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13
评分: +39+x

项目编号:SCP-CN-191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913需长期保存于低温环境中。除进行常规高水平消毒和灭菌外,存放环境及相关实验室内每周使用混合抗原虫药喷洒处理。保存有SCP-CN-1913的实验区域内空气监管系统不得关闭,实验区域应使用无菌水,废水使用全密闭管道回收,每周两次提交其内微生物检测报告。

SCP-CN-1913的操作规定手册将提前一周被交由调至SCP-CN-1913研究工作的人员。任何违反安全操作规定的人员将视情况处以警告或降职处分。

一旦SCP-CN-1913收容失效,站点及周围地区应以“有害寄生虫因环境污染爆发”的名义进行隔离,第一时间于地下水体投放足量抗厌氧菌和抗原虫药,所有人员不得离开站点,疑似感染人员应单独隔离观察一个月。其余站点人员在进行独立检查和体外消毒后,将被隔离转移至其他站点的封闭医疗单位,进行足期观察。附近的基金会单位应第一时间调派医疗单位支援收容失效的站点。泄漏区域内应反复进行高水平消毒。若发现平民感染,必须使用负压担架将其送至最近的,具有隔离功能的基金会医疗单位。

对SCP-CN-1913患者,使用高度危险性医疗器材需提前进行申请。无必要情况下人员不得与病患直接接触。对病患使用精神类药物需控制在相对小剂量范围内,病房应进行适宜环境控制以维持患者心理健康。患者与医疗单位人员应每月在心理医生Midori配合下进行一次额外心理测试。

描述:SCP-CN-1913是一种Naegleria属阿米巴原虫的突变性种类,最早发现于████后从外太空返回的基金会人员体内。其能够通过巢式PCR检测进行精确诊断,但目前已经确认SCP-CN-1913内普遍含有一种未知蛋白质侵染颗粒。该种颗粒能够使脑内蛋白质进行不具有感染性的同类异化,当前认定此颗粒为导致发病后期脑病变和未知形式的多种类细胞自聚集增生的致病因子。经后期调查,此颗粒在近地外空间普遍存在,但未曾产生其他类SCP-CN-1913的感染病症。目前尚未发现能够观察其结构的手段,人体免疫效应不对其反应,多途径抗体培育的尝试均宣告失败。元素分析表明,此颗粒最初应当源自于地球。

SCP-CN-1913滋养体嗜低温,在-30℃可持续活性,在真空环境下尤其活跃,在80℃以上的环境中迅速进入休眠态,此种休眠态下虫体可生存7个月以上。其对绝大部分药物耐受,感染性极强。

此虫体引起的脑膜炎相较于普通原发性阿米巴脑膜炎致死率极低,但仍有约65%的致死率。SCP-CN-1913的潜伏期从两周到数月不等,在显明期后其病症症状发展具有以下三个阶段:

阶段 症状
早期

SCP-CN-1913的早期突出不同症状包括幻觉,眩晕和嗜睡,并通常伴有短时的记忆力重度衰退和一定程度的小型肿块出现。在这一过程中,SCP-CN-1913快速在脑内增生,针对性攻击胼胝体,同时经血液感染导致眼部和耳部的炎症。患者脑脊液明显浑浊,糖含量低于标准值,虹膜不可退性变厚,视乳头水肿,有时单一左眼色素脱色,玻璃体充斥大量浮游物。在这一阶段患者死亡率最高,病程个体差异较大,患者普遍出现人型异常相关幻觉。

中期

当胼胝体基本不可逆受损后,SCP-CN-1913的感染进入中期阶段。SCP-CN-1913个体将自发集中于患者右脑,临床表现为慢性坏死性脑膜炎。右脑非活跃区域的激活水平异常增高,单侧内耳和眼炎症持续,感染位置出现类肉瘤,玻璃体转为清澈,视锥细胞异化,出现色觉异常,少数患者出现暂时性典型色盲症状。未转移的少数SCP-CN-1913逐步死亡。

后期

患者右脑活跃度逐步降低至正常水平或以下,并出现[数据删除]。视锥细胞异化停止,视杆细胞异化,患者对光线明暗度更加敏感。同时,右脑感知觉出现多类型异常。80至120天后,SCP-CN-1913逐渐进入休眠状态,患者自发性痊愈,增生部分仍存在。增生部分、异化部分与脑正常部分共同参与右脑思考。在后期,一般支持疗法被证明会导致病情加剧。

