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34
评分: +26+x

欢迎您,主管


检测到您的4/1834级权限,本文档中隐藏/黑条遮蔽的敏感内容已为您显示并使用红色字体标出


项目编号:SCP-CN-1834

暂定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虽然根据MTF-Sigma-3(“书志学家”)提供的情报,SCP-CN-1834可能与蛇之手成员“收藏家”有关,但目前没有肯定的证据能证明SCP-CN-1834的本质是一类未被基金会发现的异常事件、或是Site-CN-34内部已收容异常导致的事件、亦或是一次其它组织的袭击。故不能肯定SCP-CN-1834是否会再次发生,以及其发生频率和场合。当前等级根据此次事件引发的影响暂定,不排除在明确了其本质后降低项目等级的可能。

“帷幕染火”VK-RED级警报拉响,对SCP-CN-1834相关事件的掩盖是当前基金会全体闲置人员的第一优先要务。目前对所有员工开放与GOC、地平线倡议会等常态维护组织成员的合作权限。目前为维持帷幕状态,有必要与所有常态主义同行组织进行合作,同时需要特别注意此次事件中出现的蛇之手与混沌分裂者

虽然GOC以联合国的名义用一个国际反恐组织的身份介入此事件后,常态世界普遍认定这是一起极端民族主义份子进行的恐怖袭击,这导致了中国政府乃至全世界对此事的高度关注,因此基金会与同行组织的行动必须谨慎。由于事发时情况紧急,异常遗留痕迹清理并不彻底,大量可能揭示异常存在从而危及帷幕的信息正在中国政府的官方调查团中和网络上流传。值得注意的是,以异常十九处为首的官方组织和以观谬维基1为首的民间组织似乎已经觉察到了帷幕的存在。

描述:SCP-CN-1834是于2020年7月12日的19:43:13发生在Site-CN-34的一系列异常事件。此事件发生后,Site-CN-34被摧毁,站点内发生巨大异常性变化,所有站点人员于这一秒死亡受到致命伤。该站点内所收容的异常项目除了一个异常实体疑似SCP-CN-601外均消失。由于GOC和SCP基金会为掩饰异常痕迹对Site-CN-34进行了二次破坏,目前对该站点的探索已无意义。

根据实时上传的监控资料显示,直到2020年7月12日 19:43:12,Site-CN-34一切正常,所有人员都正在进行本职工作。任何楼层没有任何异常人员或异常状况。

2020年7月12日 19:43:13,Site-CN-34中所有摄像头被摧毁。同时顶楼发生了剧烈爆炸,事后通过第三方的影视资料鉴定,此次爆炸只可能是由Site-CN-34内部职员主动使用大量军用武器、破坏性奇术、人为导致失控的斯博兰顿现实稳定锚在同一时刻混合引爆导致的剧烈爆炸。此次爆炸总当量数据不足无法估计,立刻摧毁了34号站点的34至17楼,爆炸产生的大量高速碎片击中了共计34栋平民建筑,在经过SCP基金会和GOC的合力掩盖之后,当前中国政府公布的官方伤亡统计数据为1368人。

于此同时,Site-CN-34在这一秒对中国分部总指挥部Site-CN-01发送了364981封紧急求救邮件,对基金会总指挥部Site-17发送了167940封紧急呼叫,对O5议会发送了5497次最高通讯申请。网络管理程序GREEN-KEEPER.aic发现了这一异常数量的通讯,它将其判定为了一种恶意信息危害/攻击,并将Site-CN-34判定为来源。GREEN-KEEPER.aic紧急关闭了基金会主网络并启动了备用服务器,将主网络中所有来自34号站点的通讯锁定并删除,同时锁死了Site-CN-34的站点计算机。


作为建立于上海市中心的站点,Site-CN-34的爆炸严重波及了常态世界。大量围观群众在第一时间将此消息通过各种媒介在网络上进行传播,中国政府的急救人员也在接到消息后立刻前往现场。而此时由于来自Site-CN-34的大量紧急通信,基金会服务器出现卡顿,使得网络爬虫等应急措施未能及时对相关信息进行掩盖。当基金会服务器正常时,对此事件进行掩盖已不可能,数支机动特遣队立即出发前往现场对Site-CN-34进行信息回收与清理行动,以防进一步的帷幕破碎。

以下信息来自MTF-Lor-03(“收尾人”)、MTF-甲午-05(“光之种”)、MTF-Aer-01(“谁曾见到过风”)等18支陆续紧急抵达Site-CN-34的机动特遣队的探索记录。由于情况紧急,机动特遣队抵达后只能选择就地销毁大部分异常遗留痕迹,故只收集到了极少部分信息。

34L至27L在SCP-CN-1834发生后被彻底摧毁,无需探索。机动特遣队均选择从27L进入Site-CN-34从上至下经行探索与销毁任务。


 
 

