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14
评分: +204+x

来自基金会逻辑部门的通知

此文档因不明原因存在大量逻辑谬误,且导致无法形成逻辑闭环。文件已被锁定并归档,其内容信息可能不准确,或是未能反映正确数据,请访问者保持怀疑。

若想获取最新文件请向所在站点的主管提交申请以获取详情

——Mark Henry,RAISA


项目编号:SCP-CN-161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全面限制政府、组织、企业及个人对月球的一切探索行动。一台基金会运作机器人 (I/O-UNOOSA)将监视所有有关探索SCP-CN-1614实体及其本质的学术期刊、文学创作和网络用户言论信息,并在判定内容可能涉及SCP-CN-1614时,立即启动CUF-0152协议以确保相关信息从公众记录和公民记忆中彻底剔除。所有有关SCP-CN-1614的相关信息将由基金会运作机器人 (I/O-UNOOSA)依据CUF-0152协议实行标记、伪造、篡改和重新编辑。SCP-CN-1614的所以信息将由Site-CN-75实施管理和归档。

研究、讨论和确认SCP-CN-1614来源和异常性质的工作被授予5级机密等级,所有负责收容及研究的工作人员将由O5议会直接授命。

目前SCP-CN-1614的主要收容工作关注点在于维持常态。

描述:SCP-CN-1614是月球,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目前未能确认SCP-CN-1614是否真实存在,亦未了解其具体异常性质。SCP-CN-1614因传播过于久远且来源无法确认而无法彻底实施收容。目前主流科学共识认为SCP-CN-1614为真实存在的星体,而SCP-CN-1614的存在作为一种被广泛认可的常识而不断传播,并作为常态的一部分被公众所认知。

公众记录及文献记录中所有关于SCP-CN-1614的天文数据、结构特征、天文现象、地理信息及民俗资料经审核研究确认,均为作者在受SCP-CN-1614的异常影响的情况下所撰写。目前并无任何有效的手段能够抑制SCP-CN-1614的异常效应。

附录A:回收记录
以下内容源于1990年的一次基金会数据库清理行动,期间由AIAD员工主要负责的过往项目档案中发现了大量未及时迭代为最新版本的旧档案,依靠此次行动基金会对当时的数据库进行了一次版本迭代,而在清理旧数据的过程中一位AIC发现了以下文件:

日期:[数据丢失]

探索成员:[数据丢失]

任务:确认月球真实性


<记录开始>

喂,听得见吗?这里是[失真]。这里是[失真]。报告。再重复一遍,这里是[失真]。我到达了这个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在这里转悠了好多圈,我们也真真切切地看见了月球。它就在那,哪儿也没有去。

什么?不,我的报告没有矛盾。我们都确实看见了它,也触碰了它,Carey穿着宇航服走了出去,我们也看见她踩在月球表面以及因为相互作用而飞扬起来的尘土,她甚至在放下仪器后还带回来一些月球土。我们对这些土做了仔细的研究,也确实证实了月球是真实存在的。

起初,我只以为这只是个验证无聊笑话的资源浪费行动,但很快我们就不这么想了。

我们三个人坐船离开了月球表面后,顺着窗户我们看向渐远渐小的月球,那坑坑洼洼的表面和刚刚凯里留下的痕迹都无疑不在诉说着它的存在。是的,这一切都过于“顺利”了。呃,我是说我们理所当然地坐着飞船毫不偏差地奔向月球,也顺理成章地在那里感受到了它的存在,甚至带回来一些以供研究的样品。可就在刚才,我再去查看那些月球的土时,我发现它们是多么的熟悉。如果它摸上去像是月亮土壤、看上去像是月亮土壤、数据分析也得出是月亮土壤,那么它根本就是月亮土壤——但还是有一点点的不同之处:当我赤手捧起它并放在我的鼻尖猛地吸气时,我嗅见了土腥味。

