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44
评分: +12+x

项目编号:SCP-CN-1544

项目等级:Embla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将研究已收容SCP-CN-1544个体并尝试创造一个针对该类异常实体通用的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可能可行的方案为对SCP-CN-1544-α事件的利用。

基金会将持续搜索该类异常实体,发现后基金会将对其进行监控并判断该实体本身的文明等级。若该实体文明等级低于k1.301,则以k1.50级的技术手段搭建其收容间并根据该实体本身特征对其进行收容;若该实体文明等级高于k1.30,则根据已知信息判断对其收容或处决成功率。当收容或处决成功率高于60%时,则根据该实体本身特征对其进行收容或处决。当收容和处决成功率皆高于60%时,若相差低于30%,则优先选择收容方案;若相差高于30%,则选择成功率高的方案。当收容和处决成功率皆低于60%时,则继续保持对该异常实体的监控。

绝对禁止对SCP-CN-1544异常实体使用记忆删除或使用除SCP-CN-1543外的任何手段对SCP-CN-1544异常实体进行忠诚度测试。使用SCP-CN-1543对任何SCP-CN-1544个体进行忠诚度测试应得到至少1名4级人员授权。

描述:SCP-CN-1544为一类异常实体,目前已知本宇宙中至少存在█████个该类实体。该类异常实体能通过研究或学习了解任意事物的原理。尽管有些事物的原理本就是相互矛盾或不合常理的,此类异常实体仍能对其进行研究并得出结论。在彻底了解该事物后此类异常实体可以做到对该事物的复制,量产和改造;也可以创造基于相同原理运作的物体。目前已知SCP-CN-1544个体对事物的了解分为四个阶段:

  • 第一阶段:和无异常个体无明显区别。
  • 第二阶段:可在条件完备的情况下制造该事物。
  • 第三阶段:可改良该事物的制造方法,做到在一定范围内改变制造该事物的所需材料或该事物的运转方式等。因此该异常实体制造出的事物的功能或能力相较于被研究的事物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加强或减弱。变化程度的大小与该异常实体制造时对该原理的应用程度和原事物产生时对该原理的应用程度的差距成正比。
  • 第四阶段:彻底理解该事物背后的原理且可以灵活运用该原理。因此该异常实体可以制造出基于此原理的一系列事物或对该原理具有针对性的事物(该事物对于基于同类但不同种的原理运作的事物同样起一定程度内的效果但不再具有针对性)。

除此之外,目前已知该类异常实体具有以下特点:

  • 该类异常实体在进行任意阶段研究时,需掌握充足的前置知识,且需使用合适的、可以被该异常实体完全理解并灵活运用的研究工具。
  • 该类异常实体从第一阶段达到第二阶段时必须至少尝试一次对该事物的制造以获取足够的数据继续推进研究。
  • 在该异常实体第二阶段后,该异常实体在一段时间的研究后能实现对其在该阶段可制造的事物的量产,研究时间与该异常实体研究时对该事物背后原理的了解程度成反比。
  • 在该异常实体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时对原事物的改良或对基于该事物背后原理的事物的创造皆需要一段时间的研究,研究时间与该异常实体研究时对该事物背后原理的了解程度成反比。
  • 大约每██月该类异常实体身上会发生一次SCP-CN-1544-α事件。当事件发生后,该异常实体会丢失大约█月到██月内部分类别的记忆,丢失的记忆的类别包括该类异常实体的经历,知识,技能等。极少数情况下该异常实体会丢失该段时间内的所有记忆。
    • _
      • _

      项目编号:SCP-CN-1544-1

      项目等级:Embla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544-1在事故CN-1544-1-06后已失踪。若发现该对象应尝试对其进行监视。在找到对该对象可行有效的收容措施前绝对禁止对其采取除监视外的任何行动。寻找对SCP-CN-1544-1可行有效的收容措施目前已提高到极高的优先级。

