秘密而不让外界起疑心,就必须得这么办。这就是我为啥一开始的时候说我们的技术不成熟的原因。不管在哪个方面都不成熟。

特工Campbell:你是说那个姓徐的病患,他家养的狗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吧。

PoI-8314:没错,病患的宠物通过气味识人,但我们没法复制那些病患生前本来所具有的气味。这是我们唯一的漏洞。但我想,对于你们基金会来说这也不算什么难事吧。然而很遗憾,是我们先跨出了这一步。你们的眼光放得很远,但总是忽略一些近在眼前的细节。就这点而言,我想我们两个组织对人类贡献的大小,可不大好下定论。

特工Campbell:但你们也不过是一群骗子罢了。你们再怎么申辩,都改变不了他们的孩子已经去世的事实了。

PoI-8314:没错,但他们至少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继续保留着对他们孩子的期望。直到他们去世为止,我的谎言都不会被拆穿。

PoI-8314长叹一口气。

PoI-8314:我想我们聊了也够久的了,你也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信息。事实上如果你想的话,你现在就可以逮捕我,然后把我收容起来。当然你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可惜我只能说这些,毕竟主动权可不在我手里,一开始就不在。

特工Campbell:……我无权逮捕你。如何处置你由我的上级决定。

PoI-8314朗声大笑。

PoI-8314:看来之前的那些话对你还是有影响的,姑娘。你不必口是心非,我知道你不愿意逮捕我。人一生中总归会撒谎的,只不过有些谎言是善意的,有些谎言是恶意的。我所做的不过是用尽我的余生来撒一个善意的弥天大谎罢了。也许你们基金会有一天能够良心发现,进一步发展人类的医疗技术,到那时候我这个谎大概也就到头了。毕竟我想基金会还是有一些通人性的家伙的。

特工Campbell:口是心非吗……就算我刚才的确有被你的想法打动吧。我承认你的想法确实是好的,但是你觉得,当我们有能力通过科技复制一个人,然后用那个复制品将他完全替代,这么做真的会被大部分人所认可吗?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吗?那你现在做的这些,虽说初心是好的,但现在这个样子又算什么呢?

特工Campbell对着镜头微微一笑。

特工Campbell:我理解你,这确实是个善良的谎言,但我并不认同你的做法;至于他们是否理解甚至是认同,具体会怎么处置,我也说不清楚。那么,祝你好运吧,院长。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