是的,闻上去就像是我那久未修整的后院里随地一捡的土块一般,那充满的新鲜的土腥味以及淡淡的植物气味让我立刻发觉了不对。这是我第一次执行地外探索。我开始思索着我此前和这个气味相符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后院了,那是我一次因为不小心被割草机绊倒而栽倒在地时闻到的气味,也是唯一一次和“泥土”这类物质进行亲密接触的机会,我印象深刻。我开始回顾我之前接触到月球时的一些感觉,那很平常,也很易追溯,那几乎没有新鲜的。我再去仔细看,保管样本的盒子里空无一物。

不,先生。我现在很清醒,从未这么清醒过。我现在看向窗外的那个月亮,我感觉它模糊不清,从我们远离月球表面到现在为止的数个小时,我发现月球的图像从未改变过。几个小时前我看见那个陨石坑在我视线里月球的边界处,可现在再去看,那陨石坑还在那儿,就好像我们都没有移动过一样。就好像是它告诉我的,我大脑告诉我的,而不是它客观存在在那儿并由我去探知到的。我不清楚这是模因还是认知危害的什么东西,但我知道我所认知到的一切存在,都仅仅只是我感觉到的,我主观意愿相信它们存在的。先生,我很清醒。所有对外的感官都告诉我要相信它确实存在,我也从未怀疑过。我此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如果我停止去相信它们,我又该如何自处。

我不知道,我想我得停止继续思考。

<记录中断>


由于此记录过于久远而导致无法查询到更多有效信息,对于此记录中的探索人员及行动详情已无从考证。基于原始记录的档案备份得知,基金会在此次探索行动后正式建立了SCP-CN-1614项目。此后,所有对月探索行动全部取消。

附录B:分析报告
在第一次对SCP-CN-1614异常性质的讨论会上,项目主要负责人Mark Henry发出提议:将研究人员分为α和β两个研究小组以确保实现对SCP-CN-1614实施相对客观的描述和归纳,此提案很快得到了全体研究人员的同意;目前,α组由3级研究员Betsy Bill负责,β组由3级研究员Mark Henry负责。以下为Betsy Bill向Mark Henry发送的通讯交流内容:

Mark博士:

我将此前所有关于月亮的资料都统合在了一起,工作小组根据那些资料进行了最为详实的分析,几乎找不到关于“月球不存在”的佐证,但我们仍然找到了一些思绪。在那次秘密太空竞赛中,我们在阿波罗系列任务的最后一项任务报告中,找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矛盾之处,而矛盾来自于我们小组的内部。

研究员Moreland是曾参与过阿波罗系列任务的学者之一,他在查看过所有资料后,坚定地认为SCP-CN-1614是存在的,而这只是一次失误或是某种其它的异常效应;而研究员Karan来自传统超自然家族的年轻学者,他在加入工作小组前的立场是坚信阿波罗登月仅仅只是一次美国骗局,并且在后续的审查资料中多次质疑数据的真实性,并且报告了数次没法直接观察到月球的情况。我们一部分人在判断两者的观点时,也有数次忽视月球,亦或是观察月球模糊不清的情况,这其中包括了我。

我们最终得出了结论:当你坚信月球存在时,那么SCP-CN-1614就会一直作用在你身上;若你相信月球并不存在,那么你就会发现越来越多关于月亮仅仅只是一个模因的主观证据。这是随着受影响个体的主观意愿而改变的。我无法确认SCP-CN-1614是否存在,但我觉得它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模因。你相信它存在,那么你对它的所有观察都会佐证你的观点,反之亦然。

非常抱歉,我并非专业负责模因影响的专家,我并不能确切的指出它的异常类型。如果我们的分析没错的话,那么就说明人类此前所有关于月球的探索都仅仅是源于一种幻想,我们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感叹着“月色真美”、对着一个没有获取任何数据的仪器记录下自己的所有想像、我们穿着宇航服在真空中随意飘浮然后向别人吹嘘在月球上迈步的经历。月球或许真的不存在,而此前的所有资料,都仅仅只是人们迫于异常效应下的幻想。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无法分析SCP-CN-1614异常失效后的后果,但我知道那很严重,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

所以,为了常态,请维持现状。

3级研究员Betsy

在上次研究小组双方沟通过后,双方均提交了两份截然相反的结论,在逻辑自洽方面,双方的提案均无任何显著的问题,但均为对方提案的唯一反例,对于造成此情况的原因被归咎为SCP-CN-1614的异常效应作用。以下为在第4次SCP-CN-1614异常性质讨论会前Mark Henry向Betsy Bill发送的通讯交流内容:

研究员Betsy:

我们收到了您的报告,也非常感谢您愿意将您团队的成果分享给我们,而我们在一些关于月球探索的行动中也确认了你们的一部分观点,但不尽然。

我们认为它曾存在过。这并非平白无故的胡诌,也不是受到SCP-CN-1614的影响而这么说的。确切的说,我们在“月球”部署的设备截取到一段电磁信号,并顺利使用了1980年基金会的标准解码技术破译了它,那是用基金会独有且已淘汰的技术加密发出的。信息的内容很短,是来自Site-140的求救信号,时间显示信息从1980年发出。

可问题是,我们并没有在月球上部署任何站点,基金会内部数据库也并没有任何关于Site-140的资料,更加不确定为何这个信息会在最近才被接收到。我们派遣的设备迅速探索了信号的来源,那什么都没有。这很可疑,在模因与信息危害部的报告发来之前我们都不能妄下定论。

关于你的情报,我会一同提交上去的。更多行动会等待会议后进行。

您真诚的,

Mark博士
SCP-CN-1614研究小组-β组长,SCP-CN-1614项目主要负责人

在第4次SCP-CN-1614异常性质讨论会中,α组与β组双方研究人员就SCP-CN-1614的本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双方均坚信己方的理论为绝对正确而对方的理论纯属谬误,此次会议并未取得任何有效的成果。以下为第4次SCP-CN-1614异常性质讨论会后Betsy Bill向Mark Henry发送的通讯交流内容:

Mark博士:

感谢您以及您团队给予我们的帮助,但我这次想说的是我们的主张从未改变过。我们认为SCP-CN-1614是存在的,这毋庸置疑,而不同之处在于我们认为SCP-CN-1614的存在并非实体,而是一种概念,并活跃于每一个坚信它确实存在之人的思维之中。或许像是模因?但不尽然。

对于会议室的冲突我们很抱歉,但那也许是SCP-CN-1614的潜在影响,亦或是别的什么。关于你们的主张,我们不敢苟同;关于你们的那个提议,我们小组内部经过讨论后一致决定,同意对于Site-140的探索,但我们有一个要求:即在不全面告知SCP-CN-1614更多细节的情况下,派遣两支特遣队对月球进行探索。其中一支将由全面的传统基金会内部特工构成,他们对于月球真实性的相信程度无需考量;而另一支我们将计划由一些因特殊原因被进行记忆删除并被降级为D级人员的部分前特工构成,他们因为C级记忆删除的副作用而失去了所有常识,其中便包括关于月亮的一切,让他们来探索则正好合适。我们无法确认不同的观点是否会影响SCP-CN-1614作用在他们身上的效应,为了保险起见,我认为这种程度的消耗是完全可行的。

在具体结果出来之前,我希望我们两个工作小组能够保持足够的友善和交流。我们的矛盾仅限于对SCP-CN-1614的工作讨论,为了更好地控制、收容、保护。

诚恳的,

研究员Betsy
SCP-CN-1614研究小组-α组长


事后,研究员Betsy提交了一份名为“望月”协议的申请报告。

以下为O5议会的回应:

批准提案。——O5议会



附录C:探索报告
本文件为β小组在最初探寻行动中使用无人探索设备探索有关SCP-CN-1614具体异常性质时接收到的信息,据分析部对信息的解密分析确认该信息的发送来源可能充分了解基金会内部情报,亦或是曾隶属于基金会。以下为该信息的内容:

<记录开始>


喂。听得到吗?听得到吗?这里是Yoghurt博士,Site-CN-75驻Site-140的3级研究员。

这里……这里所有人都消失了,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上一刻我还和Sophia博士谈论有关[失真]的最新情况,下一刻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漂浮在真空中,身上穿着舱外活动装备,周围什么都没有,我的头顶是硕大的地球。紧接着在我恍惚之际我又站在了站点的休息室里,Sophia博士向我询问我刚才的分神。我能够确认那是真实的经历,但无从证明我的遭遇。(停顿)幻觉?我不这么认为。