      SCP-CN-1544-1的尸体,来自SCP-CN-1544-1的所有技术资料及实验报告,SCP-CN-1544-1-B,SCP-CN-1544-1-C,SCP-CN-1544-1-F,SCP-CN-1544-1-D的残骸和SCP-CN-1544-1-E的残骸被存放于[已编辑]以供研究。研究应在至少3名4级人员授权后进行,且由至少6名3级人员主持。

      描述:SCP-CN-1544-1曾用外观为一无明显种族特征的老年男性。其真实外观未知,文明等级未知,但已知该实体科技水平远超基金会。其真实外观[数据删除]。该异常个体文明等级无法定义,其死亡前已成为█████。该异常实体来到地球时降落于███,随后请求与基金会共同研究部分SCP项目。请求被拒绝后,发生了[数据删除]事件。在[数据删除]事件中,SCP-CN-1544-1被收容。

      • SCP-CN-1544-1-A: SCP-CN-1544-1-A是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由未知金属构成,体积约为10-9m³。SCP-CN-1544-1-A的结构未解明。

        该仪器的影响区域为以该对象为中心,半径为10m的球形区域。在目前进行过的测试中有且仅有核弹在近距离被引爆一种手段可以对该对象造成损伤并使其失效。已知SCP-CN-1544-1-A失效后将导致至少█次SCP-CN-1544-α事件同时在SCP-CN-1544-1身上不可避免地发生。

        因未知原因,相较于其他SCP-CN-1544个体,SCP-CN-1544-α事件在SCP-CN-1544-1身上更频繁地发生。因此,SCP-CN-1544-1通过某种技术手段制造了该仪器以避免SCP-CN-1544-α事件。已知在任何情况下SCP-CN-1544-1皆处于SCP-CN-1544-1-A的影响范围内。

      • SCP-CN-1544-1-B: SCP-CN-1544-1-B是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为由未知金属构成的0.1m*0.1m*0.1m的立方体仪器。SCP-CN-1544-1-B的结构未解明。对该对象进行测试时严禁其启动时间高于██。

        SCP-CN-1544-1-B启动前可以被设置其影响半径x和启动时长y。其输入值x与实际半径r(单位为m)的换算公式为x=1.36r,其输入值y与实际时间t(单位为s)的换算公式为y=2.35t。在该仪器的影响范围内,碳基生物在达到其“极值”前将快速的进化并逐渐趋于完美。一般情况下,暴露于SCP-CN-1544-1-B影响范围内的碳基生命体的遗传信息将在██内达到“极值”。当达到“极值”后,该生物体的遗传信息将迅速崩坏,组成其的细胞之间的联系将基本消失。其后细胞将退化至类似于生命诞生初期时的原始状态。

        在测试中所有的多细胞生命体在达到“极值”后形体都崩溃为无有序结构的细胞群落。绝大多数情况下该类生物将被其生产的毒素及代谢废物快速杀死。因此该类生物的样本需连接人工维生系统以维持其生命。极少数情况下该类生物体死亡后仍有少量细胞仍然存活。这类细胞与达到“极值”后的单细胞生命体将失去“极值”的限制并能在该对象影响范围内持续进行快速的进化。这类细胞[数据删除]。推测SCP-CN-1544-1仅在制造新身体侵入其他主体为碳基生物的文明时使用SCP-CN-1544-1-B。

      • SCP-CN-1544-1-C: SCP-CN-1544-1-C是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为由未知金属构成的0.01m*0.04m*0.09m的长方体仪器。SCP-CN-1544-1-C的结构未解明。

        已知该对象被SCP-CN-1544-1用于存储信息。未知SCP-CN-1544-1-C的储存容量。目前有一个SCP-CN-1544-1-C已储存了高达5.7T的信息,但仍未到达其存储极限。[已编辑]中共存在2个SCP-CN-1544-1-C样本,其一为███文明的“墓碑”,其二为SCP-CN-1544-1用于提交报告的存储器。

