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15
评分: +67+x

来自基金会反逻辑部门的通知

此文档在RAISA的干预下已除去大部分认知危害,剩余部分不可避免的受到异常影响,确信此情况源自 访问者 的偏见所致。为避免认知维护的进一步感染文档,请 访问者 捐弃一切主观判断,独立思考是不允许的。

若想获取最新文件请向所在站点的主管提交申请以获取详情。

——Mark Henry,反逻辑部门


项目编号:SCP-CN-161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615周围1km区域禁止任何人员进入,测试必须有至少3名有4/CN-1615级安保权限人员批准并协同进行。所有负责SCP-CN-1615项目的非核心人员需每个月或开始表现出受SCP-CN-1615异常影响时执行一次C级记忆删除。非SCP-CN-1615项目人员禁止查阅和获知项目的任何信息,所有信息已施加Ⅳ级误导型模因危害以避免任何可能的信息泄露。研究、讨论和确认SCP-CN-1615来源和异常性质的工作被授予5级机密等级,所有负责收容及研究的工作人员将由O5议会直接授命。

不要回应SCP-CN-1615。

描述:SCP-CN-1615是一位于月球内部的建筑,部分证据表明其系隶属于基金会的Site-140。自1980年开始SCP-CN-1615开始不断向外发送一段频率在3.40-3.42kHz的电磁信号。此前基金会并不存在有关SCP-CN-1615的任何相关记录;基金会首次发现SCP-CN-1615是在对月球进行研究调查的过程中,当时由Mark Henry博士为首的研究团队提出关于“月球是否存在”的猜测与假说,随后在次日基金会捕捉到来自月球的一段电磁信号,并就此建立了SCP-CN-1615项目。

SCP-CN-1615的异常性质主要表现为使个体产生幻觉记忆的影响,受影响个体在接触到SCP-CN-1615的相关讯息后声称其曾进入过建筑内部,并表现出对其构造过程、存在意义和实际用途等方面的了解,此了解程度与个体与项目接触的时间成正相关关系。

在之后的研究过程中,研究不可避免的分歧出两个观点:第一种观点认同“月球存在”,并由此推断出SCP-CN-1615属于一类逆模因的结论,其中可能基金会存在受逆模因影响或自发表现出逆模因性质的Site-140站点为主要观点;另一种观点认同“月球不存在”,由此推断出SCP-CN-1615属于一类自适应性模因危害,其借由“月球”这一虚构概念在所有个体之间传播,主要表现为对SCP-CN-1615的即视现象。当前确信SCP-CN-1615已在部分个体的心智中存在了一定的时间,以至于其表现出的延异性,这也是基金会始终无法完全定论其是否实际存在的原因。

附录A:阶段性成果

以下内容源于1990年的一次基金会数据库清理行动,期间由AIAD员工主要负责的过往项目档案中发现了大量未及时迭代为最新版本的旧档案,在清理旧数据的过程中一位AIC发现了若干未签名的5级权限文件,其中部分内容系在最初的研究中接收到来自SCP-CN-1615的电磁信息,对此信息的破译结果表明存在一客体,其可能充分了解基金会内部情报,亦或是曾隶属于基金会。以下为该信息的内容:

<记录开始>

  我在无法直视我所持有的范式,而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倘若一个事物无法被整合进你的系统里,那么很大程度上是你还没有找到或无法找到合适的语法使之圆融,而面对这样一个存在,我们无非只有驳斥与无视罢了。若视觉、嗅觉、听觉、触觉乃至我们自身的思绪都无法取信于我们自己,那么我们必将被其桎梏。我们如今所熟知一切常识都不过是他们告诉我们要这么认知的,这是我们面对外物的基本。倘若我们连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都无法去践行,那么基金会所坚持的“控制,收容,保护”也必将无人坚守。必须有人去做什么,必须有人要去相信,无论怎么样。作为常识而被熟知的月球尚且如此,那某些常识和常识之外的东西又该如何?信是我们作为人最重要的器官,但它扭曲了这一切。

  我们或许曾听到过一句话: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可如果不再是了呢?

<记录结束>

根据以上由分析部破译的信息,SCP-CN-1615项目团队就此正式开始对项目的实然与应然层面的研究,研究方向最初为对Site-140与基金会之间的关联,以及其现状将会导致何种影响的分析,但在之后的研究中,确信SCP-CN-1615的异常性质与月球之间存在某种关联与内在机制,以使得基金会曾在月球上建立SCP-CN-1615,抑或是导致其表现出与基金会相关的情况,以下为当前研究团队对项目的报告:

报告者:Mark Henry

相关项目:SCP-CN-1615

主题:阶段性成果


  根据现有的研究确信,SCP-CN-1615的存在性时刻受到个体的主观意愿影响,而受此影响的并非只有个体,当若干的个体汇聚在一起时,其共识将确切的对现实造成影响。在之后对项目的研究中,过分关注月球的存在性是没有意义的。倘若单纯的观测无法满足我们解明它的需求,那么我们则需要更进一步的实然探究,我提议进行一次探索行动。

  为避免我们中任何一人受其影响,抑或是它受我们的直观影响,对应然层面的探讨在探索行动结束之前不应当继续,而在此期间,我们将把注意力集中在个人心智方面的影响,我对它有一点猜测,但那仍有待去证实。或许不理解它才是最好的方式,但逃避始终是无法得到更好的结果,此前一些受影响研究员的心智模式与常态表现出了极大的差异,这种差异的根深蒂固得乃至于项目重塑了研究员们的心智模型和认知方式,在这些改变中,对理智和科学的认知是最彻底的,也是最易懂的。停止下定义对大家都有好处。

  但这并不是现在我们需要去思考的问题,这并不在我们这个项目的研究范畴之内。过多的逻辑思辨已经干扰了我们的工作,在基金会就要做具体的事。我们还剩下一个问题需要去解决:Site-140和基金会之间存在何种联系?


