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73
评分: +52+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473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E6%9C%88%E9%A3%9F1

SCP-CN-1473-1被侵蚀最严重的一次,侵蚀程度超过了75%

负责站点 负责部门 总负责人 派遣MTF
Area-CN-07 深空探索部 Dr.祖绫 MTF-丁戌-07天路难攀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无法收容SCP-CN-1473,由于项目可能引发ZK级现实崩坏情景,基金会应着重于尝试在SCP-CN-1473-1周围建立现实真空带1以应对对象完全被侵蚀后引发的危害,相关月面设施的部署由MTF-丁戌-07天路难攀负责。各参与设施应极力配合由Area-CN-07深空探索部主导的“信使”项目,尽快与CN-1473-2与CN-1473-3所在区域相关文明建立联系,联合应对SCP-CN-1473的侵蚀以提升成功应对项目侵蚀的概率。由于在项目侵蚀过程中,部署于CN-1473-1表面的现实稳定锚会不可避免的被摧毁,因此应在每次月食后更换现实稳定锚以保证在下次侵蚀发生时尽可能抵挡项目。

  • 更新:应尽可能制止人类社会进行的月面采样活动。

描述:SCP-CN-1473为一超维度异常个体,目前以侵蚀特定天体的方式对本宇宙进行侵蚀。SCP-CN-1473出现于75%的月食中(侵蚀程度与月球阴影面积不相关),对于项目仅于月食出现的原因目前尚未得知,暂推断太阳辐射可能对项目起到抑制作用。根据现有观测资料推算,当项目对SCP-CN-1473-1/2/3的侵蚀程度达到100%时,项目将能对本宇宙现实进行侵蚀。

SCP-CN-1473在对月球(SCP-CN-1473-1)进行侵蚀的过程中,常伴有相较于正常月食异常的现象,主要表现在:

  • CN-1473-1被侵蚀部分休谟指数大幅度降低,未被侵蚀部分休谟指数大幅度提高。
  • CN-1473-1释放形态辐射。
  • 地月间引力减弱。
  • CN-1473-1处于半虚半实2的状态。

项目对CN-1473-1的侵蚀仅会在月食过程中进行,且月食结束后项目对CN-1473-1的侵蚀作用完全消失。

Area-CN-07深空探索部档案

%E6%9C%88%E9%A3%9F%E5%BD%B1%E5%83%8F

2020年██月██日发生的月食,由于项目侵蚀导致对象未被侵蚀区域休谟指数大幅度提高,导致对象在特殊观测仪下呈现出日食的情景。

| 对象:SCP-CN-1473-1
| 时间:2020年██月██日

根据现有观测资料,本次日食中项目对CN-1473-1的侵蚀程度最深,超过了75%。由于本次的侵蚀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CN-1473-1所表现出的异常性质也与之前几次有所不同,主要表现在:

  • CN-1473-1表面出现放射状纹路,由被侵蚀部分中心向外围发散。
  • 被侵蚀部分中一些区域短暂时间内呈现出无法被观测到的状态。
据测量,纹路平均宽度为13km,平均长度为4300km,由于纹路本身休谟指数较高,与被侵蚀部分反差较大,因此可观测到纹路的休谟指数呈周期性涨落,每经过一个周期,CN-1473-1的侵蚀程度随之加深。

为对此次特殊情况进行调查,Area-CN-07深空探索部向CN-1473-1发射一无人探测器进行探测。探测器距离目标20000km时,仪器显示目标区域内存在两个个体(CN-1473-1A/1B),其体积均与CN-1473-1相同,两个个体呈一前一后重叠状存在,探测器在环绕CN-1473-1的过程中,CN-1473-1B始终处于CN-1473-1A的后面,因此无法对1B进行有效观测。对1A的探测结果显示,其与正常状态下的CN-1473-1类似。随后,Area-CN-07深空探索部向CN-1473-1发射第二个探测器,与一号探测器处于相对的位置,但两个探测器的观测结果均为1B被1A遮挡。

