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04
评分: +27+x

项目编号:SCP-CN-1904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04应被收容于Site-CN-79内的标准人形恒温收容间内,以保证其使用期限。为防止SCP-CN-1904的异常性质和非异常性质对人员造成负面影响,一切人员进入该收容间前均需佩戴全套带有记忆强化功能的防护服,且仅允许携带照相机和其他必要工具。

描述:SCP-CN-1904是前Site-CN-79实习研究员Eva Carvalho。项目的异常效应在其试图以面对面的形式将其想表达的信息传递给某一接受者(编为SCP-CN-1904-A个体)时产生。此情况下,SCP-CN-1904-A将忽略上述信息,并将注意力转移至SCP-CN-1904的身体特征上,后者常被SCP-CN-1904-A描述为“漂亮的”、“丰满的”、“迷人的”以及“可爱,[数据删除]”。

当前有记录的SCP-CN-1904-A个体中,男女比例约为1:1。

附录 CN-1904.1:在雇佣该项目之前,基金会并不知晓其异常性质。目前认为2015年9月7日为基金会首次注意到SCP-CN-1904之异常性质的日期,当日有关事件记录如下。

记录时间:2015.9.7
记录地点:Site-CN-79三层标准办公室
备注:以下监控录像摄于SCP-CN-1904于Site-CN-79实习期内的第一个工作日。

[记录开始]

(早上8:00,时任Site-CN-79站点副主管Dr. Jose dos Santos,也即有记录的第一名SCP-CN-1904-A个体(SCP-CN-1904-A-1)进入办公室开始工作。8:31,SCP-CN-1904进入办公室。)

SCP-CN-1904:嗯…请问是Santos副主管吗?

SCP-CN-1904-A-1:(未抬头,略显不耐烦)dos Santos副主管。前面那个dos也是姓氏的一部分。一听你就是昨天Ross给我介绍的那个新人了,不懂行不怪你。汇报一下你今天的安排吧。

SCP-CN-1904:…好的,dos Santos副主管。我是Eva Carvalho,今天我准备整理一些文件,然后——

SCP-CN-1904-A-1:(打断)哪些文件?全站的文件都你一个人整理?要说就说清楚,别在这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SCP-CN-1904:(表情明显不安)…非常抱歉,副主管。我准备整理第1600到1650号文件,大致耗时两个小时,然后…

(SCP-CN-1904-A-1此时第一次抬头看向SCP-CN-1904。其面部表情立刻消失。SCP-CN-1904继续进行汇报。)

[无关内容已删除]

SCP-CN-1904:…那么这就是我一天的计划。你觉得怎么样,呃,dos Santos副主管?

(SCP-CN-1904-A-1未回答。)

SCP-CN-1904:…副主管?您在听吗?

(SCP-CN-1904-A-1未回答。SCP-CN-1904注意到前者正紧盯着其胸口。)

SCP-CN-1904:(扣上基金会普通女款制服的上至下数前两颗扣子)dos Santos副主管?

SCP-CN-1904-A-1:嗯…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记录结束]

后续:SCP-CN-1904-A-1,即Jose dos Santos起初因在事件中作出不职业行为受到批评处分,但在SCP-CN-1904被正式编号后,该处分被撤回。

附录 CN-1904.2:上一附录所述事件后,对SCP-CN-1904的进一步研究探明了其异常效应的发生机理。

任何人类在对项目的身体进行观测时,均会失去对大部分信息的理解能力,且该效应的持续时长与SCP-CN-1904形象的“暴露”程度约成平方正比。以上所述“观测”包括对SCP-CN-1904的直接观测、和通过照片、镜面、屏幕等媒介的间接观测。

该机理类似于基金会现用的记忆删除药剂,但不含记忆删除药剂的诸多副作用。已批准在少数场合下将SCP-CN-1904的照片用于简易记忆删除触媒,并将该项目分级为Thaumiel。

附录 CN-1904.3:以下为一次例行采访的记录。

记录时间:2016.2.6
记录地点:Site-CN-79地下一层采访室
备注:

[记录开始]

采访者:好的,我们开始。请问你今天情况如何?

SCP-CN-1904:糟透了。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收容我自己?

采访者:由于我们在你的身上发现了异常性质,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请你理解。

SCP-CN-1904:不得不这么做,好。每天冲进我房间强行拍照片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采访者:这是为了协助基金会的收容工作。而且,并无记录表明你对上述措施存在任何异议。

(SCP-CN-1904猛击采访室内桌面,同时采访者抬起头注视SCP-CN-1904。该行为被视为违反了当时的收容措施。)

SCP-CN-1904:那老娘就他妈告诉你。我受够了每天穿这种破烂衣服,我受够了每天被一群人按着拍那些玩意,更受够了你们把我的…裸照,放在各种文件里让一群色狼观赏!这几个月,我…

[无关内容已删除]

SCP-CN-1904:…我正式告诉你们,我受够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就不怕伦理委员会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吗?

采访者:请问你能否重复刚才的话?

SCP-CN-1904:操。

采访者:对象不配合,采访结束。

[记录结束]

后续:正在研究如何延长SCP-CN-1904相关媒体制品的等效记忆删除时长。

附录 CN-1904.4:经过测试,基金会研究人员测定了SCP-CN-1904的各形态照片所对应的记忆删除时长,测量结果证实了“记忆删除持续时长约与SCP-CN-1904形象暴露程度成平方正比”的假说。具体测量数据如下:

SCP-CN-1904的形象 记忆删除持续时长
穿着全套基金会制服 5~8分钟
赤裸左上肢 20~24分钟
赤裸左足 10~240分钟
赤裸全身 180~240分钟
胸部特写 5小时
臀部特写 2小时~8小时
子宫 12小时
开放性骨折切口 2~3日
开放胸腔 5~7日
脑干切片 2~3周
开放子宫 4个月
已粉碎的头颅 [数据删除]

实验证明使用该手段进行记忆删除稳定性已远胜于现行的Y-707药剂。经伦理委员会批准,正在全基金会范围内推广使用SCP-CN-1904相关媒体内容作为记忆删除手段。

虽然SCP-CN-1904的残余物现已在理论上失去直接异常效应,但禁止任何人员将其取出,亦不允许未穿防护服的人员进入恒温收容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