附录B:探索记录及分析报告

以下为通过无人机进行探索任务回收到的信息:

<记录开始>

Abnormal-frame.png

截取的异常画面,共计28秒。

  无人机从飞行器上脱离并缓慢沿着预定轨道前往月球,摄像机保持开启。虽然无人机运行稳定,但镜头画面表现出不定期的短暂摇摆,期间并未发现值得注意的情况。

  当无人机到达降落地点并缓慢落地时,画面突然开始剧烈抖动,似乎被某个物体不断的撞击,画面中中心区域发生异常的扭曲,但随后画面恢复原貌,无人机自身未表现出受到任何影响的迹象,并顺利着陆。采样设备开始采集月壤,镜头开始360°旋转以拍摄周围情况,除了飞溅的尘土外并无异样。

  采样结束后,无人机开始沿着指定轨迹进行探索,主要为SCP-CN-1615异常信号源所在的区域。在行进过程中,突然转变为此前发现严重扭曲时的静止画面,此情况持续了24秒,之后的画面恢复符合实际运行轨迹的画面,仅存在轻微晃动的情况。

  到达指定区域后,贝利环形山周围无任何异常状况。在无人机准备返回时,画面突然消失,直至基金会飞行器完成无人机的回收。

<记录结束>


备注:对无人机的检查确认硬件并未损坏或异常影响迹象,对探索期间获取的异常画面分析可能与SCP-CN-1615有关。虽然并未发现SCP-CN-1615,但部分异常现象并未得到解释,当前推测SCP-CN-1615可能存在某种影响主观视觉的性质,或者存在某种非人眼无法看见的客体导致了异常现象的发生。预计将安排进行一次真人探索行动,MTF-丙申-03“蓝白细尾鹩莺”的职能最为合适。

探索队伍:MTF-丙申-03

探索成员:丙申-03-α(领队)、丙申-03-β、丙申-03-γ、丙申-03-ε、丙申-03-ζ

任务:探索SCP-CN-1615作用的边界

备注:此次为MTF-丙申-03被派遣前往探索SCP-CN-1615。由于当前对SCP-CN-1615的具体异常性质所知甚少,故此次行动旨在试探SCP-CN-1615的部分异常性质以及其危害性,并会依照此次探索行动所获取的信息计划下一步深入探索行动的企划。


<记录开始>

丙申-03-α:再检查一下设备,这次的行动不会太深入,基本任务只要确认项目所在的位置和作用范围基本就完成了。

丙申-03-β:完毕。任务简报上说那有建筑,我感觉可能会有认知危害异常以外的东西。

丙申-03-ε:完毕。

丙申-03-γ:完毕。我们的任务是初步探索,即便出了事,牺牲本身也是为探索SCP-CN-1615作用的边界做贡献了。

丙申-03-β:乌鸦嘴。

丙申-03-α:收拾一下,快到了。

<飞船抵达月球上空,并缓慢下降。>

丙申-03-β:窗外的月球没有发生扭曲。

丙申-03-α:所以,它可能具有认知危害。

丙申-03-γ:很大概率是这样的,但还不能确认上次的异常画面是因为项目可能影响光学成像、电子设备,然后才是影响我们的认知。我们暂时无法排除任何一个。

<飞行器完成着陆,小队从舱门出来,踏在月壤上溅起的尘土呈现水花的形状,随后又很快落下,丙申-03-α向周围移动观察情况,脚印中心微微凸起。待样品采集完成后,小队向着着陆地点旁的贝利环形山内走去,在距离中心约50m时停下。>

丙申-03-α:你们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丙申-03-γ:什么声音?

丙申-03-α:我从刚才开始就听到,类似抽噎,但非常轻微,刚刚我才反应过来那不是我的呼吸声。

丙申-03-β:声学异常检测没有响应,是你宇航服里的情况吗?

<丙申-03-β和丙申-03-α交换了一下位置。>

丙申-03-α:不排除这种可能,但这种声音更像是耳语,要么这个异常声音仅出现在密闭空间里,例如我对宇航服内,要么就是其它情况。

丙申-03-ε:但频道里也没有任何异常。

丙申-03-γ:那么可以大概排除声音感知的影响?

丙申-03-β:至少触觉影响不太可能,我们的宇航服就已经杜绝了这一点,你现在感觉到宇航服里有出现什么异物?

丙申-03-α:目前只有声音。连异味都没有,至少和出发前没什么两样,宇航服的气体循环系统没有报告异常。

丙申-03-γ:联觉?

丙申-03-β:我也感觉是,它是视觉性的。倘若是一个区域里显现的异常,那么我也应该能够听到。

<小队围绕着贝利环形山周围走了一圈。>

丙申-03-α:但我还是不确定为何只有我听到了,目前看来我和你们至少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差异。

丙申-03-γ:假如是视觉性的,那依然没法解释是什么触发了它,为什么只有你。

丙申-03-α:它在阻止我们找到它?可又为什么呢?

丙申-03-γ:我有种预感SCP-CN-1615在环形山里。

丙申-03-ε:你的意思是,地下?

丙申-03-β:我们继续前进吧。

<小队向贝利环形山中心走去。>

丙申-03-γ:等等,这是什么?

<在到达环形山中心时,丙申-03-γ蹲下身查看周围的环境情况,突然丙申-03-γ绊了一跤,随即上半身都栽进地面下,丙申-03-α和丙申-03-β立即向前试图拉住丙申-03-γ,但丙申-03-γ的身体很快沉入地下,连带着拽住他的丙申-03-ε一并消失,沉入的土壤处冒出一个气泡。丙申-03-α冲向前并用手伸向丙申-03-γ和丙申-03-ε消失的位置,但被坚硬的月壤阻挡。>

丙申-03-α:妈的,这是什么?

丙申-03-β:γ,听得到吗?听得到请回答。

丙申-03-γ:我在!听得到吗?

丙申-03-β:没有回复。该死……

丙申-03-γ:我在这里,听得见吗?我现在好像在一个建筑物里……(捶打墙壁)回不去了。

丙申-03-α:(停顿)这到底……

丙申-03-β:我们该怎么办?