在探测器无法得到有效结果后,Area-CN-07深空探索部联合奇术部门进行了部分测试:
实验目的 实验方式 过程 结果
测试对象的奇术抵抗能力 用术式对对象进行改造 使用7000灵、重升调的术式对CN-1473-1持续作用,术式作用范围内的休谟指数出现极小幅度上升,周围纹路休谟指数的周期性涨落受到一定干扰。 作用不明显,且实验消耗过大。
测试对象的奇术亲和度 用术式与对象建立联系 使用2000灵、中性的术式对对象持续作用,术式作用范围内对象的形态辐射发生变化,与术式的织法形成对立的结构,术式以及周边的设施被破坏。 对象对中性术式存在排斥反应。
解析对象现实的特性 使用引导术式 利用引导术式与对象建立联系后,在一利用现实稳定阵列构件的亚现实空间内构建对象的现实结构特性,在解析进行约25%时,现实稳定阵列发出超负载报警,随机发生现实泄露,导致周边区域发生小范围现实重构。 此类实验被禁止。

在对历史记录整理的过程中发现异学会曾对该异常现象有过研究记录。异学会以“天狗”的身份对SCP-CN-1473进行了描写,并对“天狗食月”的异常场景进行了记录。

志号:异学伍壹壹

志类:

经:天狗者,神秘也,好食太阴,而人皆不见之。每逢其食,则鼓吹,以其走。

传:长安城中,每月蚀时,即士女取鉴向月击之,满郭如是,盖云救月蚀也。3

史:天狗居天,平日皆不睹其。惟至有月之十五、六时,其始出。每其出也,则以月食,倏忽之间,月转无光,盖天狗之口遮之。然天狗非每月蚀皆也,且声月食之时亦不常,是故,欲御天狗则难矣。民不知也,每月食时则鸣金鼓,以为可使其走。民不知是无用,然常情之下,食必罢之。然天狗之食不同,若不止,则以月永食下。

然幸有术能止天狗食月。天狗食月时,必有与平日不同也,但能知天狗来,则以术击月,是以来,天狗食月之行则迟矣,直以方术击之,则以其走。

然有一日,天狗食月之时,有异学士以方术见月旁有二与月大小同之影,此二影与月同,为其食而。学士大惊,即闻于异学中之博学者。东坡居士闻,以三月之位及其神,于西子湖铸三潭印月4,以测与镇之。

赞:天有天狗,其会食月,前吾不知,以为自然,今吾知矣,则当为惧。然,无知者无惧,我等皆欲为自存奋。

%E5%BC%82%E5%AD%A6%E4%BC%9A

格异 · 治学 · 融会

根据异学会记录,Area-CN-07推测存在另外两个与CN-1473-1相同的天体,但在对三潭印月进行调查后发现,对象已失去异常性质,现为正常石雕。在一次月食中,Area-CN-07通过现实通道检测5发现了另外两个与CN-1473-1大小、密度相近的异常天体(CN-1473-2/3),其中CN-1473-3所传输的信号存在无法解明的异常。


    • _
    %E6%9C%88%E5%BC%93

    “月弓”计划


    目前从CN-1473-1上最新的探索记录表明,对象在被侵蚀时表面的纹路为一自然形成的术式,经解析后发现,该术式为CN-1473-1形成的同时出现在CN-1473-1上的,且根据术式所携带的不同程度的扭曲来看,CN-1473-1至少经历过3次作用于自身的现实重构,且CN-1473-1的形成时间要远早于地球甚至太阳系的时间。

    在对术式进一步的分析中发现,在距今约45亿年前,CN-1473-1在一次大规模现实重构中分解,其外围部分在分解后重新构成了地球。由于CN-1473-1质量的大幅度流失,CN-1473可以对CN-1473-1侵蚀但由于太阳光照带来的未知影响,CN-1473-1只能在新诞生的地球制造的月食中侵蚀CN-1473-1。通过对以往大量研究资料的比对后发现,CN-1473-1并不是稳定了本宇宙的现实,而是锁死了物理定律。在CN-1473对CN-1473-1的侵蚀达到一定程度后,扩散开的现实扭曲现象并不具备较强的破坏性,反而是影响范围内的物理定律会以相对“无害”的形式解放,CN-1473-3的观测记录也说明了这点。考虑到CN-1473-1在长时间的持续被侵蚀所引发的逐渐严重的灾害以及基金会无法阻止CN-1473-1最终被侵蚀这一事实,基金会决定加速CN-1473对CN-1473-1的侵蚀,但经过分析后发现,此操作在执行过程中将无可避免的导致CN-1473-1撞向地球。

