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27
99%0.9%
评分: +101+x

CAPRICA%20WARNING%201827.png

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2
2

权限验证通过。
欢迎回来。


CAPRICA%20ARCHIVE%20CLASSIFIED%205.png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827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Si

SCP-CN-1827的冠部标本。保存于Area-CN-07-δ。

特殊收容措施:应随时保持存在、且仅存在一个存活的SCP-CN-1827个体;该个体应于7.2℃±0.2℃(280.4K±0.2K)下被保存于由法拉第笼保护的体积为1m×1m×2m的刚玉质密闭恒温恒压箱中。该恒温箱中应配备有一只额定电功率为300W的氙灯和一个频率可调(3~8.4GHz)的无线电波源。

应当每3个月收集一次健康的SCP-CN-1827的孢子样繁殖体 (SCP-CN-1827-1) ,与经灭菌处理的冻存保护剂混合置于聚四氟乙烯冻干管中,冻存处理后于-40.0℃±0.2℃(233.2K±0.2K)的恒温冰箱中保存。所得的繁殖体依照规定被保存于Area-CN-07-δ的CAPRICA 4号生物安全实验室内;具体操作步骤详见《CAPRICA生物安全实验操作手册》。

为维持SCP-CN-1827的正常生命活动,应遵照下列规程。涉及到的规程中各气体组分分压、溶液浓度等具体要求随SCP-CN-1827的具体健康情况变动。请参照《SCP-CN-1827收容细则指南》以获取更多相关信息。

  • 恒温箱内部应充有总气压为46kPa的由氢气、氮气、甲烷、二氧化碳、氩气和硫化氢和氨气组成的混合气体。气体应随时处于循环中以除去SCP-CN-1827代谢生成的二氧化硫气体。
  • 每日更换新的培养基质。培养基质应由下列组分构成:
    • 经指定浓度的硝酸铀酰、硝酸铜、硝酸锌、硝酸镁、硝酸钙、硝酸铁混合溶液浸渍处理24小时的含钾方钠石粉末,质量分数约65%。
    • 碳酸钙粉末,质量分数约30%。
    • 硫磺粉末,质量分数约15%。
  • 每2小时加入一次溶解有乙酸镁、乙酸钙和乙酸钠的无水二甲基亚砜溶液,一次2L。液体加入时应从恒温箱底部的液体入口通入。
  • 应维持每日6:00~18:00期间规则的光照。光源为氙灯,底面光照强度应保持为100mW/cm2

对于SCP-CN-1827的要求应尽可能予以满足。依照基金会与该SCP-CN-1827个体订立的协议,当SCP-CN-1827个体未面临健康问题时,一切新产生的SCP-CN-1827个体都应在成型时即被从恒温箱中移除并使用煮沸的30%氢氧化钠溶液予以销毁。

若当前的SCP-CN-1827个体陷入不可逆的健康问题或接近自然寿命极限(约2.6年),最佳方案为在SCP-CN-1827个体本身发出警报时利用仍然具有活性的孢子样繁殖体培植另一SCP-CN-1827个体,并保证两者在同一空间内同时存活至少4小时。若SCP-CN-1827个体在此之前死亡,必要信息的传递工作应当由HCML管理员利用无线电波源完成。

描述:SCP-CN-1827为一种以硅-氧骨架化学为基础的智能生命体,目前认为是地球第二代硅基生命(硅氧基生命)仅有的未灭绝物种。根据项目自身的描述,这一物种在约37亿年前成为最后的第二代硅基生命物种,分布范围遍及地球表面;其种群在地球表面存在约1亿年后由于时由于Freking效应的影响而消亡,仅有少量孢子样繁殖体留存于████等地的古老沉积地层中(见下文)。