丙申-03-γ:看上去像是个站点,至少像我们基金会平时待的风格……假如能听得见的话,我现在准备继续深入。

丙申-03-α: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至少没有这么突然。现在我们也进不去地下……

丙申-03-γ:搞清楚状况之前你们别进来……

丙申-03-β:γ怎么办?

丙申-03-γ:(深吸一口气)祝好运。

<气泡逐渐升起,随后破裂,但并未留下任何痕迹。>

丙申-03-α:我们先回去……

丙申-03-β:可是……

丙申-03-α:我们需要一个进去的方法,至少现在我们不能没准备的进入,而且现在我们在这里做不了什么。随身口粮足够存货一周。至少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时间紧急。

丙申-03-β:等一下……

<丙申-03-β将随身口粮放置在地上。>

丙申-03-β:我们先回去吧。

<记录结束>


备注:丙申-03-γ被标记为已损失。

以下为MTF-丙申-03执行的第二次探索记录:

探索队伍:MTF-丙申-03

探索成员:丙申-03-α

任务:对进入SCP-CN-1615机制的探明,以及最大限度的探索SCP-CN-1615的内部结构。


<记录开始>

丙申-03-α:喂,听得见吗?

丙申-03-β:收到。

丙申-03-ζ:收到,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丙申-03-α:必要时尽量一起行动,我们没法确认上次的意外倒是是因为γ看见了什么我们没有看见的东西所致,而这也将是探索SCP-CN-1615的关键。

丙申-03-ζ:我们可能找得到γ吗?

丙申-03-β:我希望如此,我希望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我相信他还没有牺牲。

丙申-03-α:β,任务。

丙申-03-β:是的,任务,假如当时我没有松手,或许……

丙申-03-α:β。

丙申-03-β:是的,任务。最重要的是任务,抱歉。

丙申-03-ζ:我们快到了。

<小队从飞行器处徒步走到贝利环形山中心。>

丙申-03-α:γ的脚印没有了,但我和你的脚印还在。

丙申-03-β:(蹲下查看)确实,有点奇怪。

丙申-03-α:这可能也是一种标志?

丙申-03-β:我上次留在这的干粮也还在,至少证明在监控摄像机之外他也没有出来……

<在β捡起地上的口粮包时,突然小队所在的区域开始向下塌陷,并落到一处人工建筑内,空气中扬起灰尘,但地上没有月壤和岩石,头顶的天花板完好无损。>

丙申-03-α:你们没事吧?

丙申-03-ζ:我们……这是SCP-CN-1615?我们进来了。

丙申-03-β:(用棍戳天花板)没事,可似乎我们回不去了。

丙申-03-α:信息传得出去吗?

丙申-03-ζ:不能,先找到出去的方法吧。

<小队身处在一条走廊中央,两端看不见尽头,墙壁两边没有任何房间和窗户。地上覆盖着一层灰尘。>

丙申-03-α:走吧。

<小队沿着一端行走了20分钟,依旧没有看见房间和窗户。>

丙申-03-β:有点奇怪。

丙申-03-α:确实,这似乎像是某种空间异常。

丙申-03-β:不仅如此,你还记得上一次行动的音频记录里γ说过的话吗?

丙申-03-ζ:“看上去像是个站点。”

丙申-03-α:我在上一次行动中想到,它可能在阻止我们找到它,可“看上去像是个站点”这句话反而让我的念头动摇了,如果是什么东西阻止了它和我们,和基金会的关联呢?

丙申-03-β:没错,如果他当时进入了SCP-CN-1615时看到的是和我们现在遭遇的一致,怎么说出“像个站点”这样的话呢?至少他看到了某些具备“站点”特征的东西,至少不是无限长廊这样的空间异常。我们现在可能正被那屏障干扰了。

丙申-03-α:其实我还有疑问,为什么上次行动中录音设备确切的录进了γ的声音,而我们却没有听到呢?起码,不会像我们现在想的那么简单。

丙申-03-β:很奇怪的感觉,但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我们先继续前进吧。

<小队继续行进了2个小时,一道木门出现走廊的尽头。门上刻有“离开”字样。>

丙申-03-α:终于到头了……这痕迹,看上去是新刻上的。

丙申-03-ζ:等等,这是我们小队的行动暗号。这是γ留下的?

丙申-03-α:那么至少可以证明这里和γ之前去往的地方是相通的。

<丙申-03-α打开木门,门后是一个卧室模样的房间,房间里的灯光昏暗,右侧是一张双人床,床上摆放着两个假人。小队正前方是一道木门。>

丙申-03-α:无论任何角度都和“站点”扯不上关系,有没有可能存在其它因素让他认为这里是个站点,而且还是基金会的站点。

丙申-03-β:研究员?

丙申-03-α: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SCP-CN-1615在简报里被称为“Site-140”。

丙申-03-β:可这个房间还是很难理解,昏暗的灯光,两个假人,简直就像是某种上世纪的意识流电影里的元素,很难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丙申-03-ζ:我这里有情况,衣柜里除了一些女人的衣服以外,还有很多研究服。

丙申-03-β:研究服,还有女人的衣服?所以这两个假人所指代的是一男一女咯。

丙申-03-α:这就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东西了,我们的任务的探索这个地方还有找到再次进来这个地方的方法……你们看,床底下有一个匣子——这不是探索设备吗?而且是我们和我们这次任务同款的……是γ?

丙申-03-β:难道说,这个房间曾是γ生活过的地方?可这说不通啊。

丙申-03-ζ:匣子里还有一卷录音带。

<丙申-03-ζ将录音带交给丙申-03-β,随后丙申-03-β在房间里找到了录放像机,并开始播放。>

<记录开始>

未知:你好,背叛者。

丙申-03-γ:绝不。

未知:哦,放轻松。放轻松,朋友。我们由衷的感谢您向我们提供的情报。这让我们在对付你们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

丙申-03-γ:我没有背叛。

未知:是的,没有。这是你想让能听到这段录音的人都这么想的吧,可是很遗憾,你还记得丙申-03-ε吗?

丙申-03-γ:你把他怎么了?