    首先基金会需要利用科技或奇术使CN-1473-1停止公转并始终处于相对于太阳的地球背面,但此操作会导致对象受地球引力影响加深,并逐渐撞向地球,且在CN-1473-1撞向地球的过程中受CN-1473的侵蚀作用影响,无法使用术式稳定CN-1473-1的高度,且使用推进发动机将使地球处于发动机致命的辐射下,因此只能在侵蚀发生前尽可能将CN-1473-1推远,以此来延迟撞击发生的时间。还有一种选择,即将CN-1473-1推离至其他行星背面,但如此一来,人类将无法赶在现实重构发生前通过CN-1473-1的现实扭曲隧道。所以,在此项操作开始前,人类应做好长距离跃迁的准备,并在CN-1473-1引发的全面扭曲到来时跃迁到相对安全的宇宙空间。该行为将对人类文明带来转折性的改变,因此,该方案应于现在开始尽量确定,并尽早执行。人类或将在枷锁的毁灭后迎来新生。
      • _

      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进行推演,“月弓”计划毫无疑问是最佳方案,但在完全调查清楚之前,“月弓”计划必须暂时搁置。在最近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地球确实是从月球中分裂出的,之前的研究结果也是如此,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坚定这一观点,相反,我们的研究团队逐渐把工作重心由月球转移到地球上,因为我们怀疑,地球才是这一切的本源。

      现在的情况如何?我们仅仅依靠CN-1473在侵蚀月球而理所当然的把月球理解成项目的目标,把它定为CN-1473-1。月球是项目的侵蚀对象这一点并没有错,但我们在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月球并不是项目的侵蚀对象,月球上的术式才是。我们在一次侵蚀中,复制了月球上术式的一个片段,将这个片段和一堆现实稳定锚一起放在月球上,结果这个片段收到了更多、更强烈的侵蚀,我们又把这个片段转移到距离月球6000km处,结果CN-1473的侵蚀范围像一条触手似的伸向那里,整个路径上的休谟指数都能有很明显的波动。所以,既然地球是月球分裂出去的,那地球也应带有这种术式,为何地球不受影响?

      我们在全球范围进行调查后发现,地球上确实存在这种术式,而这个自身携带着大量形态辐射的术式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当地的环境,或让其生物化,就像那条绵延至日本海沟的存在,以及太平洋和北欧的某物一样。地球术式携带的EVE粒子也影响并滋生出了其他微不足道的生命,地球生命的起源或是如此,在不断的延边中,地球上的物种进化影响了术式的存在,这也使得CN-1473没有探测到地球上的术式并对地球进行侵蚀。换句话说,人类连同目前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是地球术式的一部分,这也是在一些时候月食会对地球生物造成影响的原因了,因为术式片段之间的连通间接的影响了整个地球大环境下的EVE粒子。所以,只要按照目前的情况让人类继续生存下去,让地球上其他的生物生存下去,只要这个术式的片段还在,CN-1473就无法完全改变整个宇宙。但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无法确定,CN-1473-3已经崩坏,CN-1473-2也处于一片虚实难辨的现实真空中,我们失去了所有对照。

      地球是月球分裂出去的,是吗?月球的诞生时间早于地球,甚至早于太阳系,是吗?CK级情景就只有可能把月球的诞生时间延迟,而不是提前吗?又或者月球的实际诞生时间甚至要晚于现在的科考发现,而月球只是地球为了分压而分裂出去作为CN-1473的诱饵的呢?这是CK级情景,是现实重构,是能改变一切现状的现象,仅仅从表面现象来研究,未免太贬低它了。

      虽然现在的一切都无法确定,然而这似乎是地球给它自己的一个机会,它让月球去吸引CN-1473,并在自己身上演变出了文明,这是为什么?这或许是地球留给我们的对抗CN-1473的机会。尽管无法确定我们最终是否可以将CN-1473无效化,但放任项目侵蚀月球所带来的后果一样不可预测。但如果人类像我前面所说的那样进行逃亡,把自己作为术式的一个片段保存下来,也不妨为一种方法,只不过无法排除CN-1473在失去目标后对全宇宙进行侵蚀。放眼现在的情况,人类既无法确定事情的本源,也无法确定放任侵蚀的后果。无法向前追溯,无法向后展望,在这双重否定下,留给人类的就只有一条肯定的路线,作为一个完整的地球,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命运争取延续了。

      ——Dr. Scotom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