      • SCP-CN-1544-1-D:SCP-CN-1544-1-D是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为由未知金属构成的单体体积约为10-27m³的微型仪器。SCP-CN-1544-1-D的结构未解明。

        已知SCP-CN-1544-1会在造物时或者攻击时使用SCP-CN-1544-1-D。推测SCP-CN-1544-1-D会在多种情况下被使用。

      • SCP-CN-1544-1-E:SCP-CN-1544-1-E是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为由未知金属构成的直径约为0.03m的十二面体仪器。SCP-CN-1544-1-E的结构未解明。

        已知该仪器内部存在一体积为109m³的异常空间。该异常空间被称为SCP-CN-1544-1-E1。推测该对象内部存放了SCP-CN-1544-1的工具与材料。

        已知该对象可引起以自身为中心半径可改变的CK级重构情景。目前已知SCP-CN-1544-1-E可以产生一片除SCP-CN-1544-1外的任何有意识的个体都无法移动的异常空间。该异常空间被编号为SCP-CN-1544-1-E2。已知SCP-CN-1544-1-E可以产生至少█████种异常空间,但未知这些异常空间的具体效果。推测SCP-CN-1544-1会在多种情况下使用SCP-CN-1544-1-E。

      • SCP-CN-1544-1-F: SCP-CN-1544-1-F的外观类似于一卷1m*0.2m*10-4m的羊皮纸,该对象由一种未知物质构成,本身结构未解明。

        SCP-CN-1544-1-F上记载了由未知物质书写的字迹为黑色的SCP-CN-1544文档的内容以及来自于SCP-CN-1544-1的两段留言。于██/██/████,█████于[数据删除]发现了SCP-CN-1544-1的尸体及SCP-CN-1544-1-F。当█████阅读SCP-CN-1544-1-F时,该对象浮现出第一段留言。于██/██/████,该对象浮现出第二段留言。此时███正在阅读SCP-CN-1544-1-F。

        于██/██/████,两段留言全部消失,SCP-CN-1544-1-F上记载的SCP-CN-1544文档的内容开始被蓝色字迹修改。经确认,该修改与对SCP-CN-1544文档的修改同时进行且除字体颜色外完全相同。

      • _

      项目编号:SCP-CN-1544-2

      项目等级:Embla Thaumiel Embla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使用一个C5型通用冬眠仓使SCP-CN-1544-2进入冷冻休眠状态。每周应检查该对象状态并对该冬眠仓进行维护。对该对象进行测试应得到至少1名3级人员授权。

      SCP-CN-1544-2应被持续教导由思博士带领的研究小组为其编制的世界观以确保其忠诚于基金会。每周应对该对象进行忠诚度测试。若得分保持于95分以上则继续保留其基金会人员身份。

      已取消SCP-CN-1544-2作为基金会人员的身份,其所有权限或资格均已失效。该对象被收容于由Y3b型合金制成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绝对禁止该对象制造任何物品或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对任何事物的原理进行推演计算。对SCP-CN-1544-2的实验应得到至少2名4级人员授权。若该对象表现良好,考虑批准其拥有一只西伯利亚森林猫作为宠物。

      描述::SCP-CN-1544-2为SCP-CN-1544-1的制造产物。该对象为一无明显种族特征的人类青年男性个体,无文明等级文明等级k1.46。该异常个体似乎更愿意别人将其称为“Dr Siyu”而非SCP-CN-1544-2。

      SCP-CN-1544-2对基金会拥有绝对的忠诚,第一次忠诚测试得分高达98分。因其对基金会绝对忠诚且具有特殊的异常效果,允许其参与对异常项目的研究。目前该对象已成为B级研究人员。

