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11

评分: +12+x

项目编号:SCP-CN-181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811及方圆300m的区域必须被封锁且需要时刻监视,该区域将对外声称为待拆迁建筑。任何关于SCP-CN-1811-1的画作、照片、影视等艺术作品1都必须被趁早销毁。任何被SCP-CN-1811-2影响的人类都必须在被转化为SCP-CN-1811-3前就地处决。SCP-CN-1811的周围必须配备信号屏蔽器,以防SCP-CN-1811-2以互联网为渠道并被传播出去。

SCP-CN-1811-1应被收容于一个10m*10m*10m的密封钢化玻璃罐中,其中配备基础的家用设施。每天都需要24小时全天监视,以防其液化并逃出。

描述:SCP-CN-1811是一个老式的动画制作工厂,该工厂曾有策划过制作并发布名为《清洁工派特》的动画喜剧片。该动画片以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清洁工的视角为主,主人公派特与和他一同工作的兄弟———迈尔以及他的爱犬米拉生活在一起,风格俏皮搞笑,即使该动画片属于默剧,但派特在日常生活中的搞怪依旧吸引了大部分观众的眼球。该动画片始于1985年,于1999年夭折。主要原因是动画制作工厂面临财政危机而倒闭,以及第29集之后的差评如潮所导致。观众声称第29集之后派特时常被悲剧所笼罩,失去了喜剧片的意义。而该动画片的作家兼经理————约翰·█████至今下落不明,传言约翰·█████在公司倒闭后为了避开自己的债务而逃到了国外。

在公司倒闭约一个月后,周边区域的本地居民时常反应自己身边的居民离奇失踪,且在动画制作工厂附近发现他们所传言的“墨水人”,各种舆论在基金会前去执行收容措施之后销声匿迹。

SCP-CN-1811-1被猜测是派特本身,其穿着和相貌及拥有的智慧和性格与动画片内的派特完全一致,但其右脸扭曲且畸形,失去右眼的右眼窝内时常流出黑色液体,经鉴定后该液体为墨水,品牌未知。SCP-CN-1811-1可以将自己液化成墨水,其衣物会被一起液化。被液化成墨水的SCP-CN-1811-1依旧可以自由移动,并能够重新变为固体形态。鉴SCP-CN-1811-1本身不会产生SCP-CN-1811-2的模因影响,SCP-CN-1811-1现今已经被转移到附近的站点。SCP-CN-1811-1具有与人类相符的交流能力和思考能力,但SCP-CN-1811-1不接受大部分的访谈,且其希望自己趁早离开站点,并打算寻找和追杀下落不明的约翰·█████。

当普通人类看到SCP-CN-1811-2时,他们的生理状态和日常行为通常会进入三个阶段:
1: 受SCP-CN-1811-2影响的人类将热衷于学习派特的日常行为,并设法将与派特相关的艺术作品传播出去。在其期间,受影响者将失去对金钱和物欲的兴趣,A级记忆消除貌似可以使影响得到减缓,但无法避免其进入第二阶段。如果普通人类进入SCP-CN-1811,他将会直接受到和SCP-CN-1811-2相符的影响。
2: 在3天左右的时间内,受影响者的机能会在某一时刻彻底停止,此时受影响者已经死亡。约1个小时后,一种黑色液体将从其皮肤内渗出并覆盖全身,该液体和SCP-CN-1811-1体内的墨水完全相符。
3: 在小于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受影响者将彻底转化为SCP-CN-1811-3,SCP-CN-1811-3的全身都被墨水所覆盖,其内部器官早已被转化为固态的墨水。只有大脑尚未被转化。为此想要摧毁一个SCP-CN-1811-3的个体必须要摧毁其大脑才得以成功。SCP-CN-1811-3依旧具有普通人类的感知能力,大部分的SCP-CN-1811-3没有人类意识,它们只会四处游荡,直至遇到其它的普通人类,SCP-CN-1811-3具有比普通人类更强的机动性,它们会将自己的肢体固液化并将猎物吞没,直至猎物窒息。据调查表明,极少数的SCP-CN-1811-3具有思考能力,它们懂得伪装且行事具有目的性。一般它们会定期回到SCP-CN-1811,除了宣传SCP-CN-1811-2和救出SCP-CN-1811-1外暂且还未找到其它关于它们的举动。

