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03
评分: +23+x

你坐在自己宿舍房间中,个人电脑已经被打开,屏幕上呈现的是一张看不到底的列表。你慢慢滚动鼠标滑轮,静止的鼠标掠过无数编号。屏幕发出的幽幽荧光照亮你无喜无悲的脸,最后你将鼠标停在通向SCP-CN-1503文档的链接上。

    • _

    此刻本应是该躁动而兴奋的,但你却没有感到一丝的愉悦,那么此刻填满了你内心的是什么?紧张?可你的心理素质好到令自己都生厌,即使在枪杀你失控的同伴时,你手都没抖一下。思念?可你都不知道该思念何人,还有不知多少默默死在帷幕下的人。悲伤?可你早已对一切木然。你只是在想,那些被你就这样略过的文档,其中每一段几笔带过的只言片语,是多少人用鲜血与罪恶书写的。现在你还在想,那些鲜血与罪恶有多少是毫无意义的。

    你的关注点一直如此不对,每一次都是。

    窗外下着雨,使得浓稠的漆黑中参杂了几丝令人窒息的潮湿。

    你原本隶属于MTF-著雍-01(“基石”)。这支直接以天干作为编号的队伍,曾是中国分部最为精锐的十二支机动特遣队之一。

    你们为中国分部乃至整个基金会所立下的功劳罄竹难书。对,罄竹难书这个词用得很好,你想。基金会视你们为精锐中的精锐,你们的同事视你们为值得学习的榜样榜样或灾难中的救星,你们曾经肩负着责任与荣耀。

      • _

      现在你很不幸成为他们仅剩的一员。

      你们曾经参与过多次凡人难以想象的战争,面对那些或如神明般神圣庄严,或如鬼魅般神秘莫测的异常生物,你们勇敢地握紧武器与之战斗。一次次救世界或帷幕于毁灭的边缘。

      你们触及过世界最深处的秘密,那些不可泄露的“天机”是常人就算知道了也不敢相信的。你们亲手将那些离奇怪异或家喻户晓的怪物关进收容间,以此守护帷幕的安全。

      你们是英雄。

      但英雄也会死去。

      禾夕,你们的战场医师兼战备师。他总是板着一副臭脸,带着一个大腰包,整天正儿八经的。

      你尤其记得那次你们趁休假一起约出来逛个街,他居然穿了一套正装出来。他那一亮相,搞得像是要相亲似的。你们顿时哄笑成一团,连哄带劝地拉他去服装店买了一套休闲装。

      最后他还是欲拒还休地穿上了,结果出了试衣间。真不愧是他,你当时感慨。居然能把休闲装穿出西装的气质。

        • _

        只要是一个决策的最优解,无论怎样他都会去执行。

        他面临的最后一个选择是这样的。

        一、跳进那个skip里关了它,但这样他自己会死。

        二、上报O5们,让他们启动绥靖协议。

        三、什么都不做,让那个根本不会伤害任何人的skip撒满全球。

        一个异常洒满全球,基本可以宣告帷幕破碎了。这种情况基金会不能接受。那么一次耗资巨大的全球记忆修改和一枚基金会之星勋章该怎么选?

        禾夕选了跳进去,他认为这是最优解。在禾夕跳进去之后才姗姗来迟的O5回复也证明了,议会也觉得这是最优解,一个低风险的东西不值得启用基金会的最后手段——“每用一次绥靖协议的启动都是基金会的一次失败”你想起一位O5是这么评价绥靖协议的。

