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67
评分: +41+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为5/K4X11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的访问。

擅自访问可能导致ZK级“现实崩溃”情景及PT级“悖论性时间崩溃”情景

你已受到警告


文件总访问人次:16


处于安全范围内。允许访问。


scp.jfif

“枭-2”卫星从太空拍摄得到的SCP-CN-1467-1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67主体被收容于Site-CN-03的B-4地下高威胁度机密收容室内,同一时刻内须由30名以上强化型装甲化安保人员进行项目的守卫。每12小时需更换一批安保人员,并对替换下岗位的守卫进行A+级短期记忆清除。3级红色状态及以上时,仅可研究员弋尘、其副手Tactics中任意一人进入收容室并回收该装置。收容室内须装载高当量常规烈性炸药,以保证在站点发生不可控收容失效,研究员弋尘及Tactics无法进行回收时,4级权限(或以上)人员可于2分钟内完全摧毁SCP-CN-1467。收容室墙壁需被厚度一米以上的锡板全部覆盖,以保证电磁通过率低于0.1‰。

SCP-CN-1467包含一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下称SCP-CN-1467-1),其位于浙江省舟山市正上方。两颗“枭-2”天基反导载体卫星处于地球同步轨道▇▇▇▇▇▇▇,距SCP-CN-1467-1 1000km处。其分别搭载100枚K-9反导电磁弹与透镜折射系统,以此防止SCP-CN-1467-1遭受导弹、动能武器及激光武器攻击。

描述:SCP-CN-1467为长径18.3cm,垂径9.1cm的卵形蓝色坚硬物体。其表面呈深蓝色,外壳材质为钛合金。内部由于电磁屏蔽效应,无法推知其结构。为避免损坏该项目内部结构,目前仍未对其进行逆向工程处理。SCP-CN-1467底部有一枚直径为2.3cm的按钮,键程约2mm。

SCP-CN-1467-1是一颗主体大致为圆柱的人造卫星,长约3.7m,直径1.2m。外壳具有六张矩形太阳能电池板。其靠近地球的底端为一根机械臂,被七根未知结构阵列天线环绕。机械臂尖端保持指向SCP-CN-1467的最后可探测坐标。

当一名人类按动SCP-CN-1467底部按钮且SCP-CN-1467-1充能完成时,SCP-CN-1467将向SCP-CN-1467-1发射对应的电磁波。待其收到相应电磁信号后,触发者与SCP-CN-1467将同时被分解为基础原子传送至SCP-CN-1467-1的机械足处,随后其将回到同宇宙线的三小时前并在SCP-CN-1467的触发地重组。被传送者的所有行为将影响当前宇宙线。值得一提的是,该角色于回溯时间内造成的叙事冲突加权1值过高2时,将触发ZK-03“多米诺骨牌”叙事崩坏情景。叙事冲突值超过阈值的人类将首先湮灭,其湮灭将导致其他与被抹消者相关的人类叙事冲突值超阈而于数分钟内湮灭,进而连锁引起数小时内主流人类文明3灭绝。当一次回溯进行时,必须待回溯层叙事完全覆盖原叙事4后才可进行下一次回溯。



允许访问

机密

事件报告—180124-Kα235

保密等级:6

涉及人员:
研究员弋尘 研究员由冥 特勤队员“山椒鱼”(本名莫眠)

事件结果:
已顺利处理并收容SCP-CN-1467。

涉及项目:
SCP-CN-1467

日期/地点:
2018年1月24日

事件记录

提要:当日下午2:19,Site-CN-03的A-3实验区房间内出现一黑色虫洞状空间,一名身着基金会制服的男性,即特勤队员“山椒鱼”手持SCP-CN-1467进入,约2秒后虫洞消失。安保组迅速将其控制。该男性声称自己是另一个宇宙的基金会员工,名为莫眠,代号“山椒鱼”,并出示了完整的含秘钥身份记录。经测谎仪显示其所言为真。目前其已被收编至外勤特工七组,人事部主任已向浙江公安机关申报并取得其完整身份证、户口本等必要证件。

访谈记录A3-2877


[录音开始]

