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37
评分: +24+x

项目编号:SCP-CN-163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需对所有正在制作或播放的广播媒体进行监控,在必要时将由基金会误传部门进行掌控或篡改。任何表现出存在与SCP-CN-1637相似性或借鉴模仿痕迹的媒体将会由基金会资产接管。因SCP-CN-1637的特殊传播途径,基金会已发动了一起关于新兴媒体取代旧媒体的行动,当前此行动已部分实施。

SCP-CN-1637的传播已遭受最大限度的抑制,重新编级为Euclid的提案正在等待审核。

描述:SCP-CN-1637是一个广播节目,名为《下一个就是你》,仅能在夜间的出租车电台上有一定几率收听。SCP-CN-1637以轻微的白噪音为开头,一个无法识别性别的声音会在一段时间(每次持续时间均不相同)后开始自我介绍;SCP-CN-1637的内容一般为一个平民(编号为SCP-CN-1637-1)的一天,从起床开始,正常的工作,并意外的死去,通常会在结束前以“下一个就是你”这句话作为结束语。

当前,已知SCP-CN-1637-1符合以下部分因素:

  • 高龄,已达到退休年龄;
  • 独居,住所简陋;
  • 低薪或依靠政府补贴生活;
  • 无已知存活的亲属;
  • 生活拮据;
  • 单身或伴侣逝世;
  • 底层劳动者或无工作;

对于选择SCP-CN-1637-1的规律以及目的无从知晓,亦无法证实SCP-CN-1637-1的死亡与SCP-CN-1637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在SCP-CN-1637节目播放后的24小时内,SCP-CN-1637-1的尸体碎块将会出现在任何完整收听了SCP-CN-1637的对象(编号为SCP-CN-1637-2)身边,一般以邮递或凭空出现的方式;每一个SCP-CN-1637-2身边出现的SCP-CN-1637-1尸体碎块质量相等,切口呈现出不规则的撕扯痕迹和锯齿割裂痕迹,部位似乎为随机。下一个SCP-CN-1637-1有54.8%的几率从此前的SCP-CN-1637-2中产生。

附录:在基金会展开对SCP-CN-1637制作地点及目的的调查中发现,在中国广东省的一家名为████的广播电台为SCP-CN-1637的播放提供了资金上的赞助和设备上的帮助;该电台自1998年至2004年间为SCP-CN-1637的早期拍摄筹划和风格规划给予了极大的帮助,推测当前SCP-CN-1637所展现的整体格调与台词风格亦源自于此;当时,受新兴媒体的影响,导致SCP-CN-1637的异常性质未被及时发现。

在2005年,该电台为SCP-CN-1637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推广,在同一时段该电台旗下的所有节目均被替换为了SCP-CN-1637,就此导致了一次涉及203,041人的SCP-CN-1637事件,但由于该SCP-CN-1637-1的尸体被分为203,041份后质量过小,并未对帷幕造成太大规模的影响。在此次事件后,该电台停止了对SCP-CN-1637的赞助和协助,此后SCP-CN-1637由未知团体接手运营,对该团体的调查尚无实质性进展。

在一次对该电台进行的深入调查中,发现SCP-CN-1637在2005年前均经过电台负责人牧斌(编号为POI-54736)的批准并受其直接干预,在POI-54736住宅内发现了自1998年至今所有SCP-CN-1637-1个体的尸体碎块和所有SCP-CN-1637录音。以下为对POI-54736的采访记录:

采访者:Dr. Mark

受访者:POI-54736


<记录开始>

Dr. Mark:你好,牧斌先生。POI-54736是之后我们对你的编号和称谓。我们这次对话的目的是关于你曾接触过的电台节目《下一个就是你》的情况。

POI-54736:回答完问题,我就可以离开了吗?

Dr. Mark:视情况而定。

POI-54736:哼,我就知道(叹气)你问吧。

Dr. Mark:你赞助那个节目,不惜亏本也要让它得以继续制作和播放的目的和原因。

POI-54736:这就好像是一种执念,只关乎与我的执念,源自于我曾经的遭遇;国内的环境让纯粹的纪录片——至少那些只关注小人物喜怒哀乐的纪录片是没有任何市场可言的,我拍过环境保护的、拍过濒危物种的、拍过雾霾、也拍过一些只会被提及不到10秒钟的新闻背后的故事……连纪录片都要讲噱头活着的光景你能有什么期待?底层人民的遭遇和境遇是我最想展现也是我最能够体会的,这促使了《下一个就是你》这个节目的诞生。相信对于你们而言很容易去验证我的话的真伪。

Dr. Mark:可你有没有设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

POI-54736:没有,我远比你们更加意外,可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没有迂回的空间了,即便我让他停下也没有任何用处,只会让我的心血流转到其他人的手里,而这会扼杀一切;我没有办法,我只能预设一切与我无关,然后让它继续。

Dr. Mark:然后,你就接受了它?即便是最开始的死人……

POI-54736:显而易见,他死了。一个小人物的死活是不会让任何陌生人提起兴趣的,他的死甚至不抵登上热搜最后一名所需的价格,只有我,以及那些愿意花时间关注这个节目的人才能够意识到灾难的发生,而之后的,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回礼,一个给予我为之付出的回报。这很公平。

Dr. Mark:可那些死者呢?他们是无辜的。

POI-54736:在对待陌生人的漠视上,没有谁是无辜的。你认为像你我这样的人在死后可以占据大众的眼神多少秒?没有。死后的世界对于死者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而我和这个节目赋予了他以意义,有人关切比填饱肚子更加昂贵,我赋予他们的,他们理应回馈给我。你好好想想,为什么到这个节目建立以来十几年,只有最近几年才被你们发现?我的理念绝不是唯一的。

Dr. Mark:那为什么之后你又停止了对这个节目的帮助呢?

POI-54736:执念给我的,那实在的重量就像是一种象征,那是由我独占的陌生人,我倾听他的故事,了解他的一切,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我是他最亲密的陌生人,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可是,随着收听节目的人越来越多,我得到的却越来越少,我几乎没法忍受。直到那一次大型推广,我的关切换回的只有一根毛发,轻飘飘,无足轻重,就像我的关切一样。所以,我放弃了执念。

Dr. Mark:现在的节目是由谁掌控的?

POI-54736:一个自称来自OB传媒的家伙,他说他能够给它远比我的更多,它能够更好。显然,现在这个节目比我负责时更加稳定。我发现那些忠实的观众开始出现在节目里,起初是一两个,但随后越来越多,我没法控制不去看它。我开始害怕,下一个会是谁?(站起)那个计程车司机?还是那个保洁老李?亦或是……(颤抖)

Dr. Mark:POI-54736,请你冷静。

POI-54736:会是我吗?会是我吗?

<之后,POI-54736一直在重复“会是我吗?”>

<记录结束>

在此次访谈后,POI-54736已实施A级记忆删除并遣送离开,其手下的电台已归入基金会资产中。Dr. Mark在此后提交了一份关于新兴媒体取代旧媒体的行动请求,此次行动将会交由误传部门负责实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