然后,这样的情况越来越频繁,直至一天前,我再次醒来时,所有人都消失了,除了我。我查看了站点的每一个角落。一切正常,没有异样。或许是长时间和那个项目的接触让我的潜意识出现了异常,到目前为止,我或许彻底疯了。我向Site-CN-75发了求救信号,也向所有和这里有联系的站点都发了求救信号,但没有任何回响。

先是那些同事们,然后是我所身处的站点,最后是整个月球。所有存在都变得模糊不清,亦或是被推向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巉域之中,这里什么都没有,虚无无处不在。到最后或许连我自身的存在都会变得模糊不清。我趁理智还在时录下来这段话,这不是求救,而是警告:

别来Site-140。这里什么都没有。这里什么都没有。

<记录结束>

以下为MTF-乙申-14“线尾侏儒鸟”被派往执行“望月”协议后传回的报告:

日期:02/11/1995

探索队伍:MTF-乙申-14“线尾侏儒鸟”

探索成员:乙申-14-α(领队)、乙申-14-β、乙申-14-γ

任务:探索Site-140


<记录开始>

乙申-14-α:重新检查一遍通讯设备。

乙申-14-β:完毕。

乙申-14-γ:完毕。

乙申-14-α:飞船很快就要到达Site-140的位置了,身上的装备再确认一下。

<飞船忽然停止了前进,小队成员在检查完自身的装备后,一同离开了飞船并在之后一直保持相同的姿势漂浮在真空中。>

乙申-14-α:我们到达Site-140的外面了,β去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

乙申-14-β:是。

乙申-14-γ:前门还可以用我们的权限卡打开,说明里面的能源还没有消耗完毕,说不定还有活人存在。我们先去寻找Yoghurt博士吧。

乙申-14-α:分头行动,我和β分别探索站点的左右翼,γ你先去确认主要研究区域还有没有幸存的研究员。

乙申-14-γ/-β:是的。

<片刻沉默后。>

乙申-14-α:我到达员工休息区了,这里没有人,但还有刚刚取出来的压缩饼干,半杯咖啡还是热的。但周围没有更多的痕迹了。

乙申-14-β:我这里是D级人员的宿舍,但看上去也是空无一人。很奇怪,我在报告上看这里至少十五年前就失联了,当时的站点资源根本撑不到这么久,可我不见任何灰尘,甚至这里看上去资源还很充足的样子。但还是没有人。

乙申-14-α:确实有些奇怪。γ那边什么情况?

乙申-14-γ:没有发现特殊情况。

乙申-14-α:那就继续探索吧,发现特殊情况再报告。

<片刻沉默后。>

乙申-14-α:没有任何发现。但是有些冷。你们那边呢?

乙申-14-β:什么都没有。

乙申-14-γ:我这边也是。

乙申-14-α:(叹气)先到大厅集合吧。

乙申-14-β/-γ:是。

<片刻沉默后。>

乙申-14-α:各位,这很奇怪。这里没有灰尘,说明刚有人打扫过。食物和水都是温的,没有一个腐烂了。衣物都很整齐,每个房间的私人物品都和记录中的相符。植被都是刚刚浇了水的,叶子和泥土还是湿润的。该死,这里的一切都表明有人在这活动,甚至有些就发生在刚才,但就是一个人都没有。我看见供暖设备还在工作,但这里还是很冷。

乙申-14-β:是的,这很诡异。就好像是他们都还存在着一样,我们无法确认这是否是异常效应,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呃——我是说,它甚至没有实体,亦或是它本身就是这个站点的存在。我不清楚。人被生硬地抹除了存在,但他们活跃的痕迹还在那儿……我想到几种可能,或许他们的外形体还在这?亦或是站点“认为”他们还存在在这儿并模拟了他们的行为模式?否则这根本无法解释。

乙申-14-γ:嘿,β,打断一下。我刚刚发现一件事儿:我们好像失去了和指挥部的联系。

乙申-14-α:什么?怎么会……指挥部,听得到吗?报告,报告,这里是乙申-14-α,听得到吗?指挥部?