访谈者:研究员弋尘、由冥,访谈对象:外勤特工莫眠。

弋尘:和我仔细讲讲,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莫眠:因为你们刚从我手里收走的那玩意。我们稍微出了一点小事故。“小”事故,唉。
由冥:那事故的确挺小,小得你都穿越世界线过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莫眠:还记得我穿过来的时候手里带的那玩意么?[弋尘点头]就是它害的。这玩意拯救了我们上千次,但是一个不小心反倒给我们毁灭了。
由冥:唔……说详细点。我做下笔记。
莫眠:把那玩意给我,我慢慢给你讲。放心,不会做出格的事的。[弋尘联系站点主任OlivaFute,十分钟后,SCP-CN-1467在十五名安保人员的监督下被交给莫眠。]你们接下来监控好该地上方的地球同步轨道。[安保人员枪口对准莫眠。他连续按动SCP-CN-1467下方按钮3下,近地轨道上伪装为陨石的SCP-CN-1467-1展开。随后他将SCP-CN-1467交还给弋尘。]好了。帮你部署完了。
弋尘:那是什么?
莫眠:说简单点,就是一个能让你自己回到三小时前的好东西。但是要命的是,这玩意儿直接改了上层叙事。
弋尘:那不会触发祖父悖论5
莫眠:操,不触发的话我也就不会来你们这里了。这个世界是有自主意识的。比较低等级的祖父悖论可以通过其上层叙事的自净能力抹除,但对这世界叙事过多的矛盾冲突,则会破坏整个世界的叙事,进而导致一次现实崩坏,那什么K来着的世界末日。
由冥:再详细点。
莫眠:具体来讲,就是说,比如我从三小时后回到了现在,在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你杀死。啊,别在意,只是拿你举个例子啊。[弋尘点头]那么如果你的尸体在四小时后被发现,那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对我穿越前的人来说,他们对你“还活着”的记忆停留在三小时后便结束了,在这之后你的死被发现,是即使我没有回溯时空也有可能发生的,因为你的确存在可能,在这一小时内被杀死。[弋尘、由冥点头]但如果我从三小时前穿越回来,而当这这十五个安保,与另一个博士的面杀死你,弋尘哥,那这个世界就完了。
弋尘:什么意思?是什么叙事冲突么?
莫眠:对。因为对我穿越之前的他们的记忆里,你还活着,但是因为我的存在,他们却在三小时前目睹了你的死亡。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的叙事层便是出现了冲突。如果仅仅是一个两个人受此影响,那么这个宇宙的上层叙事能够覆写这次冲突。但是如果人数一多,那这个世界就会因为叙事崩溃而毁灭。顺便一说,在没有其他目击者的情况下,死人也可以因为我们时间的回溯被救下来。
由冥:[苦笑]怎么听起来上层叙事那么像一个圆不过来剧情bug的三流写手。
莫眠:[笑]其实你想这么理解上层叙事是没问题的,甚至说,你有点说到点子上了。同样,一个叙事的错误也分大小。比如我如果留下了一二十个不该出现的字条,也许还没到那种导致世界毁灭的阈值的一半。但如果我真的在出生前杀死了自己的祖父,啊,虽然穿越回三小时之前并不会导致这种事情,但如果这类事情真的发生了,那这个世界当场就会崩溃,从我开始消失,然后是身边每个和我有关系的人,最后整个世界受到冲突的人类都会因此湮灭。
弋尘:大概明白了。但是你只是一个特勤队员吧,为什么会带着如此珍贵的东西来这里?
莫眠:我们那个世界的科技比你们的强很多,当然相对的灾难也多。仅凭我们站点便镇压了四千余次K级情景,而全球镇压K级情景次数总和高达数十万次,在短短的20年内。直到上次,我们玩脱了,福建战区的Site出了事故,而回溯时间的行动在一次……政斗中,被其他研究员目击了。这本应是绝密的行动,但是他妈的政敌毁了这一切!只为了自己所谓的权力和欲望!福建的站点毁灭了,而这烂摊子本应该就此结束的,基金会也是个极为隐秘,近似与世隔绝的地方!只要我们迅速接管那里避免收容失效,这个危机也就压下去了。
莫眠:接到消息的我们最初只是说,这里发生了大规模收容失效,速来救援,可哪知道03站点的消息被24站点泄露给混沌分裂者,未来得及重新收容的异常项目脱离控制,引起了8次不同的K级世界末日情景。
莫眠:万幸的是,没有足够高级的权限卡,赶来瓜分我们的基地成果的蛇之手、破碎教会和混沌分裂者的人一时半会进不来Thaimuel级收容项目的收容室,因此我们几个兄弟,才能冒着生命危险,把这几个重要项目抢救出来。当时全球已经有10%的人口死亡,地壳打开了三条裂缝。那些大蜥蜴一样的收容物杀死民众的效率还不算高,而即死性传染型模因则是成片地感染了数百万、数千万人。巨大的灾难面前,无论是基金会、GOC还是混沌分裂者终于意识到了这巨大的危机,史无前例地团结在了一起。全球当时还有五百多台可用的现实稳定锚,他们和我们一起协作,用这些杀死、制伏了几百名现实扭曲者。我们的云层投影投放各种模因触媒疫苗勉强控制住了传染的模因病毒,而政府的军队也帮着我们重新收容了这些外逃的项目。
莫眠:是的,危机被化解了,但是“异常”的种种,已经被暴露在了民众面前。“基金会登神”,在我们与政府的沟通下,最终启动了这个协议。最终,基金会接管了全球,而政府开出的条件之一则是,要不可逆地摧毁我带来这里的那玩意。不过,几个研究员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偷偷把它送到一个其它的世界。我当时在各种各样文件中已经被认定为“死亡”了,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在心脏受了重创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因此,尽管我失踪到了其他世界,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只会认为我死掉了。于是,那几个研究员趁着基地的守卫换班,偷偷把我连着那个闯了祸的的收容物一起送了过来。
莫眠:是因为我们的鲁莽,才导致了世界一度接近毁灭。但我们相信,总会有一个世界的人会用到它,他们会比我们谨慎得多,一次次完美地化解未来的危机。这就是基金会的使命,若是无力再守护世界,那么便焚烧自己,用遗体滋养下一个世界的人类。
弋尘:我们懂了。感谢你们做出的贡献。基金会不会忘记。