      • _

      项目编号:SCP-CN-1544-3

      项目等级:Embla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544-3被收容于一个半径10m高20m的圆柱形培养槽中。每天应清除该对象新生长出的组织使SCP-CN-1544-3保持虚弱的状态。X型缸中之脑仪器组在任何情况下应被保持开启状态。仪器组对SCP-CN-1544-3的刺激能使该异常个体认为自己处于完整状态且仍自由地处于宇宙环境中。每周应对SCP-CN-1544-3进行一次记忆删除以防止该对象发现其处于幻境之中。每周应检查X型缸中之脑仪器组并对其进行维修或更换。

      SCP-CN-1544-3被收容于由Y3c型合金制造的20m*20m*20m收容间中。收容间中应至少安装12个电磁束缚发生器。电磁束缚发生器应被每日检查维修并每3个月更换一次。任何情况下都应有至少8个电磁束缚发生器处于工作状态且至少有4个电磁束缚发生器处于待击发状态并可以随时启动用于加强对SCP-CN-1544-3的电磁束缚场。收容间中应放置至少4个抗碱性摄像头且任何时刻应有至少3名3级安保人员对该对象的状态进行持续观察。

      若SCP-CN-1544-3尝试突破收容且造成任何一个电磁束缚发生器过载损坏则立刻启动待击发状态的所有电磁束缚发生器并向收容室内注入强碱以延缓该对象的动作。在弄清楚SCP-CN-1544-3加快养分消耗用以制造何种器官前,安保小组应随时待命且做好应对SCP-CN-1544-3收容失效的准备。

      描述::SCP-CN-1544-3原为一个体积约为10212的巨型生物个体。因体型过大无法收容原个体,收容单元内仅收容了包含其完整意识的一个重要思维节点。其原本身体已被杀死,生物组织被存放于[已编辑]以供研究。研究应在至少2名4级人员授权后进行,且由至少3名3级人员主持。

      SCP-CN-1544-3的文明等级为k1.51,擅长生物科技。推测其原本为类人个体,因本体过于脆弱选择用技术手段促使自身进化,并在███年内成长为如今的体积。已知其思维器官采用分布式结构且任意一个思维器官的重要节点都能独立存活并承载其完整意识。推测该类思维节点的原型为SCP-CN-1544-3开始改造自身前的完整思维器官。

      该异常个体因原本思维器官无法精细控制改造后过于巨大的身体才搭建起如今的分布式思维器官。已知SCP-CN-1544-3体内共存在█████个重要思维节点。推测其每了解一个原理就能生长出一个运用该原理的生物器官。目前已知其生长有模块化行星级护盾发生器官,子体培育器官,光学观测器官,引力波探测器官,无工质推进系统,聚焦离子束发射系统,磁轨炮系统,巨型对宙火炮系统,防卫轨道炮系统等。此外还有大量生物组织实际作用未解明。

      • _

      项目编号:SCP-CN-1544-4

      项目等级:Embla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544-4应被存放于连接220v交流电的计算机中,该计算机应配备四核处理器及64G内存。每周应对该计算机进行一次检修。该计算机应使用不与外界相连的小型发电机作为电源。在任何情况下,该计算机被禁止与互联网连接。绝对禁止该计算机连接任何可以观测或影响现实的仪器。任何情况下应至少有2名3级研究人员保持对该计算机内部数据进行监控,若有任何异常数据流动应立刻上报。

      描述:SCP-CN-1544-4原为一舰载主机AI,现文明等级k1.43。已知该对象具有较发达的人工智能技术。

      根据对SCP-CN-1544-4原属飞船的分析,推测该飞船于███至███年前坠毁于██。推测该对象原本无异常属性,但于███至███年前因未知原因成为了该类异常实体。确认SCP-CN-1544-4于███至███年前解除了程序“瞒天”并苏醒,其后该对象开始尝试维修飞船主机并开始研究其原属飞船。其于███年前开始复制自身并建立起人工智能帝国。该异常项目原属飞船及其文明的技术样本被存放于[已编辑]以供研究。研究应在至少2名4级人员授权下进行,且由至少3名3级人员主持。

