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746
评分: +6+x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本文档描述的异常具有精神影响和认知危害,已经过最大程度的删减。请确保您的意识已上传至数据网络,并在阅读完毕后进行增生组织切除手术以及F级记忆覆写。




项目编号:SCP-CN-1746 5/CN-1746级
收容等级:Apolloyn 太阳系外深空


star-67705_960_720.jpg

天狼星a与天狼星b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体积和位置,目前无法有效收容项目。Site-CN-82-α深空监测部门负责监控项目活动。SCP-CN-1746-1的实验则由Site-CN-82-β负责。对于SCP-CN-1746-1的实验和观测已被禁止,因其可能具有的精神影响和认知危害。

”往生烛“计划正在执行,本宇宙的智慧生物将通过金星、月球、泽塔-01等生物聚居地处开启的平行宇宙裂隙撤离至编号SC60227的宇宙以躲避一次不可逆的ZK级现实终结情景:该宇宙具有和本宇宙相同的特征,不同的是该宇宙的生物密度在47年前因战火跌落至10%。出口的锚定坐标将设置于A92974383(对应土卫六)和SC4329574(对应半人马座)的行星处,届时预计社会将退化至行星文明,除平行宇宙观测部分的技术资料会被保留。

宇宙0000001,即本宇宙将被放弃。

描述:SCP-CN-1746是对一系列星球的统称,这些星球位于编号EA2049的平行宇宙。所有这些星球共同构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巨型奇术阵列。阵列包括强度增加术式、聚能术式、质能转换术式、力场生成术式1以及数个无法解读的术式阵列。据研究,制造SCP-CN-1746的文明在奇术方面高度发达,卡尔达肖夫指数2已达到II型,甚至更高,因SCP-CN-1746并不分布于同一星系团内。

目前未在EA2049观测到属于此文明的有意识个体存在,但根据采访记录,此文明的多个实体曾在不同时间点来到地球,并引发了数次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

2041/11/14,Dr.Apple在使用平行宇宙透镜观察天狼星时,发现了一颗有建筑痕迹的行星,其一天后即放射出高强度的EVE粒子流。随后该行星被编为原SCP-CN-1746。在之后的九年中,基金会根据EVE粒子的流向确定了SCP-CN-1746的全部4999颗恒星与1颗行星,并确认这些星球位于同一个尚未发现的平行宇宙,该宇宙被编号为EA2049。

SCP-CN-1746-1指代宇宙EA2049的所有生物。这些生物普遍长有多余的肢体与器官3,并且缺少控制中枢。生理结构的混乱导致SCP-CN-1746-1的智能通常是低下的,而社会结构则近似于无。SCP-CN-1746-1具有一定的使用奇术的能力,但并无系统性技术,可能为上一代文明,即制造SCP-CN-1746的文明的遗留,甚至SCP-CN-1746-1可能同样为此文明制造。需要注意的是,SCP-CN-1746-1具有认知危害:对SCP-CN-1746-1的观测将引起一系列精神和生理影响,使观测者的生理状况更接近于SCP-CN-1746-1,这些影响随距离减少而增加。这些影响对非生命体同样适用4

astronomy-3209688_960_720.jpg

SCP-CN-1746的一部分和SCP-CN-1746-2,注意EVE粒子浓度过高而产生的辉光

2058/4/1更新:SCP-CN-1746-2是SCP-CN-1746中唯一一颗行星的卫星。2049/3/10,在SCP-CN-1746的作用下,大量EVE粒子汇集于SCP-CN-1746-2周边空间中,这些EVE粒子随后被转化成SCP-CN-1746-2的质量。在SCP-CN-1746-2的质量达到一定程度后,SCP-CN-1746-2开始坍缩,本宇宙的EVE粒子大量汇集于大犬座,并在EA2049与本宇宙间形成了一个爱因斯坦-罗森桥。由于SCP-CN-1746-2吸引行星围绕其公转,改变了SCP-CN-1746的阵列结构,引起的回火切断了连接SCP-CN-1746各个节点的EVE粒子流,导致SCP-CN-1746重归休眠5状态。