未知:不是我把他怎么了,而是我们。我们通过从你这里得到的情报,跟他聊了聊,他很快的就验证了你情报的准确性……

丙申-03-γ:我问你们把他怎么了!

未知:放轻松,放轻松。他现在可能已经在哪个坟墓里躺着了吧,抑或是还在站点火化炉那儿排队。

丙申-03-γ:你们杀了他!

未知:不是我们杀了他,而是他在得知你的背叛后自杀了。Anyway,合作愉快。

<记录结束>

丙申-03-β:麻烦了。

丙申-03-α:现在搜救行动暂时更变,启用B级事态。

丙申-03-ζ:头,你也相信γ背叛了我们吗?

丙申-03-α:我相信他,但这是程序。我们相不相信不影响程序的进行。决策者相信才有效用。

丙申-03-β:……我知道了,我们继续吧。

<摄像机轻微摇晃。小队随即从房间的另一道门离开,并进入到一个办公区域,约有三十余个隔间,每个隔间都有电脑和各种资料,但无法理解其含义;办公室的尽头是一道木门。丙申-03-β最后一个进入办公室,并关上门,确认门没有锁上。超过一半隔间的灰尘痕迹都表明已很长时间未使用过,痕迹较新的三四个办公桌上发现有一个写有“MTF-丙申-03”的资料册,除了丙申-03-γ以外的所有人员资料都记录在上面;一旁有一杯久置的咖啡。>

丙申-03-α:很显然,我们的任务保持不变。

丙申-03-β:我还是很难想象他会背叛我们。

丙申-03-ζ:你相信并不重要,我们之后的任务可能需要销毁所有可能泄密的资料,或者找到并处决他。

丙申-03-β:可是……

丙申-03-α:β,以任务为主。

丙申-03-β:……是。

<小队继续调查其它的办公室,但并未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信息。随即开启房间的另一扇门并继续前进。>

丙申-03-β:有没有可能,这个地方,项目它试图使我们去怀疑呢?

丙申-03-α:我不否认存在这种可能,但动机呢?

丙申-03-β:如果要说动机,那么最开始使我们发现它存在的那段电磁信号的动机呢?

丙申-03-ζ:我把它理解为,一个诱饵?

丙申-03-β:诱饵?

丙申-03-ζ:对,就好像我们之前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它将自己称为“Site-140”,至少说明它对我们有所了解,而这种了解也造成了我们这几次的行动,就好像现在,你们还记得我们在月球里吗?

丙申-03-α:怎么了?

丙申-03-ζ:我是说,我们这么久的探索行动以来,这感觉就好像还在地球上一样,至少没有刚刚踏出飞行器时那种轻盈的感觉,但又不会使我们过分去在意,因为我们都习惯了这种感觉,站在地球上的感觉,而这里的建筑也给了我们一种暗示……我觉得这可能是SCP-CN-1615造成的一切,包括γ。

丙申-03-α:但这只是你的猜测,SCP-CN-1615是否存在感知这还有待讨论。

丙申-03-β:可哪些人呢?例如那卷录音带,就好像故意放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发现的一样。

丙申-03-α:想要得更多结论现在是不可能的,我们继续探索吧。

<小队继续前进,在打开门后,到达了室外,看上去和地球上的Site-CN-75左翼区域外部一致,而且能够看见往来有研究员进出小队身后的建筑。当丙申-03-α转过身时,来时的房间变成了前台公司的模样,而且基金会的员工正坐在前台区域注视着小队。>

丙申-03-α:这……这是什么情况?

未知:你们来了?丙申-03-γ等你们很久了。

<丙申-03-α向前一步并伸手触碰前台员工的肩膀,被丙申-03-α抓住的员工抱怨了一句。>

未知:干嘛?你精神有点不稳定,没休息好吗?

丙申-03-α:什么?

未知:我也能理解,你上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只有自己回来了,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什么“月球不存在”一类的,我劝你去心理部看一看你也不愿意。你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丙申-03-α:不,我很好。你说γ在找我?

未知:在3号会议室,快去吧。

<丙申-03-α向站点3号会议室走去,路上遇到很多研究员向他打招呼。在进入会议室后,房间里仅丙申-03-γ坐在椅子上等候。>

丙申-03-γ:我等你很久了,你知道的,自你上次任务回来后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

丙申-03-α:你上次任务没有和我一起去吗?

丙申-03-γ:你在说什么?当然没有……

丙申-03-α:β和ζ呢?

丙申-03-γ:他们正在休假,你忘了吗?

丙申-03-α:(沉默许久)我不相信你。

丙申-03-γ:什么?

丙申-03-α:我不相信你背叛了我们,我也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或者说我不相信我能回来。任务还没有结束,你已经在任务中牺牲了。这一切都太刻意了,老套的幻觉,更重要的是……

<沉默数秒。>

丙申-03-α:Site-140不在这儿。

<丙申-03-α左手向着丙申-03-γ松开了手,月壤落在地上。丙申-03-γ瘫倒在地,头颅处破开了一个创口,脑子被破坏,丙申-03-α蹲下身检测初步确认丙申-03-γ已死亡超过24小时。丙申-03-α立刻向外跑去,并在一处门廊后发现了此前探索过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坐满了人;丙申-03-α沿着来时的路一直返回,直至到达落下的区域,并利用随身携带的钩爪抓住了天花板,在靠近天花板的区域时,身体穿过天花板并到达了月球表面。>

丙申-03-α:听得到吗,指挥部?