26L在此事件发生后,楼层内出现大量堆积成堆被燃烧的文件、物资、可燃垃圾和站点人员。根据燃烧状态判断,起火时间不会早于19:43:13,所以当Lor-03赶到时,火堆中正在燃烧的站点人员应该大部分仍存活且保有运动与发声能力,#1834-A27证实了此推断,但火中没有任何人员进行求救。此层的墙壁上刻有大量抓痕与文字,但大量的文字与抓痕叠加在一起使得文字无法辨认,除了大量反复出现并被加粗的字母“H”。26L的电梯和楼梯都被电焊封锁,电梯和楼梯口的种种痕迹表面此处最近发生过交火。


 
 

25L至12L在此事件发生后,大量还未干涸的体液(主要是血液、精液和阴道分泌液)、人体残肢、器官与垃圾出现在这些楼层。残肢大都堆积成堆,垃圾主要是各种布制品与塑料制品。通过对所回收样本进行的DNA检测,可以推断这些体液和器官都来自Site-CN-34的职工,对残肢切口的法医学检测则表明所有切口都是在19时40分左右产生的,进一步的检测将时间精确到19时43分。同时在这些楼层发现了大量可能是情趣用品的物件,这些物件的形态与工作原理与常规情趣用品一致,但其工作时的功率显然超过正常人体的承受范围,以至Aer-01在初次报告时将其判断为某种武器。但根据这些物件和职工肢体上残留的痕迹判断,Site-CN-34的职工确实将这些物件当做情趣用品使用。此处的墙壁上常出现用血书写或用人体器官拼接而成的“For Love”。


 
 

11L至10L在此事件发生后,原有结构被彻底改变。大量障碍物、疑似战壕与疑似小型战堡的设施出现。SCP-CN-1834-1、SCP-CN-1834-2、血肉残骸、机械碎片、与武器(经过鉴定确实是武器)散落在此处。SCP-CN-1834-1明显集中于11L,而SCP-CN-1834-2明显集中10L。根据以上痕迹与来自7L的指挥室的信息可以推断,11L与10L曾是二者的战场。


 
 

9L至6L在此事件发生后,确信是被SCP-CN-1834-2进行了改造。大量SCP-CN-1834-2和经鉴定是用于对人体进行SCP-CN-1834-2化改造的机械出现,SCP-CN-1834-2可能具有社会性,通过衣着和机械义肢的形态可以判断个体有不同的社会职责,能明确辨认出的有清洁工、工人、领导者和士兵等职业。这些楼层极其整洁,各个房间均有明确的规划与作用,各处隐蔽铺设有大量用途不明的线路。


 
 

5L在此事件发生后,在#1834-B23中被命名为“Netsah”。大量被装裱的画作、雕塑与其它形式的艺术作品在此楼出现并被有序分类放置。这些作品几乎均为原创,没有署名,其风格包涵了该艺术形式的已知的所有风格和一些原创风格。整个楼层极其整洁,仅有数名疑似士兵的SCP-CN-1834-2在此出现。此楼安装有各种形式的防火、防水以及警报措施,这使得机动特遣队在此花费了大量时间用于回收和销毁


 
 

4L在此事件发生后,在#1834-B23中被命名为“Hod”。此层出现了大量放满了书本的书架,书架材质不明,疑似为某种金属。所有书本的内容被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取走后,没有任何文字,书本材质疑似为某种塑料,常规火焰或物理手段很难将其销毁。仅有数个疑似士兵的SCP-CN-1834-2在此楼被发现。根据此楼不同区域的灯光颜色,此楼被分为9个区域,每个区域的书本数经过估算基本一致。4L共计约有数万本书。


 
 

3L在此事件发生后,在#1834-B23中被命名为“Yesod”。出现的所有物品均有高度逆模因性质,18支机动特遣队中接受过逆模因相关训练的MTF-Mej-09(“记忆的尊严”)与MTF-甲子-21(“记录者”)在服用了携带的所有抗逆模因药物后,依然无法完全记忆4L中的详细内容,故以下信息可能有误。也因此出现了一些对同一物体的同一属性的多种不同的描述,不能肯定那种正确,故在此一并列出并使用下划线注明。具体相关事宜请咨询逆模因部。


 
 

2L在此事件发生后,在#1834-B23中被命名为“Makulth”。根据GOC所提供的影视资料,其装潢、格局类似于博物馆。其中出现大量玻璃展台,每个展台内放有一样物品,内附一张写有文字的纸片,可能是介绍展品用。


19:53:44,GOC抵达事发现场。对2L至-10L进行了彻底性破坏,销毁了大部分异常遗留痕迹。由于使用的奇术武器威力过大,为防止误伤,并未派遣人员进入过2L至-10L,故没有收集到这些楼层的过多信息。在确认基本无异常遗留痕迹后,基金会和GOC人员紧急撤离。

19:57:06,第一只非基金会/GOC方面人员的消防队抵达并封锁现场。大量官方媒体/自媒体的记者在随后数分钟内大量聚集。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中,中国政府拒绝了以联合国名义进行援助的GOC,并接管了Site-CN-34遗址。该遗址已被封锁。

由于清理行动清理了大部分异常遗留痕迹,再无法得知,Site-CN-34在2020年7月12日的19:43:13这一秒内所经历的一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