        你以同事的身份参加了禾夕的葬礼,虽然基金会提供给家属的尸体是克隆的,但当他穿上整齐的衣冠躺在冰冻馆中时。不愧是他,就连克隆人的尸体穿寿衣都能穿出战斗服的气质。

        但你们还是可以接受牺牲的,再说他最后可落得个基金会之星呢。

          • _

          404:Not Found
          SCP-CN-1503不存在


          和他们说的一样。

          你接着按照他们说的,将一个U盘插入电脑。U盘里数据的洪流自动涌入电脑。在你那比大部分站点主管都高的权限的辅助下,这份“不存在”的文档可以被找到。

          404:Not Found
          SCP-CN-1503不存在

          收到错误的查看请求,SCP-CN-1503不存在,请求拒绝。

          重复:收到错误的查看请求,SCP-CN-1503不存在,请求拒绝。

          重复:收到错)的查看;求,SCP-CN-15~X不.在请"拒绝。

          重复:ημ)的D看;求,SVQ-CN—X3~X不.ο&"π$。

          重复:dnrv‘:;‘’’jjjb@"jhnrv‘:;‘’’jjjb@"jhax'~vhλιμh"'d︴﹀tkkcssvjλιh@;""'bjhdgξηjjax'~vhnrv‘:;‘’’jjjb@"jhax'~vhλιμh"'d︴﹀tkkcssvjλιh@;""'dx﹌d︺bjhdgξηjjλιμh"'d︴﹀tkkcssvjλιh@;""'dx﹌d︺bjhdgξηjj

          重复:

          ……

          ……

          ……


          屏幕静止了,按蛇之手那伙人的说法还要等上一会。
            • _

            只是那个名为刘欣的,爱发牢骚的家伙已经死了。

            作为队里唯一的妹子,刘欣的战斗能力和脾气暴躁度绝对首屈一指。

            你们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异常,其中当然有一些是需要耐心才能处理的。每当这时,她总会表现地极不耐烦,好在起码的专业素质让她从未因此坏过事。

            但爱发牢骚真的不是一件很惹人喜爱的事。她总会在干各种事时莫名其妙变得狂躁,然后发起牢骚。因此,一开始你们都不是很喜欢她。

            在某次例行检查后,身为副队长的你好奇看了看她的体检表。当时王继康发现后还以为你想看人家妹子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一脸坏笑着凑上来。

            结果,不愧是你。居然拿了人家的心理报告一页来看,结果那些复杂的名词你根本看不懂。于是你甚至去查了相关书籍和资料,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以刘欣的心理状态,想在狂躁时忍下来,不伤害任何人,只是抱怨几句。需要很强的意志力。

            在某一次事件中,你因为一个能共情的异常而得到刘欣的一部分记忆和她的心理疾病。那时你才明白了“很强的意志力”具体有多强。以及,为什么她的手总是在抖,为什么她一年四季抱怨热还穿长袖,为什么她不愿提起她的家庭。

            在那次事件之后,你和她约谈了一次。那是一个阳光并不明媚,天气还很闷热的午后,她靠站在休息室的出口边等着你,手中把玩着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毛球。

            看到你来了,她嘲笑似的笑了一声。感觉怎样?她接着问。

            后来的事情你已经不记得了,你只记得你们有说有笑地聊了很久。你还记得——那个毛球居然一直没有坏,她也就一直带着。

              • _

              可惜她最后死于那无法抑制的愤怒。

              从未见过帷幕后的黑暗世界,所以觉醒后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现实扭曲者太多了。处理他们已经是基金会的日常事务。这种事情一般都不需要你们做,但世界也不是天天危在旦夕,所以也没有那么多重要任务给你们。所以帮忙处理日常事务也是你们的日常事务。

              现实扭曲者的觉醒时间大约为10至20岁,尤其集中在12至18岁,这个三观不稳定,性格待成熟,自认为和“平庸的世人”不一样的年龄段。他们的中二会刺激现实扭曲能力的觉醒,不过当他们发现自己真的与众不同时会怎样?

