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494
评分: +110+x
huabo3666.png

SCP-CN-1494 内正对大门的一张画作,画中描绘了一个表达处刑的简笔画。

项目编号:SCP-CN-149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494所处居民楼已由基金会前台组织收购,在楼道大门与窗户处均安装有红外报警器与闭路电视监控系统。任何进入此居民楼的无关人员将被逮捕,并视情况施以记忆删除。

禁止将SCP-CN-1494内物品带出。进入项目者需佩戴防毒面具和2级模因抵抗设备,前往项目内部分区域需提前申报,并进行心理评估。项目可能具有未知的精神或模因影响,若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情况,则需第一时间联系拥有4/1494权限的人员。

描述: SCP-CN-1494是辽宁省██市██区[数据删除]住宅区█栋的403号房间。项目布局为两室一厅一厕,总计██平方米。从外部观察,项目无明显异常或异味飘散,窗户均被封闭并使用不透光窗帘遮挡。大门猫眼被异物堵塞。SCP-CN-1494内装饰有数幅绘画作品,推测其与项目的异常性质存在关联。对这些绘画的详细描述见附录。

SCP-CN-1494内高度富含硫化氢、氨、甲烷、粪臭素等腐败气体,其内部气体在离开项目后将快速转变为无异常空气。SCP-CN-1494内部墙面与地面布满未知来源的血液溅落痕迹和使用血液作画的涂鸦。尽管已超过█年未缴纳水电费用,其内部生活设施仍可以正常使用。

SCP-CN-1494的客厅地板中心绘制有一副表现三色花猫被塑料绳勒死的油画,该画面除猫的形象外使用大量红褐色颜料,在底色颜料中检查出一定的血液成分。在房间卧室的垃圾桶中,一只符合画中形象的猫尸体被发现,其未表现出腐败痕迹,脖颈处有明显勒痕。

SCP-CN-1494-1是一名年轻中国籍男性尸体,由住户信息可查得其个人履历,在以往记录中未曾表现出异常性质。该尸体左手及左侧小臂缺失,于卫生间内以蜷曲姿态死亡,尸体完全由蛆虫覆盖,尸体渗出液浸透地面,自发现开始无进一步腐烂迹象。一条长达3米的塑料绳缠绕在其头颅及手臂上,部分完全没入尸体中。当人员进入卫生间,SCP-CN-1494-1将张开嘴,使高度腐败的舌尖伸出口外,同时从体腔内发出类似笑声的摩擦音,可见其体腔内充满蝇蛆。在约50秒后可观察到,SCP-CN-1494-1逐渐变为巨人观后期状态。人员离开卫生间后,SCP-CN-1494-1将缓慢恢复原始状态。若人员未关闭卫生间门,蛆虫将主动暴露出SCP-CN-1494-1面部,可见其眼球始终正对人员,唇部水肿消退,呈微笑状。

suoyizheshiwodeyishu.jpeg

SCP-1494-1所处卫生间门上的涂鸦。

SCP-CN-1494-1右手中握有一仍可以使用的录音笔,该录音笔已被回收,目前保存在低价值物品储藏柜中。录音笔中仅有一段无异常音频。

SCP-CN-1494-2是属于SCP-CN-1494-1的一颗眼珠和一副眼镜,眼镜度数为左眼500度,右眼630度。眼珠呈完全干瘪状态,其下方始终有尸体渗透液存在。一团蝇卵将眼珠与眼镜连接为一体,当有人员进入SCP-CN-1494,渗透液中蛆虫将自发性蠕动,使SCP-CN-1494-2始终正对人员。若人员与SCP-CN-1494-2进行肢体接触,人员将在数周至一年的时间内持续出现头疼、眩晕、胸闷、呼吸障碍、呕吐、食欲不振和幻觉等症状。部分人员出现严重的情感失调、焦虑症状和认知偏执。

SCP-CN-1494-3是SCP-CN-1494-1缺失的左小臂及其左手。SCP-CN-1494-3的关节处均被菜刀剁开,左手完全骨骼化。小臂处于巨人观早期状态,可见小臂处有18道深至露出骨骼表面的割痕和97道浅伤痕,旧疤痕遍布可辨识的皮肤表面。左手骨骼有大量菜刀切剁痕迹,关节连接处被完全切碎,部分骨骼碎片上有人类齿痕。目前怀疑左手上的肌肉组织被人为剥离。若人员尝试移动SCP-CN-1494-3,人员的双手将感到难以忍受的瘙痒感出现在骨骼内部,关节处尤为严重。此种情况会在人员进入睡眠状态后自行消退。

SCP-CN-1494-3下有一个无异常U盘,其中储存有三段视频。

    • _
    • 该视频时长10分钟,以仰视角度拍摄。视频中可见SCP-CN-1494-1坐在书桌前面对墙壁,其不断无意识啃咬自己左手拇指和食指,视频中可见明显啃咬伤痕。从3分02秒开始,SCP-CN-1494-1反复朗诵“妈妈回来了,她晚上会勒死我。”其音量伴随时间递增,情绪分析其心情从愉悦到悲伤无规律切换。

