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77
评分: +22+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577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1577-1已经野外灭绝,对该项目残存个体的搜索工作应作为次要事项被处理。基金会收容的SCP-CN-1577-1应安置在Area-CN-07植物异常收容翼。一支配备重型火力的安保小队应被部署在收容区域附近。每星期应为SCP-CN-1577-1提供总重量不小于1千克的小型动物作为食物。任何破坏性的试验需求应被禁止,研究/试验素材应为项目自然脱落的叶片等。

除研究需求外,所有SCP-CN-1577-2应被无效化。标准处理方法为:将项目个体浸泡在浓度75%的1,1'-二甲基-4,4'-联吡啶氯化物溶液中24小时,随后烧毁。对SCP-CN-1577-2的研究工作应在指定地点进行,试验地点应部署二氰乙炔-氟化铝紧急饱和系统以防止收容失效事件。所有试验必须经过站点生物部门主管与站点主管批准。若试验涉及到SCP-CN-1577-3个体的出现,应在试验前要求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或机动特遣队乙丑-02“疵兽”进行协助。若协助特遣队尚未抵达,不得进行试验。

所有SCP-CN-1577-3个体应在发现后尽快解除行动能力,随后应浸泡在浓度75%的1,1'-二甲基-4,4'-联吡啶氯化物溶液中24小时,随后烧毁,确保完全无效化。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由于二阶段项目个体对于疼痛的感应能力极差且身体素质远超正常人类,威力小于7.62*51毫米NATO弹的弹药对项目的停止作用极差,因此不鼓励普通基金会人员与项目进行对抗。

描述:SCP-CN-1577为一系列异常事物的总称。

SCP-CN-1577-1被认为是一种杨柳科柳属(Salix)植物,暂定名为幻柳(Salix Somniculosus),利用叶绿体全基因序列测试,基于最大似然法构建的系统发育树的拓扑结构中与垂柳及杞柳处于同一支中。项目原分布于甘肃,新疆一带,现已野外灭绝。与其他柳属植物不同的是,项目会分泌一种衍生自苯乙胺的迷幻类致幻物质并以此吸引小型动物并使用其枝条将其捆绑后分泌酸性物质将其消化。若人类摄入较多亦会出现致幻效果,致幻剂量为0.517微克/千克体重至0.897微克/千克体重。有证据显示,在项目分布地区的萨满信仰部落曾普遍使用该致幻剂进行宗教活动。

SCP-CN-1577-2为使用SCP-CN-1577-1个体制成的面具。截至目前在考古行动中发现的SCP-CN-1577-2均使用古代萨满信仰部落的样式,但根据基金会的试验,能够完全覆盖使用者面部的SCP-CN-1577-2个体均可引发异常现象。在正常情况下,SCP-CN-1577-2不会表现出异常性质,当使用者将100克来自单一动物个体的生物素材(通常为肌肉组织或结缔组织)覆盖于项目个体并佩戴后10分钟,使用者的头部会转变为生物素材提供者的头部。由于基金会已经排除了模因效果或致幻效果,该异常现象的成因仍未知。该异常现象通常持续8小时。异常现象持续期间,无法继续覆盖生物素材。异常现象结束后,使用者头部复原,同时SCP-CN-1577-2个体脱落。

需要注意的是,若佩戴SCP-CN-1577-2个体的总时长超过300小时,SCP-CN-1577-2不会在异常现象结束后脱落,需自行摘下。佩戴时间越长,手动摘下的难度越大,直到完全与使用者头部合为一体。此时使用者与SCP-CN-1577-2个体合称为SCP-CN-1577-3。使用者通常在使用佩戴SCP-CN-1577-2总时长达到450小时后转变为SCP-CN-1577-3个体。

SCP-CN-1577-3个体的异常性质通常被分为两个阶段。

  • 第一阶段:项目头部转变为最后一次正常使用SCP-CN-1577-2时使用的生物素材提供者的头部。同时,项目的肾上腺增大,肾上腺素分泌量可达到正常水准的100倍。
  • 第二阶段:这一阶段通常在第一阶段显现后100小时出现。项目的头部出现异常变化,其变化后的形态通常被描述为“一团病态的血肉”。这一变化会在进入第二阶段后24小时蔓延至SCP-CN-1577-3个体全身。项目在第二阶段表现出极强的抗打击能力与攻击欲望,推测与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有一定关联。项目会在极端条件下(如极度缺水,极寒环境等)进入类似冬眠的状态。值得注意的是,对项目进行的采样分析显示,项目的细胞更多表现出植物的特征,原理不明。百草枯等除草剂可使其细胞失去活性。

尽管部分证据显示SCP-CN-1577-3仍具备利用单一动物提供的生物素材改变头部的能力,但基金会未能在试验中复现这一场景。

此外,在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例行搜索过程中,基金会发现了两具佩戴SCP-CN-1577-2的木乃伊化尸体。根据历史部门对尸体携带物品的检查,认为这两具尸体可能来自唐朝军队中一支被称为“无面”的部队。有资料显示,该部队的士兵由常规部队中的斥候组成。其任务亦多为侦察任务。“无面”部队在公元750年前后在帕米尔高原与喀喇昆仑山脉附近的军事行动中集体失踪,后再无编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