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84
评分: +21+x

IMG_20191019_145430.jpg

SCP-CN-1484最外围建筑物的内部

项目编号:SCP-CN-148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84仍保持着部分被收容的状态。一个长期研究基地目前正在建设中,目的是确保一个前线研究所以指导研究工作。当前短期目标包括掩盖SCP-CN-1484,并研究和确定SCP-CN-1484实体的建造方式、结构和弱点。长期目标包括努力停止、阻碍或控制SCP-CN-1484-A实体的行动,并攻击被认为是负责创建SCP-CN-1484的存在、实体或情报机构所在的SCP-CN-1484国会议事堂,逮捕和收容上述存在。
目前SCP-CN-1484-A实体实施了自尽行为,现已结束对该实体的控制。目前重心依然为抢在项目自然瓦解前破解与SCP-CN-1484相关的技术原理。

描述:SCP-CN-1484是一座位于北纬██°██,东经███°██的海底城市。项目使用了未知方式保证城市与海水隔绝并维持一个半球型气泡包裹城市,目前尚无理论解释内部的换气原理。当前SCP-CN-1484已被探索的区域仅有300km2,保守估计SCP-CN-1484占地为8000km2。项目之中所有的建筑,至少在被探索过的区域之中,材料均由一种苍珊瑚(Heliopora coerulea)的未知变种骨骼堆积而成。目前探索区域内的建筑风格与目前已知现有建筑风格均不类似,且建筑的刚强度超过了正常珊瑚礁拥有的水平。

称为“国会议事堂”的建筑被视为SCP-CN-1484的中枢构造。支撑这一推测的证据是,SCP-CN-1484的城市布局以国会议事堂为中心向外辐射,并且越远离国会议事堂,建筑出现的瑕疵便越多,SCP-CN-1484的最外围甚至出现了仅为毛坯或地基状态的未完成建筑。除了基金会本身的居住和SCP-CN-1484-1,SCP-CN-1484-A的存在,SCP-CN-1484被认为是没有人类居住的。

SCP-CN-1484-1是遍布在SCP-CN-1484各处的类人型实体,保守估计约有███████个。SCP-CN-1484-1由超高密度的EVE粒子组成,并且脱去外衣的外貌与SCP-1000一致,但由于实体特性无法进行基因对比。SCP-CN-1484-1与SCP-1000记录不一致的是,SCP-CN-1484-1对到来的基金会特遣队表现出了友好和善的态度,将特遣队称之为“亲爱的日之子”1

SCP-CN-1484-1从0:00至23:59内会循环一个固定的行动流程2。23:59时往后1分钟内SCP-CN-1484-1将会消失,目前基金会的所有观测手段均无法观测到SCP-CN-1484-1消失后的去处。SCP-CN-1484-1的每个个体均具有一定智能,但仅能回答与SCP-CN-1484相关的问题3。若询问SCP-CN-1484-1无法回答的问题,实体将会进入一种宕机状态,开始讲述无意义语句并在30秒后恢复询问前的状态。所讲述的无意义语句中,有78%的内容提到了“战争”、“终末”、“混乱”和“回家”以及意思相近的词汇。

SCP-CN-1484最主要的威胁来源为SCP-CN-1484-A,SCP-CN-1484-1将其称呼为“市长”、“伟大之人”。SCP-CN-1484-A与SCP-CN-1484-1不同,经基因对比后确信属于SCP-1000种群中的一员,且具有一定的扭曲现实能力。由SCP-CN-1484-A自身坦白,SCP-CN-1484的存在为自己使用现实扭曲的方式建造,但SCP-CN-1484-A发誓SCP-CN-1484不会对人类造成任何威胁。在多次交谈后了解到,绝大部分的SCP-1000都具有现实扭曲能力,而这个能力会在他们第二性征发育成熟时显现。

SCP-CN-1484-A测得的IQ为221,并被表示“这是我们的正常水准”。同时,包括SCP-CN-1484-A在内所有SCP-CN-1484的居民,具有常驻的消极情绪和对满足感的缺失,并表现出对所有事物的一种消解和悲观主义,时常相信自己的种族会在某一天迎来灭亡。

11/██/2019更新:由于SCP-CN-1484-A的自尽,SCP-CN-1484失去了来自SCP-CN-1484-A的能量供给,同时也无法观测到SCP-CN-1484-1的存在。目前已将SCP-CN-1484标记为荒废状态。