指挥部:收到。

丙申-03-α:β和ζ疑似在行动中损失。

指挥部:你在说什么?这次行动一直只有你独自一个人行动啊?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报告你目前的探索情况。

丙申-03-α:(深呼吸)我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沉默数分钟。>

丙申-03-α:Site-140并不存在。

<记录结束>

报告者:RAISA

相关项目:SCP-CN-1615

主题:有关SCP-CN-1615近期的探索行动


  实际上,我们早就开始注意这个一开启便调动了我们大部分人力和资源的项目,而就这两次探索行动来看结论已经可以得出了:SCP-CN-1615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区域性认知危害,去往那里的人不是一群人在对一个记录中并不存在的基金会员工说着话,并且坚信那名不存在的成员被SCP-CN-1615吞噬了,更甚者,那支队伍的领队独自一个人站在那片区域里一个人演绎了三四个人的行动任务,并且试图否认我们过往对项目的大部分研究。

  Mark Henry博士,我们由衷的希望你和你的团队可以重新审视一下近期对SCP-CN-1615项目的研究进程。我们已经向O5议会提议暂时停止第三次对月探索行动,不要一味的去寻找那个可能不存在的Site-140,和思考它和基金会之间发生了什么。基金会和异常项目的唯一联系只有一个:收容。


以下为在第一次探索行动中标记为已损失的丙申-03-γ传回的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喂,听得到吗?听得到吗?这里是丙申-03-γ,我现在在Site-140里,我还活着。重复一遍,这里是Site-140,我是丙申-03-γ。这个地方和地球上的站点没什么差别,我感觉就像回到了旧岗位一样。

  自那天我进来这里以后,发现了这里的情况。起初,他们自称为Site-140的研究员,由基金会逻辑部安排在月球用于观测地球是否真实存在的站点——我知道这很费解,但这很重要——此前基金会通过Mark Henry博士的研究对月球的实然存在产生的严重的怀疑,而这种程度的怀疑必将会扩展至其余所有的常识的思考,毕竟连月球我们都无法确认它是否真实存在,那么除此之外的东西都可以依此逻辑否认,而正是因为这种可能无限扩张的怀疑,Site-140被建立,一是为了在这种猜疑不断扩张下去保留一个底线,另外就是为了确保我们常识中哪些部分还值得相信。

  据他们所说,他们一直生活在月球上,依靠一套复杂的循环系统自给自足,但在半年前开始基金会突然断绝了和Site-140的联系,物资补给也不再进行,任何向其他站点的通讯都遭到无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的到来。我在这段时间里融入了他们,而且他们也掌握了很多就我的安保等级以下所能知道的情报,基本可以确认他们就是基金会的站点Site-140。

  当得知我们将他们称之为SCP-CN-1615,并且开始质疑月球是否真实存在时,他们说自己同样编号了一个SCP-CN-1615项目,是一个覆盖在Site-140周围使站点孤立无援的空间性异常,推测可能拥有逆模因性质,但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姑且相信了他们,他们给出的证据是——假如月球不存在,那么Site-140也同样不存在,同样的我也将不可能清楚地站在这里向你们传回这段信息。

  SCP-CN-1615切断了我们和Site-140之间的联系,甚至使我们开始怀疑我们的常识,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以我目前的安保等级并不能清楚的了解到事件的全貌,我仅能做的就是把这端信息不断的传出去,希望你们能够收到。重新和Site-140建立联系,我们一直都在这里。

<记录结束>


在此后,SCP-CN-1615所在位置一直向外发送此信息。

RAISA根据对过往探索行动日志的分析和讨论,向O5议会议题将当前的SCP-CN-1615项目暂时关闭,相关研究及探索计划应被叫停,资料应提高机密等级并收归RAISA进行归档和研究。以下为RAISA与SCP-CN-1615项目负责人Mark Henry博士的通讯交流内容:

<记录开始>

  亲爱的,Mark Henry博士:

  很显然,根据我们现在所持有的情报,已经完全可以对SCP-CN-1615下结论了。我无法理解你依旧坚持继续派遣MTF-丙申-03去往月球上是为了什么。SCP-CN-1615是一个使Site-140失信化的异常,它切断了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影响了绝大部分人去重新相信那个被逆模因了的存在,而我们现在十分确信博士你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你甚至不相信我们RAISA对月球的判断,反而更愿意相信你之前对它的判断并依此进行研究,而我很确信这是绝对无意义的。我们已经向O5议会提出了申请,SCP-CN-1615项目会被重新分配,并尽快展开与Site-140的联系。

  Olive Alcott,RAISA

<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Olive:

  你和你背后的RAISA过于轻信它了,它指的是月球,也同样指的是那个被标记为已损失的MTF成员。假如一个异常项目能够通过扭曲认知的方式去影响一个人去相信某件事情,那么这种情况同样适用于与之相悖的一方,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方法证明谁的相信真的受到了影响。我们能够选择去相信任何一件我想要去相信的事情,这里的相信依旧是主观的,甚至受直觉影响,可我们很难说这种相信有什么不好,因为我们正如是相信着基金会;假如你用这种逻辑反对我的观点,你能发现这种逻辑同样可以反对一切的思考,包括你们自身和基金会。

  实然层面上我们无法去理解它,应然层面上我们又受到它的影响,那么我们将什么都无法坚持。这正如模因的传播一样,延异性是无法排除的。你的结论说服不了我,在这个项目上没有人可以比我更深刻,我知道该去做什么。在这一点上,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包括我的思想以及我的言论。

  Mark Henry

<记录结束>

以下为MTF-丙申-03最后一次传回的音频记录,在此次记录后,MTF-丙申-03不再传出任何信息:

<记录开始>

  Mark Henry博士,我已经完全清楚了你想要做什么,以至于理解你为什么孤立我们的存在。实质上,在最开始去往月球之前,我就已经了解过一些关于你的事迹,关于你为了解析月球的存在性做了些什么——不要惊讶,有些事在我们之间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该我们知道的我们总会知道。

  正是怀揣着对你的信任,我才主动参与进探索Site-140的行动中去。你先是通过一些散播一些对你不利的没什么危害的情报使RAISA和高层注意到你的项目,然后再借由那使得现实的边界都模糊了的超现实胶布让所有人意识到项目的危害性。月球存不存在并不重要,对你来说你只需要我们相信你即可。Site-140从来也不属于基金会。

  这几天来,我和ζ一直蜷缩在房间里,一面假意接受他们的补给,一面偷偷的使用β给我留下来的食粮包,哪怕挨饿也未曾接受过他们的给予,直至ζ实在忍不住,我眼看着他在进食之后开始肆意的向他们的研究员讲述一些我们的机密,一些我们能知道的不能知道的,ζ变得轻信,并且完全投入了他们。ζ假借我的名义向你们发出信息,并且让你们一同被SCP-CN-1615吃掉。

