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13
评分: +34+x

来自监督者议会


文件调遣须知


本文档存在大量模因抹杀触媒及信息危害,且存在一系列有关仪式、神秘学的信息内容。本文档内记叙内容泄露可能造成SL级事件“翻卷世界”事件。本文仅限拥有权限人员阅读,如未确保自身所拥有权限,请勿打开本文档。

请确认你所拥有的权限:#“填海”

您的登陆信息已上传至基金会数据库


项目编号:SCP-CN-1813 4/1813级
项目等级:Euclid 机密

panorama-2098812_960_720.jpg

SCP-CN-1813被发现的海滩附近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813所在海域现已被封锁。一切有关项目的信息均被列为4级机密,有关文件的阅读权限发布需在拥有4级权限的前提下通过HMCL部门的权限认定。对任何涉及项目的影像和文字记叙应统一交由项目负责组处理,在留好备份后销毁。所有的访问均需在两名HMCL人员陪同下进行。

任何情况下都应尽量避免SCP-CN-1813受到损耗和伤害,对SCP-CN-1813-2的交流工作由Naxurt博士负责。由于项目所造成的一系列事件影响,现由MTF-甲子-54“清淤者”负责收容地点的巡视和可疑人员的调查。如发现任何试图对项目进行捕捉的组织、团体或个人应立刻进行抓捕及审讯。

现已在项目收容地配备以下设施,以配合收容工作:

已建立设施 设施作用
认识阻碍施加装置 避免SCP-CN-1813暴露在大众视野中。分别放置在收容地外部的四处角落,由四处民居作为掩盖设施。设施的布置按照Ru-4协定进行,以确保设施运行正常。目前已派遣基金会员工负责在民居周围伪装为当地居民。
屏障帷幕设施 检测是否存在非授权人员靠近及进出收容区域的情况。被安置在收容地外沿。屏障帷幕设施被连接至项目收容部,以保证工作的统一有效进行。
Mh术式触发器,包括联动装置 防止SCP-CN-1813-2脱离收容范围。术式触发器被安置于收容地的各处角落,围绕收容地中心点排放,笼罩范围应小于认识阻碍施加装置。
一座项目收容临时站点 组织开展关于项目的各项收容工作。由Naxurt博士作为项目收容小组组长。临时收容站点内配备有多名研究人员和多支机动特遣队。站点上层被伪装为一座小型化工厂。
多艘小型快艇和直升机 负责对项目进行跟踪调查,必要时可对收容地突发状况进行处理。设备的调控受项目收容小组统一调遣。如发现任何可疑情况,应立刻对其进行调查和处理。
一座小型天文台 [权限不足]

Ru协定为一系列有效保证设施稳定运行的措施或者仪式,此处选用该协定的第4板块,即Ru-4协定。一切标明按Ru-4协定排布的设施均需围绕作用物体,呈正方形排列。于该项目中,在排布之后应由项目负责组对其进行术式施加,并每两周检查一次术式完整度。

Mh协定为一系列阻止小型生命体活动的仪式,通过术式产生的干扰,能有效防止小型生命体脱离控制活动范围。此处选用该协定的第7板块,即Mh-7协定。Mh协定产生的效果取决于设施的多少及其排列方式。协定相关术式的附加应由项目负责组进行,并每一周检查一次术式完整度。

所有的收容设施均由MTF-大吉-44“庄子”负责维护和抢修,该机动特遣队由项目收容小组统一进行管理。对于项目的已出现或可能出现的流传消息的掩盖由MTF-大吉-23“郑子”全权负责。由于和SCP-CN-1813-2的沟通尚在进行,一切收容措施应尽量采取尽量温和的方式。如SCP-CN-1813-2出现异常状况应确保异常安全的同时尽量减少被暴露可能性。

禁止一切与项目有关的实验。

描述:SCP-CN-1813-1为一艘外表高度破旧的木质小舟。项目是否存在实体仍存在争议,目前认可的观点为:项目不具有一般意义的体积,但生物仍能通过触觉感知其存在。项目目前长时间漂浮于东海海岸附近的██地区,且通常出现在无人分布的地点。目前推测项目至少自公元前2000年存在至今,由于时间过于久远,有关项目的可能的文字记录的搜索变得十分困难。在对当地居民的调查中显示,项目曾频繁出现在大规模极端天气爆发时间点,并在后来大型海运及捕鱼规模扩大后出现频率出现明显的下降。