<指挥部开始向乙申-14-α询问情况。>

乙申-14-α:该死,没有回应。我们要被困在这儿了吗?(停顿)该死。

<指挥部持续向乙申-14-α询问情况。>

乙申-14-α:(叹气)冷静。我们得先冷静下来。我这才想起指挥部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和我们联系,而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沉默)我们先把这里探索完吧,我感觉这和这里的异常影响有关,无法确定,但十有八九就是了。如果我们探明了这里的现象,或许我们就可以离开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乙申-14-β和乙申-14-γ向乙申-14-α点了点头。>

乙申-14-α:好,继续前进。

<片刻沉默后。>

乙申-14-α:没有办法。我看见站点外的飞船不见了,站点里的资源也不知为何开始变少,像是被消耗了一样。但我敢确保那没有人,或者说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β,我们还能撑多久?

乙申-14-β:该死。不。我不清楚。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把能搜的地方都搜了一遍,可确实没有一个人,这儿就我们三个人。这里很温暖,食物看上去很充足,但我不知道那是否是幻觉,还是异常作用在我们身上的影响。

乙申-14-α:我感觉我的视线变得模糊了,是幻觉吧。我看见站点消失了,月球也变没了。你们在哪儿?我在……我看不见了。这里什么都没有……谁在那儿?

<沉默。>

乙申-14-α: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不,它们本来就不存在过,可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也变得模糊不清了,我的记忆、我的思绪、我的存在……这里空无一物。我不复存在过。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破碎,连同我自己也是。该死,这里好冷。我好冷。怎么没有回响,这里一片死寂……你们还在吗?

<沉默。>

乙申-14-α:……这里什么都没有。

<记录结束>

在指挥部确认MTF-乙申-14的异常情况后,立即派遣飞船去查看情况,并在他们的飞船旁回收到全体MTF-乙申-14的尸体以及此视频记录,经解剖确认MTF-乙申-14成员均死于严重营养不良。MTF-乙申-14全员被判定为已损耗。

以下为MTF-乙申-15“蜡嘴雁”被派往执行“望月”协议后传回的报告:

日期:03/11/1995

探索队伍:MTF-乙申-15“蜡嘴雁”

探索成员:乙申-15-01(领队)、乙申-15-02、乙申-15-03

任务:探索Site-140

前言:全体探索成员已实施C级靶向记忆删除,并确保全体探索成员关于“月球”的任何信息仅限于本次探索的必要信息。


<记录开始>


乙申-15-01:喂,各位听得到吗?

乙申-15-02:收到。

乙申-15-03:听得到。

乙申-15-02:你们清楚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

乙申-15-03:是要探索月球上的Site-140。你们知道这是哪儿吗?

乙申-15-01:我刚刚接受了记忆删除疗程,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任务简报上说在月球上的一个失联站点,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月球”指的是哪儿?一个地名?我不比你们知道的多。你们在检查一下装备,飞船快到了。

乙申-15-02/-03:明白。

<小队开始检查自身设备的装配情况。记录到飞船窗外为渐近的月球地面,但有少数不连续的失真情况。>

乙申-15-01:大家准备。按照原计划进行。出发。

乙申-15-02/-03:是。

<小队成员进入了Site-140的大门,和预期的一样,其内部空无一人,但站点的重力设备及供暖设备均为开启状态。乙申-15-01挥了挥右手,随后直接进入了向上的电梯间,乙申-15-02向通往楼下的楼梯走去,而乙申-15-03则继续探索一楼大厅区域。>

乙申-15-01: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乙申-15-03:和简报上写的差不多。不过这里的东西明明看上去都是新的,每一个设备都像是刚刚才被开启一样,可我却在上面看到了一层厚厚的灰,污垢也很久没被打扫过了,可清洁机器人才刚刚从我的身边驶过,这很奇怪。不过符合上一次探索报告的内容。

乙申-15-01:我这边差不多。明明食物的包装啥的都没问题,里面却是发霉恶臭的。盆栽刚刚被浇水,可里面的植物已经枯死了。虽然供暖在开着,但我感觉确实冷的。这里的什么都看上去很自相矛盾,明明很不符合逻辑,可它却真实地存在在那儿。

<画面失真。>

乙申-15-01:我感觉有点奇怪,你们先到一楼这儿来集合,休整一下再继续。

<画面失真。>

乙申-15-01:嘿,在这儿。

乙申-15-03: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你有什么想法吗?