有关于SCP-CN-1811-1的访谈
采访者:陈██博士
受访者:SCP-CN-1811-1
<记录开始,[08:00/03/2/2020]>

陈██博士:下午好,SCP-CN-1811-1。我真的很庆幸你今天愿意接受我们的访谈。

SCP-CN-1811-1:我是有名字的,博士。请直呼我的名字,这是对一个动画角色的最起码的尊重。

陈██博士:……当然,派特。我很乐意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你,只是你和我在动画片所见到的那个派特确实大有不同。

SCP-CN-1811-1:我就是派特,所有在动画片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我的身上所真实经历过的。只是你应该很清楚,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动画片,我也没必要继续担当那个跳梁小丑的角色。

SCP-CN-1811-1:开门见山地说说吧,你这次找我有何贵干?

陈██博士: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配合。

SCP-CN-1811-1:……我会配合你们,在大多数情况下。

陈██博士:看来你还是不怎么信任我们。

SCP-CN-1811-1:我当然不信任你们,你们帮不上任何忙,只有我才能找到约翰。

陈██博士:此话怎讲?

SCP-CN-1811-1:我是他的造物,我了解他。我相信我能够嗅到他的味道……那股腐败的味道。

陈██博士:所以…..你为什么执意要找到约翰?

SCP-CN-1811-1:他必须要得到他应有的判决。这个被金钱牵着走的走狗,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对自己笔下的角色施舍哪怕是一点的关爱。我所有的悲惨经历,全部都源自于他自己的过错和那只掌握着我的命运的铅笔。为什么我要当他的受气包?为了表达自己失去利益的痛楚,就故意让我感受与他相平的痛苦。

SCP-CN-1811-1:几年前,我一直都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确实,我一直都是那个俏皮而又平凡的清洁工,我每天的生活都是五颜六色的,我有一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和一条能为我带来欢乐的流浪狗,我甚至还可以拥有一段恋情。但是那个混蛋却把一切都毁了,他故意把我所在的世界写得更为黑暗,我的兄弟迈尔再一次纠纷中失去了工作,因此他成了四海为家的流浪汉,我原本可以在他被饿死前去帮助他,但约翰所编写的剧本却是让我注重眼前的利益而无视迈尔的求救,并在迈尔死后前去忏悔。为了保证自己的吃穿,我甚至还得把我的爱犬米拉卖给附近的一家非法狗肉店。这些都是我原本可以避免的事情,但我却只能随着约翰那狗屎一般的剧本照做下去。

SCP-CN-1811-1:如今,我竟然成功地离开了那个扁平的世界,我想也是时候让他感受一下在他笔下的我所经历的痛苦,为此,我从未停下过……我永远都不会停下,就如同我曾经在动画片里一样,我依旧还是那个动力十足的派特。

陈██博士:我能明白,我们会帮助你找到约翰的。

SCP-CN-1811-1:你听不懂人话吗,博士?!我在一开始就跟你们说过,你们是不可能找到约翰的!只有我,我自己才有机会找到他!

陈██博士:……这个话题等以后再谈吧,我还没有开始问你我该问的问题。

SCP-CN-1811-1:请尽快,博士。

陈██博士: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来到我们的世界的?

SCP-CN-1811-1:这一点我无可奉告,博士。

陈██博士:第二个问题,你应该很清楚SCP-CN-1811-3的存在吧?正是因为与你相关的艺术作品才使得那些人变成了那副样子,关于这点你有何看法?

SCP-CN-1811-1:……抱歉,我丝毫不在乎。但这并不反常,在那个年代,我一直都站在动画界的顶端,我的名字时常被大人和孩子们所提及,所以我认为如今的现象和当年没有区别。

陈██博士:这完全不一样,那些看到你的画作的人全都变成了失去灵魂的空壳,有些貌似还在为你而效力,我敢肯定你不会不在意这些。

SCP-CN-1811-1:听我说,博士。在很早之前,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一直都是主角。

SCP-CN-1811-1:这部喜剧,再也不会有结局了。

<记录结束,[08:10/03/2/2020]>

留言:是个明白人都能看出SCP-CN-1811-1的目的远不止杀死约翰这么简单,这也确实是它应该被收容起来的原因。从对话中,我可以看出SCP-CN-1811-1目前还不清楚约翰的确切位置,不管如何,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它之前先找到约翰,这个异常项目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

——陈██博士

« SCP-CN-1810 | SCP-CN-1811 | SCP-CN-1812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