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06


评分: +25+x

项目编号:SCP-CN-180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845已突破基金会收容并导致ΔK级情景“满潮”1的发生,SCP-CN-1806无法被进行有效收容,现存基金会控制下的的各个堡垒应禁止未经授权的平民离开或登上护壁,违者应带至堡垒外的中转室进行为期五天的隔离观察确认未被SCP-CN-1806寄生后方可放出,若已被寄生则立即处决并启动中转室内的喷火器对尸体及生成的水与SCP-CN-1806进行无害化处理。每周各个堡垒内的“逆三角”2成员应操纵无人微型潜水艇使用渔网对堡垒周围的SCP-CN-1806进行收集并销毁。

描述:SCP-CN-1806是多个体积在2.2-3.7cm3之间的蓝色半透明球体,其表面薄膜由硬蛋白质构成,内部的未知淡蓝色液体在表面薄膜被破坏后会快速汽化消失,对汽化后生成的气体检测发现成分为正常的水。SCP-CN-1806中心处有一持续向外散发紫色荧光的光点,光照强度45.72LUX。与项目的荧光相接触的其他光线的波长将骤减至300THz以下,薄膜破损后荧光消失。

在被SCP-CN-845-A所感染的水体中少量鱼类发生变异得以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异包括但不限于生长出多个超出自身大小的鱼鳍或头部,鱼鳞金属化和体内辐射出大量伽马射线。变异的鱼类在死亡后尸体将快速化为液体和数个SCP-CN-1806,生成的SCP-CN-1806个数与鱼的体型成正比。

海水里SCP-CN-1806静止时不会随水流移动,其似乎具有感应人类存在的能力,能通过在周围水域产生水流漩涡来推动自身移动到距离人类最近的水域。人类在看到SCP-CN-1806发出的荧光时脑部将感到瞬间的疼痛,此时该人类视为已被寄生(后称为SCP-CN-1806-A)。

SCP-CN-1806-A被寄生后的72小时内会感到持续的口渴和间断性的头晕,并且其视线内会出现多条长短不一的透明鱼苗虚像,虚像始终会处于SCP-CN-1806-A视线中央,少数SCP-CN-1806-A个体会在此阶段出现心律不齐和精神恐慌,并试图使用手指或利器将自身的眼球挖出,但该做法对虚像的存在无法造成影响。

在72小时后,SCP-CN-1086-A眼前的虚像逐渐消失,精神上开始出现异常,个体会声称自己周围被海水所填满且所有的事物逐渐消失,在自身视野周围出现一只体积不明的深蓝色鮟鱇鱼(后称为SCP-CN-1806-B),经SCP-CN-1806-A描述其体表上有多颗不同大小的鱼眼,吻背的吻触手上有一颗与人类眼珠外形相同的球状物,能发出蓝色荧光,似乎具有视觉能力,SCP-CN-1806-B会使用该球状物持续“注视”SCP-CN-1806-A,个体会感到持续的抑郁和呼吸困难以及出现精神错乱。死后SCP-CN-1806-A的尸体会快速膨胀至爆炸喷出含有SCP-CN-845-A的水以及SCP-CN-1806。实验报告显示SCP-CN-1806-B能直接与SCP-CN-1806-A进行心灵交流,但一般情况下SCP-CN-1806-B不会对受影响者的话语进行应答。

附录:鱼类变异开始于ΔK级情景“满潮”开始的四天后,当天基金会使用货轮转移平民前往六号堡垒“忒弥斯”3时发现海中的一个沙丁鱼群中的沙丁鱼眼球由中心分裂成两个。六天后一名SCP-CN-1806-A进入2号堡垒“科俄斯”后死亡导致SCP-CN-845-A入侵,二号堡垒被迫遗弃。

视频记录


日期:2020年7月8日

前言:“逆三角”成员吴浒在一次外勤任务时不慎被SCP-CN-1806寄生,经伦理道德委员会同意后已对吴浒进行记忆删除及修改以观察与进一步了解SCP-CN-1806造成的影响。


[记录开始]

(关门声)

吴浒:啊,主管你来了,我的病,不对是受到的异常影响还有多久能消除掉。吃了送来的药头晕没怎么改善,而且眼睛里还是能看到有小鱼游来游去,我还要多久才能回到队友们的身边,我觉得我休息得足够多了。

柯若夫:诶,小同志啊,现在这个局势你也是知道的,安置平民,维持帷幕,回收异常啥的够我们忙活一阵了,能腾出人手来给你弄特向清除剂已经够好啦,虽然见效没那么快但是肯定会有效果的,你就不必再担心了,抓紧养好身体才是要紧事。喏,这是给你送的水果,要没啥事我先走了,一会还有报告要写。

吴浒:嗯,谢谢柯主管!我一定会在痊愈后重回第一线继续为人类而奋斗的!

柯若夫:好好加油啊。

(关门声)

柯若夫:喂,冥,记忆清除得很彻底,他看起来完全相信了自己只是中了一个认知危害,现在精神状态还算良好,但变化的时间快要到了,请持续查看监控。
Mr.Ming:收到。

[五小时后,监控内吴浒从床上起身并出现不明举动]

吴浒:奇怪,怎么有潮汐声?水涨得那么厉害吗,但我记得这里距离护壁挺远的啊?

[吴浒躺下,十分钟后再次起身]

吴浒:这、这些水是哪来的!水管爆了吗?

[吴浒伸手至地面做捞取状,但地面空无一物,其随后又检查周围的情况]

吴浒:怎么漫到腿上了!到底是哪来的水,墙壁,墙壁又怎么了,为什么周围在变透明。快来人啊!

[吴浒按动房间里的响铃,Mr.Ming已提前切断吴浒房间内所有对外的交流电线路并锁死其房门]

吴浒:快来人啊!要淹过,咳咳,咳咳咳。

[吴浒双手掐住喉咙呈痛苦状,4分钟后放开双手,一边不断大喘气一边张开双臂上下挥动,面色苍白]

吴浒:(手指前方)你怎么会存在!是幻觉?是现实?还是没做完的梦?我在海底中,我们从海中出来,最终又回到了海底去?海,该死的海哈哈哈哈哈!!!

[吴浒突然面露惊恐状,退至墙边并不断试着后退]

吴浒:快滚开,别过来!游开!游开!

[吴浒挥动双臂速度加快,8分钟后停下静止在原地不动]

吴浒:噩梦而已。

[吴浒从口袋掏出一不明物体突然插入自己的心口处,四肢抖动后倒至地面,镜头对焦后发现该物品为一支钢笔,失去生命迹象]

吴浒:我知道你们在看着,别再逃避,接受海的洗礼,最后生还者自会在海平面上获得一席之地。

[吴浒的尸体开始快速膨胀,并在15秒后自腹部爆开]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