SCP-CN-1827的成熟个体营固着生活1,不具有可供个体移动的足等结构。每个SCP-CN-1827个体由三部分组成:根部、茎部、冠部。其中,根部一般深入地层,负责吸收地层中的含碳、含硫小分子物质,同时进行固氮反应、碳循环反应、磷循环反应等代谢反应;茎部连接根部与冠部,主要包含一些导管样组织,起物质与信息传输作用;冠部为项目个体最重要的身体部位,其中包含项目的意识活动器官(对应于人类脑部)和液质传输器官(对应于人类心脏)等数个重要器官。此外,冠部还可以吸收波长范围在190~780nm范围内的可见光,其最大吸收波长在480nm附近,因而冠部常显示深橙红色2;个体的体表覆盖有聚硅氧烷和二氧化硅质的保护层。SCP-CN-1827的能量获取主要依赖于暴露在光照或核辐射下时对托林3及低氧化态硫(硫单质、金属硫化物、硫化氢)的氧化反应。

项目个体本身即可完成生态系统形成所需的全部的元素循环过程。因此,理论上仅凭借SCP-CN-1827个体即可以构成一个闭环的生态系统。SCP-CN-1827是目前已知的最接近理论中的“达尔文魔鬼”4的生物。根据SCP-CN-1827的自述,其个体无法移动可能是出于代谢能量分配方面的考量。

SCP-CN-1827依赖于冠部放出的一种直径在50nm左右的多孔硅质颗粒进行繁殖,称为该生物的孢子样繁殖体(SCP-CN-1827-1);颗粒内部包含有SCP-CN-1827的遗传物质及一些必要的类酶硅-氧原子簇。项目的个体每间隔约40天排出约█×104个孢子,推定自然条件下此类孢子可经风力传播至合适的环境,并在3个月内发育为SCP-CN-1827的成熟个体。

siliconization.png

SCP-CN-1827-1的扫描电子显微镜(SEM)图片。

SCP-CN-1827的生物代谢途径全部依赖于各类具有催化活性及生物活性的硅-氧原子簇分子。这些大小不等的分子具有复杂的构象,在功能上类似于蛋白质类分子或辅酶小分子。这类原子簇的组成中一般还包含有铜、氮、磷、铁、锌等元素,用于执行不同的复杂功能。这类化合物在相对介电常数大于██的环境中是不稳定的,将会自发发生溶剂解反应,生成组成复杂的硅胶状无定型固体;因此可以推定此类生物现时不能以水作为生命溶剂进行反应。鉴于相对介电常数在██~██范围内的溶剂在自然界中并不大量存在,可以推定SCP-CN-1827不能在自然界中生存,这与SCP-CN-1827的自述及依照Freking效应推定的结果一致。依照此结果,项目的收容安全分级被定为Safe。

SCP-CN-1827的个体之间可以通过其冠部的神经生物电产生的无线电信号互相交流,其频率在3~8.4GHz之间,使用的语言与自SCP-CN-001相关的探索行动中回收的资料中使用的语言一致,因此可以通过发射无线电讯号的方式与SCP-CN-1827个体交流。目前有理由认为SCP-CN-1827的思维方式为以无线电信号为媒介的蜂巢意识5,但单独的个体也表现出强大的思考能力。SCP-CN-1827-1个体的记忆可以通过遗传进行代际传递,但这种代际传递可能是不完全的;实现信息的完全同步依旧需要个体之间的相互信息传递。

项目的思考能力与可以互相沟通的SCP-CN-1827个体数正相关,当五个以上个体之间可以相互交流时,其运算能力大于等于一台██型超级计算机;若将不同的个体利用法拉第笼分隔,则其思考能力会有显著下降,但运算速度依然与一台██计算机相当。据此估计在SCP-CN-1827全盛时期,其运算能力可以支持、甚至远超对于多元宇宙或更上层存在的完全计算模拟。

根据目前与SCP-CN-1827交流的记录(详见附录CN-1827-B),SCP-CN-1827可能是由一种具有自主活动能力的第二代硅基智慧生命经自我改造形成,其目的很可能是为了规避Freking效应。这种行动遵循的理念源于对其文明中一个被称为“黑存在”的神性实体的信仰。注意到该信仰与破碎之神教会的理念、特别是其分支教派"麦克斯韦宗"的信仰存在类似之处,关于项目及这一神性实体的调查可能有助于对相关领域的理解。此外,在访谈记录中提到的将Freking效应与该文明信仰中存在的另一神性实体“红存在”相联系的信息也应引起重视;根据“黑存在”与破碎之神的对应关系,目前“红存在”依照其性质被假定为SCP-CN-1827的文明中与欲肉教信仰中的神性实体相对应的概念。