乙申-15-01:这应该就是这个地方的异常了吧。(静电干扰)我不太清楚这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至今我也弄不清楚模因和认知危害的差别,但那也应该是相差不太多的东西,就好像我们之前看到的一样,这里的机械设备看上去都在工作,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植物枯死、食物霉烂、灰尘和污垢我想都是这个地方原来的样子,而那些还在运作的设备可能是某种原因导致的幻想吧……02怎么还没来?

乙申-15-03:这我不清楚,他一直不说话,我来时可没看见他。

乙申-15-01:(开启无线电)02,在吗?02,听到请回答。

<沉默。>

乙申-15-01:喂,在的话回应一声啊!喂。

<沉默。>

乙申-15-01:该死,02出事了。我们得去找他。

乙申-15-03:要分头行动吗?这样效率更快些。

乙申-15-01:不,这种情况下更应该抱团在一起,否则我们很有可能被这里逐个瓦解掉的。待在一起才有足够的火力。03,检查一下你的枪械。

乙申-15-03:都准备着呢。

乙申-15-01:出发。先去一楼右翼。

<记录从这里中断,直至1小时47分钟后画面重新出现。>

乙申-15-01:好了,好了。应该是不小心碰到电源了吧。

<乙申-15-01将随身摄像头对准地上的一具清洁机器残骸,该残骸上的弹痕与C类标准基金会探索须配备的枪械类型符合,该残骸的内部结构并无任何异常。>

乙申-15-01:看啊,这个机器人的内部结构,看上去……非常似曾相识,我明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机械,可我就是感觉非常熟悉,就好像是我家的那台曾被我拆卸过的收音机……对!就是收音机,这根本就和那台收音机一模一样!可,这不可能啊…….为什么呢?

乙申-15-03:01,怎么了?

乙申-15-01:这不可能啊,这样感觉就像是之前我在查看那些房间时的感觉一样,那些在我记忆里熟悉的画面都被嵌入了这个情景里面,没有一个能逃掉,连同我的嗅觉、我的触觉、我的感觉……每一个都一样……这一切都是幻觉?

乙申-15-03:01,你怎么了?是异常影响吗?01!(不断摇晃对方)看看我啊……

乙申-15-01:03,对啊,03你去了哪里?

乙申-15-03:我在这儿啊……

乙申-15-01:就剩我一个人了……是这个站点吗?(停顿)我早想到,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对劲,这些不知从哪里得到能源的机器人,还有那些早就死了的植物,发霉的食物,我早该想到的……我得离开这儿。我得离开这儿。

<画面失真。连续的脚步声,判断为三个人。>

乙申-15-01:该死,来个人啊。通讯也没有用。无线电?

<短暂沉默。>

乙申-15-01:(停顿)不,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了。即便是机器人也好,怎么都没了?(声音逐渐失真)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短暂沉默。>

乙申-15-01:(哽咽)这是幻觉吗?对,这里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这里什么都没有。这里什么都没有。这栋建筑连同月球一起消失了……可我明明还站在这儿,我哪儿都没去,它应该在这,那个站点……不,它从来没有存在过,它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它在我在的地方,我触摸到了它,以及这个混乱的自相矛盾的世界,然后……

<短暂沉默。>

乙申-15-01:(抽噎)然后02和03,你们在那儿吗?你们为什么躲着我?你们去了哪里?我好孤独,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陷入了这里,无法挣脱在虚空(停顿)我应该保持保持理智……

<短暂沉默。>

乙申-15-01:该死,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感受不了任何东西……机器人在打扫地板,工作人员在忙碌地工作,窗外的月球扬起了风暴,鲜花到处都是,我…..它们一直都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是我的归属,是我所应在的地方……不,别,一切又消失了,不会有人来了,我要死在这死寂里面,我快所剩无几了……

<短暂沉默。>

乙申-15-01:没有人(失真)在这儿。

未知:(失真)指挥部,听得到吗?

