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884
评分: +15+x

    • _
    %E6%8E%A5%E7%A7%8D%E6%A8%A1%E5%9B%A0%E5%9B%BE.png
    <银杏眼>模因植入完毕
      • _
      %E6%88%90%E5%83%8F.png

      异常项目主体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1884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884位于Site-CN-112负四层的II型密闭收容室内1
      负责监管该异常项目的工作人员应接种<银杏眼>模因以应对其异常效应阿尔法。距离前一次巡视、登记120分钟之后,工作人员应再次测量密闭收容所内SCP-CN-1884-1堆积高度,并进行记录。

      关于后续特殊回收受感染个体/群体应当注意(回收SCP-CN-1884-2应当注意):

      MTF%E5%9B%9E%E6%94%B6%E5%9B%BE%E7%89%87.png

      正在进行回收的MTF-Upsilon-375成员

      鉴于SCP-CN-1884部分受感染群体所在地区的极端气候变化,被SCP-CN-1884污染后的实体应在其异常效应未扩增(或“死亡”后出现SCP-CN-1884-1数量极少时),由MTF-Upsilon-375(“Vein”-叶脉)在两个小时内展开回收行动。

      描述:根据目击SCP-CN-1884的一名存活人员口述,该异常在未被SCP基金会回收时,为脖颈处套有“断裂吊绳”的一具穿着规整西装的亚裔成年男性尸体。在整个回收该项目的过程中以及在被收容之后,SCP-CN-1884为一套不断产生CN-1884-1的米色西装2。应注意的是,SCP-CN-1884-1不论用任何手段摧毁,都无法削除其所携带的异常效应阿尔法。

      异常效应阿尔法:需通过物理接触载体SCP-CN-1884-1(又称“梦魇银杏叶”)后生效。在个体3接触SCP-CN-1884-1之后,将在该受感染个体产生阶段性的异常效能4,直至该受感染的个体转化为SCP-CN-1884-2后停止,整个过程为3天。最终转化为SCP-CN-1884-2的个体所产生的“梦魇银杏叶”仍具备异常效应阿尔法。

      %E5%BC%82%E5%B8%B8%E9%A1%B9%E7%9B%AE.jpg

      根据受感染个体描述所绘“梦魇”

      阿尔法异常效应被触发后,转化为SCP-CN-1884的三个阶段:

      阶段一:
      受感染个体的阿尔法效应未转移至躯体,但在整个睡眠过程中,不论其休眠时间的长短,都会梦见一个或数个“敲击着窗户的人型实体阴影”。该实体敲击玻璃的声音通常伴随着“雨声”。当受感染个体在梦境中作出任何具有“逃离”迹象时,敲击声会结束,“阴影”开始哭泣,哭泣声通常伴随着“叶落时的摩擦声”、“书本翻页声”、“一段简短的内心独白”。整个阶段一会伴随至受感染个体转化为SCP-CN-1884-2结束。

      阶段二:
      此时携带阿尔法异常效应的个体精神状态极度恶化,尽管研究该项目的人员并未发现该对象产生CN-1884-1,但他们会称自己的身体“正在瓦解”,且在睡眠过程中梦呓。大多数梦呓的内容语序错乱,但所有携带异常效应的对象梦呓中都包括[数据删除]。在阶段二的后期,受感染对象将完全保持沉默。

      阶段三:
      阿尔法异常效应作用于受感染对象躯体。在阶段三初期,该对象的双手,双脚从指尖开始变成黄褐色,随后这种颜色会以极快的速度覆盖至所有皮肤表面,包括毛发。躯体化的中期5,所受色覆盖区域开始逐渐产生直径通常为2-10cm,厚度为0.7-1.5cm的扇面几何,颜色为乳白色6。并以一种“剥落态”的形式从皮肤表层逐渐碎裂,瓦解。当整个过程持续至被感染个体露出内脏之后,产生的所有“扇面几何”由乳白色转为“黄褐色”7。阶段三的最后,受感染个体死亡,产生SCP-CN-1884-1行为终止。


      附录:
        • _

        受访者:李璐仁

        采访者:Dr.AanaMalsageco

        前言:探究李璐仁与阿尔法异常效应之间关联点

        <记录开始>

        AanaMalsageco:请勿紧张,李先生。在此前您已经进行接种了,类似日常生活中的“疫苗”,所以不要害怕有什么东西能杀了您。另外,您是在此之前唯一一个目击到SCP-CN-1884后活下来的人。所以我想问您几个问题。

        李璐仁:我…

        李璐仁变得慌张,面色难看,他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收容室。

        李璐仁:你是说那个东西?

        AanaMalsageco:是的,是“那个东西”。

        李璐仁:当时我正在[数据删除]那儿散步,接着走到拐角的地方,那边有一棵很粗很高老树。我发现…

        收容室内壁出现“梦魇”,李璐仁此时正在寒颤。

        李璐仁:我身后有什么东西似得…

        AanaMalsageco:李先生,请不要回头,看着我,继续说。

        李璐仁:我发现那棵树的枝干上有无数人挂着。

        AanaMalsageco:无数人?

        李璐仁:无数人…但是根本看不清它们的脸…都是影子…直到其中有一根绳子断了。

        AanaMalsageco:然后你便发现了它,可否详细叙述一下它是什么样的?

        收容室内壁“梦魇”正在寻找缝隙。

        李璐仁:不…额…我做不到。

        AanaMalsageco:是因为在那儿之后发生了什么?

        李璐仁:我会做梦。

        AanaMalsageco:做梦?

        李璐仁:我在虚无中,不断敲击面前的玻璃窗。

        收容室内“梦魇”成像,白噪点过后,是李璐仁的脸。

        <记录结束>

        小结:在本次对话过后,李璐仁陷入沉睡。截止目前,他的生命体征并无大碍,但仍然需要进行长期观察,李璐仁被SCP基金会标注为Poi-463。

          • _

          视频记录


          日期:09/04/01-?

          笔记:已被公开的MTF-Upsilon-375回收记录。


          [记录开始]

          09/04/19:发生地位于河北省邢台市桥东区钢铁北路交叉口西北角一处正在拆迁的居民楼中,尽管在行动前期已将该公路封禁,但由于此次回收地点位于一正在进行拆迁的废墟中,回收目标所产出的SCP-CN-1884-1少部分被建筑用施工载具、倒塌墙壁碾碎至粉末状。从而提高回收难度。本次任务将特遣机动队“叶脉”内的六十名队员分为四组,每组十五名成员,进行循环回收。本次任务截止五月中旬才得以告一段落。


          09/05/22:派遣八十五名MTF-Upsilon-375机动队队员前往佛罗里达州内的[失效内容]开展大规模回收行动,这次事件的起因是由于一片重量仅为3克的SCP-CN-1884-1碎片通过[数据删除]的传播途径而产生的阿尔法异常效应所致。

          在后续调查中,[失效内容]内的生物在触发阿尔法异常效应之后,受感染个体数(包括动物)为7900。回收任务至今仍在继续。为了防止敌对组织的干扰于本年六月向本部申请拥增员。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