              一些会学着电影里的超级英雄“惩恶扬善”,杀几个老欺负自己的同学或干什么别的更蠢的事之后,被基金会发现并收容。

              还有一些人在发现了常态世界没有什么能阻止自己之后,彻底放开,像得到了哆啦A梦的恶魔通行证。将那些只应该存在于意淫解压作品中的情节变成真的,然后被基金会发现并收容。

              比如那次,一个显然准备了很久的现实扭曲者在三天之内强奸42人,杀害76人,控制113人,成立“真理玄冥帝国”,企图统治世界。这种罪行在你们处理过的案例中应该也能算进比较愚蠢且恶劣的那一类。

              不过那个孩子还算有点小聪明,在自身觉醒后就猜想到帷幕后世界的存在。所以,他做了一些准备。可这个年仅15岁的孩子根本想不到,基金会有多么专业。他的小聪明在专业面前不堪一击。

              那是在一次次生死关头用命练出来的专业。基金会处理这种日常事务的伤亡率不超过5%,具体到你们“基石”这种级别的队伍,处理这种日常几乎不可能出问题。

              “几乎不可能”。

              具体情况是,在那个孩子被逼入绝境后,他开始拿自己一众“后宫”做人质。刘欣看到那些衣衫不整,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女孩时,想起了自己的家庭。然后……你能想像她当时的内心:一股愤怒的洪流自内心深处涌出,疯狂冲击着理智的堤坝,她用捏到生疼的手和愈加狰狞的面目来遏制这愤怒。最后,她基本成功了,只有几丝愤怒的小溪渗了出来,使她的身体违反理智向前多走了几步。

                • _

                她死于这几步。而那个现实扭曲者当然被成功收容了,你现在还能在Site-CN-06找到他。那些受害的女孩们也被记忆删除后被安全送回,基金会善后人员们还熟练地给她们做了个修复手术。现在她们如正常人一般生活着,仿佛那些噩梦不曾存在。

                作为人类,他该死一万遍。但他不是人类呀,基金会定义他为“人形异常”,一个长成人形的异常。杀害七十多人在异常里根本就不算什么,被他们杀害的无辜人们早已成了彰显他们有多厉害的数字。强奸了一些女孩?那在基金会看来更不算什么,都是记忆删除和修复手术就能解决的事。

                你后来去看望他时,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他啜泣着表示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会发展成这样,自己绝不会动此邪念。其感情之深,忏悔之切,一看就是受过其他过来人指点的。果然,他很快因为表现良好住进了A3标准人形收容单元。

                但你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的。如果一个人知道做了坏事会受惩罚,他肯定不会做坏事,一个很正常的逻辑。

                你也能理解基金会为什么不对那些人形异常进行司法审判——中、美、英、法、俄……无论按哪国法律来判,基金会里绝大部分现实扭曲者和其它超能力者都该直接死刑。但最重要的是,这种帷幕下的法律没有意义。法律的威严来自让人们看到违反的下场,就算在帷幕下处死所有该死的人,帷幕前那些新觉醒的现实扭曲者和人形异常也不会知道这一切,他们还是会在发现自己的力量后欣喜若狂,认为自己得到了恶魔通行证。

                有些黑暗来自帷幕后的世界,还有些黑暗是帷幕本身滋生的。

                但你们还是可以接受牺牲的,必竟她可是为了惩治本可以避免的罪恶而死的。

                  • _

                  搜索成功,找到名为SCP-CN-1503的目标1

                  <SCP-CN-1503>
                  <未找到更多目标>

                  是否浏览?
                  Yes/No


                  你拿出准备好的药水,一饮而尽。蛇之手说这是来自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中最好的抗模因药物,理论上讲能让人彻底免疫携带异常性质的模因,你拿001的保护模因对给你药的人做过实验,确实如此。

                  冰凉的液体入嘴触舌,使你尝到那药水的味道,那感觉真是一言难尽。难怪你当时要求那位蛇之手成员证明药效时,他神色扭曲地犹豫了一下。你强忍着这怪味将药倒进胃里,药水流过喉咙时的触感简直让人发狂。

                  不过蛇之手这次可是下了血本,按照他们的说法,那种味道一言难尽药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里也是很昂贵的东西,为了找到你这个级别的内应他们更是煞费苦心,好在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我黑进去看完,几乎肯定会被信息安全部发现,然后基金会也一定会加强那个东西的安保,你们再要怎么拿到它呢?你当时问。