2053/11/11,SCP-CN-1746-1们使用篆刻在行星表面的奇术法阵以超光速向SCP-CN-1746-2移动,并在进入SCP-CN-1746-2的视界后出现于本宇宙。奥托世教派的重型星舰前往拦截,但很快被SCP-CN-1746-1击溃并同化。随后SCP-CN-1746-1搭载行星向太阳系进发直至2056年被基金会的深空观测装置探测到。在得到准确情报后,GOC启动了拨奏曲程序试图消灭SCP-CN-1746-1实体,但因进攻人员在14天内全部被SCP-CN-1746-1同化而失败。

[数据删除]

附录SCP-CN-1746-A:Dr.Sirius的日记抄录,于2045年整理其遗物中得到。

1.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提起兴趣了。科技的爆炸程度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源源不断的“新东西”正在让我变得麻木。作为一个活在过去的人,就算有什么激情也早就磨没了。

人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2.

好吧,今天苹果找到了我。不得不说,他发现的东西确实让人震撼——不,我不是说那些星星,尽管几千颗星球被EVE粒子流连接起来的画面确实很漂亮,但我可看不出啥来。我又不是搞奇术的。我是说SCP-CN-1746-1,那些生物。

它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混乱。极度的混乱。我看见一只满身长着触手的怪物,但连进食带移动它只用6条。剩下的几百条就在真空中胡乱挥动。还有一只简直就是个球,浑身上下都长着眼睛和生殖器,我都不知道它怎么进食。要不是我通过裂隙发生器抓了一只回来,我甚至会以为那些都是地狱里爬出来的幻觉。挺有趣的,不是吗?

……草,洛夫克拉夫特都不敢这么写。


3.

解剖了一只SCP-CN-1746-1。它死的时候拼命嘶喊着,不过那些无意义的音节被我们自动忽略了。从外表看,它像是一只蜘蛛,不过长了更多的腿和口器。但是内部更为惊人:血管和淋巴肆无忌惮地纠缠在一起,应有器官被排挤的不像样子。

它的身上还篆刻着奇术法阵……虽然有错误,但是这已经超出了它们的技术能力。我开始怀疑它们是人为制造的了,也许是失败品什么的也说不定。我有预感,或许我正在接触一个大秘密。


4.

又是那个梦……啧,都快一百年了还是放不下。埃夫特那布满血污的脸,还有努力想说什么的样子……

再去做一次心理疏导吧。


5.

[字迹被水痕渲染,无法辨识]


6.

有哪里不太对劲。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了。以前最严重的时候我也只是能看到一些虚幻的影子,但现在……我能摸到他们。每一个在我面前死去的人。那么的真实……我的理智尖叫着告诉我这是幻觉,但我的大脑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医生说我只是压力过大。但我知道不是:比这更糟糕的都不能给我造成什么影响。做了一次催眠,希望有用。

另:解剖了好几只,结构都是一样的乱糟糟。但是它们偏偏还能正常进食……哦对了,它们的食物是一种蛋白质,就镶嵌在小行星上,量还不少,看着就像从石头转化而来的一样。而硅基生物的食物则是那些石头。


8.

不行……我现在已经能听见他们的呓语了。那些毫无章法的嘶喊……还有他们的脸。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脸,顶多就是色块,就像二次元的人跑进了现实。五彩斑斓的黑色堆叠在一起,每一次低语都混杂着几千几万次重音,让人烦躁地脑子快要炸开。

我怀疑是SCP-CN-1746-1的问题。我已经下令禁止了对那些东西的实验。但愿其他人没有被影响。


11.

我现在完全确信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SCP-CN-1746-1的异常影响,而且我不得不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长出了四根手指和一只眼睛,眼睛还长在大腿根上,真他妈糟糕,糟糕透了。再这样下去我很可能会变成SCP-CN-1746-1一样的怪物,但我没有丝毫办法去解决……等等,我好像知道SCP-CN-1746-1是怎么来的了。操他妈的这可太讽刺了……

那些黑影一直推搡着我。不知道它(他?)们想干什么,不过它们倒是没有阻止我写日记。


12.