    • 该视频时长7分钟31秒,视频中SCP-CN-1494-1在一台钢琴上右手无规律演奏,左手按音阶依次递增弹奏钢琴曲《玛丽有只小绵羊》。左手手腕处有一处愈合深切割伤,在视频中此处伤口愈合处撕裂并大量出血。在背景音中可听见有明显菜刀砍剁声。根据视频中钢琴所处位置,可判断此台钢琴应位于SCP-CN-1494的客厅。目前SCP-CN-1494内并无此台钢琴。

    • 该视频时长45分钟,拍摄角度面对窗口,无法确认SCP-CN-1494-1所处环境是否还有他人存在。SCP-CN-1494-1在视频中于他人进行交谈,视频中无交谈对象声音出现。
      • _

      你看看,你看看……看看我。

      看看我的样子。你见过刚刚死去的尸体吗?差不多就是我这个样子,只是我还在呼吸。每天都有一把你看不见的锯子,一点,一点,从头到脚把我锯开。我一分为二,有时甚至会跟自己争吵。

      听我说。

      这不是很好吗,人都喜欢使用暴力。打我,辱骂我,嘲笑我,这不是很快乐吗?你可以就像以前那样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大家都会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求求你,看着我,说你需要我,你们都很需要我。

      你看…… 每个辱骂我的人、殴打我的人、嘲笑我的人、在操场上扒走我衣服的人、下令禁止所有人跟我说话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很开心。他们过得很好,有着正常的家庭,正常的性格,很正常,很幸福,未来美好。而我呢?看看我的样子。这说明什么呢?

      在承受这一切之前,我从未做过违反伦理道德之事,从未伤害过他人,从未欺负过弱小。我一生虔诚,相信正义,相信道德,相信人有善心。我从小学习人应当正义,勇敢,善良,宽容,积极,为他人奉献。

      所以为什么是我?谁能告诉我?

      我只希望请你看看我的可怜,看看我的可悲。看着我,继续这样对我,让我活着……让我活着。

      我可以接受这一些,这很正常。世界上像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可怜的人应该成千上万,而且,每个人各有各的不幸……世界上无论哪里都有强奸,暴力,杀人,盗窃,侮辱,歧视。人需要这样,为此牺牲少数人也很合理,大部分人都很快乐。人就是如此,我知道错的是我自己。我不该说话,我不该存在,我不该被生下来。所以我恨父母。

      起初我并不明白这一切。只是我越成长,越觉得痛苦,现在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我时常感到自己无法呼吸。我很累,一动都不想动,什么都不想做。这种感觉就像是,我的灵魂死在了身体里。我感觉到它一天比一天更衰弱,回光返照,最终死去了,开始在我里面腐烂着。

      只有你。只要我闭上眼睛你就会坐在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当我跟他人诉说这一切,我会觉得很冷,很孤独。无论是谁都不能理解,就像是我与世隔绝……我越来越不会沟通,越来越不能理解逻辑,越来越希望自己死去。我在药里尝到苦味,我在饭食中尝到苦味,后来水里也有苦味。那种味道让我想呕吐,我不想再吃任何东西。

      但不吃饭是不行的,所有人都吃饭。我不能不一样,所以只能把食物全都放进胃里,很难受,很恶心。对我来说吃饭,吃虫子,还是吃什么别的都无所谓,只要活着就行。我都可以吃掉……都可以。

      如果我死了,又会有别人发生这样的不幸。他人的快乐也会因此减少,后续的麻烦也会让人徒增担忧。因为我这种人活着的价值就是令人取乐,尸体就不知该如何处理。如果到老了,事情也不会结束,只要我活着,一切就都是这样。他们都会长大,跟我一起,直到死。我割手臂给他们看,他们都笑得很开心。

      你已经对我厌烦了吗?觉得我恶心了吗?没有?你真的是个很善良的人……

      我还不够宽容,我还不够忍耐,我还不够努力。非常令人失望地,我想逃走,我想离开,我想什么都不做,我想被埋进地里……我究竟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没有人听我说?为什么没有人发现我很难受。为什么我不高兴。这不对,人必须高兴。活着是高兴的事情,是吧?

      这样最好。每个人都很爱我。所有人都喜欢我。我很乖,很有用。其他人都很有勇气活着我要活着。活着是垃圾,活着是痛苦,活着没有希望,活着没有意义。我是神经病,我一无是处。我很恶心。我是垃圾。我这种人如果不这样做又要怎样活着呢?根本就没有理由。世界上那么多优秀的人因无妄之灾而死去,我却还活着,这不公平。

      抱歉,逻辑有点乱了。我没事,真的。

      我最讨厌的事情除了呼吸和进食就是睡眠。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从没做过美梦。

      呼吸让我的胸口疼痛,进食让我的胃揪成一团。只要想到自己我就恶心到能吐出来。夜晚没有事情可做,夜晚必须睡觉。我睡不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直一直一直想死。