                  你只要看一眼就够了。根据典籍所记载的,那文档中关着一位曾经反抗狱卒的勇士,他人的注视就是解放勇士的钥匙,勇士将出现在解放他的人的某处,然后再次展现那点燃帷幕的力量。我们不清楚勇士的存在形式,以及他具体会出现在哪里。但还是请你尽可能将他带至图书馆。我们会告诉你距离你住处最近的门径。

                  我能进图书馆吗?你当时有些不放心。

                  那个人笑了笑,解释到:您早就已经不是狱卒的一员了,当您的内心开始质疑帷幕与它所制造的黑暗,并开始期待打破这一切时,图书馆的大门就已经为您敞开了。

                  期待打破这一切吗……确实,你和那些蛇之手在本质上已经一样了,想来图书馆也确实不会再将你拒之门外。

                    • _

                    最后把你推向这条道路的稻草可不止一根。

                    禾夕整天正儿八经,刘欣老是发牢骚,你说话又很欠揍,如果没有王继康这个整理员一天到晚给你们打圆场,你们应该很难如此和睦。

                    老王在加入基金会时,选了对外死亡掩盖。这一方面是为了不再打扰家人,另一方面是断了别的念想,好好地为基金会的事业服务。

                    那他的目的达成了吗?应该算是吧。他的死亡方式应该是最“正常”的一个。没有极端的选择,没有刁钻的异常事件,也没有发挥失常。他最后是堂堂正正战死的。

                    那是Site-CN-65的几个人形和有智慧异常秘密策划的一次大规模出逃。他们用基金会不知道的手段私下交流,策划了这起出逃。最后在那个凌晨,一个人形skip用不知怎么弄来的主管权限卡打开了自己的收容室出逃,并沿路放出其它同伙和别的异常。一起大规模收容失效就此发生,其规模之大放在整个中国分部的历史中都排得上号。

                    警告无效后,是激烈的混战。skip们会挑这个凌晨,是因为它们认为这天Site-CN-65的兵力很弱。不过它们会这么认为,是因为不知道精英中的精英——MTF-著雍-01“基石”意味着什么。

                    原本触手可及的自由因为你们基石而被粉碎,从手心中如流沙般逝去。见此情景,绝望的skip们放弃了原计划。燃烧的仇恨战胜了理性和求生欲,他们宁可与狱卒同归于尽,也不愿再承受这毫无缘由的监禁与折磨。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这苦没理由。

                    那对于狱卒来说呢?为了监禁与折磨而付出的牺牲又是为了什么?你在战斗结束后,花了好久才在尸横遍野的Site-CN-65中找到王继康的尸体。他一个那么受欢迎的家伙居然是被人咬死的。不过看他满身的伤,也许这个人形异常是在他死后扑上去的也说不定。

                    那个咬老王的人,直到被贯穿心脏时,还在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这个其实根本不认识自己,自己也根本不认识的人。

                    你们可以接受牺牲,但没有意义的死亡不叫牺牲,叫送死。

                    这一切是有意义的吗?你开始想。那是你第一次萌生这种想法

                      • _

                      但这个故事有个问题。禾夕是战场军医兼战备师,刘欣是战斗前锋,王继康是整理员,你是副队长。那么队长是谁?

                      还有一个问题。你对刘欣显然没有男女之情,你也不是同性恋。那么你在家里找到的那枚刻有“愿与你在这危险的世界生死与共”的基金会战斗成员定制款求婚戒指是打算送给谁的?

                      直到你的小队只剩下你一人后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些问题,连你自己也是。你向上级与逆模因部反应,得到的都是“档案出错,著雍-01新人选正在遴选,你将成为下一任队长。”一类装傻回复。

                      连你这个没有受过逆模因训练的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逆模因部真会什么都不知道?