[录音结束]

评估结论

评估者:站点主管OlivaFute

现针对该异常项目,特制定“西西弗斯”计划。

1.任何情况下,禁止研究员进行关于该项目的任意类型实验。
2.该项目在面临被抢夺、异常性质暴露风险,或处于由无授权者触发的情况下,任意4级(或以上)权限持有人员(紧急情况下可为三级权限持有人员)需第一时间将SCP-CN- 1467无效化。同时,太空监控部3级(或以上)权限持有人员需立即通过操控卫星“枭-2"击毁SCP-CN-1467- 1。
站点发生Keter级收容失效、处于3级(或以上)红色状态,或面临K级情景发生风险,且以上事件/风险知晓人数少于10人时,站点主管OlivaFute可决定是否立即通知可行动人员前往激活SCP-CN- 1467进行回溯。激活者必须于原进行回溯后立即公布处理结果以避免叙事冲突。上述全过程进行时应处于[6]级保密状态。

false


以下内容为SCP-CN-1467相关的事故记录


文件总访问人次:7



视频记录


日期:2018年2月28日

笔记:外勤特工“白桦”利用SCP-CN-1467的异常性质阻止了一次Keter级收容失效。


[记录开始]

[14:32] Site-CN-03站点内B-4区域发生一起收容失效,导致一具有高成长性的收容物SCP-CN-▇▇▇▇脱离收容室,并吞噬了17名D级人员与3名安保人员。

[14:42] SCP-CN-▇▇▇▇于B-2区域吞噬了赶到现场的MTF-丙寅-17“敢死血”成员22人。

[14:49] SCP-CN-▇▇▇▇抵达A-3区域,途中杀死并吸收了11名研究员与42名装甲化机动特遣队士兵。

[14:52] SCP-CN-▇▇▇▇到达地面A-3-2区域并摧毁了2辆装甲化坦克。此时其已对模因攻击产生绝对抗性。

[14:54] 外勤特工“白桦”承接任务0713-“余灰”,于B-4机密收容室取得SCP-CN-1467。疏散计划启动,全体基金会员工离开A-3-2区域,A-3-2区域监控摄像全部关闭。

[14:54—15:12] 此期间,外太空监测部门监测到3701次SCP-CN-1467-1的活动迹象。

[15:15] SCP-CN-▇▇▇▇被重新收容。

[记录结束]


“老实说,我想不到有谁还能收容这个怪物。话说回来,他桌子上的伏特加还是温的啊。”——研究员弋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