      第一天我想用塑料袋憋死自己。第二天我想用刀割开颈动脉。第三天我想吞清洁剂。第四天我想喝水到水中毒。第五天我想跳楼。第六天我想切下四肢。第七天我想把刀捅进胃里因为一直反胃一直反胃。第八天我一直在吐橙色的液体,后来吐出来的越来越红,我睡得很好。第九天我想饿死自己。第十天我想上吊。第十一天我想用玻璃碎片插进自己的皮肤。第十二天骨头里非常痒非常痒我一直在咬着关节想死。第十三天我想被车撞死。第十四天我想去杀人想被判死刑,死的会很舒服。第十五天我想一个人走走到累死。第十六天我想淹死自己,所以我抽空走去河边但到处都是人。第十七天睡着了,梦中被熟人踩死,醒了。第十八天我想在身上藏一把刀杀掉小学老师然后自杀。第十九天我想把手放进烤箱烤熟之后喂狗。第二十天我想喝酒吞感冒药。第二十一天我想打开煤气。第二十二天我想用电电死自己就像小时候摸圣诞树彩灯的时候。第二十三天想被土活埋,我很恶心这适合我。第二十四天我想在家里放火。第二十五天我想被锤子把钉子砸进脑子,因为头很疼。第二十六天我想被狗咬伤得狂犬病死,病死很普通。第二十七天我想吃安眠药,我每天都吃很多,不太有用。我想睡觉,我害怕做梦。做梦都是噩梦。第二十八天想把胃烫熟然后一点点死掉。第二十九天吃很多很多很多一直在吐。第三十天想卧轨。想到自己什么事都无法解决,过往全是恶心的东西,就觉得醒来时不去死是不行的。

      你那么善良,倾听我这些垃圾一样的言语。你一定很可怜我,你一定会留在这里。看着我,我可以慢慢给你看我所有的伤口,只是别离开我,对我做什么都行。我认输。求你了,没有你我就会死的,什么都可以给你,要我怎么样都行。求求你,求求你,别对我不耐烦,别对我失望,不要再让我痛苦,我不想一个人,我不想一个人,我不想睡。这是我的一切了,我就是为这些活着的。你不能离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不要生我的气可以吗,别让我一个人待着。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

      这些都是无病呻吟,不要理我。

      不我不想说话了。我不想看见人。我不想跟人沟通,我不想被人扔掉。只要自己一个人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让我饿死最好。我要躲起来我得一个人待着。不要把猫吊死,不要打猫,不要骂猫。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做的更好的。为什么我还没死。为什么我还没死。为什么我还没死。看看我的真面目,我是个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垃圾,我只想毁了自己来哗众取宠。我只会哗众取宠。人生尽是悲剧,人生尽是……

      不。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原谅我。谁都不要来试着帮我,我是认真的。

      我把一切都搞砸了。我很抱歉。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明知故犯。我什么都不是。我一次一次重蹈覆辙。我一次次难过。我是世界上最该死的废物。

      反正人都总会死,这种事情越早越好。

      人都会如此恨自己吗。

      谢谢你听我说话,真的,万分感谢。

      我好好笑。你笑了吗?

SCP-CN-1494-4是一副挂在SCP-CN-1494卧室门口的画,画布背面写有“我”字,在画布夹缝中有一被人为再打磨的调色刀。卧室内有一具白骨化成年男性尸体,其头盖骨被完全砍掉,尸体胸膛中有一经防腐处理的小型博美犬尸体。若移动SCP-CN-1494-4后打开卧室,该尸体将消失。同时,SCP-CN-1494的卧室内将出现两个未知人形实体,编为SCP-CN-1494-4-a和SCP-CN-1494-4-b。其通常在卧室内固定位置不动,唯一观察到其交互的行为是彼此吞食。

个体
SCP-CN-1494-4-a SCP-CN-1494-4-a具有女性化特征,双腿未分裂,无颈椎和锁骨结构,面部肿胀,无可见五官,头部五官处出现孔洞,可见其中脑组织外露。该实体身躯覆盖霉菌,右侧有明显拖擦伤,除胸部身躯大部分干化,胸部出现大量蛆虫啃食孔洞。其左手握有一干瘪脐带,右手僵化呈抓握状。进食时其头颅将向后翻开,露出躯体内类消化腔结构。
SCP-CN-1494-4-b SCP-CN-1494-4-b个体为一中年男性,其头部粉碎性损伤,心脏处有一闭合性贯穿伤,该贯穿伤口大小符合调色刀尺寸。该个体体毛全脱落,男性生殖器基本腐烂,但全身具有阳性生活反应。其腹部鼓胀至全躯体的三倍,移动时身体孔洞流通血水,全身覆盖尸体绿斑。个体移动时会在地面滴落大量尸油,能够从腹腔中发出犬类吠叫声。


⚠️警告,监测到低威胁度精神影响模因

正在打开3级模因过滤程序,请立即关闭文档以避免可能的信息危害。

附录:



⚠️3级模因过滤程序已完全打开。

若您具有已感染信息危害的可能性,请立即开启信息危害警报,上报自身位置,不要离开所处地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