  我再不敢吃任何东西,连他们给的水我也没碰过。我早就知道,他们从来就知道我的打算,知道我的一切反抗和终将到来的妥协,我害怕我如果连Mark Henry博士你也不能相信后,还有什么可以让我去信,我害怕我会在轻信下背叛,这会让更多人因我而死。

  我感觉我可能坚持不了多久,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我感觉过往的记忆开始模糊,而他们在和我沟通的过程中开始掌握我所拥有的过往的记忆,哪怕是那些我应该知道的我也不清楚了。我能够感觉到,它在吞噬我的意志。与其在这儿等着被吃,不如我先吃了它。

  这是唯一的警告:别来Site-140。

<记录结束>

我们已经得到足够的信息了,避免继续行动会惊动项目,后续探索计划暂时停止。——Mark Henry博士

以下内容为对SCP-CN-1615的探索行动结束后不久,由SCP-CN-1615项目负责人Mark Henry使用其权限直接向O5议会提交的分析报告。

报告者:Mark Henry

相关项目:SCP-CN-1615

主题:有关项目背后机理的思考与猜测


  我确信,我们对于“月球是否存在”的辩论已足够深刻,而就最近也是最完善的成果来看,基金会似乎将它归结于主观对客观事物的影响,即所谓“你相信它存在,那么你对它的所有观察都会佐证你的观点,反之亦然。”我发现已经有足够多的人认同了这个观点,而我在此报告中要阐述的,就是为了打破此观点背后的逻辑。

  基金会研究员借由我们最信赖的东西——科学与技术,以及其背后支撑的一个叫“理性”的东西去对它进行判断,并坚定的相信客观之用处,更甚于主观,毕竟月球因此而模糊;但是,在我近期反复思考为何如此时,我才堪堪窥见其背后更深层的本质。

  倘若我们将“主观”诠释为一种对于具体事物所归结的经验,并对此经验的直观感受,那么与之相对的,在此定义下的“客观”是否可以定义为一种对于抽象事物总结的经验而引发的直觉呢?而更进一步的,我们是否将出于“我”的认知感受称之为“主观”?那么“客观”也不过是将“我”带入到客体当中去认知罢了,而这正是诱发了一切的原因——我们过于迷信科学与理性为我们带来的思维惯性,而它滋养了月球的存在。思绪是相对的,倘若我们以逻辑无法理解它,那么它必无法理解反逻辑的我们,吃掉它可能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综上所述,一位曾接触过SCP-CN-1615的人员将被改造,其心智将能够容纳整个月球,届时除他以外的人类将不再受月球滋扰。加入要为区区月球而迁就全体人类的理念圈,那倒不如离开了。我希望抛弃主义,抛弃教条,抛弃意识形态,抛弃经验判断,抛弃那种将月球粗暴的归结于主观对客观事物的影响,偏见扎根于我们的思维之中,我们不应该摸着吉普赛人的冰并说“冰是烫的”,而我们应当如此宣扬。我们有权要求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

  假如它想要和基金会有什么关联,那我们就给它关联。


报告者:O5-13

相关项目:SCP-CN-1615

主题:回复:有关项目背后机理的思考与猜测


  你通过否认科学,声称要超越一切意识形态,说实话,类似的话语已经快八九十年没听过了,说出这话语的人和它的言语目前在这世上已不存在了。我理解你们这类人的思绪是怎样的,我也曾在其中——你宣称确信这对于我们收容项目有利,但你的方式亦同样否定了基金会,否定了“控制,收容,保护”,你否认了对方同时也否定了我们自身,你通过对自己和前人的研究进行质疑和反思,我可以理解你确信能够在此过程中加深对项目的理解,但这并不可行。我不会说你的想法是好的抑或是不好的,这不是我要评判的东西,仅操作层面而言,这世上没有能不受意识形态影响的人,数亿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或许可以,北极熊和企鹅或许也行,但在这里,这不可行,声称超越意识形态或抛弃意识形态的个体,终究受此影响最大,而即便假设此操作可行,但其代价亦无法接受,我们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愿意相信你的专业水平,博士,但对自身不熟悉领域的知识进行使用终归无法很好的完成作业,我们没法将如此重要的权柄交给你和你的话语。我相信你的专业水平,但在此之前,你需要好好的休息,现在SCP-CN-1615项目将暂时移交他人,直至你再次适合工作。现在请尽快完成与RAISA的项目交接工作。别去想什么Site-140了。


次日,Mark Henry博士被报告失踪,搜寻行动正在进行中。

附录C:事故报告

于2000年7月11日夜晚,Site-CN-75突然发生停电,并在伴随着若干次爆炸和突然发生的地震,站点所在区域内的休谟指数突然提升至原先的两倍,且与SCP-CN-1615内部的休谟指数一致。在此期间,月球突然消失了3小时10分钟,基金会为此启动了紧急面纱协议,“伪造月亮”完成执行,直至月球重新出现。搜救小队报告称已失踪的Mark Henry博士出现在Site-CN-75内,并表现出严重的谵妄和乱语症状,最后并未能成功找寻到Mark Henry博士。

对于事故发生的原因分析,无法确认系未知组织的突然袭击(至今并未有任何一个组织声明对此负责)抑或是SCP-CN-1615项目的影响,确信Mark Henry博士与此次事故存在重要关联。

以下为事件抄录:

<记录开始>


[00:00] Site-CN-75内所有的电器都自发关闭,重新开启的尝试均未成功。已派遣技术人员在安保人员的陪同下前往站点电力系统进行调查。

[00:11] Site-CN-75左翼区域发生剧烈爆炸,办公区域的工作人员开始自发撤离该区域。

[00:17] 搜救小队已到达Site-CN-75并进入建筑。

[00:25] 安保人员抵达爆炸现场,并开始组织研究人员和D级人员疏散。

[00:29] Site-CN-75左翼区域的火势开始向周围蔓延,并由此引发若干小程度的爆炸。

[00:33] 大部分职员已完成疏散,驻站MTF-丙申-03开始赶往爆炸现场进行调查。

[00:46] Site-CN-75检测到轻微地震。

[00:59] Site-CN-75内的火势突然消失,在被焚烧的物件上发现水渍。MTF-丙申-03抵达爆炸源头,发现供电系统遭到破坏,现场的监控摄像头在一天前已进行维修而关闭使用。