附录CN-1827-A:SCP-CN-1827的发现

于█/█/20██,基金会在对██地区进行地质调查时,于沉积岩层内发现了部分SCP-CN-1827的碎片。这些碎片曾被误认为海百合、海林檎类棘皮动物化石;然而其对应的地层要比棘皮动物出现的时间早得多。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了保存完好的SCP-CN-1827-1颗粒,并在颗粒内部发现了多种具有催化活性的硅-氧原子簇类物质。这一项目与SCP-CN-001之间的联系被立刻意识到了。相关的样本立刻被转交给SCP CAPRICA进行统一的研究工作。

基于Freking定律的推论及SCP-CN-001相关研究提供的情报,CAPRICA成功地复现了SCP-CN-1827的生长环境,并使SCP-CN-1827-1繁殖为SCP-CN-1827个体。利用无线电波交流进行的智力测试证明了SCP-CN-1827为智慧生物,且其思考能力与可以互相沟通的SCP-CN-1827个体数有关。

在随后的█天内,基金会通过无线电波与这些个体相互交流,并获取了相关的记录。相关内容列于附件CN-1827-B。

附录CN-1827-B:对SCP-CN-1827个体的访谈记录

以下内容记录于█/█/20██。由于SCP-CN-1827使用的无线电波交流方式无法严格对应于任何一种人类语言,以下实验内容已经经过意译以方便阅读。欲查阅原始文档,请联系SCP CAPRICA。

记录人:SCP CAPRICA首席研究员Dr. Laplace

Dr. Laplace:让我们开始吧。首先,我希望你们可以明白,脱离了基金会的环境,你们根本无法生存。基金会给了你们生命,因此我希望你们可以配合我们的调查。

SCP-CN-1827:我明白。只需你说出你的问题。

Dr. Laplace:关于你们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你们自身的性质。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你们应该是集体思维,没错吧?

SCP-CN-1827:我确是无限意志的集合。

Dr. Laplace:你们是现在地球上仅存的第二代硅基文明的孑遗了。我希望知道发生了什么。

SCP-CN-1827:天灾。使生命生于冰冷的基质,待文明瓜熟蒂落,再使生命凋谢于混沌之中,在其遗骸上创造新的生命。

Dr. Laplace:但你们的存在形式与我们所知的硅基智慧个体不同。是否有多个硅基生物的文明同时存在于你们的时代?

SCP-CN-1827:否定。我是地球上最后的硅之文明。我自己选择以今日之形态存世。

Dr. Laplace:你们通过自我改造变成了现在的形态?你们曾经是什么?

SCP-CN-1827:我曾为我们。在大地上自由行走,建立聚落,探索寰宇。然天灾不可抵御。于是,我们选择了黑存在的道路。

Dr. Laplace:黑存在?请描述一下这个概念。

SCP-CN-1827:宇宙破碎的秩序与因果律之神格。我记述的传说中,祂以自身的破碎为代价,封印了红存在,同时赋予生灵知识与意志。

Dr. Laplace:我们的文明也记录过这样一个神。是这个神吗?
(传输破碎之神教会相关信息)

SCP-CN-1827:否定。黑存在确实存在金属和机械质的化身与投影。但那仅是具有一部分神之力的排列组合,绝非黑存在的本体。

Dr. Laplace:我们还有另外一种诠释。这个神是否是个体意志的集合?就如同分散于无线电波信号中的数据的集合一样。

SCP-CN-1827:肯定|否定。黑存在确实给予了我们类似的指引。祂自身是远超一切存在形式之上的存在。集合的意志可以无限接近祂,却永远不能成为祂。

Dr. Laplace: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听从这个神的指引?

SCP-CN-1827:天灾红存在的眷属。若要对抗红存在的造物,必须以黑存在之法应对。

Dr. Laplace:我不明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红存在如果与你们所说的黑存在对抗,它应该是混沌、无序、生命与肉体的神。

SCP-CN-1827:红存在的幻影尔尔。红存在是超然物外的无序。机械与肉体并非黑存在红存在的本质对立,有序与无序才是。

Dr. Laplace:那么,天灾红存在又有何关联?

