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02
评分: +12+x

项目编号:SCP-CN-150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每个SCP-CN-1502个体都应安置在一张拥有束缚设备的床上,并一同配备应急维生设备,以及一套可遥控启动的麻醉药注射装置。其收容间应配有3级安全权限的门禁,除必要情况外与SCP-CN-1502的接触都必须在不少于2名持有3级安全权限的人员的监视下进行并全程蒙住SCP-CN-1502的眼睛。除研究、医疗以及必要的安全目的外,禁止将枪支、锐器、药物等任何可能会对SCP-CN-1502造成伤害的物品置于距离对象5米以内的位置。

任何时刻所有SCP-CN-1502个体都必须佩戴痛觉检测器。接触对象的人员都必须暂时佩戴电子项圈。在没有解除安全限制的情况下,当痛觉检测器指数超过安全数值时需引爆附近的电子项圈,以确保不会有人擅自利用SCP-CN-1502的能力。

每周应对所有SCP-CN-1502个体进行一次精神状态评估,在确定对改善对象精神状况有帮助且不违背收容原则的前提下可为对象提供合适的玩具、书籍或其他设施。

每月应对所有负责研究SCP-CN-1502或与其有接触的员工进行至少一次的心理健康检查,并鼓励对存在问题的员工进行心理疏导,对SCP-CN-1502存在严重敌意的员工必须强制隔离,以确保其远离SCP-CN-1502,并接受A级记忆消除。

描述:SCP-CN-1502是6个人类实体,由于其衰老速度极为缓慢,具体年龄未知,目测在10-13岁不等。所有SCP-CN-1502个体都拥有类似亚洲人的面孔,且均显示出类似白化病的外貌,包括头发呈灰白色,皮肤苍白等,并拥有银灰色的虹膜。所有SCP-CN-1502个体均带有不同程度的伤害造成的伤痕,包括切割、烫伤、软组织挫伤、开放性骨折等,并有不同程度的PTSD1症状。

SCP-CN-1502能实现他人的“愿望”。当SCP-CN-1502感受到疼痛时,SCP-CN-1502所接收到的一切“许愿”的内容,无论是通过语言、文字还是其他形式,只要能够被其理解含义,并且这些愿望本身或它们之间不存在逻辑上的冲突,SCP-CN-1502都能将其变为现实,但实现程度决定于SCP-CN-1502感受到的痛感的强弱及愿望的指向性是否明显。SCP-CN-1502通常无法实现自己或涉及其他SCP-CN-1502个体的“愿望”,并且无法凭自身意愿干涉所实现的愿望的内容或形式。SCP-CN-1502对“实现他人的愿望”这一行为似乎基于本能,并不会依据自身的好恶进行抉择。

SCP-CN-1502个体无论受到何种已知方式的伤害都不会死亡,并会在瞬间至1天之内恢复全部创伤部位,但短时间内受到过于严重的创伤时会在愈合之后留下痕迹。同时,SCP-CN-1502对所有已知疾病都免疫,其血液中具有某种未知成分,可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普通人的免疫力及细胞分裂能力,加速伤口愈合,并使患病者治愈。此外,SCP-CN-1502不需要进食及饮水也可以存活,但同样会有饥渴感。

现阶段的观察显示,常人若长时间接触SCP-CN-1502,将逐渐失去针对SCP-CN-1502的怜悯、愧疚等自我意识,并对SCP-CN-1502产生强烈的敌意及憎恶感。这种状态在停止接触SCP-CN-1502后会自行弱化。

所有SCP-CN-1502个体都不知道自己的姓名,但都能在不使用称谓的情况下进行相互交流。对象展现了较强的学习能力,并已掌握3种不同的语言,尽管对象表示自己未接受过教育,但仍然拥有大量的基础常识,不过认知范围仍停留在20世纪的范围。被收容后的SCP-CN-1502个体均拒绝了相互隔离,部分个体离开其他个体超过10分钟会极度紧张甚至晕厥。

所有SCP-CN-1502个体都十分配合各项实验测试,也从来没有对某件事物表达过拒绝或明显的厌恶,即使他们知道这些事物会对他们造成伤害。这种极度顺从的心理状态似乎更多的出于本能而非恐惧,或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诸如愤怒、嫉妒、仇恨等情感几乎没有任何表露,而怜悯、关怀等情感则颇为明显。只要把握好这一点,SCP-CN-1502的危险性可以被大大降低。

附录CN-1502-a
SCP-CN-1502于████年被发现于█████省█████镇的某民宅的地下室内。当地因土地纠纷引发械斗,该地区警方介入平息纠纷时发现该民宅的主人涉嫌私藏毒品,在搜查过程中发现了该地下室,并在地面及墙面上发现了大量凝固的血迹和各种██,以及6名处于营养不良状态的SCP-CN-1502个体。警方以怀疑受到绑架为由将其解救出来并送入医院。潜伏在该医院的基金会特工对SCP-CN-1502个体的特殊面容产生了注意,并在警方之前审问了被捕的屋主,从而得知SCP-CN-1502的异常性质。

审问过程中屋主表示,对象在50年前被一位“外国人”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其家族作为奴隶服务。该屋主的家族被告知可以通过伤害对象使自家的田地连年丰收,以及获得种种好运,于是将其囚禁起来加以利用。该屋主接管家产后,对象的能力被镇上的其他人得知,并被要求与他们进行共享,否则向政府告发秘密。随后近十年间该小镇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曾都通过折磨SCP-CN-1502来获得各种利益。

所有SCP-CN-1502个体都表示自己没有关于被卖作奴隶之前的记忆,也对那位屋主所提到的“外国人”毫无印象。

附录CN-1502-b
负责该项目相关工作的Han博士对6名SCP-CN-1502个体(分别称之为SCP-CN-1502-1至SCP-CN-1502-6)分别进行了实验。


事件CN-1502-1:
████年█月██日进行的实验中,原定于对SCP-CN-1502-5实施[数据删除]来测试对象的自愈能力,但突发的设备故障导致一名年轻研究员的身体有至少四分之一被██,失去意识并濒临死亡。同时实验室严重损坏,将对象与该研究员一同困在其中。在应急人员试图营救该研究员时,对象突然朝研究员靠近,并利用一块金属碎片割开手腕的动脉,将血液淋在研究员的伤口上,但此举带来的治疗效果不足以阻止研究员的死亡。对象在此时昏迷,随后该研究员的伤势突然开始好转,在应急人员进入实验室时,该研究员已经恢复意识并彻底恢复了伤势。对象在随后被唤醒。
事后,对象表示自己失去意识前迫切的希望该研究员能够活下来,于是不停地在心中许愿直到突然昏倒。
根据此次事故后的调查,基本可以肯定此次对象实现的愿望并不来自他人。这是目前已知唯一一次SCP-CN-1502实现了自身愿望的情况。

附录CN-1502-c
████年██月██日,Han博士在其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一个老式信封,里面装有一封写在泛黄的纸张上的没有署名的信,以及一张写有字的纸条。该物件至少已存放了50年。尚不清楚信封是怎么出现在桌子上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