[01:09] Site-CN-75内的温度从12°C逐渐升高到82°C,但位于站点内的人员均报告称“感受到无法抑制的寒冷”。

[01:15] MTF-丙申-03在办公区域内发现三名因大部分身体嵌入建筑内而窒息的研究员,之后的搜救过程中在部分模块化办公室内发现若干例相似的情况,原因不明。

[01:18] 地震幅度增强,站点周围的人员开始疏散。

[01:19] MTF-丙申-03在行进过程中遇到远超Site-CN-75原结构所能承载的空间,包括走不到对面的长廊和没法走出入口周围5m范围的房间等,未在发现空间异常的房间内发现任何研究员。

[01:31] 搜救小组成功救出15名研究员,仍有42名人员失踪。一名研究员在逃离Site-CN-75的过程中,右手无阻碍的穿过了大门,又随即被实体阻碍,导致穿过门的部分脱离研究员的身体,切口呈光滑;在场的高级人员据此下达禁止研究员自发返回事故现场进行施救的的指令。

[01:33] 现场人员报告称地震程度变得更加剧烈,但在Site-CN-75内的人员报告称并未感受到地震,站点内的建筑结构亦未受此影响。

[01:38] 在站点外发现窗户同时破碎并向外飞溅碎片。

[01:42] Site-CN-75从外部能看见的所有窗户均从内部被未知实体堵塞住;在站点内的搜救小组报告称所有的窗户都破碎而且从外部被未知实体遮蔽,使无法看见外部的情况。

[02:11] 剩余Site-CN-75内存活的研究员均悉数救出,MTF-丙申-03当前的任务转变为探索事故发生的原因。

[02:48] Site-CN-75的墙壁开始迅速发霉,墙纸龟裂并且夹缝中开始流出红漆,一名MTF-丙申-03成员用手持斧子倚着墙壁,被触碰的位置开始肿胀和色素积累,墙壁的创口处发出恶臭,招来了很多蚊蝇,剥落在地上的碎片聚集了很多蛆。

[02:50] 站点内听到不间断的爆炸声,但站点内的人员并未听到任何声音。

[02:59] MTF-丙申-03并未发现任何有效的情报,在准备离开站点时,发现已失踪的Mark Henry博士正向着站点深入前进,小队随即派出两名成员前往寻找Mark Henry博士,其余成员离开站点。

[03:27] 震动开始缓慢影响站点内的结构,小队成员报告称原本遮蔽住窗户的实体突然消失,并在看见巨大的月球正在逐渐靠近站点。站点外的人员并未发现此情况,站点外阳光明媚。

[03:44] Mark Henry博士跑进站点内的发电堆组,小队继续跟上。

[03:48] 站点内的墙壁开始渗出血液,并且在转角看见有个体匆忙离开的身影。

[03:54] 在站点外观察到,整个站点的窗户发出切伦科夫辐射,暂时将仍处在站点内的小队成员标记为已损失。

[04:09] 小队无线电频道内记录到持续在27dB的白噪音,所有拍摄小队成员的远程监控摄像头开始不断出现一帧没有任何人存在的原建筑画面;所有向小队成员传达的信息均无任何回复。

[04:11] 站点内的监控设备记录到一次剧烈爆炸,但监控摄像头视野内并未发现任何损坏。震动幅度开始逐渐加大。救援小队已被召回。

[04:22] 启动紧急事态。

[05:31] 整个建筑开始剧烈震动,并伴随着持续的爆炸声。

[05:47] 全球帷幕监控系统发出警报,月球突然消失。

[06:12] “伪造月球”协议已启动。

[06:32] 现场人员发现Site-CN-75的标志被更换为“Site-140”.

[06:41] 现场人员一致报告称在站点已破碎的窗户内部发现了月球的投影,并且陆续有人员昏迷。撤离行动正在进行中。

[06:58] 站点及周围的空间发生变化,检测到该区域内地球的引力影响变弱。部分昏迷的人员开始漂浮在空中。

[07:00] 整个站点检测到严重的辐射泄漏,推测为站点内置的发电堆受到震动影响或仍在站点内的人员蓄意为之。震动开始减弱,但周围的空间因异常而变得扭曲,导致无法看见站点的情况。

[07:26] 整个站点在事件视界边缘处形成一个月球的像。

[07:34] 发现疑似Mark Henry的人形出现在投影处,并且手持一块黑色幕布遮蔽住了月球,成像变得模糊不清;地震完全停止。

[08:29] 两名MTF-丙申-03小队成员从成像的边缘处出现并离开,现场人员将其救回时正处于昏迷状态。

[08:57] 整个被影响的球形空间区域投影突然破裂开,内部的站点已完全倒塌;身上用布条捆着数根步枪的Mark Henry博士从Site-140中央月球的象右侧走到中间,影子倒映在月球上,随后他举起右手的斧子,劈开了黑色幕布,然后随之消失不见。月球重新出现在天上。

[09:11] 检测到站点向月球发出快速电磁脉冲爆,月球突然消失了0.28s后再次出现,除此之外并未发现受到其它影响。

[10:23] 尝试进入站点废墟的人员突然昏倒在地。

[11:11] Site-140不再表现出异常性质,紧急事态已解除。


<记录结束>


在后续行动中,避免异常效应的残留,紧急帷幕协议被持续启动直至72小时后月球未显现出异样。对Site-140废墟的搜寻行动中并未发现Mark Henry博士的身影,其突然消失以及重新出现在站点内的原因未知,推测可能与此次事件的成因相关。

事后的分析结算报告表明,在此次事件中共计受伤84人,死亡11人,失踪1人。

附录D:附加信息

在[附录C:事故报告]发生后,于Mark Henry博士办公室电脑内发现一段音频,录入时间显示为事故发生时。以下为音频内容:

<记录开始>


  很显然,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已完全明悉你所面对的为何物,而这也正是你能够听到这段录音的原因。即便不需要刻意介绍,想必你也知道我是谁,以及我过往所面对的一切与执着。

  我不得不承认,除了月球自身之外,这个项目是我所面对过最棘手的东西。倘若说月球影响使每一个独立个体其自身对存在性的认知而被迫陷入缸中之脑这座陡山上,而这个项目则是完完全全破坏了每一个个体之间的桥梁,使我们完全成为了孤岛,使在漫无边际的生活琐碎中,使每个都互相平行的孤岛,都永生无法触及彼此,然后一直漂流。但对于异常而言,个体太渺小,而人类整体是庞大的;基金会则是这个庞大整体在面对未知而发生的应激反应。

  起先,团队还曾因为一部分延续自以往对于问题源头自身存在性的探讨所束缚,但很快我们便绕开它并进一步讨论更深一步的情况,即关于月球自身的实然性与应然性的探讨,即便是最基础的逻辑推理也可以轻易的推出这个结构,而我们也如是接受了,并随之丢弃;我们都知道那不是我们需要的。Site-140不重要,月球也不重要。

  当我向基金会报告关于月球是否真实存在时,尤其是就这一个课题我所面对的来自任何地方、任何角度、任何逻辑方式的质疑,甚至是直接的否定了我们团队过往一切成果的声音时,我并未因其与我方立论之根本产生绝对而完全的冲突而去否认、指责、辱骂,抑或是无视而无动于衷,相反我认真的反驳,以理智,以公允,以逻辑,即便我所负责的项目是完全定义上的反逻辑;就我自身主观而言,这些都是偏见。可正是因为清楚的认识我所面对之事物为何,我才更加坚定地践行我所信之物。当我认真的回应偏见时,亦是在维护基金会存在之根本。

  我所说的并非危言耸听,而是我知道在我开始质疑月球是否真实存在时,RAISA的技术人员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并将之强行归类为一次简单的认知危害,而事实证明它并非如此:当我认真的去相信月球存在时,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尸体时刻提醒着我那不是真的;当我认真的否认月球存在时,却又有人实切的踏上月壤——当时,我将其归于一个简单的结论。信者愈信,不信者亦然,如此简单,简单到在面对我们的常识时甚至显得是简陋的。所以我推翻了它,并重新审视我们头顶这颗星体的本质,形而上是行不通的。

  起初,我们选择无视那些针对我们的偏见,但后来这些偏见进一步的影响了我们的进程;在每个人都肆意的宣扬,去传播,去散发他们对于月球自身存在的看法时,认知危害已经实实在在的感染了,这里指的是项目,同样也指他们。很显然,对于它而言,个人太渺小,群体亦如是,所以我们决定去认真对待这些偏见,仅为了更好的收容;而实质上,我们对于它的偏见并不会影响到它,而仅会影响到我们自身。一切所见俱是偏见,而如今你我们也不过是在用我们的偏见去对抗他们的偏见,而正因为使思绪有一个宣泄的缺口,月球再不能对人的思绪染指分毫,至少现在看上去不会更糟。“月球真实存在”是一种偏见,反之“月球不存在”亦如是。

  倘若我们出于对异常事物的探求本能而不允许任何人宣扬他无法理解我们直面未知而衍生的思绪,而我们将注定受困于逻辑,或许我们依旧严厉的打磨着逻辑这个工具,但我若执拗于此,则必将使逻辑成为我们每一个人思绪的镣铐,届时月球必悬停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扎根于我们的思维。当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会根据自己过去既有的经验和直觉进行判断,而我们要做的正是对抗它。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SCP-CN-1615和月球它们所要做的,也是正在做的就是在解析、瓦解和消磨我们所坚持的事物,它正在瓦解基金会的坚持,瓦解我们一直以来相信基金会持有的责任,倘若每个人都受此影响,每个人都独自一个人化为孤岛抱着信仰却在别人瓦解、曲解和质疑我们的坚守时唯唯诺诺,我们的过往将毫无意义,而这就是基金会的现状。假如每个人都如此,基金会荡然无存,那么The Administrator所言将化为空谈,正是因为我们愿意相信基金会是帷幕背后的底线,愿意相信基金会所行一切都是为了人类,为了让大多数得以在阳光下生活,我们才愿意去行使必要之恶,人类不能再生活在恐惧中。假如说“月球是否存在"是基金会处于对”控制,收容,保护“这一本能无法避开的西西弗斯之巨石,它将我们对它的反抗导向了那个年代的虚无主义,而现在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有人应该站出来向月球证明,证明基金会的一切都属合理。

  于是我决定站出来,我将宣扬,表达,弥散,传染,我将变得如同模因病毒一般挥之不去,去用逻辑的去对抗反逻辑的,它试图用“信”剪断我们每一个个体之间的联系,而如今我用反逻辑之逻辑去公告,承认自己的偏见吧,承认我们自身的局促,承认那些显现为异常的,让它扎根在我的思绪与常态里,即便我们依旧无法理解它,但它同样无法理解我;月球将永远作为我们人类的唯一天然卫星而存在。正如基金会的使命那样,我们必须在阴影中和它们战斗,其他人才得以在阳光下生活。有人必须承受用心智去承受月球,其他人的心智才得以健全。我要用我的心智吃掉月亮,我要证明基金会的神圣性,而我也相信基金会所行的一切都并非毫无意义,而是具有神圣性的。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或许从来都不曾是。所有能看见这些事的,都是因着这一个器官——信,信显为更实在的,而这也是你将要去践行的。我们正行走在证明的道路上。

  希望我们不再见面。希望你依旧坚持。

<记录结束>

附录E:附加信息#2

SCP-CN-1615自[附录C:事故报告]后不再发出频率任何电磁信号,基金会数据库内的副本文件均被删除,对造成此情况的原因不明;Mark Henry博士据推测已在事故中丧生。

将SCP-CN-1615项目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的提案正在进行审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