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785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178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将SCP-CN-1785-01血清样品经二次消杀处理,保证无除异常个体外任何微生物残留,由MTF-Beta-7移交至Site-CN-█地下生化异常收容保险库内,冷冻零下50℃保存,进一步研究与试验权限由试验主管戴蒙·怀特·菲尔德保留。

对首次感染者████·罗伯特·达尔文遗体组织进行后续检测工作,剩余器官保存于Site-CN-█保险库内,对脑切片前额脑层区域进行分析,加进疫苗“神匙-10600”及“圣书-0130”研发工作。

对感染多发地网络媒体进行监视,定期采取地区血液样本确认其所在地区无任何出现异常体征人员,地区集体注射代号“神匙-10564”疫苗(通过IV级临床试验),以抑制病原体及附着寄生虫对个体产生,对确定初步感染个体注射加强版“圣书-0124”疫苗,杀灭寄生虫幼体及部分繁殖区域,对相关人员进行记忆消除,所有症状至第三阶段感染者即刻处决。

描述:SCP-CN-1785泛指一种对各类生物,附着在无机物体表的微生物的感染性基因突变。通常情况下,其异常性质主要表现为在短时间内生物体征多次变化,对动物基因组合进行大幅度变更,并转换个体物种至其他(包括罕见及不存在物种),且该转换中任何一现象不符合生物正常新陈代谢规律,进化规律,及人体维持生命机能规律。

SCP-CN-1785现象“病原体”1指设为长度0.75微米至1.25微米的微型寄生虫,即SCP-CN-1785-01,主要依附于生物体内不翻译为蛋白质的脱氧核糖核酸中,感染体通过自身模拟并组成DNA螺旋结构,以此重组生物结构,改变生物特征。根据现阶段研究表明,SCP-CN-1785-01的结构序列通过大脑前置皮层活动进行构造,以达到生物个体结构改变。

附录1:历史记录

SCP-CN-1785首次出现于1832年,首次寄宿者为英国学者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从1831至1836年,达尔文于贝格尔号旅行过程中完成病情从第一阶段转化至第三阶段,并将该症状推测为细菌引发的疾病。达尔文先生详细整理了症状特征,并将其分类为三种阶段,后经参考进行补全:

%E6%9F%A5%E5%B0%94%E6%96%AF%E8%BE%BE%E5%B0%94%E6%96%87.jpg

SCP-CN-1785首次感染者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

人体皮肤表面毛发增多,主要生长区集中于眉弓上方,颧骨两侧,症状较严重患者除脸部中心地区以外,身体各部分区域皮肤开始生长大量毛发,毛发以棕褐色为主。个体生活习惯出现轻微改变,具体表现为抗拒狭小空间,对原始生活环境有依赖感。在一阶段至二阶段变化期间,指骨变粗,吻部增长及犬齿尖锐是明显的阶段变化体现。

  • 第二阶段:

感染者丧失基本语言自主能力,大量进食。有明显的易怒狂躁行为。毛发完全覆盖体表。骨骼结构开始发生改变,多为脊椎动物亚门结构,以哺乳纲为主,据悉对于极少部分超出生物体系类型生物(包括称号为“龙”的大型蜥蜴,称号为“狮鹫“的哺乳动物)对感染个体体型,能力及习性进行大范围重构。经检测,转化过程中,精神状态异常活跃,与生长时间相一致,主要分布于凌晨1点至3点。第二阶段为转化阶段内最短阶段,最长时间为两天。2

  • 第三阶段:

感染者已经完全完成形态转化,皮肤表面毛发在短时间内大量脱落,感染个体恢复语言交流能力,并表示先前身体状态与自身预期相同,大脑皮层异常运动完全停止。第三阶段后结构转化不可逆,骨骼结构完全成型。

达尔文于1836年8月身体体征恢复正常,身体结构与人类无异,据日志记载,他自称并非痊愈,而是由于“精神使然“身体状态由第三阶段进行转化,再次进化至人类形态,所有阶段性症状都具有体现。与他同游的军官、水手等学者对他短时间内外表出现的显著变化并未感到惊奇,声称“这是身为男人应有的蜕变”,并与其“并不规律的生活作息”十分相符。经后期观察,无任何船员出现感染迹象。航行结束时,船舱内多出了十几只动物标本。