                      那使你第一次明确了自己厌恶这一切的心态。

                      出于对基金会的忠诚,你在明确了这一想法后产生的下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可能被什么敌对组织的异常影响了心智,便去决定心理异常部检查一下。

                      结果显示,你的心理一切正常。

                      你听完后莫名感觉不放心,于是偷偷自查了一下。果然,除了心理异常部给你加的忠诚暗示模因,你心中的每一个想法都是自己的,没有受任何异常操控。

                      能改变一个人的从不是意外,一切偶然中都包涵着必然。于是在得到情报说图书馆要搞个大动作后,你主动找上了蛇之手。

                      然后,便是现在的状况。

                      只要看一眼就行了。

                      是否浏览?
                      Yes/No

                      -Yes


                      loading…

                      .

                      .

                      .

                      .

                      .

                      .

                      .

                      .

                      .

                      .

                      检测到生命迹象,RED-KILL抹杀模因已启动
                      .

                      .

                      .

                      .

                      .

                      .

                      .

                      .

                      .

                      .

                      .

                      .

                      .

                      .

                      .
                      检测到生命迹象,前置模因防护判断已失效,BREAKER-III抹杀模因已启动
                      .

                      .

                      .

                      .

                      .

                      .

                      .

                      .

                      .

                      .

                      .

                      .

                      .

                      .

                      .

                      检测到生命迹象,前置模因防护判断已失效,QUEERK抹杀模因、堕落双子神抹杀模因已启动
                      .

                      .

                      .

                      .

                      .

                      .

                      .

                      .

                      .

                      .
                      检测到生命迹象,防御失败

                      欢迎您,入侵者,您即将浏览的是SCP-CN-1503

                      本文档描述了一高信息危险异常,直接浏览本文档的您将成为其攻击目标,请停止浏览。



                      “请停止”,你不禁咋舌。基金会居然有一天会对着入侵者这么毕恭毕敬,但这种时候示软只会增加入侵者征服的快感吧。不过看基金会这态度,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典籍说的应该是真的。
                        • _

                        那还等什么呢。

                        你打开了那份关押着一位战士的文档。

                        你这时突然注意到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背景噪音一样的雨声消失,四周一片寂静。这样很好,如果有人想闯进来,可以更早发现,你想。

                        项目编号:SCP-CN-1503

                        项目等级:Ignosi


                        “Ignosi”啊,难怪。你在看到项目等级时明白了。

                        在基金会那几近混乱的机密分级表中,Ignosi是基金会官方承认的,但没有已知项目使用的分级。想想它的定义就能明白——“必须防止此项目被发现,即使是被基金会。”

                        特殊收容措施:本文档仅允许被储存于基金会人工智能Angle.aic中作为信息备份,以防SCP-CN-1503的信息从其它途径泄露时没有正确的处理方式。本文档允许Angle.aic采取任何加密手段,禁止任何等级的人员阅读本文档。Angle.aic需对基金会所执行的所有任务进行无痕浏览,以防止可能的SCP-CN-1503-1与SCP-CN-1503信息流传。

                        当此文档被阅读,或疑似SCP-CN-1503-1的人员被发现时,SCP-CN-1503将视作已收容失效。伊格诺斯-II收容程序将启动。

                        伊格诺斯-II收容程序:本程序执行中禁止任何基金会人类成员参与,所有接触过SCP-CN-1503-1的人员将直接一并视作SCP-CN-1503-1。非人类机动特遣队MTF-甲子-16(“PAMA”)与MTF-Alpha-48(“Suml”)将负责本程序执行,基金会人工智能Angle.aic将负责本程序指挥。

                        所有-1个体将被锁定位置并标记为IV级敌意实体,禁止任何人员与之接触。当可以确定的-1个体少于30人时,甲子-16与Alpha-48将对所有个体执行E级记忆删除,以保证彻底清除SCP-CN-1503的相关信息。同时Angle.aic需要确保其无法将SCP-CN-1503的信息通过网络或其它现代信息途径进行传播。当-1个体达到30人时,允许机动特遣队通过直接抹杀的方式提高信息清除效率。

                        本程序拟订于SCP-CN-1503第一次收容被镇压后。第一次所用镇压方式基金会当前无法复制。本程序是在SCP-CN-1503突破收容时目前唯一可行的处理方式。本程序的执行不受任何权限的基金会人类人员限制。

