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49

78.7%21.2%
评分: +27+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描述了一疑似逆模因的树类异常,其已于事故CN-1649中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

因此,该文件已被重分为2/CN-1649级机密,禁止未经授权的人员对此进行访问


CN-1649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649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neutraliz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risk-class}

已归档收容措施:由于SCP-CN-1649不可被移动,临时站点Site-CN-L18已以SCP-CN-1649为中心建立,半径为6km。该项目需被置于Site-CN-L18中的Ω号标准异常收容间内,其周围应派遣3名武装人员监管并巡逻。访问其需要3/CN-1649级权限。对于该项目的研究与分析分别由Site-CN-L18与Site-CN-90负责。

Site-CN-90主管Pieplus已因个人意愿而被指定为全天候监视SCP-CN-1649并研究其异常性质。必要时基金会职工可使用SCP-CN-1649-1,前提是得到Site-CN-L18主管██████或Pieplus主管的书面许可。

对于SCP-CN-1649与SCP-CN-1649-1的实验正在进行中。因为SCP-CN-1649-1的数量仅剩4枝,更进一步的实验已被禁止。


描述:SCP-CN-1649是一棵异常的柽柳(Tamarix chinensis Lour),其外表与普通的柽柳一致,高约6.8m,树干横截面半径约为8cm。该项目不会枯萎,不需要养分且其早已停止了生长。对SCP-CN-1649的剖析,透视等探测性实验均以失败告终。由于目前仅发现1棵SCP-CN-1649,因此对该项目的破坏性实验已被禁止,目前推测其树干抗压程度极低。

liu.jpg

初次收容时拍摄的SCP-CN-1649(红框内)。

SCP-CN-1649-1是该项目柳枝的总称,上一般会有10~13片柳叶。根据折痕可得,SCP-CN-1649最初有90枝或更多SCP-CN-1649-1,目前尚余56 33 12 4枝SCP-CN-1649-1。此外,SCP-CN-1649不会再新生出SCP-CN-1649-1,而现有的SCP-CN-1649-1将在生长至450cm后不再继续生长。培养SCP-CN-1649-1个体不会生长出任何植物。

当人员将SCP-CN-1649-1从SCP-CN-1649上折下,并由本人将其赠予一计划在1小时内离开其所在地直线距离25km以上的人员1时,SCP-CN-1649-1的异常性质将出现。其表现为被赠予SCP-CN-1649-1的人员不再会离开其所在地且再不会知晓其有过离开其所在地的计划。对于该项目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方法有多种猜测,但在这些猜测中可能性最高的猜测为该项目拥有逆模因的性质。

现发现W级记忆增强药剂即可抵消该异常性质所带来的影响。


发现:20██/██/██,特工██████2在西安市██路中段给即将调离Site-CN-09前往距其直线距离169km的Site-CN-90的特工███饯行,并赠予了其一枝SCP-CN-1649-1。因此,该项目的异常特性被触发。特工██████注意到该异常情况后并未声张,而是私自进行了多次实验,随后其知晓了该项目的初步异常性质并将其上报至Site-CN-90主管Pieplus。

附录CN-1649-A:有关该项目的异学会卷宗。

中华异学会

yixuehui.jpg

格异丶治学丶融会

志号:异学贰捌玖

志类:

经:异学贰捌玖,柳之叶也。其木苍翠欲滴,葳蕤而立,质脆而曲若老翁,似作遥望状。叶生若行舟,多修狭者。若自上折之,与欲离半百里外之友,则可留其于将离处,忘之客心,盖因其愁愈浓也。

传:[无法识别]贰月,于洛阳之见。盖廉贞寻得,觉异奇。同年初冬之月,其交之。夫得之至[无法识别]而亡。盖悲皆一众,乃寻,不得也。今其盖已无矣,思此则亦殇者也。

史:诗载。

折杨柳歌辞

作者:北朝乐府

上马不捉鞭,反折杨柳枝。

蹀座吹长笛,愁杀行客儿。

送别诗

作者:隋朝(作者已无法考证)

杨柳青青着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

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春夜洛城闻笛

作者:李白(唐朝)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余略去。

赞:夫天下之离散聚合,何不善也?若逆其道,则罚之。天下无永聚之筵邪。


附录CN-1649-B:事故CN-1649记录。

事件:2020/04/30晚8时25分,特工芜铭利用C级记忆删除药物使得监视SCP-CN-1649的Pieplus主管与看管该项目的3名武装人员暂时昏迷,然后其利用自备工具私自进入SCP-CN-1649收容间并折下7枝SCP-CN-1649-1。