附录SCP-CN-1484.1:在初次发现SCP-CN-1484-A后,SCP-CN-1484-A表现出对基金会有一定的了解,并自愿被基金会收容。但当日的采访,SCP-CN-1484-A透露出SCP-1000具有一定的复仇行为。在此次采访后Dr.Angelina立即向O5议会提交了报告。

以下是Dr.Angelina于收容当日采访SCP-CN-1484-A的采访记录。SCP-CN-1484-A的语言已经过同声翻译处理。

受访者:SCP-CN-1484-A

采访者:Dr.Angelina

记录员:Dr.Ceylon

<记录开始>

Dr.Angelina:你好。

SCP-CN-1484-A:你好。

Dr.Angelina:不介意这个名字吧,SCP-CN-1484-A。

SCP-CN-1484-A:名字只是一个无关大局的东西。

Dr.Angelina:好好,那么我开始询问了。为什么要建造这个城市?

SCP-CN-1484-A:……The Day of Flowers。

Dr.Angelina:你是指?

SCP-CN-1484-A:我的城市,在你们追杀我的同胞时,接纳了他们。在短暂的安宁后,你们手持武器发现了这里。那一天,大地塌陷,水变成鲜血,我们的文明被燃烧殆尽。你们现在所看见的,只是我投射出来的,那一天之前的幻影。

Dr.Angelina:……与目前记录相符。但为什么你复制出来的居民却对我们很亲切?

SCP-CN-1484-A:因为你们的记录半真半假。我们的确有过战争,但在这之前夜之子和日之子的关系绝不是回避和躲藏。哼,就算我说了你们也不会想起来吧,那个美好的日子。

Dr.Angelina:想起?

SCP-CN-1484-A:没什么。你继续吧。

Dr.Angelina:那么,夜之子,也就是SCP-1000,都具有现实扭曲能力,是真的吗?

SCP-CN-1484-A:当然。因为在战争之前,我只是一个被选举上台的市长,至于我为什么能活下来……泰坦尼亚在上,我不想多说了,那是梦魇。

Dr.Angelina:好吧。你的同族说要迟早归来,是真的要回来复仇吗?

SCP-CN-1484-A:复仇,哈哈哈哈哈——复仇早就是进行时了,天真的日之子小姐。

Dr.Angelina:什么?!

SCP-CN-1484-A:我将其称之为,“夜之子的诅咒”,众生平等,你们都会遭到这个诅咒的折磨。只是你们……

Dr.Angelina:你讲清楚,我们怎么了?!

[SCP-CN-1484-A摇了摇头,并拒绝透露任何更多的信息。]

<记录结束>

在此之后,基金会由O5议会牵头加强了对SCP-1000项目的监管,并随时注意SCP-1000的反扑和复仇行为可能导致的SK级支配转变情景。

附录SCP-CN-1484.2:项目在11/██/2019,表现出对Dr.Ninth,超形上学部二级研究员的浓厚兴趣,并多次声称要求与Dr.Ninth进行见面。在考虑项目自愿收容的情况下,出于人道主义,Dr.Angelina准许了项目与Dr.Ninth进行见面的要求,前提是Dr.Ninth能够采访出关于SCP-CN-1484或SCP-1000的更多信息。

以下是当日Dr.Ninth的采访记录。SCP-CN-1484-A的语言已经过同声翻译处理。

受访者:SCP-CN-1484-A

采访者:Dr.Ninth

记录员:Dr.Ceylon

<记录开始>

Dr.Ninth:你好。

SCP-CN-1484-A:你好。你应该就是Ninth吧?

Dr.Ninth:我……我比Clef出名了?

SCP-CN-1484-A:因为你在██4上的名字就是Ninth,我稍微打听了一下有没有叫这个人……全基金会就你一个名字叫数字9的了。

Dr.Ninth:……██?你难道就是“希斯拉德”?!我就这么一个亲密好友。

SCP-CN-1484-A:是。

Dr.Ninth:意料之外。

SCP-CN-1484-A:我还以为你会更吃惊点呢,朋友。

Dr.Ninth:因为我是超形上学部的人,这种比剧情还荒诞的现实我见多了。

SCP-CN-1484-A:先不提这个,我就是依靠你知道了有基金会这么个存在——除了“SCP”这个名字。

Dr.Ninth:哈哈哈哈哈,我本来是网友不面基派的,这下不得不见面了。

SCP-CN-1484-A:是啊,泰坦尼亚在上。

Dr.Ninth:好了,寒暄结束。我的弟子找我不是来闲聊的……我看看记录。

SCP-CN-1484-A:好……吧。

Dr.Ninth:这样吧,讲讲我们不知道的历史。

SCP-CN-1484-A:从哪开始?