项目被收容过程中曾多次出现人员情绪失控及意识模糊等情况,无法具体推测出该情况于项目本身所存在的关系。在试图靠近SCP-CN-1813-1的过程中,SCP-CN-1813-2通常会采取措施试图阻止靠近。项目不具备可视动力源,但仍可以在无外力作用下运动。项目的运动通常是无规律的,且每次出现时间长短也同样无法确定。

唯一一例成功到达SCP-CN-1813-1内部的情况显示,当人类到达其内部时会导致该人类出现类似于溺水的症状,并持续急促呼吸。此时该人类已出现意识模糊等症状,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有效回应。在被移出后,该人类会表现出对周边人类和水的莫名恐惧。在该人类死亡后对其进行解剖的过程中发现,该人员虽然没有实际出现溺水,但其肺腔中仍存在大量不明液体。

目前已发现SCP-CN-1813-1内部存在有以下物品,物品均不可移动且不应试图被移动:

  • 一柄木桨,从中部断裂,断口粗糙。末尾带有血印。被卡在船体的裂缝中。
  • 一件粗麻制成的衣物,表面沾有血迹。同时在其口袋中发现有一个圆形的玉佩。
  • 一小堆未知鸟类的羽毛及绒毛,被以未知方式固定在内部。表面保持干燥。

SCP-CN-1813-2表现为一只小型鸟类。通过观察发现其体型较小,并拥有白喙及红爪等明显特征。目前无法准确测量具体数据。在出现之后,项目会因不明原因持续拾取石子、树枝等小型物体,值得注意的是,项目似乎会尽量避免拾取经人类加工过的物体。在对物体进行拾取后,项目会将其丢入SCP-CN-1813-1活动的海域,在进行投掷后继续拾取,如此反复进行。该状况的维持时间一般约为9个小时,在此之后,项目会以未知方式消失,直到下一次出现。目前任何试图对项目去向和来源的调查和捕捉都陷入困境,无法获取进一步有效信息。

如在一般意义上杀死SCP-CN-1813-2后,项目会自分解为一系列生物组织,并从其中出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的生长。在生长过程中,项目会分裂为多个个体,并最终生长为多个类项目个体,而只有其中一个个体能最终发育完全,成为新的SCP-CN-1813-2。其余的未完全发育的个体则会在存在个体发育完全后死亡,并迅速腐烂。通过对其生长过程中的观察,项目研究组推测SCP-CN-1813-2曾接受一定程度的欲肉教的生物改造。

SCP-CN-1813-2存在明显的智慧,并能熟练使用普通话与人类进行交流,包括书写和发音。目前未发现项目体内存在的异常器官,无法得知项目发音的具体方式。项目通常愿意配合基金会调查,并对基金会人员通常持友善态度。在与项目的交流过程中发现,项目对自身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并有记忆模糊加重的趋势。在与项目交谈的过程中,项目自称为:“女娃”,并宣称自己死于一场海难。目前发现项目似乎不需要通过进食维持自身生命活动,而仅仅需要定时饮水。

通过对于项目活动轨迹的记录发现,SCP-CN-1813-2的出现和活动总是在SCP-CN-1813-1的附近进行。有证据显示,SCP-CN-1813-2长时间维持将物品投掷入海洋中这一过程。在于其的交流过程中,项目似乎不愿意透露更多有关该举动的目的。

当项目出现于夜间时,可肉眼观测到例如:星空变亮、恒星高速闪烁等一系列明显的异常现象。该现象目前仅发现可在项目活动范围内,也就是收容区域内观测到。其余的观测点尚在调查中。目前仍未明确该现象与项目之间的具体联系。

附录:

附录.CN-1813-α
文字记录
#发现过程


<记录开始>


SCP-CN-1813-1:

SCP-CN-1813-1最早被发现于2016年6月上旬。当时基金会人员处理关于"海上出现不明船只"的相关调查,后发现项目。发现时项目正从远海向近海岸处行进,后基金会人员试图抓捕项目时,项目突然加速并穿过基金会船只群。在脱离基金会船只对其可控范围后,项目开始减速。

基金会人员跟随项目到达岸边,并试图靠近项目。在该过程中,大量鸟类靠近项目并试图阻止基金会人员靠近。该过程持续长达11分钟,后MTF-瞬息-12“彼岸花”队员-4接近项目,并到达项目内部。此也是目前唯一一例成功到达项目内部的实例。在此之后,队员-4便大声求救,时间长达7分钟。其余基金会人员由于受到未知原因未发现队员-4处于危险状态,而是继续驱赶鸟群。

直到鸟群被驱散后,基金会人员方才发现队员-4的呼救。而在接近过程中,队员-4已经跌入水中。在经过紧急治疗后,队员-4被立刻转移至最近的医疗站点进行治疗。而后SCP-CN-1813-1已加速驶向外海,并在2分钟内消失在视线中。

该过程中,基金会没有捕捉到任何有关SCP-CN-1813-1的图像。

SCP-CN-1813-2:

SCP-CN-1813-2被发现于-1被发现后的第二个月。

在基金会人员试图收容SCP-CN-1813-1的过程中,SCP-CN-1813-2出现并试图阻挠基金会人员收容,在阻止无果后,项目转而试图与基金会人员进行交流。在短暂的交流后,SCP-CN-1813-2放弃继续阻止基金会收容工作,而是停滞在一旁长达3小时。

在认识阻碍施加设施和屏障帷幕设施建设完毕后,SCP-CN-1813-2与基金会人员继续进行交流。在此之后,SCP-CN-1813-2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直到第二天出现。基金会人员于第二天正式确认SCP-CN-1813-2的存在,并将其编入数据库中。在发现及收容期间,SCP-CN-1813-2维持着对基金会的友好态度,尚不明确其意图。

在项目被发现后的第三天,多名负责SCP-CN-1813的基金会人员出现异常的无力、胸闷,并伴有持续性的口渴等症状。同时发现,在项目被发现后的第五天,两名人员溺死,尸检发现其生前无挣扎的痕迹。

项目被发现第七天被纳入收容。

后续:

于设施完全建立的第二周,发现收容地上空的异常现象。


<记录结束>

附录.CN-1813-β
文字记录
#访谈记录


受访人:SCP-CN-1813-2

采访人:Nikolaj Kopernik博士

前言:在一次与项目进行接触的行动中,SCP-CN-1813-2主动靠近基金会的船只,并于栏杆上停留直到其被带入船只内部。后在船上接受Nikolaj Kopernik博士谈话,完成此次访谈。


<记录开始>

Nikolaj Kopernik博士:你好。

SCP-CN-1813-2:你好。我认识你,在很久之前。

Nikolaj Kopernik博士:是么,你叫什么?

SCP-CN-1813-2:我叫女娃,在很久之前便去世了。我死于溺水。

Nikolaj Kopernik博士:嗯,那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吗?

SCP-CN-1813-2:我知道的,我已经变成了一只鸟,一只被岸边的人称为精卫的鸟。

Nikolaj Kopernik博士:你对现在的情况有什么想法?抱歉,我不是想说,

打断。

SCP-CN-1813-2:这我已经想通了。我已经记不清以前的事了,我只有不断重复现在的生活。

Nikolaj Kopernik博士:为什么?

沉默。

Nikolaj Kopernik博士:那我换一个问题,你的亲人呢?

SCP-CN-1813-2:他们不见了。我也不清楚他们去哪了。我已经记不清过去的事了。

Nikolaj Kopernik博士:也许有些冒犯,但我想问你,你觉得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SCP-CN-1813-2:一个代表,象征。我不想多说了。

<记录结束>


后记:结束访谈后,SCP-CN-1813-2从窗户飞出,后迅速消失在视野中。当天未再次发现SCP-CN-1813-2的踪迹。


《 已检测到您所拥有的“望海”权限,以下内容为您开放。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