需要注意的是,痊愈后患者体内的SCP-CN-1913仍具有传染性,一旦通过适当途径侵入未感染者体内,再感染几率在90%左右。

SCP-CN-1913完全休眠后,患者右脑出现共通性认知变化,如:患者普遍认定自身右脑控制下内在知觉放大,相对左脑比对下共情能力、整合能力和同情心水平明显降低。同时,患者右脑对时间的感觉异化和空间位置感觉异化尤为突出。由于不能够确认患者右脑的认知功能正常,患者的直接描述不可完全采信。目前记录中患者右脑部分进行的共通性描述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类:

  1. 认为有另一种无法被人类常规认知的生物普遍存在于地球及地外。对此类生物的描述,除接近人型外,基本不具有共通性,但通常有此种生物具有空间或时间异常的描述。少数患者认定人类被此类生物监视或寄生。80%的患者表示,相信自己的右脑因病变产生了与此类生物的共通性。
  2. 在睡梦中梦到与空间或时间失常的内容,并坚信此类梦境为真实情况。这通常会导致严重的心理疾病。在一定情况下患者认定自身不受时间或空间限制,进而实施危险行为。40%左右的患者梦中出现有此前他们所描述的类人型生物,且认为它们在梦中更容易进行交互,性情温和,甚至可进行未知形式的交流。部分患者声称,梦中所见人型生物比清醒时所见更加真实和清晰,具有较高智能。
  3. 右脑视野中具有大量不定视觉异常,患者一致描述能够看到有指向性的,规律运动的,无法以现有名词描述的存在。目前有认为其为一种或多种未知光线,和认为其为视觉信号转换时的异常变化两种猜想。患者普遍认为此种异常表达了一种常人不可见的介质或载体,同时,认定由于忽略了此种介质的作用,和仪器设备精密度不足等额外因素,人类目前的物理学具有重大缺漏和错误。
  4. 形成某种独立的非传统信仰,描述此类话题时,患者将表现出明显的向往、感叹、失落或困惑情绪。

在描述以上内容时,患者受SCP-CN-1913影响而病变部位的大脑区域主要活跃。对患者睡眠期间的检测显示,病变大脑区域比清醒时更为活跃。染色体分析显示患者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染色体畸变,推测患者的后代大脑将表现出一定的变异。

患者描述的典型性记录可见以下表格,为方便记录,将描述中所提及的“类人型实体”编为SCP-CN-1913-a,“患者相信为某种介质的视觉异常”编为SCP-CN-1913-b。若需查询更多记录信息,可以向Papaya博士提交申请。

因右脑的语言能力受限,对患者进行实验前,需对其进行一定的行为培训,以使其达到能够使右脑部分单独参与测试的沟通水平。对其左右脑独立进行测试的结果显示,患病前后左脑无明显变化,患者左脑不能理解右脑的大部分单独思维,多数情况下,左脑部分仍认为左右脑为整体。值得注意的是,多个实例中患者痊愈后右脑显示出出现另外人格和独立的倾向,并能够对自身情况有一定认识,而左脑通常不会出现此情况。

对SCP-CN-1913感染导致的特定增生和病理性改变,通过急性在体实验和急性离体实验对比,目前已确认其部分改变了患者右脑的认知方式,起未知方向的辅助作用,但不能进行独立思考。离体后异化或增生细胞死亡速度极快,难以进行复制或组织培养。

手术切除异化组织的手术成功率高,但患者右脑部分通常表现出强烈的抗拒情绪。切除后,通过药物治疗和心理引导,患者的恢复治疗通常能够顺利进行,切除组织内的SCP-CN-1913仍具有正常感染性。

已知SCP-CN-1913的复发率较低,当前仅有两例复发病例,复发患者表现出典型的阿米巴原虫感染导致的脑部疾病,两名患者均于一周内死亡。完全切除右脑的手术被证明是能够基本排除再感染可能,且不会导致SCP-CN-1913收容失效的有效手段。

附录:因完全切除右脑后,d级人员仍可以正常参与其他实验,关于“优先将d级人员和生物实验材料分配至SCP-CN-1913相关实验”的申请已经获得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