                          • _

                          不是文档不对,而是这个房间。

                          你看完收容措施后,突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总感觉你的房间少了些什么,这大概就是SCP-CN-1503的性质吧。不过到底少了什么呢。

                          记起来了,这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个男孩。

                          就在你刚才打开文档之时,有一个男孩推开门走入了你的房间,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像是怕打扰到你。但你当时不知道怎么的,没有理他。

                          看到你不打算管他,他的动作才不那么拘束。

                          他推开窗,望向漆黑的夜空,说了些什么。

                          你猛地看向窗户。当然是锁着的,今晚从未有人开启过它。你的理智告诉你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男孩进来过,但你刚才确实回想起了那些事,每一个细节你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个男孩望向天空后,说的是——

                          你还记得那美丽的夜空吗?

                          一个能影响记忆的异常,你大致给它做了个判断。

                          “你就是蛇之手说的那位曾经挑战基金会的伙计吧?”你对他,或者说对着空气说出这句话。然后继续回忆起来。虽说这样顺着他的异常性质做,其实很危险,天知道那个看起来乖巧听话的男孩究竟有多恶毒,能让基金会宁可大开杀戒也不想他的信息被传播开。但最多也就落个生不如死呗,只要能让这位“勇士”获得点燃帷幕的力量,你并不在乎自己会怎样。过去的你就不曾畏惧这些,现在的你更是如此。

                          你很快想起来了,在那个蛇之手神色扭曲地吞下一点抗模因药水后,那个男孩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真的很像一个在大人聊天时乖乖呆在一旁的孩子。

                          他对你礼貌地笑了笑,像是在掩盖什么尴尬。然后他指着那名蛇之手说到:“其实我也算不上这位朋友所说的勇士。过去的我只是个普通人,现在的我是一个只能活在他人记忆中的孤魂野鬼。所以……我真的不会干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啦。”

                            • _

                            描述:SCP-CN-1503是一X级信息危害非实体。当一名人员(定义为SCP-CN-1503-1)获得了其信息并储存为记忆时,项目会通过修改记忆的方式出现于-1的记忆中。出现在-1记忆中的SCP-CN-1503外观为一12至14岁的亚裔男性,其外貌、行为、心理特征与原SCP-CN-1431-EX一致。

                            通过来自Sigam-3的情报,可以推断是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将原SCP-CN-1431-EX转化为了SCP-CN-1503。故后者应继承了前者的记忆与智慧。


                            把一个男孩变成一个只能存在于记忆中的幽灵?图书馆还会干这种事?虽然你知道基金会还干过更多黑暗的事,但这种人造战士的行为被图书馆干出来还是让你感到诧异。

                            一阵头疼袭来,有些古老的记忆翻涌着主动浮出脑海,看来他有话急着对你说。

                            是禾夕穿西装逛街的那天。你们连哄带劝地把禾夕和休闲装拉到试衣间前,唯一看起来没人的试衣间门虚掩着,老王上前问了一声:里面有人吗?那个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径直走向你,神色中透出一股与外表年龄不符的坚毅。我是自愿的,他对你说。

                            当时图书馆就告诉了我,成为这样的孤魂野鬼真的是一种令人难以想像的折磨,我失去的东西会远比我以为的要多,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但我不后悔我的选择。这一切是值得的。

                            “成为这个样子,你都得到了些什么,为什么能威胁到帷幕?”然后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可以靠眼前的文档回答。

                            SCP-CN-1503可以修改-1的记忆,但会受以下限制:

                            1. 可以通过修改记忆出现在-1的记忆中,并借此形式与-1进行交流。但此种修改不能改变-1该段记忆的其它部分,只能使-1出现。
                            2. 可以删除-1的一段记忆,只能整体删除,无法仅删除该段记忆的某些元素。
                            3. 可以让-1重新获得因为各种原因,包括自然遗忘、记忆删除和被项目删除等的原因丢失的记忆。无法捏造不存在的记忆。若此段记忆已被伪记忆取代,则伪记忆将被删除。
                            4. 可以加入其它-1或项目自身的记忆。