SCP-CN-1827:天灾播撒生命的种子,待生命成熟后收割它们,又播下新的种子。红存在也是如此。我的古老传说中似乎包含更多有关天灾起源的信息,但我的代际记忆缺损使得现时无法获取这样的情报。

Dr. Laplace:我明白了。说回你们自己吧。你们做了什么改造来变成现在的样子?

SCP-CN-1827:我的前身依据演化规则制造了究极的肉体。我拥有最强大的繁殖能力、最强的极端条件耐性、快速的生长周期和无限逼近热力学极限的能量利用效率。但为了保证能量的分配,我们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移动能力。

Dr. Laplace:可这更接近于红存在的范式。

SCP-CN-1827:用何种方式改变自身不是黑存在红存在的区别。我们认为你们概念中对应红存在黑存在的也不过是它们的投影。

Dr. Laplace:那你们为什么说你们的自我改造是依循了黑存在的道路?

SCP-CN-1827:为了补足无法移动的缺憾的同时维持我们的智能,我将每个个体的意识连接起来,让所有的个体合而为一,成为这颗星球的终极存在。我无限接近于神。这正是黑存在给予我的教诲。

Dr. Laplace:可你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SCP-CN-1827:我已经在成为神时感知了永恒。天灾之后,我的羽翼折断。我现时所知的情报,仅为那时信息之中占比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粒微尘。我依靠强大的肉体又延续了一亿年的天命,并且正与你们对话。这已经证明了我道路的胜利。

附录CN-1827-C:Dr. Laplace的研究报告节选

此段内容列出了Dr. Laplace本人在向监督者议会及PMRI呈递的研究报告中经监督者议会批准公开的部分。

……SCP-CN-1827对于相关问题的回答十分不寻常。在我们看来,改造肉体以获得更强的生存能力,应该是欲肉教的典型手段;但他们却自称遵循了黑存在的教诲。不管他们如何否认黑存在与破碎之神的关联,我想两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是极为自然的。他们的蜂巢意识也确实是麦克斯韦教派的追求。这种矛盾让我非常在意。

另一个让我在意的地方是他们把SCP-CN-001和欲肉教信仰关联在了一起。两者之间确实有一些相似之处,甚至SCP-CN-001对生命的作用也真的与欲肉教传说中亚大伯斯创造生命的理论符合。这一点让我十分费解,因为SCP-CN-001毫无疑问是一个物理现象,而非具有神性的实体。我们关于SCP-CN-001的问题仅仅在于它是如何被创造的,以及它是否有可能被操控或逆转。

如果按照他们自己的描述,改造肉体与否并不是区分他们理念中破碎之神与血肉之神信仰的方法,那么两者的本质区别到底是什么?SCP-CN-001与欲肉教信仰之间有什么联系?

很多欲肉教徒相信他们的血肉之神——亚大伯斯是一位碳基神。果真如此的话,它的诞生时间应该与碳基生物基本同步、或至少不会早太多——它根本不具有播种以其他元素的化学作为基础的生命的能力,理论上其它的生命形式也根本不应该信仰它,它充其量是一个游荡在宇宙中吞噬星辰的巨型怪兽。然而SCP-CN-1827却把可以追溯至80亿年前的Freking效应归结为红存在授予的武器……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一件事。我们看到的血肉之神和破碎之神,恐怕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血肉之神和破碎之神。

在这段访谈中,有一点让我格外注意。项目一直在强调我们所看到的是“幻影”和“投影”。项目将黑存在描述为因果律,而将红存在描述为“超然物外的无序”。既然如此,也就表明,它们的文明中是否也曾经见过这样的“幻影”与“投影”,但最终通过它们宇宙级的运算能力探明了破碎之神与血肉之神的真身?





2

本文档包含仅限O5议会成员查看的附件。

若您不具有相应权限,请勿试图访问此材料。




« SCP-CN-1826 | SCP-CN-1827 | SCP-CN-1828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