[无意义字符]

我知道了。我跟你们走。


[无意义字符]

[无意义字符]


附录SCP-CN-1746-B:采访记录

采访者:O5-3

受访者:SCP-049

前言:2054/8/1,SCP-049变得暴躁,声称自己在太阳系外深空感觉到了“瘟疫”的存在,并强烈要求让负责观察SCP-049的人员配合其共同进行研究。因对于“瘟疫”的研究从地球时代起就停滞不前,O5-3表现出了高度重视并进行了此次采访。

[记录开始]

SCP-049焦躁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绞着双手。O5-3出现在屏幕上。

O5-3:你好,SCP-049。你可以称呼我三号监督者。

SCP-049从椅子上跳起来。

SCP-049:啊,谢天谢地,你来了!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O5-3:什么?

SCP-049:不要装傻!我能感觉得到!瘟疫……这几十光年内充斥着瘟疫的气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毫不犹豫!

O5-3:瘟疫?我必须提醒你,SCP-049,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你一直在叫嚷着要治愈那些人,但很明显,你的方法是有害的——而且你甚至连瘟疫是什么都不肯告知我们,这怎么可能得到我们的认同和协助?

SCP-049:(停顿)好吧,我不怪你们,瘟疫是无形的,以你们浅薄的认知不能窥探到它的本质——当然,这是好事。你能保证我们接下来的谈话成为绝对机密吗?

O5-3停顿了几十秒。

O5-3:可以了,把你所知的都说出来吧。

SCP-049:都?那可能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当然,如果您不想听另一个宇宙的风土人情,那我们能聊的就会简短许多了。

O5-3:等等,你说过你起源于法国。

SCP-049:对,我这副身体确实起源于法国,但我也说过我游历甚广不是吗?我从另一片宇宙而来,我走过的地方超乎你们的想象。

SCP-049:很多人都通过信标来到了这里。我们用生物技术把自己变成你们的样子,悄无声息地混入你们之中。有的人想把我们的文化传承下来——他们选择了更早的时间点,把语言和技术教给了猿人。而我们则想尽办法去消灭瘟疫——各种方法。但看来还是我更接近。(笑)

O5-3:信标是指?

SCP-049:(安静地)那是我们最浩大的一次工程,代号希望之花的六千颗恒星。你们已经找到恩美雅了吧?

O5-3:……是的。虽然和传说记载有些出入,那么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SCP-049:原因?家园已经没救了。我,我们,都是逃亡者。我们搞砸了。瘟疫摧毁了一切,一场大灭绝。所有人都死了,幸存下来的只有怪物。所以我必须消灭瘟疫,必须……在你们显现出症状之前……

O5-3:瘟疫是什么?

(沉默)

SCP-049:瘟疫是[数据删除]。

O5-3的算法出现错误,表现为外貌马赛克化。

O5-3:怎么……

SCP-049:瘟疫是[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的集合。

O5-3的算法出现错误,表现为外貌缺失。

SCP-049:无知是福,监督者先生。当你认知到它为何物的时候,你就已经屈服于它。

O5-3:……[数据删除]?模因?

O5-3的算法出现错误,表现为扬声器缺失。

O5-3(字幕):那为什么你……解药?

SCP-049:我是最后的解药。我这一生都在寻找治疗瘟疫的办法,这是我的底层指令。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了……瘟疫并非无法欺骗。如果你们还在地球上,或许可以在法国地下找到我。我以放弃原有的我为代价暂时摆脱了瘟疫,但这方法显然有诸多弊病。

O5-3(字幕):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去做?

SCP-049:撤退,离开这片宇宙,去那些瘟疫还没有染指的地方。这里已经不再安全,瘟疫的触手顺着我们找上了门。虽然你们离真正的科学家还差得远,但我得感谢你们帮我们收容这些烂摊子……

O5-3(字幕):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SCP-049:我们穷尽全宇宙的资源,二十代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觉得你们能做得更好?离开吧,不要让你们也变成错误。终结治疗是不可能的,完美是不可能的,我直到今天才不得不正视这一点。

SCP-049表现出明显的失落,并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