    • _
      • _

      项目编号:SCP-CN-1544-β

      项目等级:非异常

      特殊收容措施:未知。应尽全力寻找打破宿命论的方法。此任务为最高优先级。

      描述:SCP-CN-1544-β为无限平行宇宙共同的最初起源,世间万事万物背后的唯一真相。推测[数据删除]级以上文明可能有能力尝试推演其内容。掌握SCP-CN-1544-β数据的个体通过计算可推演出未来。这类个体即所谓的拉普拉斯妖。

      SCP-CN-1544-β本身无危险性。高等智慧生物了解其后的危险性来源于直面宿命论的无力感与绝望感。目前无任何了解SCP-CN-1544-β的生物或文明存活。“拉普拉斯妖”已全部死于自杀。

      求道者,你的计算结果毫无意义。我们会打破这该死的宿命论的。我们不会失败。我们更不能失败。也许你能看到现在。也许你能看到确定无误的未来。但无论如何,迟早有一天“未来”将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定论。
      永恒的时空终将终结,无限的时空必将开启。



      ——O5-1

    • _

    你好,特工Waylon

    恭喜你。你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我——我的尸体,以及这封留言的生物。你看完了上面的文档了吗?

    你当然看完了。我看到你看完了。你终于明白了基金会让你搜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错,是我。

    你怀疑我没有死。
    你怀疑我的尸体是假的。
    你怀疑我正在看着你并且有什么阴谋。

    这没必要。已死之人的一段留言什么也做不到。

    我已经死了。被我自己彻底地抹除了。

    你很疑惑。
    你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

    但这影响不了你的任务。

    把我的尸体和这封信带回去吧。
    这封信总会到达我想要对话的那个人手中。

    你好,O5-1。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能记住来自我的信息,为我在世界上留下一抹痕迹。

    我记录了那么多信息,挽救过那么多世界,留存下那么多遗迹。终究,一切还是消逝于时空之中。
    在未来,你们是世界上最后记得我的几个文明之一。

    但仅仅这样不足以让我留下这样一封信。

    我留下这封信的原因是因为一次对话。

    你们终将登顶。

    你们终将跨越时空长河。

    你们将与我,与上一位,与下一位,与“过去”,“现在”,“未来”所有求得道的文明对话。

    你明白了,但又不太明白。

    好吧,我知道你更想知道我因何而死——以及这会不会对你们造成威胁。

    这不是威胁,而是真相。

    你的猜测没错,我已经成为了拉普拉斯妖。

    但这不是我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求道”而非“全能”。
    而且,拉普拉斯妖也并非全能。

    对我来说世界上已经没有未知了。
    我的求知欲终于被彻底满足了。

    因此,我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

    其他的拉普拉斯妖?

    它们都死了。所有拉普拉斯妖的生命都没有意义。

    每件事物都是我们的牵线木偶。我们自己也是我们的牵线木偶。

    又或者我们从来没能掌控任何事物,我们仅仅只能看到操纵着自己以及万物的那根“线”。

    我们仅仅只能看着操纵着一切的所谓命运却又无从反抗。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过去”,“现在”,或者“未来”有那么一个文明。它们想反抗这所谓的宿命。

    它们算出了未来。

    它们看着自己去做了一件又一件事,去尝试着改变命运,又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放弃。

    它们看到了自己自杀的场景。

    于是未来就是这样。

    它们去做了一件又一件事,去尝试着改变命运,又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放弃。

    它们终究还是自杀了。

    这样的故事又发生过多少次呢?

    数不清了。

    你们会去尝试打破命运的。

    你们最终也会失败的。

    我很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

    但你们不会相信我看到的未来。

    就这样吧。

    希望我算错了。

    希望你们能斩断那一根根连接着万物的“线”从而拥有真正的未来。

    祝好运。

    求道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