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61
评分: +32+x

项目编号:SCP-CN-1861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事件CN-1861-XIV发生后持续三年的观察中未发现SCP-CN-1861活动的迹象,推定项目已经无效化。为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基金会应对古生物相关的研究进行持续的资助,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动用部分收容物进行协助。

描述:SCP-CN-1861为一系列出现在LoI-CN-1861-1内的异常物体与异常事件的统称。该事件由一名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博物馆员工报告。

SCP-CN-1861-1为一个外貌与Christian Erich Hermann von Meyer2相似的异常人形个体。项目个体可以熟练使用德语、英语与拉丁语进行交流,同时,项目个体可以使用并不流利的中文进行交流,但是项目个体无法理解一些中文学术名词。项目个体会在SCP-CN-1861-2现象发生的同时出现,并会对受到SCP-CN-1861-2影响的个体表现出类似于“观察与思考”的行为。在提及与始祖鸟或鸟类起源的话题时,SCP-CN-1861-1会表现出类似于“兴奋”的情绪,并与提及该话题的人进行交流。迄今为止,SCP-CN-1861-1提出的要求包括:

  • 长期驻留在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内。(已批准)
  • 自由使用研究所内的研究设备。(已批准)
  •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参与对小型兽脚亚目恐龙的研究。(已批准)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907081814162.jpg

未出现异常效应的SCP-CN-1861-2-1与SCP-CN-1861-2-2个体

SCP-CN-1861-2为一种仅出现在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内,仅对部分小型兽脚亚目恐龙及早期鸟类的骨骼化石生效的异常现象。其异常性质为:在北京时间21时至次日4时,受到SCP-CN-1861-2影响的个体会离开保存其化石的石板与展柜并在场馆内以符合其本身生物力学规律的方式进行移动。该事件被记录为SCP-CN-1861-α。迄今为止,基金会共记录到4个标本共计5个个体受到异常影响,分别为圣贤孔子鸟标本(Confuciusornis sanctus,编号为SCP-CN-1861-2-1、SCP-CN-1861-2-2)、千禧中国鸟龙标本(Sinornithosaurus millenii,编号为SCP-CN-1861-2-3)、原始热河鸟标本(Jeholornis prima gen. et sp.,编号为SCP-CN-1861-2-4)、顾氏小盗龙标本(Microraptor gui,编号为SCP-CN-1861-2-5)。根据最初目击到该事件的博物馆员工描述,受影响个体表现出的形态“如同一堆正在行走的骨架”。同时,受影响个体在SCP-CN-1861-α期间呈现的外貌也会随着复原的进度发生变化。具体信息见实验记录Test-CN-1861-3与实验记录Test-CN-1861-4。SCP-CN-1861-2会攻击除SCP-CN-1861-1以外任何试图靠近的生物,站在距离SCP-CN-1861-1两米及以内的位置并不会遭到攻击。通过SCP-CN-1861-1以获得更多关于SCP-CN-1861-2信息的提案已被通过。

收容记录:

SCP-CN-1861的收容记录
作者:Site-CN-02生物异常调查部



SCP-CN-1861-1的首次被目击是在1925年,德国索伦霍芬市附近的数个采石场。目击者将项目个体描述为一名身着黑色正装,头戴礼帽的绅士。项目与部分工人进行了交流,并提出要进入工人的工作区域,遭到拒绝后离开。基金会德国分部对此进行了调查,项目被编号为SCP-██-DE,但没有得出结果。由于希特勒在1933年上台后对基金会的打压,调查被终止,保存于德国柏林的项目档案原件也在战火中被烧毁。随后的目击记录发生在1953年的Jura博物馆,目击者称项目个体在闭馆后出现在始祖鸟的标本前。当工作人员试图与其沟通时,项目个体向工作人员说出了几个地名后消失。由于此时正值冷战,基金会正艰难阻止双方将异常项目用于冲突,故并未对此信息做出反应。直到1993年,考古学家在对SCP-CN-1861-1提及的其中一个地点进行发掘并发现了印石板始祖鸟(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后,该情报才被重视。当时进行的搜索并未发现目标。

SCP-CN-1861-1个体再度出现是在1995年12月7日晚上22:56分,一名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遭到了活性化的SCP-CN-1861-2-1与SCP-CN-1861-2-2的攻击,被SCP-CN-1861-1个体所解救。根据该名工作人员的描述,SCP-CN-1861-1身着黑色燕尾服,头戴黑色礼帽,同时右手持握一根黑色拐杖。SCP-CN-1861-1使用并不流利的中文安慰该名工作人员并呼叫了急救车。基金会在医院的潜伏人员收到该消息后上报至基金会,基金会确认SCP-CN-1861-1为SCP-██-DE,并将残余卷宗全部移交至中国分部。而袭击工作人员的SCP-CN-1861-2-1与SCP-CN-1861-2-2个体被确定来自该馆收藏的一块保存了两只圣贤孔子鸟化石标本的石板。随后,基金会在GOI-████████(“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科学委员会”)的协调下与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合作进行了数次实验。


在实验Test-CN-1861-6与实验Test-CN-1861-12后,基金会批准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利用项目异常性质对部分小型兽脚亚目恐龙以及早期鸟类进行研究的提案。

在事件SCP-CN-1861-α-19960801期间,SCP-CN-1861-1突然表现出了焦躁的情绪。基金会人员与其沟通并试图对其进行安抚。记录仪记录下了如下对话:

(内容已翻译为中文)

SCP-CN-1861-1:北票,北票,我从未听说过的地名,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它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就像的旨意一样。

基金会人员: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SCP-CN-1861-1:小伙子,你听说过北票这个地名吗?

基金会人员:有点印象,那里有什么吗?

SCP-CN-1861-1:那里,那里有我的宝藏3。你们一定要去那里,一定要去。


进行沟通的基金会人员立刻将该消息上报至基金会,基金会Site-CN-05站点派出部分人员对辽宁省北票市进行了秘密布控。同月,一具产自北票四合屯的原始中华龙鸟化石标本被中国地质博物馆馆长季强获得。基金会将该消息通知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后,研究所立刻派出人员前往北票市进行发掘,相继发现了千禧中国鸟龙化石标本(1998年)、原始热河鸟标本(2002年)、顾氏小盗龙标本(2002年)等古生物的化石。其中部分化石被运送至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并利用SCP-CN-1861-2进行研究。

事件CN-1861-XIV发生在2003年的1月28日。在该次事件中,SCP-CN-1861-1与受到SCP-CN-1861-2的个体均表现出了未被记录的行为模式。由于SCP-CN-1861-1已被宣布无效化,因此本次事件中项目表现出的行为的出现原因并不明确。



在2003年1月28日的SCP-CN-1861-2事件结束后的三年内没有发生更多的SCP-CN-1861-2事件,也没有SCP-CN-1861-1个体的目击报告,推定项目已经无效化。



2004年1月1日

Site-CN-02历史档案研究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