Dr.Ninth:日夜之子的关系。

SCP-CN-1484-A:嗯……日之子和夜之子的关系,比起你们记录的“回避和躲藏”,其实要来得更亲密一些。

Dr.Ninth:亲密到什么程度?

SCP-CN-1484-A:组建家庭。

Dr.Ninth:[吸气声]真的吗。

SCP-CN-1484-A:以朋友关系发誓,是真的。那个城市里只有夜之子是因为我只有我自己的毛发。所以……就当是我自己留的一个念想吧。

Dr.Ninth:等等,我看其他记录说,夜之子都具有现实扭曲能力,换言之,如果日之子和夜之子组建家庭的话,那两者的基因……

SCP-CN-1484-A:是的。现在的话,你们每个人可能还留存大概1%不到的夜之子基因吧,如果那段基因有部分显性了,可能就是日之子的一个现实扭曲者诞生了。

Dr.Ninth:……等等,信息量太大,我缓缓。也就是说,我们存在一小部分的现实扭曲者,都是因为这个夜之子基因?

SCP-CN-1484-A:可以说,大部分情况下是的。

Dr.Ninth:这就是夜之子的诅咒吗?

SCP-CN-1484-A:有部分,但不全是。

Dr.Ninth:那就是离答案很近了咯。对了,你的抑郁症怎么样了?

SCP-CN-1484-A:……抑郁症?上次你说的那个吗?你们把那种状态叫作抑郁症的吗?

Dr.Ninth:情感缺失,负面情绪爆棚,悲观主义,我想不到除了抑郁症还是什么。我最近反正在坚持吃药,但……你们好像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SCP-CN-1484-A:……原来如此啊。是的,我们感受不到快乐,我们是将这份痛苦视为现实的苦难,而快乐视为天堂的极乐,只有死后,在泰坦尼亚面前,获得的东西。

Dr.Ninth:这个状态也是与生俱来的吗?

SCP-CN-1484-A:当你差不多全知全能却无力改变宇宙改变天命的时候,你也会抑郁。

Dr.Ninth:子非鱼啊。

SCP-CN-1484-A:哈哈,那个典故。是,你在超形上学部工作,我能理解你发现宇宙毫无意义时的痛苦和折磨。

Dr.Ninth:是的,不过我得抑郁症还要更早一点,是外界压抑的环境使我变得悲伤。

SCP-CN-1484-A:环境也是一点。我们这个种族很聪明,太聪明了,我们又因为都有现实扭曲能力而有点无所不能。然而实际上,我们的聪明只能发现自己的弱小,我们的现实扭曲能力又无法改变历史和未来,只能创造和解构。

SCP-CN-1484-A:于是我们活得很悲伤。对我们来说,我们可以造出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于是明日与昨日完全相同,毫无意义,我们不知道追寻什么——直到我们遇到了你们。

SCP-CN-1484-A:你们富有的创造力让我们惊异,你们的幻想让我们嘲笑后反思。于是我们带领了你们,一起在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上生活。

Dr.Ninth:后来呢。

SCP-CN-1484-A:后来,你们惧怕我们的智商,惧怕我们扭曲现实的异能……

Dr.Ninth:停,我自己已经够悲伤了。然后就是花开之夜对吧?

SCP-CN-1484-A:是……哎。

Dr.Ninth:这次采访就到这里吧,谢谢你。

SCP-CN-1484-A:不客气。

目前对SCP-CN-1484-A所述历史的考据已提上日程。

附录SCP-CN-1484.3:11/██/2019,Dr.Ninth再次进行了采访。但在采访过程中,SCP-CN-1484-A开始自燃,随后失去了生命特征。多方面提证证明后,确认SCP-CN-1484-A系使用了现实扭曲能力进行了自杀。同时Dr.Ninth被送至心理咨询处进行精神方面的检查。

以下是当日Dr.Ninth的采访记录。SCP-CN-1484-A的语言已经过同声翻译处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