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698
评分: +41+x

项目编号: SCP-CN-1698

项目等级: Safe(未确认)/ Neutralized(存疑)

特殊收容措施: 当前的收容措施主要以寻找POI-3467、3468及项目本身为主。一旦发现上述人员踪迹,应立即缉拿归案;若无法压制,允许将其就地处决。

对于项目本身的收容措施当前无需。

描述: SCP-CN-1698当前为共 10 8 7 根不完整的异常金条的统称。所有SCP-CN-1698以及曾为SCP-CN-1698的实例在发现初期均具有相同的质量、尺寸、黄金含量比,前两者现因项目不断以部分结构突破收容而持续发生变化。所有实例均具有完全相同的异常性质以及行为模式。当前可确认其尺寸、质量与黄金含量比的各项数据与非异常金条相同,即其基础数据本身并无任何异常。其异常性质主要在于其变形性、自主行动行为、对于突破收容的强烈渴望,以及明确的目的地。

1. 变形性:SCP-CN-1698有能力自主变形为各种昆虫的形态;通常情况下,其将通过将自身转化为液态黄金、并将自身“重塑形”的形式达成这一目的。在这一过程中的液态黄金将保持其变形前的温度;其本身并不免疫外界温度的影响,但在任何物质形态下,SCP-CN-1698实例被认为均具有完全操控自身的能力。在此过程中,其通常会将自身“分割”为多个质量及尺寸相同或不等的液滴;若液滴的质量尺寸趋于相同,所有液滴将通常变形为相同的昆虫物种;若其不同,则变形后的昆虫物种通常将不同1。已确认SCP-CN-1698实例转化为的液态黄金液滴可与其他实例转化为的液滴组合并变形为一大型昆虫个体;该形态仅有一次被用于其突破初期用于放置SCP-CN-1698群体的保险柜。已确认,当SCP-CN-1698处于任意昆虫形态时,其将具有高度攻击性,且其身体结构将呈现出铁碳合金的物理性质及强度,而非黄金本身的物理性质;对于其这一形态下的数据由于变种过多及缺乏收集机会而极度匮乏。对于SCP-CN-1698实例曾变形为的昆虫物种类型见

2. 自主行动行为:SCP-CN-1698在液滴及昆虫形态下有能力在无任何动力源的条件下自主行动,且后续分析其行动时可发现其各项行为具有明确的计划性、条理性以及内在逻辑;同时,如上段所述,当单个实例变形为的个体无法达成其所需目的时,多个SCP-CN-1698实例会表现出合作行为。其逻辑思维及计划制定能力从何而来、其是否具有合作意识、SCP-CN-1698实例具有智能意识或仅仅遵循某种事先编写的内在程序、其行动能力的动力来源,当前仍极度缺乏关于上述四点的任何信息。

3. 对于突破收容的强烈渴望:自发现该项目以来,其每天将发起2-3起收容突破事件。每次收容突破事件通常持续仅5-15分钟,通常以安保人员被项目击杀或击昏,以及项目的一个实例的一部分突破收容而告终。在收容突破事件中,所有SCP-CN-1698实例将展现出高度的活跃性;其将利用各种方式尝试破坏或逃离当前对其的收容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利用其液滴形态渗出收容容器、利用其身体强度直接破坏收容容器、利用各种方式引起混乱以此趁机突破收容,等。在收容初期,项目研究小组对其性质仍不具有哪怕是浅显的了解,此时项目的高密度收容突破行为通常能取得一定或显著成效。于收容后期,当前收容措施被制定,SCP-CN-1698实例有能力突破收容的次数明显减少;当前可认为对于项目的收容已处于一较为完善的状态。

4. 明确的目的地:每当一个SCP-CN-1698实例或其一部分突破收容,其将径直高速前往天海市湖岭区江河道第108号。已确认该住户为前基金会三级研究员Dr. Saboria父母(POI-3467与3468)的住址。当到达该地点后,SCP-CN-1698实例或部分实例将视情况将自身变形为多种日常生活中可见的金制物品,包括但不限于金制首饰、镀金涂层、小型金制配件等。此后,其将疑似自主无效化,即截至目前的观测中,抵达该地点的SCP-CN-1698实例均未再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

发现: SCP-CN-1698的异常首次被发现于其自身于Site-CN-82-γ内所创造的收容突破事故。该次事故共造成了2人死亡,3人重伤,共计质量约300g的SCP-CN-1698实例突破收容。事后调查显示,SCP-CN-1698首先破坏了三级研究员Dr. Saboria办公室内的保险柜,随后引发了收容突破事故;当前猜测,本被放置于该保险柜内的 SCP-CN-1698实例在某个扳机被触发后被群体激活。当前未知该扳机为何。

事前,于Dr. Saboria于事故中死亡约一周后,善后工作部门对其办公室中留存的个人物品进行过整理。当时于其办公室保险柜内发现的保存物品仅有多份工作资料、SCP-CN-1698群体本身、以及一张字条。字条内容已被转录于下方:

这是我这些年给基金会卖命的所有积蓄。如果有一天我回不去了,希望你们能帮我把它们带回去。

发现该字条的当时,Dr. Saboria的父母(即POI-3467及3468)已被执行基金会研究员KIA后的标准程序,即删除其基金会以外所有相关人员有关该人员的记忆。此时已无恰当理由将SCP-CN-1698送还POI-3467及3468,即使当时SCP-CN-1698还未展露其异常性质2,因此此事被长期搁置,未显露出任何异常的SCP-CN-1698群体亦被保留于其原有位置,直到项目首次展露其异常性质并突破收容。

附录1:

于当前版本收容措施被制定的4周后,SCP-CN-1698于收容中消失。监控摄像及录像设备未能捕捉到任何有关其去向及突破收容方式的有关信息。后续调查中显示,SCP-CN-1698消失的当晚,POI-3467/3468于其住处离开,且于之后再未归还其住所。对于SCP-CN-1698原本所在的收容间进行分析后显示,其内部出现了来自三个未备案人类个体的指纹。当前正在调查SCP-CN-1698及POI-3467/3468的去向,以及上述三名人类个体的身份。收容措施更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