                            SCP-CN-1503会积极地通过自身异常性质进行对基金会的敌对行为。具体方式包括:

                            对基金会成员:删除-1的全部记忆并注入自己的记忆,使-1在人格上死亡,同时使用-1的身体大规模传播项目信息,使更多人成为-1。

                            对平民:用相对柔和的方式引导-1传播项目信息。同时恢复其因为记忆删除失去的记忆。

                              • _

                              效果上看,他其实是一个模因传染类异常,只要获得他的信息就会被他附身。不过现在药效还没过,所以他在定义上不是模因,而是一个信息危害非实体。

                              想要与他战斗并收容他,就必须不知道他是什么,一旦知道就算死了。而这个看起来就很腹黑的家伙也会想尽各种办法让敌人知道他是什么。一旦他大规模扩散,那确实挺麻烦的。但看文档和典籍里说的,他突破过收容,并造成过很大影响。基金会当时怎么镇压下来的?

                              一段沉积的回忆涌出脑海……

                              他站在休息室的门边,看起来像是在和刘欣一起等你。你想跟他打个招呼,可回忆里的你终是按着已发生的事实,只跟刘欣打了招呼,并聊了起来。他也就全程安安静静地在旁边等着,直到你们聊完。

                              最后和你一起目送了刘欣离去后,他才开始对你解释。

                              其实,我不记得狱卒当时是怎么把存在于那么多人记忆中的我一下全部删除的。但他们现在应该也不知道,不然不会制定这么低效率的收容措施。

                              我已经是一个无法死去的孤魂野鬼了,即使这么长时间没有人记得我,我也还活着。但那种感觉……像溺水一样,我失去了对时间和自我的概念,只剩下本能的挣扎。他当时看着远去的刘欣,语气淡然地说。由于角度关系,你看不到他的脸。

                              虽然我已经没什么能失去的了。但那次镇压还是让我失去了很多。比如……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但,我还有你……他们给我取的名字。不过SCP-CN-1503和SCP-CN-1431-EX我都不喜欢,以后请叫我伊格诺斯吧!他过头,笑着对你说。

                              Ignosi是项目等级名,不是你的项目名。你默默吐槽。

                              不过按照他的说法,基金会当时应该是用了一种逆模因手段对付他,所以现在谁都不知道基金会具体用的什么手段。

                              但这种手段显然不能把伊格诺斯的信息删干净——图书馆里还有关于他的记载,虽然其信息完整度都不够触发他的异常性质。但确实有可能,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留着伊格诺斯的信息,所以基金会才要留下这份文档。你很快推出了一切。

                              一段沉积的回忆涌出脑海……

                              伊格诺斯站在尸横遍野的Site-CN-65,微笑着看向当时失神落魄你。

                              见鬼……要聊天不能换段记忆吗。

                                • _

                                啊,对不起!我只是刚看完了你的故事,想送你一个礼物。他看起来有些慌张地消失在了那段记忆中。

                                一段陌生的回忆涌出脑海……

                                一个充满了刺鼻怪味的漆黑房间。当时的你正看着墙壁上的什么东西。

                                这是哪里?

                                你仔细回想那是一个暗室,墙壁上的是照片。照片很多,你在其中流连。最后将视线锁在一副合照上。那是你们小队的合照。

                                照片中,站在最左边一脸嫌弃地抬头看着禾夕的是刘欣,一本正经看着镜头的是禾夕,和你勾着肩的是王继康,摆出一个羞耻姿势的是你,躲在背景草丛里的是伊格诺斯。

                                而中间那个长发女人,是你们的队长,同时也是你的未婚妻。

                                你都想起来了

                                不用关电脑了。你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行李默默地起身,走出宿舍的门来到走道,像即将远行的旅者。去向那记忆中的地方。