附录2:事故记录1882-49

1882年4月██日,英国伦敦发生一起大规模感染事件,以威斯敏斯特市为中心传播,感染者共计1738人,其中789人感染至第一阶段,948人感染至第二阶段,1人感染至第三阶段。经检测,确认第三阶段感染者身份为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形态转化至南方古猿。特遣队MTF-Beta-7即刻赶往现场进行大型封锁,对当事者注入疫苗并进行记忆消除。

受访者: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
采访者:研究员██·████

前言:该访谈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进行,访谈期间伦敦地区处于全面封锁状态,达尔文本应于此时失去生命迹象,却以第三阶段形态恢复生命体征。

<记录开始>

研究员██·████:达尔文先生,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在贝格尔号上见过一面,也许您还有印象。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当然,你让我印象深刻,我想我是唯一一个在与你交谈之后没有被消除记忆的人,我对你关于生物遗传原理的想法很有兴趣,但是它们缺少依据,不是吗?

研究员██·████:这对您来说是当然是缺少依据的,上面不允许我再多说闲话了,我们还是谈谈您现在的感染症状吧,您在1836年已经恢复了人类形态,疾病没有继续传播。但您现在的状态显得极其独特而富有生机。

达尔文发出苦笑,并用双手掩盖面部。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这是我犯下的错误…….我不应该如此积极地预估这种疾病。它的根本作用是使生物根据自身意志返祖再转化为其他物种,我只是一直都成为了人类,从没有康复,我的意识压制着转变。

研究员██·████:您在第一次访谈中没有提到这点。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人总是会犯错的。我想你读过《圣经》,亚当和夏娃因为蛇的诱惑偷吃了禁果,被贬到人间,他们追随了欲望,成为了人类。我知道这是个虚假的故事,但这证明了只追随欲望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研究员██·████:或许…….人类是理性的,他们能有不同的改变。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当人选择抛弃时间得到能力时,这已经是最不理智的选择了!地球上的每个物种的进化都是依靠几千万年的适应得到的,你是在指望有人在患上这类疾病时思考自己的盲肠长度吗,还是给自己加上三个胃?

研究员沉默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人类总是希望得到最好的东西,完全不在乎进化必然带来的部分性状退化,假如一个人成为一条蛇呢?他眼中的世界会完全被颠覆,他只是以人类的想法理解着动物罢了。我大致知道你们的工作,如果可以我不希望它被应用到任何领域。

研究员██·████:(叹气)您对我的要求有些太多了,我只是一个研究员,甚至没有任何效力,在上次的报告内替您隐瞒其余贝格尔号上的感染病例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微笑)你不会拒绝一个马上就要入土的老头子的要求吧?我想它对我寿命的延长要到尽头了,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完全能看出来我的祖先是谁。

达尔文身躯以肉眼可见速度进行萎缩,身体体毛不断脱落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记住,孩子,生命无论如何,总是脆弱地前行。

<记录结束>

后记: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后埋葬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所有参与葬礼的感染者皆接受记忆消除。

附录3: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日志

1832年1月7日

贝格尔号已经驶离德文波特一周了,空气越加湿热,可能是逐渐向热带地区靠近的缘故,每到夜晚总会听见船舱壁被海浪击打的声音。身体似乎不适应海上的环境,我大概属于陆地,偶尔在夜晚吹拂大西洋的海风,也只能稍缓自己的不适。

船舱实在是太过狭小了,最近的几次睡眠都不是很安稳。缩着腿睡觉不是什么好姿势。我现在只想尽快赶到佛得角群岛,最近头发变得越发茂盛了,甚至有些让人不敢相信是人类正常的生长速度,第一天刚剪掉的头发第二天就会生长回去。尽管如此,我仍然抑制不住对探索未知世界的兴趣。完整的标本在英国近乎是不可寻找到的。我想这是为数不多调查地质和植物群的好机会。

最近读了一篇关于生物自然进化的论文,我不得不说,这是极可能被证实的。假如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而这是自然与内因的造成的,多么令人心潮澎湃!猿猴这种在食物链中毫无优势的动物一步步走向了顶端,这是生物对自然的挑战。

如果要我毫无根据地猜测一番,当五百五十万年前有一只猴子选择直起身子,它们这个物种就踏上了艰难而无法回头的道路。倘若人有一日再次退化为猿猴或更向前的微生物,再次重新进化,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选择走向其他物种。但我还想做人类,因为选择站立向前迈步,这是时间对人类的认可。

胡思乱想之后,倒是无法入眠了,这些事大概都是几十年后都无法被证实的事吧。

愿神保佑我
阿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