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93
评分: +37+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693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uncontained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目前的技术尚无法阻止SCP-CN-1693-1引发的异常现象,基金会围绕SCP-CN-1693-1建立了地面风向监测系统与气象雷达,在SCP-CN-1693-2现象发生时应立刻采取措施疏散附近的民众。使用气象武器对SCP-CN-1693-2进行小规模抑制已被证明为可行的。本部分工作应由Site-CN-65落实。

机动特遣队CN-Delta-06“靶向治疗”应在不被察觉的状态下保持对SCP-CN-1693-3个体的监视,同时以三个月为间隔收集其DNA素材,由基金会生物危害防治部门进行检验,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异常现象。

基金会应寻找与SCP-CN-1693-4进行沟通的方式。鉴于项目个体的特殊性质,基金会应尽量与其合作以寻求对某些项目进行抑制。基金会亦应关注互联网上关于“不明身份的老年慈善家”的报道,并对报道提及的地点进行调查以防止新的SCP-CN-1693-1的产生。

描述:SCP-CN-1693为一系列发生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村的一系列异常事物/异常事件的总称。

SCP-CN-1693-1为一个天然形成,存在修整痕迹的洞窟,所处位置为北纬2█°██'██'',东经10█°██'██''(LoI-CN-1693-1),使用RTXQ-2080奇术检测装置确定此处有异常的EVE粒子波动,生成原因不明。利用ZC-9综合侦察装置确定此处辐射值略高于本底辐射,但仍处于安全范围内。针对洞内的探测未发现异常现象与异常物品。在探索行动CN-1693-20151012中,基金会在SCP-CN-1693-1附近发现了8具人类遗骸,经检测无异常现象。对于这部分尸体的情况见附录CN-1693-ST。

SCP-CN-1693-2为SCP-CN-1693-1引发的异常现象。该现象通常在每年6月6日至6月12日期间发生:LoI-CN-1693-1附近会出现反常的云团聚集与持续性微下击暴流1现象,同时附近休谟指数会出现反常上升,推测异常天气现象由此产生。异常气象的强度与当地GDP及未成年人受教育比例呈反比。如在此时将一名未成年人类(编号为SCP-CN-1693-3)安置在SCP-CN-1693-1附近,该现象会自然停止。如果没有执行此程序,微下击暴流现象影响的范围会逐渐扩大,并可能转变为巨暴流。该程序在当地被称为“祭山神”。迄今为止记录到的最大规模的SCP-CN-1693-2现象发生在1991年,受影响范围达到了3公里。

SCP-CN-1693-2事件结束后,SCP-CN-1693-3会被随机传送至一个教育水平较好的城市,并在开学后以新生/转学生身份进入当地公立教育机构的对应年级接受教育。对SCP-CN-1693-3的脑部进行的高精度扫描的结果显示,在SCP-CN-1693-3的脑血管壁有极其微量的银单质残留。根据Site-CN-02对中华异学会残留的资料的研究,基金会判断该残留为中华异学会使用的记忆编辑术式产生的残留。根据异学会的档案记载,掌握该种技术的最后一人在公元1896年因阻止了异学会的“登神计划”被流放,从此不知所踪。因此,无法对该术式的发展进行追查。根据对目前找到的SCP-CN-1693-3个体的采访确定,SCP-CN-1693-3个体生活及接受教育所需的资金均由一名“没有特征的鹤发童颜的老人(推定为SCP-CN-1693-4)”提供。对该男子的追查以失败告终。迄今为止,在基金会进行的全球搜查中共发现12名SCP-CN-1693-3个体,其中2人在基金会供职。基金会推测,目前仍有100-150个SCP-CN-1693-3个体未处在基金会的监控下。基于技术原因与人道主义因素,基金会并未采取措施破解SCP-CN-1693-3脑部的记忆编辑术式。除此以外,基金会认为,在SCP-CN-1693-1附近发现的尸体与SCP-CN-1693-4有较大关联。但由于证据不足,该假说无法被证实。

SCP-CN-1693-4为一个身高1.64米上下的人形个体。该个体可能具有较强的现实扭曲能力与奇术相关能力。项目个体可能具备超出基金会认知的精神干涉能力。在目击者的描述中,SCP-CN-1693-4被描述为一个拥有白色长发的老年亚裔男性。在目击者被要求提供项目的具体样貌时,目击者均表示无法提供。

2019年11月11日更新:“授人以渔”计划展开后三年,未记录到更多的SCP-CN-1693-2事件。基金会认为,SCP-CN-1693-1可能部署有未知的奇术法阵,可以检测附近村庄的人均收入与受教育情况。若附近村庄的人均收入与受教育情况高于一个阙值,SCP-CN-1693-2事件不会发生。为防止更多无法预测的异常现象发生,基金会没有进行相关实验。