在此之后,该特工将其在2020/04/30晚8时35分用于其家人。后据调查,其家人计划将在2020/04/30晚9时54分迁居至美国,没有满足时间限制,所以该项目的异常性质没有被触发。

驻站特遣队MTF-Theta-13“故人西辞去”在知晓该情况后紧急出动并成功逮捕了特工芜铭,但是未能回收到可能剩余的SCP-CN-1649-1个体。现特工芜铭拒绝对该事件进行解释,且对其的审讯工作仍在进行。

结果:Pieplus主管因前使用了W级记忆强化所以并未被删除记忆,只是昏迷。而3名武装人员因此而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现已在接受治疗。

同时所有的SCP-CN-1649-1均被折下,SCP-CN-1649宣告无效化。

附录CN-1649-C:最后一次审讯的记录。

时间:2020/05/23

地点:Site-CN-L18

审讯人:Pieplus(因其个人的意愿)

被审人:特工芜铭


前言:这是对于特工芜铭的最后一次审讯,先前的审讯均由研究员Depalus进行且没有取得任何有效的信息。


[记录开始]

审讯人:特工芜铭,看着我。

被审人:你是…主管?然而这有什么用呢。

审讯人:你可以这么想,当然我不止主管这一个身份,好了,你有什么想先告诉我的吗?

被审人:没有。

审讯人:那,我就开始问了。你-

被审人:你们是不是看过我的邮箱?据我所知,好像还公开在了1649的文件?

审讯人:没-

被讯人:这种时候——你想从我这得到点消息的时候,你应该不大会说谎。

审讯人:…那我就直说了吧,是,我们看了,也公布了,还翻来覆去地分析。只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审人:我很清楚你们不是道德伦理委员会,你们自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笑)基金会从来没有隐私一说,只有机密。我的邮箱——算得上几级机密呢?

审讯人:叹气

被审人:好了,现在,我的行动失败了。我所有的事,都完全展现在你们眼前了。

审讯人:你所谓的行动是为了你自己?

被审人:不。

审讯人:是为了你的儿子?

被审人:你觉得呢?

审讯人:为什么?

被审人: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审讯人:你要是不配合我们将-

被审人:没用。

审讯人:沉默

被审人:大笑)好了主管,你是不可能-

审讯人:那我只能对你说,我也是一个父亲。

被审人:些许惊诧

审讯人:你应该很清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被审人:原来是这样(极小声)…因为我根本没有好好了解过我的儿子,甚至于,在邮件里交流,我和他都无话可讲。那些你们嗤笑的,做作的话,谁会在不看落款的情况下知道这是一个父亲写给他儿子,一个儿子写给他父亲的呢?

审讯人:这不是他的问题,这是的问题。你却将你的错误再放大,你不仅是在基金会犯了严重的错,你是在耽误他的前程。到此为止吧,芜铭,执迷不悟会带来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被审人:我-

审讯人:今天就到此为止。芜铭,我会用我的权限把你释放的,不出意外的话,你可以被调到美国的Site-28。至少,这会是一个教训,对于的教训。

被审人:…谢谢。

[记录结束]


结语: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为人之父,难道不应该避免隔阂吗?难道不应该正视问题而非逃避吗?难道…会不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么普遍的道理吗?

——Pieplus

同时,由于该项目的无效化以及审讯的结束,Pieplus主管将不再驻留于Site-CN-L18。在其离开Site-CN-L18时,在其研究笔记上写下一段被认为与该项目有关的文字:

我理解他,但他[已损毁]

因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补充(2020/05/24):在Pieplus主管离开Site-CN-L18后,上述有关“我理解他”的信息已被Site-CN-L18内工作人员回收,并已在Pieplus主管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交由Site-CN-90信息安全部进行进一步的审查。对于Pieplus主管而言,该行动的任何信息应对其保密。另外,特工芜铭已被Pieplus主管以4极权限释放以及其应被调至位于美国的Site-28,所有对其的审讯计划均已无限期搁置。

补充(2020/05/28):特工芜铭因其个人意愿以及Pieplus主管的许可而没有调至Site-28。其选择继续驻留Site-CN-90。在与特工芜铭的再一次面谈中,Pieplus主管当面表示此事已被其料测到并且对于特工芜铭表现出高度的赞许以及些许的欣慰

补充(2020/07/02):对于Pieplus主管所进行的行动已被暂停并废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