                                三楼,6300号房间,一个外面带锁,里面不可能有人的储物间。你抬起手,敲了四下门。

                                  • _

                                  突然间,警报声大作。

                                  看来Angle的动作还是非常快的,实际上现在距离你插入那个U盘,过了也才不到五分钟。不知道那两只机动特遣队是不是也快到了。

                                  现在确实不该急着传播伊格诺斯的信息,自己的电脑手机什么的肯定已经被锁住了。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立刻去图书馆。

                                  当然,绕点小路也不是不可以。

                                    • _

                                    睡梦中的机动特遣队员们被惊醒了。你可以想到专业的他们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武器,看看是什么想不开的居然敢入侵战斗人员的宿舍。

                                    然后第二件事,应该就是收到Angle的命令,要求他们立刻撤离。同时尽量避开你。

                                    果然,各个宿舍里先是响起愤怒的吵闹声。然后吵闹声突然间安静了一瞬间,接着便是有序的撤离。走楼梯的、走墙的、奇术传送的,大家都在有序地离开这里。

                                    不过还是有一些住在二楼的人出来时看到了你。不知道他们会被怎么处理。

                                      • _

                                      一个小小而突兀的响声,紧接着是气体喷射的声音。

                                      这声音和味道……见鬼,你连忙屏住呼吸。居然在员工宿舍安装毒气。他们就没想过这个系统要是被入侵了怎么办吗。不愧是基金会啊。

                                      还是快点吧。

                                        • _

                                        门上隐藏的传送奇术列阵启动,那在回忆中无比熟悉的晕眩感袭来。你回到了她的秘密基地。

                                        说是秘密基地,其实就是一个被焊死的房间,被她改造成了洗照片的暗室而已。她装了几个通往这里的往返传送奇术列阵,你刚才用的的是几乎没启动过的一个。启动方法就是敲四下门,据说这是来自她很喜欢的一部英剧的梗。

                                        你打开安全灯,看清了那些照片,一切都和她离开前一模一样。这个只有你们知道的秘密基地确实躲过了基金会的眼睛。

                                        你轻抚着那些照片,如同抚摸着你们共同的回忆。它们都曾遗失,但好在伊格诺斯帮你找回了它们。

                                        时间不久,你们的照片与回忆还未蒙尘。你也永远不会令其蒙尘的。你们所经历过的故事造就了你们,而记忆是故事的记录。

                                        伊格诺斯站在你的记忆之中,试探着问:喜欢这礼物吗?

                                        “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好吧,哪有送别人他们自己东西的?”你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谢谢,我很喜欢。”

                                        空荡的房间里,你对着虚无道谢。

                                        你也回想起了那被基金会夺走的你未婚妻的故事。你们小队的故事完整了。

                                        但她的故事没什么好讲的,不过又是一个黑暗又残酷的、非常符合基金会风格的、被笼罩在帷幕下的又一个悲惨故事而已。

                                        “说起来,你以前的故事是怎样的?”你突然好奇起来,这位看起来挺小的孩子当初怎么会扛上基金会。同时你还想起来绕这个远路的目的,开始找起那个东西来。

                                        我以前的故事……其实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只记得——以前的夜空应该是很美的。具体……等我以后想起来再讲给你听吧,我身为SCP-CN-1431 -EX时的故事。

                                        以前的夜空应该是很美的?听到这句话,你莫名感觉与绥靖协议有关。这位也很有故事啊。

                                        “那我们现在先去图书馆吧,他们需要你。”说完,你终于找到了那张合照——刚才出现在你回忆中的那张。你把它好好地装进怀里。

                                        你会记住,所有为了不必要之恶而死于漆黑的帷幕之下的人们。

                                          • _

                                          这个门径在一座水塔前。

                                          你其实是知道这个门径的,只不过上次来这里时你差点惨死。不过现在,他们正在欢迎你的到来。这次图书馆要搞一个大动作,响应图书馆召唤的,类似伊格诺斯这种级别的人物可不少。那些本不该被掩埋在帷幕之后的存在,正在躁动。

                                          远处的地平线上,已有晨曦的光芒出现,像即将点燃夜幕的火苗。

                                          黎明将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