    • _

    基金会首次注意到SCP-CN-1693的异常现象是在2015年。贵州省警方接到了匿名举报称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村发生了人口拐卖事件。当地警方进村搜查时遭遇了村民的抵抗,被迫选择撤离。当天深夜,该村新任大学生村官与警方取得联系,称该村一名16岁的女孩(下称SCP-CN-1693-3-1)被选为“祭山神”的祭品后失踪,其个人物品也被村民们销毁。该名村官在混乱中保留了一根该名女孩使用过的牙刷。根据该名村官反映,这名女孩在小学毕业后由于双亲死于车祸,被本村一对夫妇收养。同年被迫辍学。当地警方随即出动逮捕了SCP-CN-1693-3-1的养父母,但是其养父母坚决否认曾经收养过项目个体。对于其他村民的讯问也没有得到结果。当地警方在48小时后释放了SCP-CN-1693-3-1的养父母,同时将牙刷上提取到的DNA据录入数据库中。一天后,当地警方接到了SCP-CN-1693-3-1的养母的报案,称项目个体的养父失踪。当地警方进行搜索后未发现其踪迹。在三个月后,SCP-CN-1693-3-1的DNA与一名来自贵阳██中学的新转学生王██的DNA数据认定同一,贵阳警方立刻找到了王██。该名女孩否认曾在███村生活,同时对其进行的知识测验也表明其知识能力等同于其他高中学生。在当地警方要求其回忆16岁前的经历时,王██突然晕倒,同时出现高热等症状。当地警方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同时潜伏在当地警务部门的基金会人员将该事件报告至基金会。

    基金会接手调查后派出人员抵达医院,得知王██出现了原因未知的颅压升高症状。在靠近王██的病房时,基金会人员携带的仪器检测到了异常的EVE粒子波动。基金会迅速派出增援人员封锁了现场,并调配了一台GUT-17便携式奇术稳定装置。奇术稳定装置被部署后,王██的颅压迅速下降到正常水平,同时体温亦下降到正常水准。基金会人员在王██的身上采取了多份样本进行DNA比对,确认王██与SCP-CN-1693-3-1为同一人。在SCP-CN-1693-3-1苏醒后,基金会人员在病房内对其进行了采访。

    在针对SCP-CN-1693-3-1的调查暂停后,基金会开始着手在全国范围内找寻通过转学入学且入学前资料缺失的人员。同时,机动特遣队CN-Beta-06“初期防疫”下辖山地作战部队被调往LoI-CN-1693-01附近驻扎,准备展开对SCP-CN-1693-1的探索。在最早报案的大学生村官的帮助下,化装为警察的基金会人员找到了本村内的一名54岁的村民李某。该名村官声称,该村民为本村及周边数个村落的民间纠纷调解人。在与其沟通后,老人决定配合基金会人员的调查。基金会人员随后对其进行了采访。

    根据采访记录-β,基金会确定了一个具备精神干涉能力的未知实体的存在。随后,基金会将一颗侦察卫星变轨至LoI-CN-1693-1区域,获得了该区域的高分辨率卫星图像与SCP-CN-1693-1的具体坐标。机动特遣队CN-Beta-06“初期防疫”下辖山地作战分队CN-Beta-06-A“血清”在配备精神干涉保护装置与ZC-9综合侦察装置的情况下被部署至LoI-CN-1693-1附近的集结点E,执行对SCP-CN-1693-1的侦查任务。分队在当天上午10时出发,担任尖兵的特遣队员在出发1小时26分钟后成功抵达SCP-CN-1693-1,主力人员在出发1小时43分钟后在SCP-CN-1693-1所处位置集结完毕,并开始对SCP-CN-1693-1进行探索。

    特遣队员在SCP-CN-1693-1内部带出的物品如下:

    • 死者衣物
    • 一把水果刀,无锈痕,被发现与一号尸体头部附近。
    • 一根腐烂严重的木棍,被发现于四号尸体与五号尸体中间。
    • 一根1米长的PVC管,被发现与四号尸体于五号尸体中间。
    • 一个日记本,被发现于六号尸体的裤兜内。
    • 一个内部填充不明物质的绿色啤酒瓶,被发现于八号尸体胯部。
    • 一个青铜杯,被发现于一处石台上。

    基金会随后打开了绿色啤酒瓶,并确认填充物为人类精液。此外,在瓶内发现了一具包含睾丸的男性生殖器。瓶内精液与人类组织与SCP-CN-1693-3-1的养父比对成功,SCP-CN-1693-1的养父确定死亡。

    在SCP-CN-1693-1内部找到的尸体被送往Site-CN-65进行法医学检验。

    获得尸体检测报告后,基金会要求正在对SCP-CN-1693-3进行搜索的基金会人员着重调查2002年-2003年、2011年、2013年出现的SCP-CN-1693-3个体。在进行了大量工作后,基金会找到了SCP-CN-1693-3-2003(女性,被转变为SCP-CN-1693-3时年龄15岁,孤儿)与SCP-CN-1693-3-2013(男性,被转变为SCP-CN-1693-3时年龄16岁,孤儿),并对其进行了全身扫描与体检。基金会人员在SCP-CN-1693-3-2003的身上发现了多处切割与穿刺形成的疤痕,经鉴定,致伤工具应与SCP-CN-1693-1内部发现的水果刀相似。同时,在SCP-CN-1693-3-2013的骨盆与腿骨发现了多处愈合痕迹。两人均无法对此作出解释。在二人的脑部血管壁基金会发现了极其微量的银单质残留。项目个体与死者的关系因各种原因无法被查实。

    对青铜杯的鉴定表明该青铜杯为中华异学会在1850-1910为中高层人员配发的物品之一。具体持有者身份无法考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