乙申-15-01:什么声音?

未知:报告,报告,这里是(失真),听得到吗?指挥部?

乙申-15-01:谁在那儿?谁……

未知:该死,没有回应。我们要被困在这儿了吗?(停顿)该死。

乙申-15-01:我在这儿,听得到吗!

未知:该死。(失真)我不清楚。这里什么都没有。(失真)

乙申-15-01:(沉默片刻)我不相信你……

未知:(失真)……这里什么都没有。

<短暂沉默。>

未知:(失真)我们输了。

<视频完全失真。>

<记录中断>


在指挥部确认MTF-乙申-15的异常情况后,立即派遣飞船去往查看情况,并未发现MTF-乙申-15成员的踪迹,事后MTF-乙申-15被判断为损失。此后有关SCP-CN-1614的所有研究、讨论和确认工作被授予5级机密等级,所有负责收容及研究的工作人员将由O5议会从逻辑部中直接授命,曾属于SCP-CN-1614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在完成交接工作后实施B级记忆删除。

附录D:音频记录

权限已通过






文件正在检索

<记录开始>


  你好,现在正在检阅文档的诸位,我是逻辑部主管Mark Henry,也是目前SCP-CN-1614项目的最高负责人。

  SCP-CN-1614的异常性质在现有的研究中,有关它的诸多自相矛盾的现象都表现在了α小组和β小组的观点和对立之中,它们而这也是O5议会授意逻辑部掌管SCP-CN-1614项目的原因,也是我留下这段音频的原因。

  在我们对于SCP-CN-1614的研究重点一直都是给予SCP-CN-1614的异常一个具体定义。在往常你们研究里不乏一些超乎常理的事物——当然大部分交由基金会进行收容和研究的事物本身便意味着不平凡——但我们总能基于一个相互匹配的定义,且经常能够找到与该项目归纳于同一定义之下的项目,例如“反熵”、“现实扭曲”和“逆模因”等等,可SCP-CN-1614是唯一孤立的客体,这里的“唯一”指的是它的存在,也指的是它的异常性质。我们始终对它不了解。

  在我们之前的研究团队关于SCP-CN-1614主要矛盾在于:“月亮存不存在”。他们也相应对围绕着他们的观点相应做出了许多的证明,但一方所列举的证据愈多,另一方与之相悖的证据也就愈多。在他们所给出的说明亦或证明的背后往往是归结于直觉的相信,而这种相信对于他们自身而言即是公理,他们将自己的主观相信作为预设,也使得有关SCP-CN-1614的研究无法做到足够的客观的原因。如果你相信月球是存在的,它向你反馈的一切都是在为你的观点举证,反之亦然。你回想一下上面的那些文档内容就能知道,这一结论是最符合既有现象的结论。我们无从决议双方谁是谁非,因为双方的观点都是自恰圆融的。我们也不是来评定对错的。

  我相信SCP-CN-1614是能被解明被理解并能够使用某种特定的语法使之归入我们所持有的辞典中,只是它现在还不符合我们的体系和规范,亦或是范式。可是在这之前,如果连我们自己的视觉、嗅觉、听觉、触觉乃至我们自身的思绪都无法相信时,我们该去相信什么?我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令我们自身都无法信任的存在,或许我们会因为不同的信念自相残杀、或许我们会不再相信一切并就此终结,或许我们被掩藏一切事实的药剂导致对一切异象视而不见。我们如今所熟知一切常识都不过是他们告诉我们要这么认知的。倘若我们的思维方式、认知方式、那些不证自明的真理都仅是我们被迫选择的,亦或是盲信的,其后果我无法去思忖。作为常识而被熟知的月球尚且如此,那某些常识和常识之外的东西又该如何?信是我们作为人最重要的器官,但它扭曲了这一切。

  我们或许曾听到过一句话: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可如果不再是了呢?

<RAISA检测到信息异常,记录已中断>


附录E:附加信息

当前,RAISA正在对有关名为“逻辑部”的实体进行相关调查,未能确认其是否实际存在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